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1 09:43:35  作者:雪地**

 =================

《阡陌(忠犬受,温柔攻)》作者:雪地久久
 
文案:
     忠犬文看多了,最近文荒,自己写来试试。
 
起初是药仙与暗卫,后来是王爷和侍卫,副CP是皇上与禁军统领。
 
各种老梗;
 
文笔渣,脑洞乱,不喜轻喷。
 
放心看,坚决不坑。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之骄子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朱阡,江子陌 ┃ 配角:朱旻,陈震 ┃ 其它:忠犬
 
==================
 
  ☆、重楼山 认主
 
  重楼山以盛产草药著名,半山腰有一间草屋,屋内虽然简陋,却收拾的干净整洁,屋子的主人朱阡坐在桌旁,看着从进门后就跪在地上的暗卫,这就是暗夜山庄用来换取解药的暗卫,暗夜山庄速度到快,早上刚要了人,天黑就送过来了,朱阡翻开随人一起送来的锦盒,里面放着卖身契,有了这个,自己就是他名正言顺的主人。
  朱阡打开卖身契看着,问道:“你叫江子陌?”
  地上的人身形一震,想来从暗卫训练营到少庄主的暗卫,多年来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想起来认主之前管家说的话,说这药仙怎得就放着白花花的银子不要,单单要他来换解药,莫不是觉得暗卫身体结实经折腾,想要试药还是什么的,一切听天由命罢了,随即恭顺的答道:“是。”
  “你是不打算起来了吗?”听到主人的问话,江子陌不知该如何回答,自跪下认主之后一直等着主人的吩咐,自是不敢擅自起身,正为难的时候,听到主人笑着说到:“起来吧。”
  “谢主人。”子陌磕头行了礼,随即起身站在一旁。
  朱阡打量着江子陌,说到:“你的眼睛和阿震真像,早上见你的时候,差点认错了。”
  子陌想起早上随管家来此处求药时,主人看到自己时的欣喜进而发现认错人后的失望,大概是自己与主人的故人有几分相似。
  “暗夜山庄的暗卫都是带着面具的吗?”
  主人的问话令子陌想起了自己面具背后的容貌,若主人是因为自己的眼睛与故人有几分相似才要的自己,那这面具背后的面貌该令主人失望了,他摇了摇头表示否认。
  “那你为什么带着?把面具摘了吧”
  听到主人的要求,子陌慌张的跪下请罪: “属下面貌丑陋,恐冲撞了主人”
  “你眼睛那么好看,怎么会丑,快,面具摘了给我看看。”
  子陌没有动作,依旧是跪在地上,固执的说道:“请主人允许属下带着面具。”
  朱阡觉得有些好笑,拿掉面具而已,怎么跟要杀了他似的。他起身走到子陌身边,笑道:“传闻西域的女子以面纱遮面,只有自己的夫君可以见其真容,怎么?你是姑娘,看了你的脸,就得娶你?”朱阡一边调侃着,一边伸手想要拿掉子陌脸上的面具,谁知这暗卫反应极快,迅速跪行后退一步,避开了朱阡的手,紧接着又低头跪好。
  “摘了!”朱阡已略带了怒气,本以为这人顺服听话,却一而再的违背自己的意思。
  子陌清晰的记得从暗卫营出来后第一次见到少庄主时,少庄主那厌恶的眼神,由于自己的相貌冲撞了少庄主,若不是暗卫统领求情,自己早就死在少庄主的鞭下了,他可以忘记鞭子抽到身上的疼痛,却怎么也忘不了少庄主当时的眼神,他可以忍受主人的惩罚,却唯独不想在新主人脸上再次看到这种眼神,他将头重重磕在地上,说到:“属下冲撞主人,请主人责罚。”
  “罚?”朱阡轻哼一声,问道:“在你们暗夜山庄,不听话,该怎么罚啊?”
  “鞭…两百!”
  “两百?“朱阡看着一本正经回答的暗卫,心情又好了起来,“两百鞭,你想累死我。”
  子陌想起,在山庄里犯错都是去刑堂的,自是不用主人自己动手,随即从袖口拿出一个瓷瓶,双手举过头顶呈给朱阡,说到:“主人若不愿亲自动手,可赐此药,每日一粒,连服三日。”
  朱阡接过瓷瓶打开,闻了一下,轻轻皱眉,这是致人经脉错乱的药物,虽不致命,发作起来却让人痛不欲生,三天,还真敢说。
  “我这里什么药没有,还用得着这个!”说罢嫌弃的将瓷瓶扔到桌边的纸篓,然后从桌上众多瓷瓶中选出一瓶打开,倒出一粒药丸递给子陌,命令道:“吃了!”
  子陌恭敬的接过,毫不犹豫一口吞下,随即又跪好。
  朱阡打量着子陌的面具,黑色的面具盖住了下巴以上的大半张脸,他甚至坏坏的想着,若这面具连嘴也遮住了,看他怎么吃药,看着看着,觉得嘴也长的像阿震,更加想看面具下的真容,于是吩咐道:“外衣脱了,去床上躺着”。
  子陌愣了一下才明白主人的命令,听话的起身解下佩剑,脱去外衣,走到床边躺下,想着主人是要观察药效?但愿药劲上来的时候自己不要太过失礼,刚想着怎么能忍过药物的折磨,却发现主人走到床边,翻身也要上床,子陌急忙想要起身,却被主人按了下去,道:“怎么,就一张床,你让我睡地下?”
  子陌想说的是,属下可以睡地上,不,属下可以不用睡,却还没等开口,就见主人翻身上床躺在里侧,命令道:“睡觉!”
  子陌还想起身,却在听到“睡觉”后困意来袭,竟真的睡了过去。
  朱阡听着旁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坐起身来看着睡着的暗卫,想到,想摘面具,我什么办法没有,随即伸手拿掉了子陌脸上的面具,却在看到子陌面容的时候愣在当场,是和他想的一样,确实长相与阿震有些相似,可是整个左脸全是烧伤的疤痕,朱阡似乎感受到了那灼烧皮肤的疼痛,眼神无法从那伤痕上移开,他现在明白了子陌的坚持,他不是只会听从命令的行尸走肉,他也有自尊,他用他仅有的一点抵抗想要保留自己的一点尊严,朱阡对自己晚上的行为感到愧疚,随手拿起被子给子陌盖上,翻身背对子陌躺下,却久久不能入睡,眼前总是浮现出暗卫的请求和那烧伤的左脸。
 
  ☆、规矩
 
  暗卫是习惯浅眠的,他们需要随时注意周围的环境,时刻警惕任何可能的危险,所以当子陌第二天一早醒来,察觉自己沉沉睡了一晚后,竟然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猛然起身,发现朱阡正坐在桌旁看着他,笑道:“醒了。”
  子陌花了些时间才反应过来,自己昨日已经认了新主,而自己就在新主人的床上睡了一晚,而且比主人醒的还晚,他慌忙起身跪地,“属下失职,请主人责罚”,说完想要磕头请罪,却在脸要触地的时候突然发现不对,伸手附上脸颊,摸到了左脸上的伤疤,这才发现面具早已不在,那主人?已经见了自己的面容?
  “我把你面具扔了,你不高兴了?”
  “属下不敢!”
  “那就把头抬起来。”
  听了主人的命令,子陌缓缓抬起头,却不敢直视主人。
  朱阡慢慢走到子陌身边,伸手扶上子陌受伤的左脸,手指触碰的一瞬引来子陌一阵颤栗,朱阡轻声说道:“很疼吧,那时候?”
  子陌没想到等到的是这样一句问询的话语,他是不是可以庆幸,新的主人并没有厌恶他。
  “谁干的?”朱阡接着问道。
  “属下,记不清了”是啊,太久了,这伤疤从他记事起就跟着他,却是第一次有人问他,怎么来的,当时疼吗?
  “跟了我,就要守我的规矩,第一条,不许带面具!”
  “是!”
  “还有,第二条,不许动不动就跪下请罪,哎,跟你说话真累。”说着,朱阡直起身子,转身回到桌旁坐下。
  子陌这才发现主人与他说话的时候一直是附下身子,从来没有高高在上俯视自己。
  “恩恩,第二条?”朱阡看着子陌还是跪在原地发愣,不耐烦的说道。
  “是。”子陌听话的起身。
  “把饭吃了,应该还热的。”听到主人的吩咐,子陌才发现桌上摆着饭菜,忙说:“请主人先用,属下不饿。”
  “我吃过了,给你留的。”看着子陌还是没有动作,朱阡故意调侃的说:“怎么,我做的饭入不了你的口?”
  “属下不敢!”子陌急忙赶到桌前,却还是没敢拿起碗筷。
  “好吧”,朱阡有些无奈,道:“我去里屋看会医书,你,嗯,自便。”说着起身走到子陌身边,按住子陌的肩膀让他坐下,“全吃完,不许剩!”说着,走进了里屋。
  子陌好像终于松了一口气,起晚,还让主人准备饭菜,一早上自己不知道做了多少逾越的事,看着桌上的食物,虽是清淡的炒菜和米饭,对于常年吃不上几口热饭的暗卫来说已是及其难得的饭了。
  子陌听话的吃光了桌上的饭菜,看着里屋的门,那是主人的书房吧,在暗夜山庄,书房是重地,自己是不敢擅自进去的,他盯着门口看了一会,觉得自己应该找点事做,随即收拾了碗筷走到院中,打了井水洗好碗筷,草屋旁边有一较小的木屋,门口可以看到灶台,那定是厨房了,子陌走过去找到橱柜放好碗筷,发现灶台旁边还有一个小炉,上面烧着水,子陌想着等水开了好给主人泡茶,就等在一边。环顾了一下厨房,发现厨房一边堆满了炭火,这种炭火他认识,是及其珍贵的,燃烧时不生烟,管家说这种炭火千金难求,是邻国的贡品,庄里仅有的一些还是先皇赏赐的,也只有老庄主房里冬日取暖的时候可以用,是舍不得用来烧饭的,子陌突然有些明白了主人为什么对山庄求药带的银子不屑一顾了,单是这一屋子的炭火,不知要多少银子才能换来。
  
 
  ☆、采药
 
  朱阡从里屋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子陌乖巧的等在桌旁,他刚走到桌边坐下,子陌就递上了一杯茶水,朱阡接过来喝了一口,满意的笑了笑,“挺勤快嘛。”
  子陌受到主人的表扬,终于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做对了件事。
  “你都会什么啊?”朱阡突然开口问道。
  朱阡的话倒是难倒了子陌,自己会什么?杀人?探测情报?他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可以能在新主人面前展现的技能,只能低声说道:“属下会保护主人…..”
  “算了”看着暗卫为难的样子,“走,领你采药去。“
  子陌沿着崎岖的山路跟在朱阡身后。努力的辨认着主人采的草药,想着自己能记住的话便不需劳烦主人。子陌发现主人用的器具都是极其精致的,尤其是现在正在用的长镜,主人说可看清极远处的景物,现在主人正用长镜看向远处的悬崖,突然对他说到:“轻功如何?”
  轻功是暗卫营训练的基本功,只是不知主人要派什么任务,斟酌了一下,说道:“尚可。”
  “对面那棵枣树看到了吗?”
  “是。”
  “树边有颗草药,叶子细长,边缘泛红,你上去采下来。”
  “是。”
  朱阡看着子陌飞身上涯,准确的落到了枣树旁边,想着他那句“尚可”却是谦虚了。
  不一会的功夫,子陌回到原地,双手奉上采回的草药,朱阡看着那草药,说了句:“不对,再去找。”
  子陌愣了一下,这株草药确是枣树旁与主人描述最像的一棵,不对的话,那…
  “怎么?累了?”
  “属下这就去。”子陌害怕听到主人的质疑,只得再次返回山崖,谁知来回几趟,枣树旁的草几乎被拔光了,还是没能找到令主人满意的草药。
  眼看天快黑了,子陌看着主人已坐在一颗树下,无聊地摆弄着他之前采错的一堆草药,想着这样下去不知何时才能采到正确的草药,于是上前单膝跪地拱手请求道:“属下愚笨,属下可带主人上去山崖,请主人亲自指点。”说完后,又觉得此举太过放肆,刚想请罪,谁知朱阡立即站起身,高兴的说道:“好主意”,接着上前拉起子陌,未等子陌站稳就跳上子陌后背,随即拍拍子陌肩膀,说道:“走吧。”
  朱阡虽身形与子陌相似,子陌背着他却未觉吃力,稳住身形,答道:“是,请主人扶好。”
  说完便飞身向悬崖飞去,准确的落在枣树下,想等主人告诉自己草药的真正位置,再送主人回去,谁知朱阡拍拍他左边的肩膀说道:“看到左边那岩石了吗?去那边。”
  子陌听从命令,脚下用力,又攀到左边岩石边。
  子陌感到主人突然兴奋起来,指着岩石边的一株采药说,“就是它了。”
  子陌看着那株采药,圆形叶子,带着白色的小花,与主人先前的描述相差甚远,却也不敢质疑主人,刚想送主人下去自己再回来取草药,却见朱阡已经从衣兜中掏出小铲准备去挖草药,说道:“此药根部最为珍贵,需谨慎挖取。”
  子陌大概明白主人的意思了,这么贵重的药材要是被自己草率拔取,岂不可惜,当然,朱阡是不肯承认他让这暗卫来回数次就是为了试探他的身手,看他能不能安全带自己上来。
  朱阡趴在子陌身上,一只手扶住子陌,另一只手细细拨弄着草药根部的泥土,他的脸就浮在子陌脸旁,暗卫向来独来独往,极少与人亲近,与主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尤其是感受到主人的呼出的温热的气体正打在自己脸上,子陌感觉越来越紧张,额头上不知不觉流下汗来,呼吸也变得急促。
  “再坚持一会,很快就好了。”朱阡查觉出子陌的异样,以为他是太累了,轻生安慰到。
  “属下没事”子陌稳了一下身形,尽量让自己的注意力远离朱阡,想尽量避开一下主人的脸庞,谁知下一刻主人竟收起小铲,用手背裹住衣袖,抬手附上子陌的额头,给他擦掉了额头上的汗珠,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子陌紧张的手一滑差点没攀住岩石,引得朱阡轻笑一声,子陌觉出自己的失态,忙说道:“谢……谢主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