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1 09:48:57  作者:了酌衣去
  沈闻羡做好了决定就没有要改的意思,他重新端起粥碗,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勺粥,然后才说道:“有用的。”
  季停一时没反应过来:“嗯?”
  ·
  等韩风办完出院手续回来,就知道了沈闻羡决定多留一天的事。对此,敬职敬业的助理先生没有多问,当下改签了航班,同时问道:“酒店方面,还是住之前那家?”
  沈闻羡摇了摇头,看向季停:“你现在住在哪儿?”
  作者有话要说:  刚到学校,事多,这么晚了才更新很抱歉orz
  想了一下,以后还是晚上更新叭,正常情况下晚上八点更新,如果八点还没更的话可能就很晚了,大家可以第二天再看_(:з」∠)_
  挨个亲一口=3=
 
 
  ☆、第5章 005
 
  沈闻羡和韩风最后来到了季停现在住的酒店,办完了入住手续,三个人一起往电梯方向去。
  按下楼层,沈闻羡说:“昨晚在病房里多半没睡好,现在十点,可以回房间休息一阵,十一点四十五分在楼下大堂见,一起去吃午饭,之后再做安排。”
  季停勉强打起精神,回了一个字:“噢。”
  季停住在六楼,先下了电梯。
  看着电梯门再次合上,韩风纠结了下,到底是好奇心占了上风。
  他斟酌着开口:“这孩子看上去蔫哒哒的,明显对于和您一起出行没什么期待,您又何必为此还特意改了行程……”
  沈闻羡笑了笑:“好歹是称呼了我一声长辈的,没遇到就算了,既然看到了,也不可能半点都不管。初生牛犊不怕虎,这边环境复杂,他一个刚高中毕业的孩子,好奇心实在太过旺盛,万一出点什么事就不好了。”
  “说到称呼……”韩风有点迟疑地问道,“刚才在路上,我听他叫您舅舅?可您不就听白少爷一个外甥吗?”
  “是季家的孩子。”电梯门开了,沈闻羡边往外走边说,这个本来也没什么好掩饰的,“说起来,我的书法还是他母亲带入门的。”
  “是季家啊……真挺可惜的。”
  以前的南城有四大家族,分别是沈、陆、季、顾四家。这四大家族往上数,都出过不少颇有名望权势的人。
  不过这四家里,只有沈家世代都是南城人,其余三家都是南城发展之初迁来的。随着南城的成长,沈家独占鳌头,陆家紧跟其后,季家和顾家却逐渐式微,落入了个名声高于实力的尴尬境地。
  到了现在这一代,季家的情况倒是因为家主有能耐而好转了不少。只是可惜,季家夫妇三年前死于雪崩意外,只留下了个刚上高中的儿子。季家的企业没过多久就被股东按着规矩重新划分了,陆家就算有心,也没资格插手这种事,能做的也就只有保证季停应得的钱不会被人给吞了。
  季停继承了包括动产和不动产在内的数十亿家产,其中包括季家的老宅和一宅的传家之宝。之后,陆家父母把季停接到了陆家悉心照顾。
  然而从那以后,南城季家渐渐被遗忘。
  关于季停的事,沈闻羡没再多说。
  “你回去休息吧,之后不用和我们一起。”进房间之前,沈闻羡对韩风说,“休息好了再处理这次的事情。”
  韩风有点迟疑:“要不……沈总,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吧?”
  沈闻羡知道韩风在顾忌什么,他摇了摇头:“不用,昨天只是个意外。”
  ·
  季停回到房间,生无可恋:“你个破系统,半点用都没有,这个沈闻羡跟你说的沈闻羡压根就不是一个!”按道理来说,沈闻羡应该会在听他说了关于酒吧的事之后对他耳提面命一番,然后按着原计划回南城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要跟他一起去玩!
  小白:【……亲爱的宿主LZ1611,你知道吗,以前有一个宿主,一心求死,一路作死,后来……他就死了。】
  季停:“哦,你个辣鸡系统。”
  小白其实也有点抓狂:【……你自己不配合我的现在又来怪我!谁知道这个沈闻羡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以为他会因为酒吧的事不喜欢你,结果没有!我以为他会讨厌你瞎攀亲戚,结果没有!这个辣鸡作者!就不能把人物塑造得立体点吗!】
  季停:“……突然有一点同情你。”
  【彼此彼此。】小白无奈道,【反正都这样了,你就跟沈闻羡玩去吧,你不是本来就要卖乖讨好他的吗。】
  季停很悲伤:“我只是想抱住这条大腿,不想跟他一起去酒吧啊!那跟带了个爹有什么差别!难不成我真找个清吧喝酸奶去啊!”
  小白不太懂:【你都不乐意跟人一块玩,还怎么讨好得了他?】
  “你不懂,这两者不矛盾。”季停摆摆手,“算了,反正都这样了,左右也就这一天,我乖一点吧。”
  小白停顿了两秒,然后抑扬顿挫地说道:【乖哦~】
  季停:“……滚!”
  ·
  说好的十一点四十五分大堂集合,季停迟到了。
  沈闻羡十一点四十就到了楼下,然后眼看着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而季停还没有出现。
  没有时间观念,得改。
  沈闻羡心想。
  沈闻羡刚准备让前台给季停房间打电话,季停就手里拿着一罐已经打开了的可乐赶来了。
  “抱歉抱歉啊,昨晚真的没休息好,刚才一不小心就睡过头了。”季停带着一脸诚恳的歉意。
  沈闻羡有一点无奈,不过他当下没有多说什么,只道:“吃午饭去吧。”
  沈闻羡走在前面,季停只分外听话地跟在后面,也没有问是去哪儿吃。沈闻羡不经意间回头,就看见季停一副“你把我卖了我也会帮你数钱”的样子,真是……有点没办法。
  【然而,事实上你根本就没有睡觉,你只是打游戏打得忘记了时间,腿麻了于是站起来活动活动,顺带打开了一罐可乐之后突然想起来了罢了。】小白很是不屑。
  季停很想翻白眼,对小白吐槽道:“你该提醒我一下的!”
  小白:【我又不是闹钟!】
  跟小白你一句我一句的,季停很快就和沈闻羡一起停在了一家店的门口。
  抬头看了一眼店名,是烤肉店,季停有点惊讶。
  沈闻羡偏了偏头:“怎么了,不喜欢吃吗?不喜欢的话可以换其他的。”
  季停摇了摇头:“不是……我就是有点惊讶。”
  走进店里,沈闻羡要了个包间,然后才问季停:“惊讶什么?”
  季停眨了眨眼:“就……以为像您这样的人,应该是不会喜欢烤肉这一类的食物的。”
  沈闻羡没忍住笑了一声:“我这样的人?什么样的?”
  季停只好绞尽脑汁给出了个答案:“长辈样的!”
  沈闻羡微微颔首,接着问道:“那你觉得我应该喜欢什么食物?”
  季停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总觉得沈闻羡话里有话,于是他生硬地转移了话题:“我们还是先看菜单吧,好饿。”
  沈闻羡说好:“点吧。”
  服务员把季停点的东西全都记下来了,接着看向了沈闻羡,沈闻羡态度随意地又说了两个菜,然后合上了菜单。
  服务员确定了一遍他们点的东西,离开了房间。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更新得又晚又短小orz
  收拾了一整天宿舍,很晚才开始写…下一章会尽力粗长der!鞠躬!
  爱你们!
 
 
  ☆、第6章 006
 
  点的西瓜汁先上来了,沈闻羡倒了一杯放到季停面前,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问道:“我多留一天的事给你带来了不小的困扰吧?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多管闲事、越俎代庖?”
  哇塞你好棒棒哦!居然猜中了诶!
  季停冷漠地想着,然后毫不犹豫地摇头:“怎么会!我常听沈姨和陆叔叔夸您,一直挺想见见您来着,这次能遇到真是很意外的惊喜。”
  “是吗。”沈闻羡也不拆穿,“不嫌我烦就好,韩风还说你看上去并不怎么高兴和我同行,看来是他多想了。”
  季停:“……”
  保持微笑,季停点头:“我一向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要是不愿意和您一起的话,我肯定就直接说了,您又不是会因为这种事跟小辈计较的人。”
  沈闻羡也微微一笑。
  点的东西都上桌了,季停听着肉被烤熟的过程中的滋滋声,面无表情地想着等会儿一定要多吃点,他吃得多沈闻羡就吃得少,饿死他!
  接下来的饭桌上,季停一直埋头苦吃,沈闻羡则是细嚼慢咽、津津有味地看着季停,中间还帮他添了好几次果汁。桌面上的东西快吃完的时候,沈闻羡贴心开口:“再添一点菜吧?”
  季停早就吃撑了,连忙摇头:“不用了,谢谢舅舅关心。”
  沈闻羡也没坚持:“看来这儿的东西挺合你胃口,这儿离酒店不远,之后你还可以经常来。”
  ……那还是算了。
  季停心想。
  从烤肉店出来,季停问沈闻羡:“咱们下午去哪儿,您有安排吗?”
  沈闻羡反问道:“你原本是什么打算?”
  季停:“……”他能说他原本是打算白天睡觉玩游戏,晚上再出门的吗?
  见季停这样,沈闻羡意料之内:“本来是计划昼伏夜出的?”
  季停乖巧一笑,并不答话。
  “那跟我走吧。”
  “嗯?去哪儿?走着去?”
  “刚才我在酒店大堂等你,顺带看了一眼旁边的出游指南,从这里步行一个小时有一座游乐场,刚好吃完午饭,就当散步吧。”
  一个小时……游乐场?!
  季停:“……”
  咳嗽了一声:“舅舅,您不是吧……我成年了。”
  沈闻羡带着笑意点了点头:“我知道。不过,去哪儿不都是玩吗,说起来,我自小倒没去过游乐场。”
  沈闻羡闲庭信步,季停跟在后面苦不堪言,他不想走一个小时,更不想去什么游乐场,这沈闻羡脑子有天坑吧?他是不是该换条大腿抱啊?
  见季停的模样实在可怜,沈闻羡也不再逗他了。
  “开玩笑的,走十五分钟,有一个纪念馆。”
  季停这才算是略微松了一口气,问道:“纪念馆啊,什么类型的?”革|命史纪念馆?传统文化纪念馆?还是古董展示厅?
  “到了就知道了。”沈闻羡不再多说。
  .
  十五分钟后,季停看着面前满满的钟表,头晕眼花。
  这家“时间纪念馆”里,全都是钟表,各个年代、各种类型、各个国家的都有,有的还在转动,有的没有,季停一走进去,耳边全是时针走动的声音。
  季停不能理解沈闻羡为什么要带他来这儿:“舅舅,我们来这儿干嘛?”
  沈闻羡没有马上回答季停的问题,只绕着圆形展台,步伐悠闲,接着他慢慢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明市吗?”
  季停摇头:“不清楚,不过应该是工作上的事吧。”
  沈闻羡:“对,沈家在这边有个挺重要的项目。这个项目,沈家前期投入了不少的财力物力人力,却在即将举行发布会的时候换了合作方,你猜猜为什么?”
  季停很悲伤:“舅舅您要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我脑子不怎么好使,不太会拐弯。”
  沈闻羡失笑:“我听说你成绩挺好的,怎么这么说自己……换合作方,是因为发布会前夕,合作方在早餐会议中迟到了五分钟。”
  季停有点惊讶:“就因为这样?”
  “不止。”沈闻羡接着说,“合作方当下态度很好的道歉,同时把错误归结于助理没有按时来叫醒自己。”
  “时针每转动一圈,就是在消耗这个时钟的生命力,人也是一样的。所以我认为,人应该懂得什么是正确的时间观念,不浪费自己的时间,同时也尊重别人的时间。不过难免有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偶尔一次迟到也属正常,但是迟到之后还推卸责任,那就是一种不尊重,他可以推卸一次,就不会没有第二次第三次,蝴蝶效应你应该明白,看似只有那么几分钟,但谁知道会影响到其他什么事呢,这样的合作方,换了也罢。”
  季停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沈闻羡其实是在说他中午迟到的事。
  “是不是觉得我太上纲上线、过于较真了?”沈闻羡问道。
  季停其实觉得有一点,但是沈闻羡对待时间态度认真又没错。
  “人在有资格的情况下,较真一点儿挺好的,顺心嘛。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点到即止,毕竟季停到底不是他亲外甥,说这些其实已经算是越俎代庖了,再说下去就有些过了。
  沈闻羡心想,就季停这个性子,能听他说这么多,估计也是看在他姐姐姐夫的面子上了,要不然大概早就炸毛了。
  两个人从时间纪念馆离开之后就随意瞎逛了一会儿,快到六点,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两个人进了一家酒吧。
  季停发誓,这绝对是他有生之年来过的最安静的一家酒吧。
  除了灯光暗一点、有酒可以喝以外,季停看不出来这里和咖啡馆有什么区别。
  虽然对于这样的酒吧并不感冒,但是季停还是态度极好地夸奖了一下找到这家酒吧的小白。
  “舅舅您看,我说的吧,其实很多酒吧都挺安静的。”季停喝着橙汁,吸管被咬得不成样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