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1 09:43:35  作者:雪地**
  朱阡想着再逗弄子陌的话恐怕会摔下去,于是老实的继续倒弄草药。
  子陌在漫长的煎熬中终于听到主人的一声好了,下去吧的命令,随即松了一口气,飞身带朱阡回到涯下。
  太阳就快落山了,主仆二人采了一天的草药,中午只是对付的吃了一些野果,现在已是饥肠辘辘,朱阡得到草药心情大好,哼着小曲领着子陌往回走,路过溪水旁,朱阡清洗完手上的泥土,盯着溪水看了一会,回头对子陌说:“会抓鱼吗?”
  
 
  ☆、冒犯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久没沾过荤腥了,净吃院子里那些青菜。”朱阡一边吃着新做的红烧鱼,一边对坐在对面的子陌说到,“你也吃啊?”说着夹了一大块鱼肉放在子陌碗里,子陌原本让朱阡强制和他坐在一起吃饭就已经局促不安,看到主人竟亲自给他夹肉更加紧张,刚想起身又被朱阡瞪了一眼吓得又赶紧坐好,“不许废话,快点吃!”
  朱阡看着子陌缓缓拿起筷子小心翼翼的吃着饭,竟觉得越发可爱。多亏子陌敏捷的身手,朱阡在上山来的一个月里第一次吃到了鱼肉,还好自己红烧鱼的水平没有落下,只是让这暗卫一直在一旁战战兢兢的看着自己做饭真是为难他了,朱阡安慰他道:“不会做饭没关系,慢慢学吧,等学会了,你来做。”
  饭后子陌收拾好饭桌,整理好碗筷,勤快的暗卫收拾好桌子后又泡好茶,随即乖顺的立在一旁等待吩咐,朱阡昨晚没有睡好,觉得头有些不舒服,想着今晚需要睡个好觉,便拿起桌上的瓷瓶,不知怎么的,他隐约感到自己拿起药瓶的时候子陌有些紧张,当自己倒出一粒药丸刚想放进嘴里时,子陌突然打掉他手中的药瓶,“主人,不可!”
  子陌突然的举动让朱阡吓了一跳,子陌阻止的仓促,打到了朱阡拿着瓷瓶的手,药瓶掉到地上摔碎了,子陌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忙跪下请罪道:“属下鲁莽,冒犯主人。”
  朱阡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昨晚故意捉弄他,这人怕是以为这是□□了,“你是觉得我傻吗,吃□□?”后来又想到,确实是自己捉弄子陌在先,这木讷的家伙怕是当了真,随即又解释道:“你昨晚服用这药丸后可有不适?”
  子陌回想自己服药后确实没有发作过,他自己差点忘了服药的事,刚才主人拿出药瓶来他才想起,难道是自己会意错了,忙道: “未...未曾。”
  “我这可不都是□□,这是舒缓安神的药丸,你昨夜,睡得可安稳?”
  子陌这才明白自己昨晚沉睡的原因,原来是主人赐药的缘故,忙道“谢主人赐药。”看着散落在地的药丸,觉得自己又自作聪明闯了祸,“属下擅自揣测主人意思,犯下大错,请主人责罚。”
  朱阡看着跪在地上的子陌,这家伙,明知是□□,他自己可以毫不犹豫的吃下,却看见自己主人要吃时紧张的忘了规矩,有人这么关心自己,朱阡心里还是暗暗高兴的,说道:“算了,此药多食对身体无益。”
  说罢想向前扶起子陌,这才发现子陌竟一时情急跪在摔碎的药瓶上面,朱阡拉起子陌按坐在凳子上,生气的说道:“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动不动下跪请罪,这次倒好,直接跪在碎瓷上面。”朱阡嘴上说的厉害,动作却轻柔,他轻轻撩起子陌下衣,在漏出膝盖的时候深深皱了下眉头,叹了一口气,这人,怎么从来不知道对自己好一点。朱阡起身找到药箱,随即又蹲下身查看子陌膝盖的伤口,子陌坐在凳子上感觉主人生气了,不敢乱动也不知该说什么,本就很紧张,待发现主人竟俯下身子要给自己上药时,急得想要站起,“主人,使不得,属下不碍事。”
  “坐好,敢动一下试试!”朱阡怒气未消,手上动作却轻柔,他拿起药棉轻轻擦试着子陌膝盖的伤口,子陌想来,从小到大,大大小小的伤无数,只怕这次是最不值得一提的伤,可是主人竟如此在意,子陌心里浮起一阵暖暖的感觉。
  朱阡擦完伤口,上了一些止血的伤药,药尚未全干,朱阡轻轻吹着伤口,子陌注视着主人的动作,在看到主人轻轻吹着自己伤口的位置时突然感觉血脉上涌,顿时羞红了脸,凉凉的气息传来令他感觉整个左腿都酥麻起来,在那一瞬他仿佛忘记了呼吸。
  朱阡处理好子陌的伤口,语气缓和,说道:“我是大夫,见不得伤,以后,别让自己受伤了,记得了吗?”
  “属下记下了。”子陌没从想过,这样小的伤口也能换来主人如此温柔的关心。
  朱阡发现对待木讷的暗卫只能想尽各种办法连哄带骗,威逼利诱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比如想和他坐在一起吃饭,得说自己一个人吃不下饭,必须两人一起吃才香这样才能让子陌坐在饭桌前和自己一同进食,又比如现在,子陌说什么不和他睡一张床,坚持要在外面守夜,朱阡只好说道:“到床上来,在外面挡着我,我怕晚上睡着掉下去。”
  子陌所有的挣扎最后都会在朱阡各种无厘头的理由下屈服,他乖乖的躺在床边做着朱阡的人体挡板,身体使劲靠外生怕挤到朱阡,朱阡在里侧拿起被子盖在两人身上,温柔到:“睡吧”。
  没有了药物的帮忙子陌久久不能入睡,眼前总是浮现出朱阡轻轻吹试自己伤口的画面。
  
 
  ☆、早饭
 
  朱阡早上起来的时候便看见子陌恭敬的立在床边,等着服侍自己起床,他刚刚坐起,子陌便拿过外衣披到他身上,脚刚沾地,鞋子已经垫在脚下,起身,子陌帮他整理衣服,接着端来清水供他洗漱。
  朱阡绕有兴致的看着忙前忙后的子陌,并没有说话,子陌心里却忐忑的很,在山庄少庄主不喜欢他,他是不能近身伺候的,只有在暗处守卫的时候见庄里的丫鬟小厮伺候少庄主,照着学而已,也不知主人是否满意。待朱阡洗漱完毕,子陌试探着说:“主人可要用膳?”
  “嗯?有饭?”
  “属下试着做了一些。”
  “好啊,拿来我尝尝。”这人昨天还为自己不会做饭请罪,今早就能做饭了?
  朱阡看着子陌端上的饭菜,竟是自己昨天做过的红烧鱼,子陌双手递上筷子,朱阡尝了一口,确是与自己做的味道一样,昨天说让他学也是随口说的,自己做鱼时也并没有刻意去教他,谁知这人却用心的看了,一一记下步骤,连原料也放的正合适,朱阡抬头看着立在一边紧张的等待他回应的子陌,笑到:“子陌,你怎么这么聪明,一看就会,我当年学的时候,不知道浪费多少鱼呢?你这味道,真是不错。”
  子陌终于松了一口气,听到主人的表扬似乎还不太好意思,说道:“主人喜欢就好,属下再去取别的菜。”
  说着,转身又走进小厨房,端出一盘青菜,正是自己昨天早上做过的,“不错,会举一反三了,吃过的,都会做了。”接着,又是米饭和粥,子陌将盛满稀粥的碗递给朱阡的时候,朱阡突然发现子陌手上有些异样,刚想仔细查看子陌却迅速收回手,“手给我!”朱阡吩咐道。
  子陌缓缓伸出手,朱阡抓起他的手,发现手指上有处划伤的伤口,还有几处被油溅伤,朱阡想起自己刚学做饭的时候偶尔也会受伤,但也没像这人一样,一顿饭把自己搞成这样,朱阡叹了口气,道:“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太不在意自己。”说着,起身去拿药箱,用棉布包好划伤,又给烫伤的地方涂上药膏,习惯性的,在烫伤的位置吹了吹,子陌看着主人的脸贴在自己手上轻轻的吹着气,又感觉血脉上涌,想要收回手又不敢擅动,顿时羞红了脸,朱阡抬头看见子陌窘迫的样子,不由地笑笑,:“好了,吃饭。”
  朱阡端起米饭,看见子陌还傻傻的站在一边,笑到:“怎么,我去帮你盛一碗?”
  吓得子陌赶紧跑去厨房盛饭去了。
  饭后子陌收拾着饭桌,朱阡想着这人是起了多早来准备这些,便说道:“早饭不易太过油腻,以后早饭不必准备这么多,夜里炉上的炭火不用熄,晚上熬上粥,早上便可以吃了。”
  “是,属下记下了。”
  朱阡觉得自己不是懒撒的人,子陌没来的时候,他自己还是可以自理的,所以他自己把现在的情况归咎于子陌,对,都是子陌惯的,不需要自己做饭,不需要自己倒水,不需要自己清扫,他能动的,好像就剩下嘴了。
  子陌勤快,朱阡的嘴更勤快,所以,整个院子里传出的都是朱阡的声音。
  “子陌,把草药切成小段,对,就这样。”
  “子陌,细长的那株,对,就那株,那株需要碾碎”
  “子陌,我渴了”
  “子陌,你会抓兔子吗?想吃肉”
  “子陌,……”
  
 
  ☆、青蟒
 
  新的一天早上,二人吃过饭,子陌想着还和往常一样,需要上山采药,便收拾着背篓和器具,朱阡走过来问道:“子陌,你可识字?”
  “识得,”暗夜山庄以打探情报起家,暗卫相互传送信息,识字是打小便练习的。
  “那你功夫如何?”
  子陌想着,在暗卫营自己的功夫确实是最高的,这也是暗卫营首领向少庄主求情保住自己一条命的原因,便答道:“尚可。”
  “那就是很好啦。”朱阡从怀里掏出一本书,翻到一页递给子陌,“看看这个,怎么样?能打过吗?”子陌仔细一看,书上画着一条巨蟒,旁边写道:长十五尺,头部腹面黄白,体背棕褐,体背豹状斑纹。子陌有些疑惑的看着朱阡。
  “这是我配药需要的最后一味原料。”
  即是主人需要的,当然要全力去做,“属下定不辱使命!”子陌回复道。
  “书上记载此物应在后山附近出没,今天我们去找一下,带着你的剑。”朱阡转身想回屋准备,后回头对子陌说到:“哦,对了,这蟒皮珍贵,尽量少伤到蟒皮。”
  “是!”
  子陌进屋找出自己的佩剑,跟着朱阡出了门。
  后山丛林茂密,二人找了半日,仍没见蟒蛇踪迹,眼看太阳落山,子陌突然感觉旁边有异动,握紧了手里的剑,
  “怎么了?”
  “没事,属下听错了”子陌望向刚刚有些窸窣声音传出的草丛,渐渐放开了紧握剑的手。
  “不早了,回去吧,本也没想着这么快就能找到。”
  第二天一早,朱阡起床后竟然没有在屋里看见子陌,在院子和厨房找了一圈,仍是没见到人,“子陌,子陌”,朱阡高声喊道,猛然觉得不对劲,往常只要喊一声,子陌必定立刻现身,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迅速跑进里屋,拉开柜子的抽屉,打开锦盒,还好,还在,朱阡看见锦盒里放着的卖身契,终于松了口气,朱阡感觉到自己已经渗出了一身冷汗,他刚才竟然以为子陌拿着自己的卖身契走掉了,他坐下深呼一口气,自己这是怎么了,一惊一乍的,他更惊讶的是,自己竟然这么害怕子陌走,当时,他也是心血来潮才要了他,未曾想过长久,日子久了,他是真的希望子陌能够一直陪在他身边。
  院子里传来脚步的声音,朱阡走出房门,确是子陌回来了,朱阡却在看见子陌肩上扛的东西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近二十尺长的青蟒,绕过子陌的肩头,碗口大的头部垂到地下,显然已经死了。
  “我这是得了个什么宝贝?”子陌说着往子陌这边走来。
  子陌看见主人走出来,急忙放下蟒蛇想要行礼,却见朱阡飞奔过来,紧紧抱住了他,子陌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转而觉得这拥抱温暖又舒心,第一次有人这样抱着他,他甚至能听到主人的心跳声,虽然知道逾越了,但他还是希望这拥抱能够再长一些。
  “我一定要亲自拜谢一下暗夜山庄的少庄主,他怎么舍得把你给我了。”
  听到这里子陌才反应过来,主人刚才说的“宝贝”竟然是指自己,顿时觉得不好意思,尤其想到自己身上由于和蟒蛇缠斗粘上的泥土和汗水,正在窘迫的时候,朱阡放开他,转而看向一旁的青蟒,却未发现任何伤口,朱阡这才注意到子陌今日根本没有带剑出门,竟是徒手制服了蟒蛇,自己说过蛇皮珍贵,他竟真的未伤及分毫,朱阡看着蟒蛇,又看向子陌:“你怎么弄死它的?”
  “你没受伤吧?让我看看!”
  朱阡说着,拉起子陌的手带他跑进屋子,上上下下检查一遍,发现确实没有受伤,才松了一口气。
  子陌因不想伤及蛇皮,与蟒蛇缠斗费了一番功夫,衣服全都被汗浸湿了,又在缠斗过程中滚了一身的泥土,衣袖也被树枝划破,甚是狼狈,子陌对朱阡说道:“请允许属下先行清洗。”
  “好,好好洗洗休息一下,对了,等等。”
  朱阡叫住子陌,回身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递给子陌:“换这身衣服吧”
  子陌看见是主人的衣服,面料极好,岂是自己可以穿的,急忙说:“属下衣服尚可以穿……”
  “怎么,你是嫌弃我穿过了?”
  “属下不敢!”子陌被朱阡的话吓了一跳,自己怎敢嫌弃主人。
  “还是,你想光着身子……”朱阡凑到子陌耳边,轻声说道。
  朱阡的话顿时让子陌羞红了脸,急忙接过衣物答了声“多谢主人”就跑开了。
  子陌在河边清洗完,换上了主人的衣服,这衣服比起自己那身粗布的衣服舒服的多,尤其是子陌可以闻到衣服上特有的,属于主人的淡淡的香味。
  子陌回到院子的时候朱阡正在忙活的倒弄蟒蛇,子陌赶紧上去帮忙,朱阡将蛇皮与蛇肉中间的部分轻轻刮下,放在一旁的锅中,等到全部处理完,已到了中午。
  处理好蟒蛇,朱阡把前几日采到的草药放进锅中,拿到厨房的炉灶上,对子陌说:“这样需熬制两天,记得两个时辰来加一次炭火即可。”
  “是。”
  朱阡令子陌在院中支起炭火,拿竹签取了蛇肉烤起来,笑着对子陌说:“子陌啊,你说我有了你,还有什么肉是吃不到的?”
  
 
  ☆、伤药
 
  暗夜山庄的少庄主风流成性,而且男女不忌,时常带些人回庄里,做什么的时候也不避讳,子陌守夜的时候,时常听见屋里欢噱的声音,这次少主带回来的是个男宠,子陌在房梁上守夜,看着少主与那男宠在床上亲热,恍惚间,子陌看见床上的少庄主变成了现在的主人,而附在身下的,竟然是自己。子陌猛然惊醒,才发现自己是在做梦。他借着月光看着在自己身旁睡得正香的主人,这些日子以来,真的像做梦一样,没有辱骂,没有责罚,他可以三餐吃饱,可以穿着舒适的衣服,睡着舒适的床,他伸手摸着自己脸上的伤疤,能陪在主人身边已是奢望,怎敢再生出过分的念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