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2 10:43:02  作者:看淡雾晓

 =================

《救赎亦或抛弃》作者:看淡雾晓
 
文案:
     年下腹黑攻VS年上温柔医生受
 
新手不会写文案的文案:
 
艾玛*伍兹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从小无依无靠,但这并不能影响她的报复那些欺负她的人。
 
艾米丽·黛儿是一个上等人,但这并不能影响她操刀害【划掉】救人,她温柔大方,优雅精致很多年,但心里一直有一个会叫她艾米丽姐姐的人,那是她一生的痛。
 
她以为这辈子都在也不会遇见那个孩子的时候,却意外的看见了身受重伤的她,为了补偿她,艾米丽收养她,带她回家,打算养她到成年就放她离开,却不知不觉爱上了她。
 
艾玛看着躺在床上的艾米丽,笑的无良:“艾米丽姐姐,我喜欢你呢。”
 
艾米丽:.........我是不是养了一只狼???
 
第五人格园医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玛·伍兹艾米丽·黛儿 ┃ 配角:玛尔塔克利切 ┃ 其它:第五人格园医
==================
 
  ☆、梦醒时分
 
  夜已深,在一所略显破旧的孤儿院里,一位小女孩蜷着身体,眉头紧皱着,神色痛苦,嘴唇开开合合,仿佛在呼喊着什么。
  梦中,幼时的她牵着一个男人的手走在花园里,她开心的笑着,头上还带着一个漂亮的花圈,而那个男人则是温柔的看着她,耐心的聆听着她幼稚的话语,突然这副场景就像一面镜子掉落在地面一样,轰然碎裂,露出了另一个场景
  一个高大的身影背对着她向前走去,分明就是刚刚那男子的模样。突然间四周燃起烈焰,在一片火光中那个高大的身影被火焰吞噬。
  “父亲别抛下我!”她呼喊着,下一秒,她却从梦中惊醒,她看着漆黑的房间,一滴泪从眼角流下,“父亲.......”她呢喃着这两个字。
  “踏踏踏,”门外突然传出一阵脚步声,她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她双眼空洞的望着门口,默默地缩成了一团。
  “咔恰”门开了,一位高大的女护工凶神恶煞的走了进来,手里还握着一条鞭子。艾玛·伍兹看着,缩得更紧了,下一秒,那鞭子便落在了艾玛身上,女护工边打边说:“臭小鬼,大晚上的嚷什么嚷,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像你这样的丧门星,那把火怎么没烧死你。”她丑陋粗狂的脸上露出了讽刺的笑容“你父亲死了就死了还留你这个拖油瓶在这里,真是令人恶心,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护工期待她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可是她没有,艾玛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中的那份讽刺让护工心里莫名一寒又有些恼怒,下手更重几分。
  艾玛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护工感到许些无趣,又说了一些刺激性的话语,便停了手
  “臭小鬼,别再给我惹麻烦了,你已经够让人讨厌的了。”随后门便被锁了起来
  艾玛听着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后松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展开自己蜷着的身体。
  “嘶.......”一阵阵钻心的痛传来使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却没有掀开衣服去看那些伤痕,因为她知道就算看了也只能看到那些丑陋伤痕与徒增痛苦罢了。
  她躺在床上,等待这份痛感消退,眼睛眨了眨莫名一阵酸涩,她闭上双眼,自己对自己小声的说了一句。
  “晚安,艾玛”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更文,有什么不对的请多多指教!!!谢谢!!!
 
  ☆、反抗
 
  “起来!臭小鬼!”护工一把抓起艾玛的长发把她扯起来,随后又厌弃的推到一边,转身离开。艾玛脑袋撞到墙上,磕青了一片,她轻轻皱了一下眉,却没有出声,随后又面无表情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拿着自己的洗漱用品去了水池边。
  这时孤儿院里的其他人都已经去上课了,水池边没什么人,她毫不设防地低头刷着牙,突然间一盆水倒在她头上。
  水滴沿着发丝,顺着脸庞滑下,湿了衣裳,单薄衣服紧贴着她的肌肤,虽然身材平板但还是令艾玛有许些羞恼,更何况才刚入春,天气还很冷,一阵风吹来艾玛不禁打了个冷颤。
  她冷冷的看着为首的女生,妮安捂着嘴,嘻嘻的笑着,对身边的女生说:“嘿,看看她多狼狈啊,真令人恶心呢。”
  艾玛看着她,突然就笑了,嘴角勾起一个类似于讽刺的弧度。妮安看着她的笑心中莫名一阵恐惧,于是大声的嚷嚷着:“你这个扫把星,你有什么资格笑,不仅你妈和别人跑了,连你爸都像一个胆小鬼一样自杀了,你怎么还好意思活.....唔!.”她突然住了嘴,因为艾玛已经冲过来把她按在了地上。
  艾玛坐在她的身上,一只手掐着她的脸,艾玛灿烂的笑着,眼底有几分阴寒,“我在重申一遍请你记住,我父亲并没有自杀,他只是失踪了,请别乱说,谢谢。还有啊,你的嘴可真臭,需要我帮你洗洗吗?”没让她回答就从旁边抓起一把土,强行塞进她嘴里,然后紧紧捂住。
  妮安挣扎着,瞳孔透出恐惧,艾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笑容更为灿烂,“洗干净了吗?没有吗?那.....把舌头拔了吧?”
  “唔!”妮安挣扎的更加剧烈了,其他女生仿佛刚回过神一般,急忙冲上去拉扯着艾玛,想逼艾玛松开她,而艾玛只是看着妮安笑着,眼底却冷漠无比,嘻嘻哈哈的宛如一个疯子一般。
  她不是不在乎她的父母,别人辱骂她父母时她也会痛,但是她现在还很弱小,反抗不了身材高大的护工,她也不会愚蠢的报复,这些恨她会记在心里,毕竟来日方长,对吗?可是这种可以反抗的,她会毫不犹豫的出击。她不是懦弱的人,也不会成为懦弱的人
  其中一个女生害怕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块石头,直接就往艾玛头上砸,艾玛被砸的头一歪,鲜血缓缓的流下,滴在妮安的脸上,妮安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血流进眼睛里,视野里一片血色,她松开妮安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对着那几个女生,忽然歪着头咧开嘴笑了笑,笑容被染上了血,显得格外的恐怖。
  \"怪......怪物啊啊啊!“
  那几个女生被吓得转身就跑,拿着石头的那个女生跌坐在地上,拿着石头的那个手不断的颤抖着,见艾玛看过来,她慌慌张张的把染血的石头扔在一边。
  艾玛唇边带着笑,头上流着血,血滴在地上,染红了那一片土壤。艾玛向那个女生走去,却只拍了一下她的头,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呵,怪物吗.......
 
  ☆、劫
 
  
  艾玛跌跌撞撞的往后花园走去,头上的伤已经结痂了,血也已经快干了,但这却让艾玛看起来更加的可怖。
  她不能回去,事情应该已经被那几个女生传开了,那个女护工肯定已经在到处寻找她了,她绝对不能被找到,一旦被找到就是死路一条,而后花园是她的秘密基地,平时也没什么人会去,护工应该不会找过去。
  艾玛推开栏杆门,走进去反手关上,在拐角处转了个弯。然后......她便遇见了她——她一生的劫,艾米丽·黛儿。
  艾米丽拿着一个水瓢,边哼着小调子边给花儿浇水,阳光照在她身上,尘埃折射着光茫,环绕着艾米丽,看上去.......就像是艾米丽在散发着光茫一样。
  艾玛: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我愿用一生去守护你
  艾玛在远处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莫名的觉得她有许些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想到头疼干脆就不想了。她抬手摸摸自己脸,苦笑了一下,现在的自己太过恐怖,她不想吓到那个人。
  艾玛默默转身想离开,突然一阵眩晕袭来,艾玛一个不稳重重摔在了地上,顺便还碰倒了脚下的盆栽。
  艾米丽慌忙看去,看到浑身湿透而且满脸是血的人倒在地上,看上去很是狼狈。她走过去想将艾玛扶起来,艾玛一把甩开了她的手,“别碰我。”
  “你受伤了,需要治疗。”艾米丽拿出手绢按在她那又开始出血的伤口上。
  艾玛这次倒是没有拒绝,目光上下扫描了一下艾米丽,问:“你是护士?”
  ”不“,艾米丽很干脆的否定了,“我是医生,虽然我知道身上这套衣服很容易引起误会,但我的确是医生,至少从技艺上是。”
  艾玛冷笑一声,“呵,怪不得那么多管闲事。”不知道为什么艾玛进了孤儿院以后就对医生特别的抗拒,不过,艾米丽倒是一个例外,即使艾米丽去触碰她,她也没有多过激的举动,只是有点排斥。这一点,艾玛也觉得很奇怪,不过感觉到艾米丽身上的亲和力以后,倒也释怀了。
  这应该是一个温柔的人吧......
  艾米丽低头看着她,手帕轻轻的替她擦着脸上的血迹,待可以看清她的脸以后,心中猛然一惊,怎么会是她.......
  “怎么了?”艾玛察觉到了她的失态,心中一阵失落,果然还是吓到她了吧.....
  艾米丽复杂的看着她,她本来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看到她了,没想到......艾米丽隐去情绪,轻声说:“没事,不过,你伤的太重了,需要接受治疗。”
  艾玛猛的推开她,恶狠狠的盯着她,“算了,不用你假好心了,快离开这里!”既然已经吓到她了,就干脆点,让她离开吧,自己一条烂命就不用再麻烦她了。
  但是,她本来就受了重伤,刚刚那一推耗尽了她所有的气力,一口气提不上来,于是她便晕了过去。艾米丽叹了口气,将艾玛扶起来,也许是不小心碰到了她的伤口,艾玛突然抖动了一下,艾米丽愣了一会儿,又将艾玛放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掀开她的衣服。
  随后印入眼帘的便是各种各样的伤痕,淤青,鞭伤,烫伤,割伤,还有......电伤....
  艾米丽手抚上那些已经消不去了的伤痕,这是她造下的罪孽啊,当初受邀参加那个研究,即使最后她离开了,却因为愧疚没有再去看这个孩子一眼,也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会让这个孩子受了那么多苦......
  她轻轻将艾玛抱起来,却发现无从下手,她眼睛莫名酸涩。从此以后这个孩子就待在她的身边吧,她会用她的余生好好赎罪,好好的保护好她,不再让她受伤。
  可惜,她终是食言了。
  
 
  ☆、收养
 
  艾玛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孤儿院。她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想坐起来,却觉得全身好像被绑住了一样,使她动弹不得,脑袋上也好像被什么东西绑住了,这种被束缚的感觉真是令人难受极了。
  也许是因为她的动作过大,趴在床边的人被她吵醒了。艾米丽迷迷糊糊的醒来,看到艾玛努力的伸着手想把身上的绷带扯掉被吓了一跳,于是就急忙阻止。
  艾玛看着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里闪一丝寒芒,“这里是哪里,你为什么把我绑起来。”
  艾米丽哭笑不得,“这里是我的诊所,你没有被绑起来,只是你受伤太严重了,伤口因为碰到水发炎了,给你上药包扎一下而已。”
  闻言,艾玛愣了一下,虽然脸色还是不太好,但倒是停止了挣扎。她冷哼一声,“多管闲事。”
  艾米丽不在意的笑了笑,帮她把被子盖好,虽然快到春天了,但天气还是很冷,她不希望艾玛着凉了,“我是一名医生啊,救人是我的职责。”
  艾玛沉默不语,怪不得.......那也就是说就算艾米丽遇见的不是我,她也一样会那么温柔的吧?
  然后艾玛就莫名的又不爽起来了。
  艾米丽小心翼翼的看着阴晴不定的艾玛,心中暗暗道,明明以前是挺开朗可爱的女生,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了......果然还是因为那个研究吗........
  艾米丽又开始深深地自责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冷不丁的艾玛突然开口了
  艾米丽突然被叫到,还没反应过来“啊?我叫什么名字?我......我叫艾米丽,对,艾米丽,你呢。”
  “艾玛。”艾玛依然是冷冷淡淡的样子,但眼中已经柔和了不少。
  艾米丽试着和艾玛提了一下收养她的事情,艾玛脸色又开始冰冷了起来,“你这是同情吗?”
  “不是。”艾米丽很坚决的说,“我只是最近正好想收养一个孩子来陪陪我,刚好遇见了你而已,既然你都已经被带回来了,我想也不用那么麻烦去收养别人了。”
  艾玛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沉默不语的思考着:如果可以被她收养的话,她就可以离开那个地方了,还可以利用艾米丽寻找爸爸。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艾玛居然有些迟疑,但是这种百利而无一害的机会,艾玛没理由不答应,所以她只迟疑了一会就答应了。
  关于艾米丽的目的?
  奥,抱歉,艾玛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所以不存在询问,也不知道为什么艾玛对艾米丽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感,嘛~凡事都是有原因的嘛,后面会慢慢知道的。
  艾米丽见艾玛答应的那么快,有些惊讶,但艾玛终究是答应了,所以她也没说些什么,只是温柔的笑着,说:“今后请多指教了。”
  艾玛轻轻点头,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如同以前一样。艾米丽有些失了神。
  “请多指教,艾米丽。”
  
 
  ☆、诗
 
  艾玛现在十分不高兴,艾米丽在和她说完话以后就来了一个孕妇,说是要看病,一看就看了一下午,她躺在床上不能动,什么事也做不了,只能静静看着天花板发呆,感觉就像一个废物一样。
  这种无能无力的感觉真让人心烦,所以艾玛得出了一个结论——诊所不是一个好地方。
  艾米丽为那个女性做完“特殊服务”后,洗了个澡才去看艾玛,她不想让艾玛闻到血腥味,毕竟在艾米丽心中,她仍是那个会用灿烂的笑容叫自己“艾米丽姐姐”的孩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