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1 09:48:57  作者:了酌衣去
  沈闻羡倒是点了一杯度数不高的酒,他嗯了一声,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这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除了听台上的人唱歌以外什么也做不了,季停觉得自己都快成活化石了。
  “舅舅……要不咱们回去吧。”季停有点崩溃,回酒店了他好歹能在房间开着音响打游戏,这里的环境跟安眠药似的,在沈闻羡面前装乖可真是要命。
  沈闻羡却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我记得你昨晚说过,‘才十点,我还要接着去玩呢’,现在可才七点多。”
  季停:“……大概是,我昨晚没休息好吧。”
  “再坐一会儿吧,我这酒刚上来,还没喝完。”视线往周围看了一圈,沈闻羡注意到了台上的钢琴,“对了,我印象中好像听你沈姨说过,你钢琴弹得不错?既然坐不住了,不如你去玩玩钢琴,等我这杯酒喝完就走。”
  钢琴……季停脑袋隐隐作痛,他会弹钢琴那才有鬼了。
  原主怎么就这么多才多艺呢!季停咬咬牙:“沈姨待我好,自然觉得我哪儿都优秀,不过其实我的钢琴弹得真不怎么样……要不这样吧,我上去唱首歌,我唱歌比弹钢琴好一丢丢。”
  季停是真的坐不住了,谁知道沈闻羡这一杯酒要接着喝多久,他才不抱着橙汁傻坐在这儿奉陪了,唱几首歌打打牙祭也挺好。
  “去吧。”
  其实季停能在这儿坐着不动这么久,已经出乎沈闻羡的意料了。
  形形色|色的人,沈闻羡这些年来看过不少,季停这样基本上情绪浮于明面的人更是容易懂。
  这不是个静得下来的孩子。
  季停跟现在在台上唱歌的商量了两句,对方很是大方地让出了位置。
  为了维护自己在沈闻羡眼里早就岌岌可危的形象,季停选了首安静的歌——也是他会唱的歌里面唯一一首不算吵的。
  沈闻羡单手放在桌面上,摩挲着手里的玻璃杯。
  季停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到耳里的时候,沈闻羡手上顿了下。
  季停坐在台上,低头看着歌词唱歌的样子难得的安静,酒吧里偏暖黄的灯光仿佛给他渡了一层光。
  是晨醒时分,正缓缓浮出地平线的光。
  沈闻羡静静地看着季停,心想自己之前想错了,他原来也是可以安静得下来的……
  然而,沈闻羡的这个想法在季停开口唱第二首歌的时候就碎了一地。
  真吵,这才是正常状态。
  沈闻羡干脆地喝完了杯里的酒,等着季停唱完这首歌就走,他实在没信心继续听季停唱下一首。
  季停视力不错,刚好看到了沈闻羡微微皱了下眉头的样子,他有点疑惑,现在这首歌的节奏已经很慢了,但是沈闻羡似乎并不这么想?
  估计只有古典音乐才能入这位的耳了。
  好在他终于喝完了,要不然下一首他就只有循环前一曲了。
  把麦克风还给之前唱歌的那位,季停唱了两首歌活动了下,整个人都比之前精神了两分。
  回到座位,季停露出求表扬的神情:“舅舅,我唱得怎么样?”
  沈闻羡想了想,选择性地只记住前一首,唇角微微上扬,他笑道:“挺好。”
  见沈闻羡的笑比起之前多了几分亲近,季停眼睛亮了亮,趁机说道:“那跟您商量个小事儿可好?”
  作者有话要说:  粗长……失败
  以后再也不敢说要粗长的话惹_(:з」∠)_
  爱你们!
 
 
  ☆、第7章 007
 
  沈闻羡眉头轻挑,一件小事儿?
  “说来看看。”
  季停嘿嘿一笑:“就……其实我也看得出来,每次我管您叫舅舅的时候,您都有点不适应,其实我也挺别扭的,咱们换个称呼吧。”
  的确是件小事。
  沈闻羡却道:“是吗,我倒看不出来你觉得别扭。”
  季停:“……”沈闻羡配合他一次会死啊……
  季停没有兴趣给自己找个长辈,只是他之前想着要拉近跟沈闻羡之间的距离,而两个人之间唯一能扯上一点干系的,也就只有和陆父陆母的关系。
  现在他想换个方向,再“舅舅”“舅舅”的叫下去,他就真成了人小辈了,以后难道真把沈闻羡当他爹来哄啊?!
  “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平等相处。”季停说道,“叫舅舅的话,您和我都会下意识把彼此放在不一样的地位上,这样不行。”
  沈闻羡觉得季停这样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挺有意思的,他笑道:“长辈和小辈之间不平等吗?”
  季停:“当然不平等,你会想着要管束我,一句没大没小就能气死人。”
  好的,连“您”字也不用了。沈闻羡看着季停:“可我本来就是你长辈。”
  “你看,就是这个语气,你把我当小孩子看待,但是我觉得这样很憋屈,我又不缺长辈你又不缺外甥的。季家和沈家又不是一家,谁知道辈分怎么排的。”
  季停这话说得沈闻羡哭笑不得:“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早上是你张口就是一句舅舅好,当时受到惊吓的是我。”
  季停:“……那是个意外。咱们还是做朋友吧……老大,你缺小弟吗?”
  沈闻羡:“……”
  沈闻羡差点又咳出声来,他有些无语:“你是打算以后在你沈姨和陆叔叔面前叫我一声哥吗?”
  季停被噎了一下,沈闻羡已经接着说道:“不过的确不是什么大事,你随意吧。”
  季停:“……”
  沈闻羡的反应,季停觉得自己是真的预料不到。感觉沈闻羡是故意的,逗着他玩呢。
  管他呢,目的达到,季停一把撑在桌面上站起来:“OK,走吧。”
  两个人离开酒吧,半点都不想继续走路的季停看到从不远处驶近的出租车,赶紧伸手招了车。
  见状,沈闻羡轻笑了一声,说:“你这孩子真挺好玩的,要不是之前就跟听白约好了,我倒是想再留两天。”
  那还是别了……季停腹诽。
  上了车之后,季停想到刚才沈闻羡说的话,突然闪过一个他之前遗漏了的问题:“说起来,我来之前听陆叔叔说起过听白哥明天回南城。老大,听白哥跟你说过我吗?”
  虽然这声老大听着让人很想扶额,但是季停要真叫他哥的话,沈闻羡觉得更听不下去,而且在一个称呼上纠缠实在没什么意义,他也就把这事儿放到一边。
  沈闻羡回道:“没有,听白很少跟我说在家里的事。”
  听到沈闻羡这话,季停才想起来了另一件很重要的事——陆听白作为《金丝雀》这本小说的男主,虽然生在豪门、且父母二人感情极好,但是陆听白跟父母之间的关系其实很冷漠。
  陆父陆母年轻时专注事业,虽然感情好,但是在为人父母这件事上并不算称职。
  陆听白十岁那年被人绑架,照顾他的阿姨放学后没有接到人,因为担心被责骂开除,也没有马上告知陆父陆母。等陆父陆母忙完工作回到家时才知道陆听白不见了。
  虽然后来陆听白被救回来了,但也受了不少苦,而且从此患上了幽闭恐惧症,性格也是大变——其实季停很想吐槽小说里面的这个点。
  “怎么了,看你的样子,似乎和听白的关系很一般?”沈闻羡接着问道。
  季停回神,觉得沈闻羡这话说得实在委婉,何止很一般啊,陆听白简直厌他入骨。
  “实话实说,的确合不太来。”季停耸了耸肩。
  沈闻羡不怎么意外:“很正常,听白跟绝大多数人都合不来。”
  季停:“……”您可是人亲舅舅啊,就这么说您外甥吗?
  “对了,老大,咱们还没交换联系方式吧。”季停拿出手机,“互换一下呗,等我回去了找你啊。”
  “我可没什么时间跟你玩。”嘴上虽然这样说着,沈闻羡还是拿出了手机。
  “没事没事,我时间多。”季停存电话的时候顺口问了一句,“这是私人号码还是工作号码啊。”
  “工作号码在韩风那儿。”换言之,这自然是私人用的,沈闻羡又说,“你应该要上大学了吧,还时间多?”
  “我脑子聪明,学习什么的花不了多少时间。”
  “你说起话来倒是不顾忌前后矛盾,之前不还说自己脑子不好使吗。”沈闻羡笑道,“在哪个学校,报了什么专业,方便说说吗?”
  季停:“南城大学,报的是法学。”
  沈闻羡露出惊讶的表情:“没想到你这个不点都能自燃的性子,居然会学法律。”
  季停想翻白眼,穿书前他亲爹和那些一起混的二世祖们也说过差不多的话。
  “是啊是啊,其实我还有个梦想是拯救地球呢,伟大吧。”
  两个人居然就这样平和地聊起天来,季停反应过来时都有点惊讶。
  第二天一大早,沈闻羡就和韩风离开了明市,离开之前还特意叮嘱季停不要再去类似之前那个“快活林”一类的酒吧。
  “昨晚去的清吧挺好的,我看你也挺喜欢那儿的橙汁的。”
  “……”
  季停老老实实点头,然后前一刻看着沈闻羡他们搭车离开,后一刻就高高兴兴地出了酒店直接往“快活林”方向去。
  酒吧二十四小时营业,虽然上午的人肯定不多,但是季停昨晚无所事事以致于睡得太早,现在精力充沛,又心痒痒,根本闲不下来。
  季停刚到明市的时候,会选择“快活林”,就是因为它的名字,听上去就让人很有一探究竟的欲|望。
  现在是早上九点,“快活林”三个字虽然没有夜色里看着那么漂亮精致,但是依旧散发着让季停喜欢的味道。
  季停兴致颇好,刚要走进去,结果就被拦了下来。
  看着拦住自己的两个门童,季停:“???”这个时间点不让进?这儿不是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的吗?
  面对季停的疑惑,门童态度良好:“抱歉哦,我们这儿不让未成年进的。”
  季停:“……我看着像未成年?”
  关键是前天晚上他来的时候,这儿的人也没见拦他啊。
  门童:“像的哦。”
  季停觉得这个门童的笑容贱兮兮的,拳头有一点点发痒。
  门童接着道:“请问您带身份证了吗?我们这儿的管理十分的严格,要是您未满十八岁,我们是不敢擅自放您进去的。”
  身份证……季停抽抽嘴角,哪个鬼会随身携带身份证出来玩啊,他又不是去要靠着证件买门票的景点。
  “啊,看您的样子,应该是没带吧,那真是很可惜呢,劳烦您先回去把证件带过来吧。”
  季停:“……”
  季停深呼吸了一口,然后气冲冲扭头就走,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快活个鬼的林!他游戏人间这么多年,还没有被人拦下要证件过!还好现在这里人不多,要不然他还要不要脸了!
  这边是酒吧一条街,季停又走了几百米,等看不到“快活林”了,他才随意选了个酒吧准备进去,结果出乎意料……又被拦了下来。
  一连走了好几家酒吧,拦下他的人都带着满脸对待上帝式的微笑,同时毫不客气、半点商量都不让打地朝上帝伸手要身份证。
  季停觉得自己大概撞邪了,难不成就一天的功夫这边就开始严打了?
  义愤填膺地回到酒店,打了一下午游戏,疯狂爆了一大堆人头之后,季停重振旗鼓,带上身份证出了门。
  `
  “抱歉,您的这个证件我们没办法认可,毕竟现在伪造证件实在太容易了,前两天我们才遇到一群高中学生拿着□□来酒吧玩,结果家长找来,差点没砸了我们的场子,现在生意不好做啊,我们也是为难得紧,只能宁可错伤三千了。您要不……还是回家做作业吧?”
  季停看着面前这位大晚上还戴着墨镜装|逼的经理,本来的怒火突然就降了下去。
  现在还意识不到事情不对劲儿的话,他脑子里估计就都是浆糊了。
  收回身份证,季停牵动唇角,轻飘飘地开口:“生意不好做哈……”一脚踢在旁边的牌上,季停咬牙切齿地走了。
  让他再去其他热闹酒吧场景重现是不可能的,现在就回酒店也是没这个打算的,季停自暴自弃地再次来到昨天和沈闻羡一起来的那家清吧。
  果不其然,这次半个拦路虎都没有出现,季停顺利地坐到卡座里,好歹喝上了杯酒。
  第二天,季停不死心,心想这么大个明市,还找不到一个他能进的热闹酒吧了不成!
  结果么……用不尽人意都难以形容季停心中悲凉。
  “有用的。”
  沈闻羡之前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的样子浮现到眼前,季停算是认了,结果在这儿等着他呢,当真是辛苦沈闻羡他助理了,这么点时间搞定这么多事,真是不容易。
  小白依旧没心没肺:【所以呢,亲爱的宿主LZ1611,你现在打算做什么?是换个城市接着浪,还是回南城找罪魁祸首算账玩啊?】
  季停悲愤地打开手机APP订机票:“回南城!”
  作者有话要说:  =3=
 
 
  ☆、第8章 008
 
  季停才去了四天就回来了,陆父陆母倒不怎么惊讶,在他们眼中,季停本来就是个不爱待在外面的性子。
  让曾玉把季停的行李箱拿上楼,陆母拉着季停问他这几天在明市的事,陆父就坐在一边拿着平板看新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