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1 09:48:57  作者:了酌衣去
  于是季停凭着满腔热血义无反顾地报了法学,这件事当时还震惊了包括他老爹在内的不少人,平时一起混的那群富二代二世祖们纷纷打电话致问他是不是被家里逼着填的志愿,虽然他极力否认,但是圈子里的人都不认为连驾照都没拿到就敢大大咧咧开着车上高速、被拍成连环画还张牙舞爪跟他爹叫板的季停有一天会主动学法律专业。
  季停当时怎么想的来着?他不记得了。不过他记得在进入学校两个月之后,他就后悔得体无完肤。
  这个专业所学的东西,大多数都比他想象中要枯燥很多,连最开始让他觉得很有意思的辩论都变得黯淡无光起来,何况法学也不等于辩论。唯独让他提得起兴趣的就是各种案件,越离奇越好。但是案件之后,涉及的各种法律条文、案例分析都让他觉得无聊。
  可是季停这个人好强,好面子得要死,做二世祖就一定要做圈子里最有名的,做学生就要做最焦点的,所以他虽然贪玩,从小到大的成绩却不差,哪怕对法律越来越没兴趣,他还是以十分拔尖的成绩毕业了。
  好不容易逃离了大学,现在又要重走一遍,季停觉得很悲愤。
  所以,开车的时候还是该专心点。
  季停咬了一口吐司。
  对于季停终于愿意出门走走了,陆母又是惊喜又是担心:“阿停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一个人离开太远会不会害怕?要不我跟你一起……不好不好,你们年轻人出门玩,我一个老人家还是别凑热闹……没事,阿停要去哪儿,家里提前打点好就是。”
  季停从小到大还没被这样关心过,一时间有点不适应,笑了笑,他道:“去哪儿我等会儿回房间查查资料,不急。沈姨您也别担心,我又不是小孩子,能照顾好自己。”
  吃过早饭,季停回到房间之后先是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问小白:“你觉得我接下来去哪儿玩比较好?”
  小白回道:【我建议你不要离开,男主会在三天后回到陆家,你们可以来一次友好的交锋。】
  季停:“别多嘴,我没跟你商量。”
  小白:【……好吧,那我建议你去明市,虽然离南城远,但是接下来明市有为期半个月的酒吧节,我想你会喜欢。】
  季停很有礼貌:“谢谢。”
  小白同样很乖巧地回道:【不客气呢。】
  有小白在,季停什么资料都没查,在网上买了最近的票之后,随意收拾了两件衣服应付陆父陆母那边,提了个小箱子就下楼了。
  陆父吃过早饭之后就去公司了,陆母则是在花园里指挥园丁摆放刚送到陆家的新鲜花卉,管家曾玉见季停提着箱子下楼,连忙去告知陆母。
  陆母很是讶异,赶紧回到了别墅里。
  “阿停,你怎么……”
  季停解释道:“沈姨,我刚刚买好了去明市的机票,大概会在学校快要开学的时候回来。”
  陆母看着季停的眉眼,心里却有点不安:“阿停啊,你陆叔叔和沈姨总是说让你出去玩,可半点没有嫌你待在家里、想要赶你的意思啊,只是觉得你该多出门看看……你这么急着走是做什么……什么都没准备好呢。”
  季停一愣。他做事向来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他反正也要出门,那去哪儿都成,反正对这个世界哪儿都不了解,明市就明市吧。既然迟早要出门,季停觉得实在没有必要拖啊拖的,只是没想到陆母会往这个方向想。
  季停:“沈姨你别多想才是,明市那边……明天有一场我很喜欢的画家的画展,所以我有点迫不及待。”
  要是说是因为酒吧节的话,不符合原主的人设,不过季停在意的不是人设的问题,而是陆母要知道酒吧节的事估计不会轻易让他出门。穿书前,季停的母亲早逝,父亲忙于工作,他完全是被放养着长大的,实在不擅长应付陆母这样的长辈。
  陆母听到季停这样说,顿时松了一口气,也没有拦着他的意思了:“那机票买好了吗?酒店呢?还有明市那边比咱们南城温度低一点,别看现在八月初,我听说那边早晚都要穿两件衣服才行,阿停你衣服带够了吗?不过衣服什么的倒不是关键,带着说不定还累赘,过去了再买也是一样的,哦哦对了,卡!虽然现在手机支付很方便,但是万一哪儿不能用怎么办……”
  最后在陆母的絮絮叨叨下,季停当场订了酒店,重新检查了一遍各种证件是否带齐全,银|行|卡有没有放到钱包里、钱包里有没有带上现金以防万一……他甚至虚伪地往箱子里塞了两本美术杂志。
  被陆母送到机场,登机之后,季停把手机调到飞行模式之后看了一眼时间。
  上午十点五十六分。
  南城到明市的整个航程历时三个小时,季停带上眼罩裹着毯子直接睡完了全程。
  被空姐叫醒、提着箱子下了飞机,脚踩到实地的时候,季停人还有点不太清醒。
  阳光打在身上,暖意蔓延四肢,季停动了动手腕,拉着箱子离开了机场。
  明市历史悠久,与酿造业颇有渊源,随着政策和大环境的改变,明市跟随政策因地制宜,在近年来已经成为了有名的酒之家。
  每年八月,明市都会开展为期半个月的酒吧节,全国各地不少人都慕名而来,人流量在一年里会达到最高峰。而这最直接的表现就是——
  季停在机场外等了半个小时都没打到车。
  等到了酒店,时间已经是四点多了。
  把行李箱随意丢在一边,季停从冰箱里拿了罐可乐。
  “小白,安排一下我接下来的行程。”
  小白:【……亲爱的宿主LZ1611,我不是你的助理。】
  季停饶有兴致地“哦”了一声:“那你能做什么?”
  小白:【……请不要小看我。】
  季停:“嗯,请继续。”
  小白忿忿不平:【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季停:“嗯,那先给我弄个行程表吧。”
  小白:【懒得你!又爱玩又懒得查资料……】
  不管怎么样,小白最后给出了一份极简风的行程安排表:
  【8月2日:抵达明市,休息。
  8月3日——8月17日:明市芳缘路酒吧一条街、酒店两点一线(若嗜酒过度,行程中或许需要添加一项‘医院’)
  8月17——九月:暂定。】
  季停:“……”
  果然是个百无一用的辣鸡系统。
  【……】
  辣鸡系统选择躺着。
  喝完可乐,季停伸了个懒腰,然后拿上手机准备出门。
  小白:【亲爱的宿主LZ1611,现在出门不符合行程表的安排。】
  季停:“闭嘴吧你。”
  小白委屈巴巴:【噢。】
  ·
  夜色渐浓,“快活林”内歌舞笙箫。
  舞池之中,人们随着音乐声肆意扭动,斑驳陆离的灯光光束从四周和头顶打在人的身上,把每个人的面部表情照得有些变形。
  跳钢管舞的性感女郎随着围观的人的尖叫声一件件的脱去本就不多的衣物,借此换来更高的人气和更多的小费。大沓红色纸钞被人丢上圆台,洋洋洒洒的看上去颇为震撼,女郎脸上笑意满满,她随着舞姿捡起地上的几张纸币,塞到胸前的同时向四周的人飞去一个香|艳的吻。
  趁着换音乐的空档滑出舞池,抬手抹去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季停敲了敲吧台。
  调酒师一脸笑意:“晚上好,请问您需要什么酒?”
  刚刚从舞池里出来,季停额前和鬓角的头发汗湿,喘气之间带着致命的性感,下巴处的半个唇印以及略微凌乱的领口是他刚才在舞池里颇受欢迎的证据。
  喝了会儿酒,季停放下杯子起身去洗手间。
  走在走廊里,小白神神道道地开口:【那么多酒吧你非要来这种,音乐声尖叫声吵得我都头晕。】
  季停表现出很是惊讶的样子:“你还会头晕呢?”
  进洗手间之前,季停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才发现下巴那儿的半枚唇印。
  季停:“……”
  站在洗手池跟前,季停慢悠悠地用水洗着下巴。然而这不知道从哪儿沾来的口红质量实在挺好,一般的水怎么洗都洗不干净,季停最后都把主意打到旁边的洗手液上了。
  正在纠结,男洗手间的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撞开了,一个女人踉跄地倒退着出来,几步之后直接坐到了地上。
  那女人跌坐到地上之后眼睛都红了,张口一声“沈总”喊得可谓是千娇百媚,季停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了。
  话说回来,这边是男厕所吧?
  洗手间门正在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合上,季停往里面看了一眼,视线正好撞进一双眼睛里。
  里面那人单手撑着墙壁,面色红得不正常,喘气也喘得给人一种随时会咽气的感觉。看见季停,他目光倒还挺沉稳,和现在的身体状态完全不一样。
  门彻底关上之前,那人已经走到了门口,一把抓住把手把门再次推开。
  之前跌坐在地上的女人直接抓住了那人的裤脚,哭哭啼啼地开口:“沈总,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那人皱了皱眉,没说话,抬脚打算继续走。
  女人却缠着人不肯放:“沈总……”
  季停站在一米开外的洗手池前,饶有兴致地看着戏。
  作者有话要说:  =w=第一章居然有这么多评论!激动!
  爱你们!mua~
 
 
  ☆、第3章 003
 
  看了一会儿,季停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就从边上抽了张纸擦了擦下巴的水珠,把纸丢进垃圾桶里之后,季停抬脚往厕所门口走。
  然而那个穿的布料少得可怜的女人还纠缠着那个身体状态明显不对的男人,后者因为身体原因一时挣脱不开……这不是关键,主要是他们挡住了路,季停想去厕所。
  轻咳了一声,季停开口道:“劳烦,让个路?”
  等季停从厕所出来,洗了手,发现那两人还在原地。
  站着的那位现在的状况明显比之前还要糟糕。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助人为乐一下?”季停在脑子里跟小白对话。
  小白:【作为一个一心为宿主着想的系统,我觉得咱们还是别多管闲事了吧。】
  然而季停本来也不是在征求意见的,他毫不犹豫地忽略了小白的话。
  吹了声口哨,季停歪着脑袋看着站着的那人:“哎,需要帮忙吗?”
  沈闻羡是来明市出差的,恰好遇到酒吧节,合作方就邀请他一起体验一下当地的特色风情。合作方诚意满满,之前的合作也很融洽,沈闻羡不做他想,哪想到会遇到这种事。
  听到季停的话,沈闻羡抬头看了一眼这个从刚才就一直在这边看戏的人。
  年纪很小,看上去估计刚成年。长得挺好,精致但不显阴柔。只是为人看上去不太可信,衣服有点凌乱,面上带着几分醉意,下巴还有极浅的红色印子,歪着头的样子似乎很乖巧,但是看着这边的眼里流露出的却是满满的戏谑。
  这是沈闻羡对季停的第一印象。
  如果可以,沈闻羡跟谁都不想有所交集,他是个怕麻烦的人。但是现在的情况对他来说有点棘手,他被缠上了、助理不在身边,比起脚边这个牛皮糖一样的女人,面前的这个男孩子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既然要求人帮忙,沈闻羡适当放低了姿态:“劳烦。”
  其实并不麻烦,那个女人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样子、实际上也没多大力气,季停也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也就是沈闻羡被下了药浑身无力、现在能站着能保持脑子清醒都已经是勉力了,要不然怎么会被纠缠这么久。
  季停没费什么力气就把沈闻羡从洗手间门口带走了,而那个哭哭唧唧的女人还在上气不接下气地喊着“沈总”。
  转了个弯,季停就把几乎全靠在自己身上的沈闻羡推开了。
  “重死了。”季停咕囔了句。
  沈闻羡撑着墙勉强站稳,说道:“谢谢。”
  季停直白道:“要不是看你长得挺好,被人糟蹋了怪可惜的,我才懒得多管闲事。”
  沈闻羡:“……”
  季停揉了揉手腕,说:“就到这儿了,接下来我可管不了你。”
  季停说完了就要走,沈闻羡连忙把人叫住:“能跟你借一下手机吗,我手机没电了。”
  把手机递给沈闻羡之后,季停一脸兴味地看着他:“我觉得你似乎需要先打给电话给120。”
  沈闻羡正在拨号的指尖微微僵硬了下,的确,他现在这个状况、在这种地方,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到底为什么。也是他疏忽大意了,一来没有想到合作方会整这种幺蛾子,二来是他不怎么来这种地方、防备心不太重,三来是这里到底不是他的地盘。
  合作方该换人了。沈闻羡这样想着,然后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过去。
  打完了电话,沈闻羡正要把手机还给季停,人就突然脱力滑到了地上。
  季停把手机从沈闻羡手里拿回来,同时说道:“哎,你这不是新式碰瓷吧?”
  沈闻羡手握成拳,修剪得体的指甲掐进了掌心,只是还是很难保持清醒。他甚至开始觉得……面前的男孩子唇红齿白……确实挺好看的。
  “喂,我需要继续待在这儿吗?”季停蹲在边上玩手机,说道,“才十点,我还要继续去玩呢,就不陪你了啊,你要是撅过去了,醒的时候发现被人扒了衣服可不关我的事。”
  沈闻羡裸|露在外的皮肤泛红得吓人,季停说完之后,他睁开半阖的眼睛看了季停一眼,然后……昏死了过去。
  季停:“……”
  操,不是吧?就这样昏了?那他怎么办?
  【emmm赶紧跑吧?】小白说。
  季停:“为什么?”
  【你帮了个不该帮的人,趁他现在脑子不清楚说不定记不住你的长相,你赶紧跑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