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2 10:44:36  作者:荒川黛

 

 
 
《不及你甜》作者:荒川黛
 
文案
CP:flag狂魔攻X害羞软萌受
/双向暗恋/甜文/真的/
洛行暗恋霍行舟十年,为了接近他,不顾一切成为了他的同学。
每次见面,却只能骄傲的藏住自己的小心思。
后来,霍行舟在楼梯口拦住他,不由分说吻了上来,压着火气问他:“有意思吗!非得我把命给你才能让你那张嘴诚实?”
洛行愣愣的看着他。
霍行舟缓了口气,轻舔了下他的嘴角:“还是……亲一下你就乖了?”
#全世界都在替我说爱你,我却只能在你面前假装不在意#
 
欢迎来荒川幼儿园找我玩呀~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行舟,洛行 ┃ 配角:啾咪 
 
作品简评
洛行因为年少时的一颗糖,记了霍行舟十年,后来借着扶植计划转学到了二中,成为他的同学。因为几近失聪,霍行舟误以为他是故意无视自己,千方百计的让他注意自己,结果却发现了他身上不为人知的过去和失聪的事实,心疼之余也开始明里暗里照顾他,竭尽所能的将他小时候没有尝到过的快乐全部弥补回来。本文笔触细腻,讲述了一段美好的由校园开始的青春恋曲,一场由暗恋开始的爱情,除去最初受内心不敢表明时的酸涩,只留下了满满的甜宠。受虽然有些不幸的童年,却拥有一颗柔软又坚强的内心。攻看似高冷喜欢嘲讽,却将所有的温柔都捧到了挚爱之人的面前。作者用细腻的笔触立体刻画了两个有青涩到成熟的形象!
 
 
 
 
第1章 逆水行舟
  “啪!”
  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年逾五十的男老师脸色铁青的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杯盖哆嗦了一下,又当啷一声盖回去。
  “篮板上放点菜叶,猪打的都比你强,这话是你说的吧。”
  “是。”
  答话的男生身上穿着校服,大概是因为刚打了一场篮球,流了些汗,衣服有些潮的贴在身上。
  校服衬衫的领口解开了几颗扣子,隐约露出一小截锁骨和隐隐约约的肌肉,浑身上下都是一股青春期特有的、张扬的荷尔蒙气息。
  “霍行舟,你不嘲讽别人会死吗?”程利民又是一拍桌子,收手的时候差点带掉杯子,溜边滑茬的悬在桌角。
  “事实也叫嘲讽,重点班的同学心理承受能力就这么点儿水平?”霍行舟想了想,委婉的说:“这样还敢找我打球?欠教育。”
  程利民的倒三角眼一睁,恨不得射出两把大刀把霍行舟切了:“你再浪一个我看看!”
  “……”
  “你给我滚!”程利民一指办公室们,破锣似的嗓子再也忍不住的吼了出来,刮的人耳膜疼。
  霍行舟一听,立刻收拾了心情准备滚了。
  他弯腰捡起篮球,恭敬的朝程利民略微弯腰,一抬头就看见程利民铁青的脸活演公夜叉:“我让你走你就走,我让你学习你怎么不听我的?现在倒是听话了,你给我站着!”
  霍行舟右手臂夹着篮球,斜着身子回了头。
  程利民抬头看了眼时间,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可现在他差不多要去交报告了,没法儿过去,“我现在走不开,你去楼下帮我接个人,他应该马上就到了。”
  “谁啊?”
  “转学到我们班的新同学,叫洛行的。”
  ——
  霍行舟一从办公楼出来,冯佳便迎了上来,接过他手里的篮球拍了几下,砸在地上震的山响,程利民探出脑袋,“冯佳!”
  冯佳立刻收了球,装作没听见,走远了才问霍行舟:“哎老程喊你进去干嘛啊?”
  霍行舟:“没怎么,就问了下我跟八班他们的冲突怎么回事儿。”
  八班跟九班一向不和,冷嘲热讽是常有的事,只是这次嘲讽的有些过火了,传到了霍行舟的耳朵里,就触礁沉船了。
  冯佳想到这个就来气,连呸了好几声:“操,当时话可不是这么说的,现在输了球被打脸了反手跟老师告状?这事儿做的不厚道吧。”
  霍行舟没说话。
  冯佳又问:“老程让你保证什么没。”
  霍行舟点头。
  冯佳神经兮兮的凑过来:“你怎么说的?”
  “保证见他一次揍一次。”
  “……牛逼。”
  教师办公楼的南侧是操场,胶跑道内圈铺了层草坪,不少女生凑在一块看男生打球。
  霍行舟原本在学校里知名度就高,走哪儿都一串儿视线跟前跟后,今天这一打不仅没让他形象大跌,反倒是又拔高一截。
  他穿过操场往校门口去,吸引了不少女同学的目光,有的胆子大的就盯着他看,脸皮薄的则红着脸不敢看他,垂着头和同学往后避了避,时不时抬眼瞄一下。
  冯佳艳羡不已:“我要是也有这么多女生喜欢,我愿意戒一个月,不,一年的烤腰子。”
  霍行舟啧了声:“出息。”
  冯佳眼神嘿嘿一笑,视线一转看到一个纤细高挑的身影,那学妹估计也是看见霍行舟了,站在走廊柱子旁边远远看了过来。
  冯佳哎了一声:“哎最近追你的学妹现在还给你写情书不,好像很久没吃到她送的巧克力了。”
  霍行舟:“哪个?”
  冯佳哭笑不得,敢情他根本没往心里去。
  “就那个,叫叶什么的,她名字那字儿我不认得,连续给你送了好几个月巧克力,你不吃甜的全扔给我了的。”
  霍行舟大概有点印象,哦了一声,又说:“我不是跟她说了么,高三毕业之前我要是谈恋爱,我就在旗杆底下唱征服。”
  冯佳茫然的啊了一声:“我以为那是你拒绝她的借口,你还来真的啊?”
  霍行舟瞥了他一眼:“不然呢。”
  冯佳一想也是,对霍行舟来说,谈恋爱不如打篮球,再不济也不如打游戏。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谈恋爱影响我开枪的速度。
  “哎教室在这边,你去哪儿啊?”冯佳脚步一顿,往回指了指,这是出校门的方向吧,压低声音说:“你刚从办公室出来,就想逃课啊?”
  “滚你的。”霍行舟说:“程老师让我接个人,说是新转来的学生。”
  冯佳拍了下篮球,好奇的往校门口看:“这半晌不夜的,转什么学啊,该不会是被开除了,塞我们班来的吧。”
  霍行舟哦了一声,也没多往心里去的复述了一遍程利民的话:“说是省里扶植计划选上来的学生,校长亲自安排的。”
  “屁,省里扶植计划选上来的学生塞我们班?我们班什么水平校长不知道?他是教书育人还是误人子弟呢。”
  不同于高三其他的重点班、火箭班和普通班。
  --九班是个奇葩班。
  从年级组第一的叶俏俏到冯佳这种年级组车尾气,以及程利民口中的上课调皮下课捣蛋,平时除了学习什么都干的之外,一只手掰下来,多半个都是问题学生。
  校长亲自安排进奇葩班的,这还是头一回听说。
  冯佳忍不住又往校门口看了一眼,有点担忧:"你说会不会是什么打架斗殴被学校开除了的吧,那真要是个硬茬儿,你这地位是不是岌岌可危了。"
  霍行舟嘴角一勾:"他还敢爬我头顶站着?"
  冯佳说:"flag别立那么早,万一以后真香呢。"
  “真什么香,你去问问八班那班长现在香不香。”霍行舟啧了声:“一个破转学生,还往我头上爬,闹呢。”
  冯佳看着他一脸嘲讽的表情,突然有点理解八班班长为什么对他恨得牙根儿痒痒了。
  不过他恨也没用,让霍行舟给打脸了。
  冯佳福至心灵,打算利用新同学做个无本儿买卖,立刻说:“你还别说,万一他哪天真要爬你头上蹲着,你请我撸一个月串儿。”
  “你也就那么点出息。”霍行舟嗤笑了声:“得了,哥再给你追加一条,他真要能爬我头顶兴风作浪,我就……”
  顿了顿,他环视了下校园,找到了个挺不错的建筑,抬手指了下那座数十米高的钟楼:“我就从那儿,跳下去。”
 
 
第2章 逆水行舟
  二中门口有个公交站台,锈迹斑斑的把二中两个字都锈掉了一块漆,平白拔了一截,碰瓷当上了一中。
  霍行舟看着摇摇欲坠的站牌,往阴影里头站了站,正担忧着倒霉玩意要是被风刮到了会不会就这么折了。
  他这要被砸了,得请几天假?
  伤筋动骨一百天,少说得请两个月。
  还没盘算完,一辆公交车就直接嘎吱在面前停了。
  从里头,“掉”出来一个人。
  这人身上背着一个不太大的书包,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了多少东西,两只手各拎了一个袋子。
  不知道是不是被人踹了一脚,这小孩儿像是个皮球,从里头滚出来的,挺滑稽的差点栽了个跟头。
  “我滴乖乖。”
  憋了一下午闷气的霍行舟,立即被逗乐了。
  -
  车上的空调坏了,这趟又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洛行上车到下车,全程都挤满了人。
  他站了十几站,被挤得一身汗,一下车就重重的吐了口肺里积压的汗馊味空气。
  因为人多又不敢站的太往里,怕自己听不见公交报站的声音,所以一直站在后门,但被挤着又没法儿去捞拉环,僵着身子站了一路腿都快断了。
  车一到站,他忙不迭的下车,结果腿有点麻,差点一头栽倒。
  洛行抬起头,轻轻的眯了眯眼看着眼前颇旧的教学楼,迎着光被刺的眨了眨眼睛,嘴角浮现一个很压抑的笑意。
  二中,他终于,转来了。
  “洛行?”
  洛行心猛然颤了下,这个声音!
  他慢吞吞的抬起头,手里的袋子差点没拿稳,下意识立刻攥紧了,感觉胸腔都随着这个声音鼓胀起来了。
  来接自己的人竟然是他!
  原本以为自己只是跟他一个学校,偶尔做早操或者活动的时候能看见他就知足了,没想到竟然和他一个班!
  霍行舟。
  他知道他的名字,也记得他的样子,从十年前到十年后,每一年的变化他都了如指掌。
  霍行舟见他呆呆的站在原地,脚底生了根似的不说话也不动,便抬脚朝他走了过去。
  现在是傍晚,公交车来的方向逆光,带着灿烂的晚霞给他镀上了一层柔软的金身,视线在空中一撞,他似乎躲闪了下,低下了头。
  霍行舟站到他面前的时候,眼皮上下掀了掀,粗略低下头打量了一下,这人看上去年纪很小。
  一张脸小的惊人,浅浅的发色衬着一双几乎同色的眼珠,微微抬起头的时候,露出一个尖削的下巴。
  简单的白衬衫领口规规矩矩的系好,一颗也没落下,半点想入非非的余地都没留。
  就是,脸红的有点过分,真有这么热?
  “你是洛行吗?”霍行舟又问。
  他已经过了变声期,沉淀下来的声线有些沉,可说话时却偏又带着点漫不经心,像是轻轻的在心脏上掐了一把,不轻不重的还没等人仔细体会就又松开了。
  洛行把内心的悸动和笑意小心的藏了起来:“我是、是,请问你是……”
  “霍行舟,程老师有点事,让我过来接你。”霍行舟往他身后看了看:“就你一个人过来?”
  洛行的呼吸没来由哽了下,却没有从他脸上移开眼神,只是轻轻地嗯了声:“我妈妈很忙。”
  霍行舟哦了一声,本来就是随口一问,也没放在心上,垂眼看了下他,柔柔软软的,一看就是学傻了的乖学生。
  “走吧。”霍行舟率先转过身,走在前头随口问了声:“哎小孩儿,你转二中来干什么。”
  洛行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下紊乱的呼吸和因为他狂跳的心脏,尽力平静的说:“省里的扶植计划,我被选中来二中做交换。”
  ——
  二中是个老校,历经几十年风雨,新新旧旧的楼像个脱了妆的美人,衬着百余年的老广玉兰树和飘着鲜红的旗杆,花花绿绿的。
  两人穿过两座楼,才到达最后面的高三教学楼。
  这节自习课结束就吃晚饭了,程利民也没说要把新同学带哪儿去,霍行舟索性就带着他直接去教室了,结果在拐角遇见了程利民。
  “你是洛行吧。”程利民一脸和善的笑着迎上来。
  洛行点头,乖乖巧巧的喊了声程老师,和旁边那个站没站相的霍行舟形成强烈对比。
  “你的的生活用品都带过来没有?”程利民低头看着他拎着的几样东西,也不像能装生活用品的样子。
  “这样吧,我给你批一张生活用品申请表,你直接去生活老师那儿领,今年新生的应该还有剩余。”
  “谢谢老师。”洛行轻轻的动了动被勒的充血的手指,血液不大流通,时间长了有点失去知觉了。
  霍行舟正巧看见,大发慈悲的伸手接了过来,结果一个趔趄,脱口而出:“这么沉,你在里头装尸体了吧。”
  “是、是书。”洛行动了动手指,血液乍一流通,手指就开始发热发麻,忍不住攥了两下,有点发颤。
  程利民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是你?开门去。”
  霍行舟转过身,由于两只手都拎着东西,就当着程利民的面儿,抬脚,一踹。
  “……”程利民深吸了口气,忍了。
  这一下踹门,把原本睡觉的、玩手机的,安静写卷子的同学都瞬间拎了起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