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1 09:48:57  作者:了酌衣去
  “要说什么就说完,说一半留一半的你不怕憋死啊?”
  小白:【……是这样的,这个人叫沈闻羡。】
  季停回忆了一下小说剧情,没想起来有这号人物的存在,但是小白又特意提起来了,那至少不会是个路人甲,多半是个有台词的炮灰。
  “继续?”
  小白恨铁不成钢:【你的记性怎么就这么差呢!我才把剧情数据传给你不到一天啊!不是背过几大本的刑法民法婚姻法什么的吗!】
  季停:“……”《金丝雀》全文两百多万字,出现的人物大大小小可以数一整天,就给他一个名字让他从何找起?他又不是Word可以全文搜索关键词。
  小白:【沈闻羡,男主的亲舅舅。】
  季停:“……卧槽。”
  小白:【沈闻羡这个人很重规矩,有原则有底线有能力,然而就是很无趣,除了钓鱼以外没什么爱好,除了工作时间以外不玩手机不看电脑,不解风情,活了二十几年女朋友男朋友都没有过,凭实力单身说的就是他……总结一下,这是一个老古董。】
  季停消化了一下,然后嫌弃道:“这些小说里面都没有好不好?明明小说里就只出现过‘陆舅舅’这种连名带姓都省略了一点也不尊重炮灰角色的称呼,而且陆舅舅只在最后几章出现了不到一千字。”
  【哦,是吗?】小白干笑了两下,【简而言之,我想说的就是,虽然你帮了沈闻羡,但是按着他的性格来说,对你不会有什么好印象。等他回了南城,万一你们两个在陆家或是哪儿遇到了,他知道了你和陆家的关系,那他一定会跟陆母说在夜店里遇到了你的事,陆母会担心且关心而且你很难应付。除此之外,男主陆听白很尊重这个只年长了几岁的舅舅,要是沈闻羡对你的感官不好,那男主只会比以前更加讨厌你。】
  小白最后总结道:【所以你最开始就该听我的,好好地待在陆家别到处乱跑。你非要来明市就算了,我之前安排你今晚别出门你也不信。看吧,一出门就撞鬼了。】
  季停把小说里关于沈闻羡的情节能想起来的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然后意外兴奋地开口:“我没听你的果然是对的!跑个屁啊跑,这是男主的亲舅舅啊!”
  小白:【emmm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季停:“我们脑回路不一样,你脑子不会转弯。”
  小白悲愤交加:【……你这叫人身攻击!】
  季停没理它,继续问道:“你本来是打算让我想办法提升男主对我的好感度的吧?”
  小白气哼哼的:【对啊!好感度不提高上去,怎么让他不杀你啊!】
  季停摇头:“这样不行,男主是小说里会把原主弄死的人,我不可能把全部赌注都压在这个人身上,不确定太大,谁知道他会不会前一天还对我笑嘻嘻第二天就对着我的尸体笑嘻嘻了。”
  “而且男主对原主的厌恶是从认识起就与日俱增的,想要让他改变对原主的态度,实在太难。再说了,你看看我这脾气,是那种明知道人家讨厌我我还硬往上贴的人吗?!”
  “但是男主的舅舅就不一样了,我记得南城四大家族里,沈家是最有底蕴的那个吧?沈闻羡作为沈家家主,他现在对我的印象也坏不到哪儿去,这就是一座金灿灿的靠山啊!抱住了这条金大腿,就算男主恨我恨得牙痒痒,也得乖乖听他舅舅的话。你想想,沈闻羡可是能在最后说服男主放手、让女主恢复自由的人啊!这分量!”
  小白:【那你就不担心沈闻羡也前一刻笑嘻嘻后一刻mmp吗?】
  季停:“那总不会跟男主似的想弄死我,我跟他至少没什么深仇大恨,说起来我还算是帮了他一把,你不是说这人很重原则守底线吗,那就算没办法抱住这条大腿,混熟一点也是好的,以后万一男主那儿对我的恨意兜不住了,我跟人求个助,沈闻羡总不会看着他外甥杀了我的。”
  小白想了想,诚恳发问:【亲爱的宿主LZ1611,你难道就没想过靠自己吗?】
  小白话音刚落,季停就露出了惊悚的表情:“我又没有男主光环!”接着他说,“赶紧的,把沈闻羡的所有资料都告诉我!”
  小白:【沈闻羡这个角色本来就是作者眼看着剧情圆不下去了、为了漏洞别那么明显才在结尾处临时创造出来的,本来南城只有三大家族,作者为此改成了四大家族,男主也多了一个舅舅,南城第一也从陆家变成了沈家……总之就是,关于沈闻羡的资料不多,作者在塑造这个角色的时候没用多少笔墨。】
  季停:“……”
  小白:【别这么嫌弃,咱们不能寄希望于一本狗血霸总言情厕所读物把每个人物形象都塑造得那么丰满嘛。】
  小白说完之后,季停还没做出回应,沈闻羡的助理就匆匆赶来了。
  助理远远地就看见自家总裁先生倒在地上,而他旁边蹲着一个不知道在干什么的男孩子。等近了,助理才发现,那个男孩子看着自家总裁的眼睛亮晶晶的,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助理:“???”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都在火车上的,信号不稳加上电量不足==,晋江又总抽抽【被服务器气得简直没脾气。。前面说好的红包得到学校安顿下来之后才能兑现嗷
  爱你们=3=
 
 
  ☆、第4章 004
 
  沈闻羡是在半夜三点多的时候醒的。
  病房内开了灯光极其微弱的几盏小灯,沈闻羡一睁眼就看到了睡在沙发上的季停。
  这孩子还在?不是说不管他了吗?
  沈闻羡有点意外。
  因为季停占了病房内唯一能够睡人的沙发,所以沈闻羡的助理韩风只好找了张椅子靠墙坐着休息。几乎是沈闻羡一有动静,韩风就醒了。
  韩风喊了一声:“沈总。”然后站起来走到病床前扶沈闻羡。
  沈闻羡坐起来之后,韩风内疚道:“我不该离开您身边的,害您遭罪了。”
  韩风说话的时候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季停在睡梦中被声音吵到,不满地皱了皱眉,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
  沈闻羡看了季停那边一眼,开口的时候声音很轻:“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大意了。那孩子怎么回事?”
  韩风也看了一眼季停,有点无语,他小声回道:“我也不太清楚,我找到您的时候他就在您边上了,非要跟着来,我怎么说都没用。我想着他应该也没什么坏心思,加上着急送您到医院,就由着他了。”
  沈闻羡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韩风接着问道:“沈总,您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沈闻羡摇了摇头,有点疲惫地开口:“我没事。你回酒店休息去吧,早上八点把早餐带过来,按着原计划回南城。”
  韩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还有件事,沈总,我把您送到医院之后,接到了很多合作方那边打来的电话。”
  沈闻羡言简意赅:“换了。另外,把这件事查清楚,该怎么就怎么处理。”
  韩风:“明白。”
  ·
  季停一觉睡到了七点过,醒了以后游魂似的飘去洗手间,洗手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在哪儿。
  沈闻羡!
  季停赶紧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拉开洗手间的门往外走。
  沈闻羡还躺在床上睡得正沉。
  季停伸了个懒腰,顺手把韩风之前坐的椅子拉到了病床边,然后支着下巴开始思索等会儿该怎么跟沈闻羡套近乎。
  【我劝你最好别太过热络,沈闻羡会觉得你很谄媚的。】小白表示道。
  季停眨了下眼,会吗?
  ·
  季停目光灼灼,沈闻羡睁眼之后第一时间就被吓了一下。
  见人醒了,季停尽量表现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张口就是一句:“舅舅好。”
  沈闻羡:“……”
  沉默了两秒,沈闻羡突然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等咳嗽停下来,沈闻羡才问道:“你叫我什么?”
  小白歇斯底里:【快把你的话收回去!收回去!你他妈的现在攀什么亲戚啊!】
  把小白的话权当是没什么意义的背景音乐,季停一脸无辜地解释:“您可能不认识我,我叫季停。季家您应该知道的,三年前我家出事之后我就住在陆家,也就是您姐姐和姐夫家。不过我高中的时候一直住校,学校很少放假,就算是假期,我也很少出房门,所以不巧,每次您到陆家的时候我们都没碰到过。昨天最开始没认出您来,后来想起来那人喊你沈总,加上我以前在沈姨那儿看见过跟您的合照,所以就想起来了。”
  说完,季停简直想深呼吸一大口,一直“您”啊“您”的,他真是不容易。
  沈闻羡:“……”
  季家和季停这个名字,他是有印象的。不过他姐姐说起季停的时候,一般都是在大夸特夸,比如说“善解人意”、“品性好”、“喜静爱看书”之类的。
  至于面前这个……
  沈闻羡嘴角轻微地抽了抽,说:“那你为什么叫我舅舅?”
  季停:“您是听白哥的舅舅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才好,就跟着听白哥叫了。”
  沈闻羡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按季停说的逻辑来看,这个称呼的确没什么问题,可他就是听着怪怪的。
  季停见沈闻羡不说话,于是他接着道:“那个,我昨天好歹算是帮了舅舅您一把是不是?如果以后在陆家遇到了,您应该不会拆我台、把我去酒吧玩的事说出去吧?”
  这次沈闻羡轻笑了一声:“原来是因为这个。怎么,怕被训?”
  季停:“我跟沈姨说我是为了看画展来的,结果来的第一天就撞上了您……倒不是怕被训,主要是不想沈姨担心。”
  “就这样?”
  季停点头:“就这样。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才高中毕业,没见过人心险恶,不该离家那么远,一个人背着大人去那种不正经的地方玩……”才怪。
  季停认起错来态度格外诚恳,恨不得让面前的人连标点符号都信,还挺唬人的,沈闻羡也就点了点头:“一来你帮了我,二来你主动坦白承认错误了,那这次就算了,以后遇到了我就当没见过你,也不会跟旁人说起……”
  “哎,别假装不认识啊!”季停连忙道,心想他还打算跟人混个熟呢,怎么能当不认识,想了想,季停又开口,“我这个人特别不会掩饰,万一被沈姨看出来我是认识您的,穿帮了就不好了。”
  沈闻羡有点无奈:“那你想怎么办?我们先串个口供?”
  季停煞有其事:“那就最好啦!这样吧,万一以后遇到了,就说咱们俩是在画展上遇到的?”
  沈闻羡笑了笑:“你还是先把下巴上的口红印洗干净了再来跟我商量吧。”
  季停:“……”
  他都忘了这茬了。
  “这个……舞池里面人太多了,不知道在哪儿沾上了也很正常是不是?”季停捂着下巴,说着就溜进了洗手间。
  好在高级病房的洗手间里有配备一些基本的洗漱用品,季停用香皂把下巴处的浅印洗干净了,出来的时候,韩风已经带着早餐到了。
  季停继续坐到病床边,一言不发地看着沈闻羡。
  沈闻羡只好道:“既然知道错了,那以后别再犯了就是,吃早餐吧。”
  好了,两个目的都达到了,沈闻羡不会把这件事告诉陆家人,他可以少一点不必要的麻烦,而且就沈闻羡现在的态度来看,也没有因此对他有不好的印象。
  于是季停毫不客气地开始吃东西。
  韩风则是站在边上茫然得很,听沈总这个意思,他们之前就认识?不过这不是他这个助理应该多管的,韩风也就没有多问。
  “沈总,这是给您带的干净衣物。”韩风把纸袋放在床头,“至于您的其他行李,我已经收拾好了,就在车子里。我现在去办出院手续,等会儿就直接前往机场。”
  沈闻羡喝着粥,微微颔首。
  等韩风离开了病房,季停才抬头看向沈闻羡,问道:“舅舅,你们要走啦?”
  沈闻羡依旧不怎么适应这一声“舅舅”,他其实有点好奇,季停是怎么做到喊得这么自然不做作的?
  “嗯,原本就计划今天回南城。”沈闻羡放下粥碗,问季停,“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季停回道:“我昨天才刚到这边,准备先玩半个月再说。”
  沈闻羡眉头微挑:“刚好把酒吧节玩过去?”
  季停:“……额,酒吧节是这边的特色嘛,我怎么可能避得开。”
  想到小白说的沈闻羡的性格,季停又补充了几句:“其实不是每个酒吧都跟昨晚上那个一样的,我昨天是刚到,还不怎么熟,误打误撞进了那家。大部分酒吧其实都挺安静的,除了酒以外牛奶奶茶什么的都有。我只是对这边的文化特色有点好奇,想多看看。”
  沈闻羡几乎就要被季停这幅“我很老实的我只是好奇心重”的样子骗了去——如果他没有看到过昨晚季停喝得半醺的样子的话。
  思索了会儿,沈闻羡开口道:“既然如此,我再多留一天吧。”
  季停一脸震惊:“???”沈闻羡什么意思?要跟他一起去酒吧?
  沈闻羡噙着笑:“我这两天本来也没什么安排,多留一天也就是改签一下航班的功夫。就昨晚的情况来看,你一个人待在这边我不放心,但是事实很显然,我应该没办法改变你的决定。你沈姨和陆叔叔都很关心在乎你,既然你叫了我一声舅舅,我又知道了,就不能放任不管。”
  “……其实,没这个必要的。”季停有点无语,他努力说服着沈闻羡,“人跟人之间基本的信任还是要有的您说是不是?我真不会乱来的。再说了,您就是真在这边多留一天也没什么用啊,我还要一个人在这边继续待上十天半个月呢。我看陆叔叔一天到晚可忙了,您肯定也不轻松,还是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等我回南城了,再去找舅舅您一起玩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