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1 09:43:35  作者:雪地**
  蟒蛇做的药在火上熬制了两天,眼看汤汁越来越少,熬制的容器也换了多个,最后换成了碗大的小锅,朱阡看着一只手扶着锅柄,一手认真搅拌的子陌说道:“累吗?我替你一会吧。”
  “属下没事。”
  最后的熬制极为关键,需不停搅拌,子陌已搅了大半个时辰,天气炎热,眼看子陌额头渗出些汗珠,朱阡又说道:“要不你喝口水吧?”说着倒了杯水递给子陌,子陌刚想伸手接住,朱阡忙说道:“唉,手不能停”,子陌正不知如何处置,朱阡已将水杯送到子陌嘴边,顺势喂了子陌一杯水,子陌意识到主人正给他喂水喝顿时脸又红了,朱阡发现子陌特别容易脸红,饶有兴致的盯了他一会,子陌倍感窘迫,“谢主人”,子陌低头轻轻说道。
  药汁慢慢熬制成膏状,从炉灶上取下放凉后朱阡取了巴掌大的瓷罐装好药膏,药罐极为精致,子陌看着硕大的蟒蛇最后就制得这一小罐的药膏,该是多么珍贵的药材,朱阡把药罐递给子陌:“给你”,子陌小心的接过药罐,生怕有所闪失,接着问道:“主人,这药,要放到何处?”
  “嗯?”朱阡发现子陌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便说道,“过来。”
  子陌听话的走过去,朱阡接过瓷罐打开,伸手抹了一些药膏,接着轻轻的涂在了子陌受伤的左脸上,“记得,每日两次。”
  药膏涂在脸上凉凉的,子陌这才反应过来主人说的“给你”是真的把药膏给自己的意思,想到主人这么多日子以来研读医书,辛苦采药,竟是为了自己的伤,子陌飕的跪身说道:“此药如此珍贵,属下,属下……”
  “快起来。”朱阡扶起子陌,说道:“草药是你采的,蟒蛇是你捉的,连药膏都是你自己熬制的,有什么用不得的。”
  朱阡复又将瓷罐放到子陌手上,子陌双手捧住瓷罐,小心的放在衣兜里,随即又朝向朱阡叩首道:“属下,谢主人大恩。”
  朱阡看着子陌竟行此大礼,上前扶起他,说道:“不过,此药是我第一次研制,也不知是否有效,你就当是试药吧。”
  “主人的药,自然是好的。”子陌还记得主人给少庄主的药,少庄主多年的顽疾,在吃过主人给的药后竟好了,所以少庄主才高兴的同意把自己送来当做谢礼。
  “你觉得我医术好?”
  “当然,主人是医仙圣手,定能药到病除。”朱阡看着一脸认真的子陌,笑道:“我不是医仙。”说着上前拉起子陌的手道:“走,带你见真正的医仙。”
  朱阡带着子陌走进里屋,这是子陌第一次走进里屋,屋中间放置着一张书桌,旁边高耸的书架上摆满了医书,朱阡拉着子陌走到旁边的高台旁边,说道:“这才是医仙。”子陌看到高台上放置着一个排位,上写着“医仙刘公之排位。”
  “这是我外公,他才是真正的医仙,我若能学到他十分之一的医术,变知足了,子陌,来,给医仙上柱香,让他老人家保佑这药方有用,早日治好你的伤。”
  子陌接过朱阡递给他的香,虔诚的向牌位四鞠躬,心里默念到:“愿医仙保佑,主人一生平安福乐,愿子陌,能一直伴主人左右。”
  
 
  ☆、王爷
 
  两个月过去,天气渐渐转凉,朱阡求医仙保佑的药膏也确实起到了作用,眼看子陌脸上的疤痕渐渐消退,这日,子陌从外面打了野兔回来,看见朱阡正在院子里抱着一只信鸽发呆,朱阡见子陌回来,问道:“子陌,你喜欢这里吗?”
  “喜欢。”
  “那如果我不住在这里,你还会跟着我吗?”
  “只要主人不嫌弃,属下定会跟着主人。”
  “好,那说好了。”说着,朱阡一松手,送信鸽飞上了天。
  第二日,子陌正在院子里收拾菜园,眼看天气转凉,子陌想着应该怎么多囤些菜好过冬,他听说过农家都是挖些地窖好屯菜,正打量着在哪里可以挖个地窖出来,却听见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子陌待看清来人,五个侍卫打扮的人走进院子,在看见子陌后突然拔出剑来,“你是谁?王爷呢?”
  朱阡正在里屋读医书,隐约听见院子似有打斗声音,他从里屋走出,正看见子陌走进来拱手向他禀报:“主人,来了几个来历不明的人,已被属下制服,请主人发落。”
  朱阡隐约感觉事情不太对,赶紧走到院子,见五个侍卫正被绑在一起,为首的一个看见他,顿时鬼哭狼嚎道:“王爷,王爷,您没事,您没事真是太好了,可吓死奴才了……”
  朱阡顿感头疼,对子陌说道:“松绑吧,自己人。”
  子陌跟着朱阡来到里屋的时候,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主人是王爷,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千岁爷,是少庄主见到都要三扣九拜的王爷,自己是什么?子陌感觉几个月来与与主人建立的亲近感瞬时又被远远的拉开了,主人把自己叫进屋里,不知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看见主人进屋后竟然拿出了装有自己卖身契的锦盒,子陌瞬时脸色煞白,他跪下附在朱阡脚边,心里祈求者,不要赶我走,请让我留下,做个奴才也好,小厮也好,做什么都好,只要能留下,他心里求着,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不是故意瞒你的。”朱阡的话从子陌头顶飘过来,“我有些害怕,怕你知道我是谁,就不想跟着我了……”
  子陌慢慢抬起头,有些吃惊的看着朱阡,“主人,不,王爷,我……”
  朱阡将锦盒递给子陌,说道:“我有时不太确定,你在这里,是听了旧主的命令,还是真的想跟着我,现在,我让你自己选。”
  子陌接过锦盒,复又恭敬地双手举过头顶,奉上锦盒,坚定道:“子陌,誓死追随王爷!”
  朱阡接过锦盒,笑着说道:“好,那你就做我的贴身侍卫吧。”
  朱阡带着子陌从里屋出来的时候,五个侍卫还跪在外面请罪,朱阡看着跪得整齐的几个人,笑到:“你们几个功夫不错嘛,五个打一个,都落得这幅模样。”
  “奴才知错,奴才技不如人,请王爷责罚。”
  “王爷!”子陌担心朱阡会责罚众人,急忙跪下求情道:“王爷,是属下鲁莽,先行动手,属下愿领罚。”
  “好啊,你们几个,去山脚下等着。”
  “王爷,是奴才担心王爷安危,先行动的手,不关这位壮士……”
  “好了,让你们走就走。”
  几个人不敢再耽搁,起身退出院子,感激的望向子陌,先行下山去了。
  朱阡走到还跪在地上等罚的子陌面前,说道:“你把接我下山的侍卫都打伤了,该怎么罚你呢?”子陌想起来几人确实带着轿子来的,自己真是闯了大禍了,子陌正心急时,朱阡却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那就罚你,背我下山。”
  
 
  ☆、回京路上
 
  自从那日子陌带朱阡上悬崖采药后,朱阡一直怀念那种感觉,却苦于没有理由,这次终于名正言顺的得偿所愿。
  朱阡附在子陌背上,双手绕过子陌胸前,朱阡隔着衣服抚摸着子陌的前胸,说道:“你身上的肉真结实” ,子陌在朱阡的挑逗下呼吸慢慢急促,额头上渗出细细的汗珠,朱阡想着子陌大概是累了,自己好手好脚自然不能让人真的一路背下山,便说道:“休息一下吧,我想喝水了”。
  子陌如释重负,倒不是自己有多累,只是朱阡要是继续乱摸下去,自己怕是支撑不住了。
  子陌在一块岩石边放下朱阡,“属下去打水”说着,逃也似的跑开了。
  朱阡再次看到子陌的时候,这人头发上的水还没擦干,朱阡笑道:“你是洗了个澡吗?”子陌自感窘迫,用溪水冲了冲头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朱阡接过子陌递过来的水,喝了几口说道:“走吧,下山”
  走到山脚下的时候,已有侍卫迎了上来,子陌看到朱阡在众人的簇拥下登上了豪华的马车,侍卫们翻身上马准备出发,子陌突然觉得自己在这些人中有些微不足道,他觉得自己应该像个暗卫一样,远远的跟着马车后面,可是看到翻身上马的几个侍卫,他突然希望自己也有资格骑着马护卫在朱阡身边,可惜,没有多余的马给他,他楞在原地,直到朱阡掀开马车的帘子喊他:“子陌,愣着干什么,快上车”
  子陌上一刻还在羡慕骑马的侍卫,现在却已经进到了朱阡的马车里面,“你想这样跪一路啊”
  朱阡看着子陌乖乖的跪在马车角落,“来,过来坐”朱阡拿出软垫铺在马车上的茶桌旁,示意子陌过来坐。
  子陌缓缓起身,轻轻挪到软垫上坐好,朱阡把摆在桌子上的一盒糕点推到子陌面前“尝尝。”
  子陌拿起一块放在嘴里,入口即化,甜甜的,“还有这些,都尝尝。”
  糕点的样式很多,待子陌一一尝遍,朱阡问道:“喜欢哪种?”
  “都好。”
  “最喜欢哪种?”
  子陌指了一下紫色的糕点,朱阡接着拿起一块紫色糕点送到子陌嘴边,子陌只好张嘴吞下,朱阡看着听话的子陌心情大好,又说到:“我喜欢桂花糕。”接着伸手指了指粉红色的糕点,子陌愣了一下,看见朱阡正等着他,想了想,拿起一块桂花糕递到朱阡嘴边,朱阡张口咬住糕点,满意的嗯了一声。
  吃饱喝足之后,朱阡伸了个懒腰,说道:“困了。”
  子陌赶紧上前,想帮朱阡铺一下软榻,谁知刚刚站起朱阡就一把将他按在软榻上坐下,接着把头枕在他的腿上,子陌不敢乱动,任由朱阡把他当枕头,朱阡是真的困了,不一会就睡着了,子陌看着朱阡的睡颜,朱阡头发有一缕掉到脸颊旁,朱阡似是觉得有些痒,用手扶了几下,头发还在,弄得朱阡睡得很不安稳,子陌盯着朱阡脸上的头发愣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伸手附上朱阡的脸颊,帮他将头发扶到耳后。
作者有话要说:  受宠若惊啊,今天上来一看这么多评论,感谢各位大大留言,还有雷,好高兴,这节有点少,明天继续更。
 
  ☆、阿震
 
  经过几日的颠簸,马车终于驶进了京城,在齐王府的门口停下,子陌走下马车,看见王府的门口整齐的站满了迎接主人回府的人,子陌刚想回身扶朱阡下车,却见朱阡早已自己跳下车,继而飞快的跑到王府门口,喊到:“阿震,你怎么来了?”
  子陌听到“阿震”的时候突然想起朱阡第一次见到自己时喊的名字。
  名唤阿震的人向朱阡深鞠一躬行礼:“恭迎王爷回府”。
  子陌看着朱阡上前扶起那人并接着挽起他的胳膊笑道:“这么客套干什么”。
  子陌楞在原地,想起来了那句“你的眼睛和阿震真像”。
  “子陌,过来”等到朱阡喊他,子陌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
  “来,见过陈震,陈大人”
  接着又对旁边的陈震说道:“这是江子陌,我的贴身侍卫”。
  子陌躬身向陈震行了一礼,“见过陈大人”。
  子陌见这位陈大人依着华贵,气度不凡,但看见朱阡拦着他的胳膊,让他这句陈大人显得特别不情愿。
  陈震“嗯”了一声算是回礼,子陌抬头看了下陈震,他与陈震身形相仿,但子陌总觉得陈震看他的时候充满了俯视。
  “秦总管,带子陌去别苑”。
  说着拦起陈震的胳膊往府内走去。听命令后秦总管和陈震都愣了一下,后来还是陈震开口,“王爷让侍卫住别苑,不太合礼数吧?”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朱阡答道,然后转身对子陌说“江子陌!”
  子陌见朱阡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喊他,神经立刻紧张起来,低声道“是”。
  “本王封你为齐王府侍卫统领,即刻任职!”
  又转身对秦总管说:“好了,带江大人去别苑。”
  子陌一直没反应过来,朱阡说的江大人其实是自己,直到秦管家走过来恭敬的说:“江大人,这边请。”
  “不敢当,叫我子陌就行,有劳总管大人。”
  子陌跟着总管来到别苑,才明白陈震说的那句侍卫住别苑不和礼数是什么意思,偌大的庭院,院中种着几棵桃树,树下有石桌石凳,走进正房内,厅典雅庄重、端方肃穆,条案、方桌、椅、几各俱全,有个小厮正在打扫厅堂,见总管进了忙迎了上来。
  “福顺,来,见过江大人”总管对那小厮说,又对子陌说道:“江大人,这是福顺,主要负责别苑的打扫,您有事就吩咐福顺去做。”
  “小的福顺叩见大人。”
  子陌第一次见人对自己行此大礼,顿时觉得很不适应,忙说道:“快请起。”
  “大人舟车劳顿,请先行休息,老奴先退下了。”
  “小人去沏茶。”
  福顺说着,也随总管退出厅堂,子陌静静打量着正房。
  “总管大人,这宅子不是说留给陈大人的吗?小的都是打听着陈大人的喜好布置的,现在也不知这位新主是否喜欢。” 福顺出门后小声的对总管说着,子陌耳力极好,虽是压低的声音,子陌也听的清清楚楚。
  “别乱说话,小心伺候着便是”总管赶紧打断福顺。
  不一会,福顺端着茶进来,毕恭毕敬十分小心,子陌对他说道:“我本也出身卑微,你不必对我如此敬畏。”
  子陌见福顺稍稍放松些,又打听到:“我第一次来京城,不知这位陈大人是什么来头?”
  “您是说陈震陈大人啊”,子陌的问话让福顺打开了话匣子,“陈大人是禁军统领,皇上身边的红人,文武双全,听说,以前在宫里做侍卫的时候还打过皇子,可是京城的传奇人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