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1 09:43:35  作者:雪地**
  子陌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答案,其实他最想知道的是,为何这位大人与王爷如此亲密。子陌正疑惑着,门口传来敲门声,福顺得到子陌授意后过去开门。
  “属下杨立见过统领大人!”
  子陌仔细一看,来人竟是那日在重楼山上交过手的侍卫头领,“快请起”子陌上前扶起他,招呼他在前厅坐下。
  “属下这次来主要想向大人当面致谢,那日在山上,多谢大人替属下求情”。
  “杨大哥客气了,那日是子陌鲁莽了”。
  “唉,大人功夫了得,兄弟们都佩服的很,王爷已封大人做侍卫统领,属下特地拿来王府中的侍卫名册,请大人过目”说着,从袖中拿出一份册子递给子陌,子陌接过来翻看几页,大概有百余人的样子,自己哪里是统领这么多人的料,问到:“这侍卫统领,以前是谁任职的?”
  “王府的侍卫统领一直空缺,有什么事嘛,都是属下来处理”。
  “那还要烦请杨大哥多费心了,子陌才疏学浅,怕是担不了这重任”。
  “大人过谦了,咱们王爷不喜与人亲近,除了陈大人,属下还是第一次见王爷这么看中一个人”。
  子陌听到陈震的名字心里又是一愣,自从来到王府,已多次听到这个名字,耳边又想起朱阡说过的话“你的眼睛,长得和阿震真像”。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几个错字改过来了
 
  ☆、王府*皇宫
 
  王府:
  子陌休整完毕,在福顺的带领下来到正厅给王爷请安,子陌发现陈震已经离开了,剩朱阡一个人在正厅喝茶。
  “怎么样?别苑还喜欢吗?”
  “王爷对属下,太过厚爱了”。
  “一个院子而已”。
  说话间府里的小厮已收拾好饭菜,朱阡来到饭桌旁,看见子陌还是恭顺的站在一边,便说道:“子陌,过来,陪我一起吃”。
  “王爷,这……”。
  “怎么,换了地方,便忘了我的规矩了?”
  “属下不敢。”
  子陌乖乖坐下与朱阡一起用餐,府里的菜品丰富,子陌却开始想念朱阡亲手做的红烧鱼和炒青菜。
  晚间子陌侍奉朱阡洗漱完毕,朱阡自然的想喊子陌一起睡觉,忽的想起现在已在王府,自是不合适再睡在一张床上,便对子陌说道:“你下去休息吧,明早,带你去见皇兄。”
  子陌道了声“是”便退出朱阡的卧房,自己慢慢往别苑走去。来了半日,王府的布置自己已大概了解,别苑离朱阡的正厅最近,拐过一处回廊便到了,子陌推门进入别苑,见福顺正在厅堂前等他,“大人,要休息吗?小的去铺床”。
  “不必了,你先休息吧,我自己来”说着,已走进自己的卧房关了房门。
  子陌躺在床上,双眼盯着房梁,没有半点睡意,他觉得一切有些不太真实,主人从山间的医生变成了王爷,自己从小小的暗卫变成了侍卫统领,自己与主人的距离总是忽远忽近,人总是贪婪的,起初刚知道主人是王爷时,想着能跟在身边已是万幸,可当下,却又期待能够像在山上茅屋里那样与主人亲近,子陌想着想着,终是干起来自己的老本行,走出别苑飞身上了屋顶,悄无声息的摸到朱阡的卧房,就这样在屋顶守了一夜。
  皇宫:
  御书房中,陈震站在书桌旁,一边为皇上研磨,一边回禀道:“王爷说稍作安顿,明日便进宫给陛下请安。”
  皇上朱旻一边练着字,一边说道:“几个月不见,朕还真有些想他了。”
  “皇上舍不得,下年别准王爷假便是。”
  “不准?这话,你敢当小七面说吗?再说了,小七就这么点爱好,每年都盼着夏天去那山上搞药材,朕怎么能整天把他圈在京城。”皇上练完字,放下笔走到茶桌旁坐下,又说道:“嗯?不对啊,这话不像是你说出来的,你不是凡事都以王爷为准吗?”
  陈震走到茶桌旁给皇上倒上茶水,说道:“王爷今日,带回来一个侍卫?”
  “侍卫?”
  “王爷说,是暗夜山庄的暗卫,王爷喜欢,用药换的。”
  “暗夜山庄的暗卫?宫里那么多暗卫给他挑,他一个都看不上,怎的就看上暗夜山庄的人了?确定是吗?”
  “王爷生性单纯,臣怕王爷遭人利用。”
  “明日,找个机会试试吧。”
  “臣尊旨!”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有点少,就是想从山上到王府过渡一下^^又添加了一点宫里的事
 
  ☆、比武
 
  第二日子陌随朱阡进宫面圣,子陌自是进不了前殿,只能在门口侯着,得到召见之后朱阡进去给皇帝请安。
  “臣弟拜见皇兄”。
  “小七来了,快请起”。
  皇上放下正在批阅的奏折,走下去扶起朱阡。
  “怎么样?这些日子过的如何?”
  “多谢皇兄挂念,臣弟此次在重楼山寻得几样珍贵药材,特来献给皇兄”。
  “有你这个药痴在,朕能多活好多年了”。
  “皇兄是万岁爷,自是得上天庇佑,臣弟这点药材可算不上什么。”
  皇上上前拦住朱阡的肩膀,说道:“今日来的正好,阿震弄了个禁卫军大比武,随我去看看热闹”。
  皇帝和朱阡等人来到禁军校场的看台,陈震已等候在侧,众人落座后,陈震走到前台吩咐道:“比武开始!”
  战鼓声响起,台下两队禁军整齐的跑进擂台两侧,两两对战,比武开始。
  比武经过大半个时辰,擂台上的人渐渐减少,子陌看着这些人的招式,各个训练有素,他望了一眼陈震,发现他已经退回到皇帝身后,朱阡回身小声的问子陌:“子陌,你看这些人的招式,与你相比,如何?”
  “十招之内,可胜。”子陌本不是狂妄的人,只是抬眼看见陈震的时候,忍不住还是说了出来。
  “朕听说小七这侍卫功夫了得,怎么样,上去比比,给朕瞧瞧。”皇帝显然也听到了子陌的回话,说道。
  朱阡听到皇帝发话了,对子陌说道:“去吧。”
  “是!”子陌拿起佩剑,飞身从看台落下,稳稳地站在擂台中央,擂台上还剩两名禁军,见有新的对手,两人都向子陌袭来。子陌迅速闪过,不出十个回合,已将两人制服。
  胜利后的子陌不自觉的望向了看台上的陈震,只觉那人眉头紧闭,似是相当不悦。
  “阿震,你这禁军水平不行啊。”皇上及时的撒了一把火。
  陈震闻言后飞身跃下看台,落到子陌身边,拱手作一礼算是打了招呼,紧接着拔剑赐了过来,子陌急忙提剑来挡,谁知当的一声脆响,子陌的剑已被切成两截,子陌还没有反应过来,陈震的剑已抵在了他的劲边,“你输了。”陈震说道,接着收回剑,飞身又回到看台。“全体禁军听令,今日训练加倍!”
  子陌拿着自己的断剑回到朱阡身边,跪下请罪道:“属下无能,请王爷责罚。”
  朱阡笑着说道:“你已经很不错了,阿震是禁军统领,他要输了,得多没面子。”
  说着,朱阡的眼光又落到了远处正在训斥禁军的陈震身上,低声自言自语道:“以前怎么没注意,阿震那把剑那么好。”
  子陌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断剑,发现虎口处已是青紫一片,是刚才拿剑相抵的时候用力过猛,他慢慢收起断剑,将手藏在身后。
  陈震送朱阡回到王府,转而回宫向皇上复命。
  “怎么样?”
  “回皇上,他用的确实是暗夜山庄的功夫。”
  “暗夜山庄这个时候把人插到小七身边,有什么意图?”
  “要不要处理掉?”
  “不必了,难得小七喜欢。”
  “此人不除,恐有后患!”
  皇上看见陈震认真的回复,突然笑了起来, “听说小七把留给你的那宅子给了这个侍卫,怎么,陈大人吃醋了?”
  “皇上说笑了,微臣是担心,王爷与他日久生情,到时候,可就不好处理了。”
  “你以为现在动他,小七就不和你拼命了,算了,留着吧,一个暗夜山庄,能掀起什么浪,多盯着点就是。”皇上喝了口茶,又对陈震说道:“对了,朕看他眉目与你有些相像,你没想过,他可能是你失散的弟弟?”
  “不是!”陈震坚定的回答,“皇上忘了,微臣的弟弟脸上有胎记。”
作者有话要说:  打斗的场景实在不会描写,只能一带而过了
 
  ☆、误会
 
  皇上说朱阡是药痴并不夸张,他所有的时间几乎都花在研究药理和制药上。王府有一间专门的宅子用来供朱阡研究药理,宅子里的书房堆满了各色医书,朱阡在里面一呆就是一日,子陌往往就在书房门口守一日。
  这日朱阡刚要进书房,突然想起什么,对子陌说:“你不必一直在外守着,去账房支点银子,到街上走走去,也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子陌来到账房,账房先生急忙迎了出来“江大人,有什么吩咐?”
  “有劳先生,我想支些银两。”
  “敢问大人要支多少?”
  “一把剑,要多少钱?”
  “这个……,这要看大人要什么样的剑了。”
  “那,我一个月的俸禄有多少?”
  子陌从街上回来的时候朱阡已经出了书房,正在院子里喝茶,见到子陌问道:“听说你支了一年的俸禄,买了什么好东西,给我瞧瞧。”
  子陌把手中的剑呈了过去,朱阡接过剑,拔剑仔细看了看,问道:“我不懂剑,这把剑,比起阿震那把如何?”
  子陌想起了陈震那把切断自己的剑并抵在自己脖颈前的宝剑,低头轻声说:“陈大人的宝剑削铁如泥,属下这把,自然是比不过。”
  “哦”,朱阡有些失望的将剑收回剑身,退还给子陌,“暂且先用着吧”。
  第二日朱阡带子陌进宫觐见皇上,子陌在御书房的门口等朱阡,远远听到书房内朱阡的声音“阿震是皇兄的人,给不给还不是皇兄一句话的事吗?”顿时楞在当场,他是觉得自己处处不如陈震,但真想到主人想要陈震,那自己……
  “你当真要朕开口?朕说了,阿震要是不同意,那可就是抗旨了。”
  子陌听见皇上似是拒绝,心里到存了些侥幸,听见有脚步声传来,子陌抬头,发现陈震正迎面走了过来,陈震绕有兴致的盯了他一会,看的子陌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陈震刚走过子陌身边,复又回身对子陌说道:“怎么,王爷没有教你规矩,王府的侍卫统领是几品官?见了我不用行礼的吗?”
  子陌本就因王爷的话心中抑郁,又看到陈震如此盛气凌人,子陌抬起头对上陈震的目光,没有回答。
  两人正僵持着,朱阡从御书房走出来,见到陈震后跑上前来拉住陈震的胳膊把他从子陌身边拉走,“阿震,借一步说话”。
  回王府后朱阡似有些不悦,一直没有说话,子陌担心自己今日的失礼惹王爷生气,随跪下请罪。
  “又怎么了?”
  “属下今日对陈大人不敬,请王爷责罚。”
  “哦,阿震啊。”朱阡想起在御书房前两人似有不快,“我知道你输给他心里不悦,以后一起共事,免不了常见面,你还是多担待他一些吧。”
  子陌听到共事一词,想到自己应该还是有希望的,至少,主人有了陈震,还会留自己在。
  
 
  ☆、私闯禁宫
 
  第二日,朱阡没有像以往一样泡在书房,而是命人翻箱倒柜的找了半日,终于挑出一件满意的珊瑚雕,朱阡亲自擦试着珊瑚雕,对子陌说道:“这还是父皇赏给母妃的,你觉得,阿震能喜欢吗?”
  “王爷赏的,定会喜欢。”
  “对吧,我觉得也是,我去一趟阿震那,你不必跟着了。”
  中午的时候,朱阡回到府中,一同回来的还有没送出去的珊瑚雕,朱阡喝了口子陌递过来的茶水,十分不悦的说:“怎么就有人油盐不进呢?”
  “王爷,该用膳了。”
  “不吃了,没胃口。”说着,走向书房看书去了。
  子陌看着朱阡的背影,暗暗下了决心。
  陈震刚走进自己在禁宫的住所后吓了一跳,仔细一看竟是王爷身边的那小侍卫,似是已在门口等候多时。
  “你可知,私闯禁宫是死罪?”
  “属下江子陌,见过陈大人。”子陌见到陈震,跪下行了个大礼。
  “你私闯禁宫,就为了给我行个礼?”
  “属下先前对大人多有得罪,特来请罪,还请大人,念及王爷仁厚,答应王爷的要求”。
  陈震挑挑眉,终于知道了这人的来意,讥讽到:“手下败将,也想跟我提要求?”
  陈震的话成功的令子陌抬起头来,他站起身,对陈震说道:“我要是能赢你呢?”
  “你能赢再说”。
  陈震进屋里放下随身的宝剑,转而拿了另一把剑出来,对子陌说:“我不欺负你,免得有人说,我赢你是因为剑好。”
  子陌拔出自己的佩剑迎上陈震,几个回合下来,子陌略有不支,眼见陈震又是一剑劈来,子陌举剑去挡,结果咣当一声,佩剑被陈震打飞,眼看陈震的剑就要抵住脖颈,子陌突然迎上前去双手抓住陈震的剑身,用尽内力,猛的折断了陈震的剑,并瞬间用断剑抵在了陈震的脖颈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