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2 10:45:51  作者:何落眠

 =================

《最后和情敌恋爱了》作者:何落眠
 
文案:
     我,季洛书!今天就是从这里跳下去,也绝不会稀罕你!
 
后来——
 
天呐!宝宝你被谁掰弯了?
 
季洛书:……
 
社会你季哥,人怂话还多,我寄几掰弯我寄几!
 
行叭!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第一个故事
 
  “喂,老公,事情搞定了,明天带我去游乐园玩儿,不许迟到!”
  叶城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娇俏女声,一脸寒霜,说出的话却是比水还温柔,“好,萌萌要早点睡觉,有黑眼圈可就不漂亮了。”
  “打你,人家会早点儿睡觉的,老公晚安。”
  “晚安。”
  他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回衣兜。
  叶城此人,是燕京大学的大四学长,同时又是第一校草,长相极其俊美,另外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小白脸。通俗的说,就是专门靠富家千金女朋友的包养生活。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穷。
  他是孤儿,一直到十八岁成年,孤儿院将他赶出来,可一个穷学生能做什么呢?当时又有一大笔学费要交,他送过外卖刷过碗,可这点钱又能够什么用呢?他曾经三天不吃饭,最后饿的两眼发昏,看见垃圾桶里的剩菜剩饭都想吃,他实在太饿了,捂着肚子,感觉到胃都要缩溶成一团了。最终他还是没吃,因为晚了一步,一条流浪狗突然窜出来,把剩菜剩饭都吃完了。
  他走投无路,像个流浪者一样缩在路边。
  然后,他碰见了他的第一任女朋友。
  那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她第一次看见她时竟兴奋得晕倒了,他被她接回家,他们成了男女朋友,可是他们最终还是分手了。
  她确实很可爱,可是她没钱,她没有钱,可爱能当饭吃吗?他只能和她分手。
  他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这样他才会有安全感,他知道自己这是病态的,但他改不了了,终其一生。
  终于,他成为了有钱人,也成了感情骗子,专骗那些懵懂无知的千金大小姐,因为他只需要有一副好皮相,做事讨得她们欢心,就会有大把大把的钱转到他的账户上。
  现在,他决定收手。
  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原始资本,足以让他放手大干一场,他毕竟是男人,那些从女人手里夺来的钱他并不喜欢。
  他是喜欢钱,可是君子爱财,也要取之有道呐。
  他早已计划好,明天就分手。只是现在这个女朋友,她貌似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人呢,她那般精湛的演技在他眼里好似小孩子拙劣的表演,他一眼就看穿了她。
  手伸进衣兜里摸索,他摸了摸温热的U盘,这是他的筹码。
  他此时心情很好,竟有了在街头漫步的兴致。
  于是,整条小街的人都能看见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在街上散步,孤身一人,容貌俊美,比电视上的明星还要俊美万分,优雅万分,耀眼得宛如日月星辰。
  与此同时,在小街的另一端,一场虐打正在进行。
  这里几乎荒无人烟,周围尽是残垣废墟。
  “给我打!给我狠狠地打!大小姐说了,谁打断这小子一个肋骨,奖励一千块!”领头的男人话音刚落,小弟们都兴奋起来了,奈何没拿家伙,只能拿拳脚用力地打。
  莫沉柯已经没有力量反抗了,那些人重重的拳脚加诸在他身上,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他头脑昏昏沉沉的,痛苦在体内蔓延,积淀,没有人看见,他蜷缩的身子下藏了一把军刺,是那种刺伤人连血都止不住的军刺,有着锋利的刃口。他多想杀了这群杂碎。可是,他不能!他只能紧握着手里的军刺,忍到口腔里都泛起腥味。
  他被打到吐出血来。沉重的好似灌了铅的眼皮一阵冰凉,水珠挂在上面,他勉力睁开眼,竟然是下雪了。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初雪,于他来说却是最为沉重的灾难,雪上加霜,莫过如是。
  模糊的视野里闪出一个黑色身影,身上的殴打好像也停了,他在想,这个人是谁?
  然后,一大片粉色纸片和着风雪,漫天飞舞。
  他听见那些人在尖叫,在哄抢,他自己周围的人也瞬间轰的一下散开了,冰冷的空气一拥而上,他下意识的努力蜷缩起身体,好冷……
  “你是……莫沉柯。呵,还真是呢,算了,就当做件好事吧……”模糊间听见那人的声音,寒凉如雪。
  他听着,却心神一松,莫名的放下心,昏了过去。
  留下叶城扶着人苦笑连连,他还真是会给自己找麻烦,不过也就这样了,反正……
  他无奈地背起他,站起身来。才发现,他好轻,而且,他有武器,还是军刺呢。他把军刺从他手里抠出来,费了好大的力气。看着他紧锁的眉头,心念一动,连梦里也没有安全感吗?
  风雪中,他背着青年稳步离开,那情景好似一幅绝世画卷,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便已叫人错不开眼。
  只可惜无人欣赏,所有人都在雪地里哄抢,毕竟,叶城当时可是撒了好大一把钱呢。
  十天后,燕京最大的财阀莫氏彻底易主,令人吃惊的是,现任掌权人既不是最有继承权的大小姐莫羽,也不是前段时间最受追捧的莫氏二小姐莫萌,而是一个名叫莫沉柯的男人,他手中占有莫氏50%的股份,竟然得到了放权许久的莫家老爷子的亲口承认,稳稳掌控莫氏财阀。
  一时间,燕京上流社会局势大变。
  寸土寸金的燕京中心有一栋独属于莫氏的最高的百层大厦,价值近百亿。莫沉柯的办公室位于顶层,独占一整个楼层。
  此刻,他正站在落地式玻璃窗前,这里视野开阔,足以俯瞰整整个燕京,将一切众生百态尽收眼底。
  他英武的面貌隽刻着入骨的凌厉的杀伐,似是英明的君主俯瞰着自己的疆土,他的眼神明明白白昭示着他的野心,赤-裸又强势,不可违抗。
  “笃笃——”助理推门而入,近乎颤栗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即使他才二十岁,可他深信,这个男人最强大的。他若生在盛世,必为圣主,他若生逢乱世,必为枭雄!
  “什么事?”
  “总裁,有叶先生的消息了。”
  莫沉柯霍然转身,再也维持不住表面上的平静,双眼凌厉如刀。
  助理敬畏的低下头,他道:“叶先生前些天提早毕业,领完毕业证以后就坐上了昨天下午的航班,目的地是苏城。现在应该已经到了。”
  回应他的是长久的缄默,助理险些以为自己是站在一座巨大的棺椁里,而不是公司。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他才道:总裁,需不需要我们继续跟踪?”
  “不要了,你先下去吧。”
  一句话令他如蒙大赦,以最快的速度转身离开办公室。
  助理离开后,整个办公室像是按上了静音键。莫沉柯也不知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失落?愤怒?或者兼而有之。
  那日他在酒店里醒来,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重重的失落感让他没了力气。
  他不甘的想,为什么又离开了呢,救了他不应该留下来吗?可随即又开始嘲笑起自己的异想天开,那人也不过是好心帮助,自己又是他的谁,人家凭什么留下来?
  他心烦意乱,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身体咯到一个硬硬的金属物体,拿起一看,竟然是一个U盘,再普通不过的。还带着浅浅的余温,自己的,还有他的体温。
  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打开U盘,他没想到上面竟刻录着一份天大的惊喜,它成就了他,亦是他成就了他。
  只是,他既已已离开,想必在他眼里,他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过客,他在心中默念着,抬头仰视蓝天。
  一万两千英尺的高空之上,云层漫布,朵朵白云如梦似幻。
  叶城坐的是头等舱,百无聊赖的看向窗外,白色的云层绵延了不知多长,似雪般洁白无瑕。
  这次莫沉柯可猜错了,他在叶城眼里可不仅仅是过客,而是一个心狠的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他欣赏他,却也仅此而已。至于那个U盘,不过是一时兴起,他没想到竟会成为莫沉柯制胜的关键,不过就算他知道,也都会夸赞一句好聪明的人。它在他手里,也只会是暴殄天物。
  他终是和莫萌分手。
  想到撕破脸后,莫萌莫大小姐鄙夷的话,“你不过是仗着一张脸而已,小白脸!吃我的喝我的,现在还敢分手,你最好一辈子别出现在我眼前,否则本小姐打断你的狗腿!”
  对此他很是无所谓的一笑。类似的话他听得多了去了,比之更狠的也不少,更何况,他可不只有一张逆天的脸,更有超高的智商。故此,他早就订好了一张机票,世界这么大,哪里不能去。
  临睡前又仔细想了一遍计划,他不想再躲了。燕京,他是一定会回来的。
  他这才安心睡去。
  四年后,燕京国际机场。
  因为今天有位近来大红大紫的歌星要在此下飞机,所以机场大厅里是到处是接机的粉丝,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飞机已降临机场,不过十几分钟,乘客一个个走出来,数万名粉丝在机场大厅翘首以待。
  蓦地,人群里传来惊喜的尖叫,“他来了!”
  粉丝们乌泱泱的一大片围住了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群情激动。
  突然男人摘下了墨镜,一片静寂。他们突如其来的沉默让一旁同样来接机的记者们不禁也心生好奇,扭头一看,这不是叶总吗?他们今天的采访对象。于是呼啦啦地加入人潮大军。
  “叶总——”一旁的秘书小姐实在没有办法,谁能想到下飞机会遭遇这种突发状况,如此阵仗中,纵使她他心急如焚,可就是想不出办法。
  叶城却是不急,不愧是商界新贵,临危不乱。他心念瞬转间自然想到了事情的缘由,不急不缓的对着人群说:“我不是明星,你们找错人了,你们要接的明星应该在那里呢。”
  他说着,伸出手指向东北角,粉丝们不由自主地顺着他的指示扭头。果真看见了那个明星,身边一大堆助理,却没见几个粉丝,真是风吹树叶黄,惨淡到了极点。
  可素,我们已经移情别恋了肿么办?
  这时终于有一名记者挤到前排,拿着话筒对准了叶城,“请问叶总,您此次前来是不是要与莫氏合作?传闻您曾经和莫氏二小姐交往的事,是不是真的?”
  叶城闻言微微勾唇,他平素不爱笑,此次竟破天荒的露出一个笑脸,顿时惊艳四方,连镜头也是一晃,幸好很快就稳住了。
  他解释道:“我这次前来确实是要和莫氏洽谈一些合作事议,至于莫小姐的事,当时年少,已经过去了,我现在还是单身,可能缘分还没到吧。”
  他双手一摊,故作无奈状,偏生他容貌俊秀,身材修长,做起来潇洒的不得了。
  周围的粉丝已经彻底被迷住了。经此一役,她们彻底被这只钻石总裁圈粉,现在想爬出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而此时,被大街小巷津津乐道的钻石总裁正被人缠得不得了,这人才智之高,他平生仅见,可他没想到这人的缠功也是天下一绝。
  走进卫生间,那人也紧跟着进来,“叶总,好久不见。”
  叶城瞪他一眼,“我们昨天才见过,看来莫总的记性不太好,药不能停。”
  “哪里,这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我们已经隔了好几个秋了。”
  叶城:“……”
  出了卫生间,叶城快步走进电梯,身后终于没有传来男人的脚步声,他竟然有点儿……不适应?
  一定是错觉!
  电梯门关上的瞬间,一只脚突兀的横-插-进来,电梯门不得不再次开启,莫沉柯嬉皮笑脸的说着:“不好意思。”整个身子却都挤进来了。
  电梯门终于关上,这回再没有一个人横-插一杠子。可是,足以容载十几人的电梯竟让他觉得有点儿狭窄,“你离我那么近干什么?”
  “有点儿晕。”莫沉珂如是说着,还作势干呕几声。他那么拙劣的演技叶城一眼便看穿了,“离我远点儿,要吐忍——”他说得不容拒绝,只是最后一个字却在嘴里含了半天还是没说出来。
  因为——“流氓!”
  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比遇见女生来大姨妈染红了裤子还要尴尬,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他默默瞥了他下身一眼,耳尖泛红。第一反应是——好大!比他的大多了,又粗又长。
  啊!他在想什么鬼东西啊!
  叶城虽谈过多段恋爱,可亲密动作却仅限于牵手、拥抱和吻脸,他实际上可是连初吻都没送出去的纯情处男一枚,最终还是默默站在莫沉柯面前,以血肉之躯挡住了监控摄像头。
  “莫沉柯。”他别过脸,脸上一阵一阵发烫。
  “怎么了?”一无所知的莫总裁很是不解,“你裤子……拉链——”轰的一下,这回脸是彻底红了。
  莫沉柯闻言低头一看,也是默默无语了。这……他伸手摆弄几次,终于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坏了。”
  “什么坏了?”叶城下意识问他。
  “拉链。”
  叶城无话可说。
  最终两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走出电梯。
  确切的描述是,莫沉柯搂着叶城的腰,叶城依偎在他怀里,关键是两人下身紧紧贴合,争取不让那地方显露一丝一毫,两个人几乎是一步三挪。可同样的问题来了,随着紧密的摩擦,莫沉柯那儿,站起来了……又长又硬的东西戳着他的腰,这该死的身高差!
  叶城咬牙切齿,不老实的色狼!
  第一次发现,叶城惊的几乎要叫出来,可他还是忍住了。后来在他的一次次忍让中,他的腰被戳了不下上百次,这个故事生动形象地告诉了我们,什么是得寸进尺?诺,就莫沉柯这样的,不要脸,流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