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1 09:48:57  作者:了酌衣去
  “那边挺好的,只是您也知道我的性子,待久了觉得没意思,就提前回来了。”季停说得面不改色。
  “那有没有遇到什么有意思的事啊?”
  季停想了想,把遇到沈闻羡的事情说了,不过跟之前和沈闻羡说过的那样,把两个人见到的地点改成了画展现场。
  陆母点了点头:“闻羡原来也去了明市啊,那还真是挺巧的。说起来,我都有好久没见到他了……”
  陆母话音刚落,楼梯口就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季停偏头一看,下来的是个穿着白衬衫和黑色西裤、脚踩着一双家居鞋的年轻男子,眼神凌厉表情冷漠,浑身都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陆母语气温柔道:“听白下来啦,再等会儿就可以吃晚饭了。”
  小白很激动:【男主角出现了!宿主加油!】
  季停忍住想扇小白的冲动,不冷不热地喊了一声:“听白哥好。”
  陆听白淡淡地看了季停一眼,嗤笑了一声算是回应。
  陆母有些不愉,但没有责怪出声,别说对季停了,就是对着她和陆父,陆听白的态度都冷淡得很,说到底还是他们做父母的有愧,她又怎么责备得出口。
  OK,你是男主角嘛,我忍。季停面色不变,甚至还对陆听白笑了下。
  果不其然,陆听白皱起了眉头。
  于是季停笑得更加真心实意了。
  陆父陆母瞧见了,不约而同的有点慨叹,心想季停这孩子脾气是真的太好了,以后受了委屈可怎么办。
  【你这样不太好,就算你没打算讨好陆听白、让他对你的印象有多好,但是也没必要让他更讨厌你啊。】小白说。
  季停回道:“你看我对他笑得多灿烂啊,他非要更讨厌我我也没办法是不是。你说这陆听白,看上去还是人模狗样的,怎么最后就成了个杀人犯呢。”
  小白:【……】
  ·
  陆家没有食不言的规矩,吃晚饭的时候,陆父开口询问陆听白接下来的安排。
  作为《金丝雀》的男主角,陆听白长相俊朗迷倒万千少女、身份高贵人人趋之若鹜、智商超群能力卓越,十八岁独立创业收获颇丰,二十一岁进入陆氏、如今二十二岁已经完全能独当一面,同时他还是最高学府南城大学金融系的学生,虽然平时经常缺课,但依旧有着同级学生难以匹敌的优异成绩,就算脾气不好,也还是老师教授们的骄傲、众人艳羡的对象。
  总结为一个字——苏。
  “你在公司做得很好。”陆父说道,“学校方面,就结果来看,你也没有耽搁。但是,听白,你上学期所有的课程里,你一共就只出勤了两次。按着出勤在课程分数中的占比,你应该明白……”
  “我不需要每一节课都坐在教室里。”陆听白毫不客气地打断道。
  陆父眉头微皱,但还是把不快压了下去:“你要知道一件事,不论如何,你有一层学生的身份在。”
  陆听白吃东西的动作不停,连速度都保持不变,他道:“这话每学期开学您都说,不嫌累么?”
  季停听着两人说话,看着陆听白被陆父说教的样子,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然而说着说着,陆父就顺口提到了季停:“阿停这学期就要去南城大学了,你好歹在学校待了这是第四年了,到时候也能带着阿停熟悉一下学校。”
  这话一出,季停就暗道糟糕。陆父本意是希望陆听白能像个平常大学生一样多融入校园环境,不要这么孤僻,但是陆听白听到这话,本来就是个容易偏执的人,这下子肯定更是直接断章取义、以为陆父是为了他才说的这些话了。
  陆母也反应了过来,连忙出口道:“吃饭的时候说这么多干什么,年纪大了吃饭还不专心容易消化不良……”
  然而陆听白已经放下了筷子,他扯了扯嘴角:“不缺胳膊不少腿的,不聋不哑也没见瞎,这么大个人了你们还操心他在学校里丢了不成。”
  季停:“……”他除了一脸无辜,还能怎么办?
  其实现在想想,陆听白会这么讨厌原主,也不是毫无缘由的。除了和原主的性格的确不合以外,还有就是因为陆父陆母对原主可以说是无微不至的关心。对比起自己小时候父母的疏忽,季停觉得,要是他是陆听白,估计也会很不爽。
  事实上,陆听白对陆父陆母的感情也很复杂,他对父母还是抱着期待的,要不然早就直接搬出陆家了,只是关系基点已经形成了,两方的性格原因,所以很难缓和。
  一顿晚餐算是不欢而散,不过这对季停的心情影响不大。
  和在原著小说里最后会弄死他的陆听白的第一次见面,季停个人感觉还算挺愉快的。
  ·
  接下来的几天,季停都没有再见到过陆听白。
  陆听白每天跟陆父一同待在陆氏,过得比陆父都还忙,回陆家的时间很晚,两个人时间错开,根本碰不上。
  季停静不住,但是也自觉应付不了陆母的关怀备至,所以就百无聊赖地窝在房间里打游戏,一边打还一边放着钢琴曲,几天下来,季停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升华了。
  “这样不行。”季停成大字摆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我现在总算明白以前为什么有人会想着要快点开学了,到时候顺理成章在学校外面买个房子,没人能管了,我一定要把本玩回来!”
  陆母现在不工作,也没有出门逛街做美容或者和富家太太喝茶聊天打麻将的习惯,几乎一整天都在家,而且陆家还有个尽心尽力的管家曾玉和好些个佣人,白天倒是随便扯个理由就能出门,晚上想出门的话麻烦得要死。
  季停快憋死了。
  房门被敲响,开了门以后,外面站着的是曾玉。
  “停少爷,刚刚保安室收到了一封给您的邀请函。”
  季停眉头一挑,邀请函?
  从曾玉手里接过来,打开一看,居然是顾家发来的,邀请他去参加顾家大小姐顾仙澜的成人礼。
  “谢谢曾姨。”
  关上房门之后,季停眯了眯眼又看了下邀请函上的名字。
  顾仙澜。
  季停想到这位做过的事和以后要做的事,恶寒地“啧”了一声。
  《金丝雀》的女主名叫顾溪,是南城顾家现任家主的私生女。
  而作为标配,一个恶毒的顾家夫人和坏事做尽的黑心白莲姐姐就是理所当然的存在了。
  顾仙澜就是这位姐姐。
  在顾溪生母去世之后,顾父就把跟着母亲颠沛流离了八年的她接回了顾家,而打小就自称为小仙女的顾仙澜很不喜欢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只比她小了不到两个月的妹妹。
  会讨厌其实是很正常的反应,但是顾仙澜不仅不喜欢顾溪,还处处刁难,仗着班上喜欢自己的人多,年仅八岁的顾仙澜就指使女生把顾溪关在厕所,然后从厕所门外往里面丢各种垃圾,还让男生故意去掀顾溪的校服裙子。
  后来顾溪会和陆听白在一起,也是顾仙澜和顾夫人想要害她、阴差阳错下的结果。
  顾仙澜的结局自然是天道好轮回,最后也被男主给弄死了。
  不过和小说中的季停不一样,作为一个脑子不怎么好使但又总想做坏事、让读者们恨得牙痒痒却怎么都死不掉的恶毒女配,顾仙澜顽强地活到了快大结局的时候,而她死的时候,读者们一片叫好。
  【其实我觉得没有去的必要,女主角现在还在国外没回来,男主角不会去参加这个成人礼,你心心念念了好些天、就等着开学以后自由了就去整天赖着的沈闻羡更不会去,跑一趟完全毫无意义。】小白说。
  季停:“……什么叫我对沈闻羡心心念念?!不会用词就别瞎说。”
  小白:【难道不是吗?】
  季停不跟它纠结这个,又看了一眼摆在手边的邀请函,季停拿定了主意:“在屋子里待着太无聊了,我要去透个气。”
  小白:【……你会被顾仙澜缠上的,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顾仙澜和原主从幼儿园到初中都是一个班的,而且顾仙澜喜欢原主——这也是后来顾仙澜对顾溪的恶意变本加厉的一个原因。
  “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祸水啊……”季停乐了,又说道,“反正以后肯定也要有不少交集,就当提前踩点咯。”
  ·
  季停打算去顾家参加顾仙澜的成人礼,陆父陆母、甚至陆听白都有点意外。
  “也好,”陆母说,“虽说顾家落没了,但多少还是有点交情在的,人家女儿成人礼我们不去也说不过去,我和你陆叔叔本来也打算去走个过场……听白呢?”
  陆听白毫无兴致:“你们去表达长辈对小辈的爱护,我去干什么,舅舅又不去。”
  沈闻羡虽然和陆父陆母是同辈的人,说起来也算和顾仙澜父母是一个辈分的,但是因为年纪上和陆听白他们这一辈的人相近,这种场合去了反倒显得小题大做、惹人遐想。
  未来的靠山目标找准了,男主角见过了,戏份最多的女配也要会面了,季停突然开始期待起顾溪回国的那一天了。
  作者有话要说:  =3=
 
 
  ☆、第9章 009
 
  三天后,季停和陆父陆母一起出门前往顾家。
  顾家虽然没落了,但已经存在了近百年的南城四大家族之一的这个名头还在,顾家人也不怎么和人结怨,对于顾仙澜的成人礼,南城现今上流社会的人家还是乐意给这个面子走一趟的。
  所以,今天的顾家很热闹。
  季停他们到的时候,距离邀请函上成人礼正式开始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包括顾家父母在内,现场不少人一见陆父陆母出现,就纷纷上前热络地打招呼,打完招呼之后没话题可说、又想继续寒暄,于是就自然而然地看向了和陆父陆母一起的季停。
  季停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干笑两声扯扯嘴角,就跟陆父陆母说自己到处走走去了。
  结果刚从人群包围中走出来没多远,就有声音叫住了季停。
  小白叫嚣着:【警报!警报!恶毒女配出现!】
  季停:“……”
  回过头一看,穿着粉红色嵌钻连衣裙的顾仙澜从几个女孩子中间向他这个方向小步跑来。
  “停哥哥,你能来参加我的成人礼,我真的好开心。”顾仙澜抬起手,顺了顺耳边的头发,笑得纯善温柔。
  对于这个称呼……季停接受无能。
  见季停不说话,只是挂着礼节性的笑,顾仙澜露出有点难过的神情来:“停哥哥,你比起以前,好像变得更安静了,连话都不跟澜儿说了吗……”
  “……”
  季停觉得,要是他现在在喝水,一定会喷出来的。
  季停干笑:“祝你生日快乐。”
  说完,季停就往室外方向走,打算去泳池边上喝着酒呼吸新鲜空气。
  顾仙澜看了一眼时间,然后连忙跟上:“谢谢停哥哥。说起来,我之前联系过停哥哥你的,想要请你和我一起跳成人礼的开场舞……可是停哥哥都没有回复澜儿……听说停哥哥你考上了南城大学,恭喜你啦。停哥哥一直以来成绩都很好,澜儿特别佩服……呀,停哥哥你什么时候学会喝酒的?”
  季停随手拿了杯酒,然后跟小白道:“你说的话难得对了一次,这顾仙澜真烦死人。”喝杯酒都喝不清静。
  现在人大多数都在室内,泳池这边人不多,季停找了张躺椅躺下,然后跟顾仙澜说:“我看你的成人礼差不多要开始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准备吧。”
  顾仙澜笑起来:“谢谢停哥哥关心,那澜儿先去准备开场舞,等会儿就来找停哥哥说话,好久没见停哥哥了,澜儿可想你了呢。”
  顾仙澜说完,又拨了一下头发,然后哎呀一声:“停哥哥,你帮澜儿看看,这项链和裙子的颜色是不是有点不搭啊?”
  说着,顾仙澜微微弯腰俯身,钻石项链的吊坠恰好搭在胸前。
  季停随意看了一眼,扯了扯嘴角:“是吗,那就换一条项链吧。”
  顾仙澜脸上的笑僵了一下,随即她又笑骂道:“停哥哥真讨厌,总开人家玩笑。”说罢,她一脸娇羞地跺了跺脚,然后走了。
  季停:“……”
  “不行了我要吐了。”
  小白也有点消化不良:【小说里没这个时间点的情节,我也接受无能……可是按道理来说不对啊,不是从原主爸妈去世之后,顾家就不让顾仙澜跟你来往了吗……这次不但给你发了邀请函,顾仙澜还有意勾|引你,就不怕她爸妈不高兴啊?还是说,难道是她爸妈授意的?】
  三年前季家父母去世,季家的企业因此动荡、乱成一团,谁都不知道最后到底会怎么样。顾仙澜和顾溪都想帮原主,顾家父母怕惹上麻烦,于是直接把“不听话”的顾溪送到了国外,而顾仙澜也被严加管束起来、不许再去见原主。
  后来在陆家的帮助下,原主身边的情况稳定了下来,但是顾家父母依旧不许顾仙澜和原主来往,原因倒是不复杂,只是因为顾家父母重面子,之前有事的时候顾仙澜没去看望过、事情平定了她又出现了,让知道的人怎么想啊,而且在当时的顾家人看来,原主也就是手里有点钱的孤儿,没什么必要花心思在他身上。
  至于现在么……季停想了想,说道:“小白,你还记得顾溪是为什么回国的吗。”
  小白:【顾溪被丢在国外三年不准回国,突然回来……是因为顾氏的资金链出了一个很大的窟窿要填,银行行长看上了顾仙澜,就跟顾父说要娶顾家的女儿,成了亲家之后他可以拿钱帮顾家。】
  “顾仙澜自然不愿意,后来顾夫人就想到了顾溪,想着也许银行行长会在看到顾溪之后改变主意,所以他们把顾溪骗了回来。”季停说,“现在应该是他们还没有完全把希望寄托在那个行长身上、也就没有想到顾溪,反倒是想起了我。”
  小白:【对吼!你现在没爹没妈但是有钱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