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1 09:40:58  作者:澳门线上博彩娱乐网站eeen

 =================

《上脸》作者:澳门线上博彩娱乐网站eeen
 
文案:
     人总有犯贱的时候,贱过头了,世界就容不下你,只好自己收拾。
 
楚峣就是这样的人。
 
本文换受,攻变受,HE。
 
略微暴力师长攻x体育老师受
 
【之前用另一个笔名发过前八章 现在改了继续发】
 
试读:
 
林宽随手扔掉仍冒着火星的烟,抬脚使力撵了撵。
 
站起身,刚想走,身后的男人发了声:“你叫什么名字?”
 
林宽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各取所需罢了,何必知道名字。”
 
说罢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关上门。
 
那男人躺在床上,眸子闪烁两下,嘴扁了扁,眼泪就流出来了。
 
他从单薄的被子中伸出手,在枕头底下摸了摸,掏出手机,长按开机键。
 
霎时间,一大串的短信冒了出来。
 
他一个个点开看。
 
“人呢”
 
“给你十分钟”
 
“上脸了是吧”
 
“妈的你在哪里!”
 
“出来行不,给老子开机”
 
“麻痹老子是又怎么你了”
 
“三点了,楚峣”
 
“我就在你家楼下,等到你出来为止”
 
最后一条短信的发送时间是凌晨四点,而现在已经是早上八点了。昨晚,他在这家廉价的宾馆里和一个不知道名字的人来了场419,还是背着自己另一半干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也许就是想给宋文轲一点好看吧。
 
或者,想让他在乎自己,哪怕只有一点。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制服情缘 现代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宽;宋文轲 ┃ 配角:楚峣;季桂棠 ┃ 其它:
 
==================
 
  ☆、第 1 章
 
  林宽随手扔掉仍冒着火星的烟,抬脚使力撵了撵。
  站起身,刚想走,身后的男人发了声:“你叫什么名字?”
  林宽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道:“各取所需罢了,何必知道名字。”
  说罢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关上门。
  那男人躺在床上,眸子闪烁两下,嘴扁了扁,眼泪就流出来了。
  他从单薄的被子中伸出手,在枕头底下摸了摸,掏出手机,长按开机键。
  霎时间,一大串的短信冒了出来。
  他一个个点开看。
  “人呢”
  “给你十分钟”
  “上脸了是吧”
  “妈的你在哪里!”
  “出来行不,给老子开机”
  “麻痹老子是又怎么你了”
  “三点了,楚峣”
  “我就在你家楼下,等到你出来为止”
  最后一条短信的发送时间是凌晨四点,而现在已经是早上八点了。昨晚,他在这家廉价的宾馆里和一个不知道名字的人来了场419,还是背着自己另一半干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也许就是想给宋文轲一点好看吧。
  或者,想让他在乎自己,哪怕只有一点。
  过惯了众星捧月的生活,被刚才陌生男人的举止刺激了一下,他还真有些委屈。
  虽然清楚自己爱着的是宋文轲,但他就是存留着那么一点小心思,书上俗称“犯贱”。
  他将手机放到一边,还是忍不住笑了笑,直起腰来开始穿衣服,昨天那男人的动作很温柔,完全没有宋文轲对他时的那种粗暴,这是他十分满意的一点。
  宋文轲是军人出身,做起事来大剌剌惯了,揍人的时候也毫不含糊。
  当他的拳头一把砸在林宽脸上的时候,对方的牙都被他打下来半颗,嘴里含着血赶紧跑路了。
  楚峣从宾馆里出来,打了辆车回家,刚走到楼下,就看见一部军绿色的白牌车停在一边。他一眼就看出来了是谁的车,心里难免是有些激动的,只是表面上仍旧面无表情地假装忽视。
  车门被猛地打开,一个穿着着军装的高大男子从里面下来,脚上的靴子被踩出“哒哒”的清脆声响,那人快步朝楚峣走去,一旦接近就揪起他的领子,咬牙切齿道:“昨晚一晚上到哪去了,机也不开,嗯?!”
  宋文轲本来还想好声好气地和楚峣说,但他已白睁着眼睛等了一个早上,头昏脑胀的,看见楚峣那悠然自得的神态顿时便气不过,口气也凶恶了起来。
  楚峣没回答,仔细地打量了宋文轲两眼,对对方眼下的两团青黑很是满意。
  他顿了顿,还是开了口:“……你管不着。”
  宋文轲一听他这话,顿时火气上涌,抓着人的衣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楼上走,一直拽着楚峣爬了三楼,把气息不顺的人放下:“开门。”
  楚峣挣扎了两下,没挣动,他感觉很难受,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他抿了抿嘴,从裤袋里掏出钥匙,模糊着视线打开门。
  宋文轲用力把门拉开,将楚峣一把推了进入,脚一勾,门就“嘭”地一声被关上了,发出很大的声响。
  宋文轲将楚峣抵着脖子按到门上,狠声问:“说,昨晚去哪了?”
  楚峣的眼泪已经落了满脸,他死死咬住嘴唇,没有回答。宋文轲这才看清楚了他的样子,顿时就懵了。
  “你哭什么?!”宋文轲虽然不是见不得人哭,但楚峣不是其他人,况且他在宋文轲心中也一直是颇为坚强的,现下对方这么一哭,他还真些被吓着了。
  “……”楚峣终于忍不住,他猛地抽噎了一下,就挣开宋文轲的桎梏,道:“你走吧。”
  说罢他便抬脚跑回卧室,快速关上门,顺便落了锁。
  宋文轲愣在那儿,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要追上对方。他几步跑到卧室门前,拉了拉把手,发现打不开,又开始敲门:“楚峣,把话说清楚,开门!”
  里边一点反应也没有。
  宋文轲在门口转了两圈,最后实在没忍住,大脚踹了一下房门,愤愤然离开了。
  卧室里,楚峣正漫无目的地点着手机屏幕,他觉得没来由地委屈,也不知道为什么又哭了,也许是太失望的缘故吧。
  为什么宋文轲还是对他这么凶呢?如果他能像昨晚那个男人一样,温柔地待他,就好了。
  想到这里,他鼻子又是一酸,伤心得像林黛玉一样,他清楚宋文轲喜欢自己,两个人认识两年多,在一起也有一年半,虽然一开始宋文轲情人不断,但最后还是为了自己和他们断了,他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可是,他就是想试探一下宋文轲的真心。
  他发了一条微博,在上边写:也许是因为安全感不够吧。
  发完微博,他将手机丢到一边,倒在床上,闭起眼睛。
  他打算今晚再去昨夜那间碰到陌生男人的酒吧坐一下,看看还能不能遇到对方。
  宋文轲这么紧张他,按道理自己应该是很满足了,可是他却觉得还是不够。
  自己到底想怎么样呢?楚峣也不知道。
  睡到中午,楚峣被饿醒了,他在床上翻了个身,点开手机。
  没有来电,也没有短信。
  他很失望,更加坚定了要刺激宋文轲的决心。
  ***
  宋文轲虽然还记挂着楚峣的事情,但他还有事务要忙,最近一所重点中学又找他们部队上安全教育课,身为首长的宋文轲首当其冲要去讲课,现在正和学校的领导讨论讲课事宜呢。
  这学校还蛮大的,不像他们部队那么荒芜,到处都是参天大树,学校领导也颇为亲切,不会特意讨好他,宋文轲很是满意,中午领导还邀请他们一同去食堂用餐。
  宋文轲领着随身跟着他的士兵一起去吃饭。
  还没到中午放学时间,食堂空旷又安静,他们一行人上了三楼,来到教工食堂。
  “宋首长,我们这食堂也没有什么大鱼大肉,都是些家常的饭菜,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提出来。”校长对他说。
  宋文轲摇了摇头,表示不要紧,忍不住又思索楚峣中午吃什么,还差点发短信问他了,但想了想还是罢就。
  宋文轲有脾气,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大,惹火了他,不亲近的随时便开揍了,也就是对楚峣心软点。但他可不是软柿子,能当上首长的人,怎么会如此轻易便被收拾得服服帖帖呢?
  上完课的老师都陆陆续续上楼来吃饭了,一群领导和军人坐在中间,老师们见到了纷纷过来打招呼。
  林宽是这间中学的体育老师,做事认真,脾气又好,因而很多同学都喜欢他,此时正在来吃饭老师的队伍当中,他看了看领导中间那个穿着着军衣的高大男人,跟着打了声招呼。
  校长看见林宽,特地把他拉出来,笑眯了眼道:“来来来,宋首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学校第二帅的老师,林宽了!”
  听校长这么一说,周围的同事都在起哄调笑,林宽很无语,只能勉强笑着陪乐,其实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宋文轲看了眼林宽,嘴角勾起颇有意味的弧度问道:“哦?那第一帅是谁?”
  学校第一帅的老师是高二的年级组长兼物理老师,四十多岁依然长着张童叟无欺的妖孽脸,经常被学生误认为二十岁出头的大学毕业生,因此而得首帅称号。
  一群人又笑了一会儿后,才两头散开。
  林宽和同事吃过中饭,回到宿舍补觉。其实他已经很久没去过酒吧物色419对象了,虽然自己是gay,但也没有太过旺盛的生理需求,昨晚纯粹就是心血来潮,没想到还真让他找到个合适口味的0。
  对方长什么样自己有些忘了,似乎是挺好看的,身段也很柔软,看上去很干净。
  于是自己也发泄得比以往久了些,早上要不是赶着上第四节课,他才不会起得这么早。
  下午第二节有课,他还能补一会儿觉,趁着这睡意,脑袋一沾枕头,林宽便进入了梦乡。
  ***
  宋文轲从学校出来,又回了趟部队。
  办完事情,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让司机将他带去楚峣家的小区,昨天晚上去得太急,不小心用了白牌军车,如今他还是坐自己家的辉腾。
  司机将他带到楼下,他让司机在那等着,自己上楼去了。
  按门铃,等了一会儿,里面一点反应也没有,宋文轲拨通楚峣的手机。
  手机响了六声,楚峣才接起电话,他的嗓音听起来有些模糊:“喂?”
  “你在哪呢,出来开门。”宋文轲皱起了眉头。
  对面的人没有回答,听筒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宋文轲难得地有耐心,举着电话在那等。
  电话被挂断了,过没多久,楚峣从里边将门打开。
  宋文轲走进去,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从上衣兜里掏出烟来点上:“一个下午干嘛去了?”
  楚峣道:“睡觉。”
  他看起来是刚起床的样子,睡眼惺忪,头发不太乱,衣服也没换,宋文轲有种这人在向他作无声抗议的感觉。
  “怎么,还在生气?”宋文轲突然想起来早上楚峣哭过的事,瞬间便觉得想当烦躁,“你还没回答我昨晚你去干嘛了呢?”
  楚峣在倒水的动作停了,他扯了扯嘴角,嘴唇看起来很苍白,轻声道:“我能干嘛,做你以前做过的事呗。”
  楚峣不想被宋文轲如此咄咄逼人地质问,他感觉这样子自己的目的就达不到了。
  “什么意思,你真的出去找男人?”宋文轲缓缓放下手中的烟,冷笑起来。
  楚峣没回答,他的身子晃了晃。
  “没有。”他听见自己说。
  “没有?”宋文轲不置可否,道,“那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我就是去朋友家住了一晚,手机没电了。”楚峣道。
  “手机没电?你不会借朋友的手机通知我吗?去朋友家你又哭什么?你当我傻的?”宋文轲一连串抛出了好几个问题,在只有楚峣之前,他并不是一个会那么在乎情人的人,只是自己是真的想和对方定下来了,难免多疑。
  楚峣以前从不会无缘无故和他失去联系,一开始他还怀疑对方被绑架了,问了好几个朋友都说没有消息,才猜对方是否在躲他。他很生气,在楚峣家楼下等了一整个凌晨。
  可换来的竟是这么一个敷衍的答案,他能不暴躁吗?
  “我……我只是觉得委屈,你为什么要这么凶?我真的很怕啊!”楚峣站在原地,眼泪又要夺眶而出。
  宋文轲被吓到了,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早上的行为,确实是不分青红皂白便对楚峣做出了粗暴的举动,想想也觉得有道理,他赶忙站起来,环抱住楚峣,将他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前,抚摸他的头发:“对……对不起,楚峣,你知道我们这些人都是这样,学不来温柔那一套,别哭了,嗯?”
  他从来不向人道歉,却唯独对怀中的这个男子再三心软,宋文轲想,也许自己这次是真的栽进去了。
  楚峣的脑袋靠在宋文轲胸口上,任没来得及收回去的眼泪流出来,沾湿对方的衣服,嘴角微微翘起,点了点头。
 
  ☆、第 2 章
 
  “是诡计啊。”林宽双眼紧盯着电视屏幕,信誓旦旦道。
  坐在他旁边的季桂棠表示不置可否:“不可能,这情节看起来都很正常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