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2 10:50:45  作者:二七

   《借宿的A先生》作者:二七

  简介
  【双A】
  隔壁的双O在力求改变世界,
  这边的双A却只想安稳谈个恋爱。
  主Cp
  pie照跑焦—内蒙放羊—稳住别慌,荒诞剧情不过常规操作—论黑洞脑坑与行动力的并存性研究—蜜糖罐子泡大—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想干嘛的A1先生【车尧】
  x
  美食届多啦A梦—皮这一二三四五六N下心头不光不痛还美滋滋—我弟身在文科心向理,我身在理科只爱文,这怕是家族诅咒(不)—cpa苦海中沉浮的审计狗A2先生【连白术】
  副Cp
  手头两套表情包,一套是鸣叔叔喜欢得常用的,一套是没给鸣叔叔发过留作备用的——阳阳只有鸣叔叔能叫——看4D就得吃爆米花——热衷搞事的研一成精奶狗小O先生【吴悠阳】
  x
  【—VOICE—】亲爸爸——对阳阳小盆友毫无招架力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只有哄着——选个袖扣都是爱你的形状大O先生【戚鸣】
 
 
第1章 .番茄排骨汤
  难得的周六,足够空闲。
  连白术起了个大早,拎着两大口袋战利品,他奋力从人潮涌动的菜市场钻出来,长吁一口气。
  日头过了,朝阳高挂,气温陡升。花鲢甩尾,腮帮翕动,水花泼洒,溅出亮红塑料盆。鱼腥,泥浊,肉膻,人气奔涌混杂。
  他赶在窒息前夕钻出了菜场,长吁一口气。
  打开喜马拉雅,连白术给自己塞上了耳机,随手点开了叶青老师的税法,他半神游半赶路。耳机是前不久双十一下单抢的,铁三角,耳挂式的一款。说来,他对耳机要求并不算太高,之前那款手机自带的,倒也能用,只是款式是入耳的,戴久了,统归是难受的。
  他还得同它作伴,良久。cpa6单+1综,迄今为止,他统共考了两年,第一年报了两科,一会计,一战略,新调工作,复习也是兵荒马乱,属他气运不赖,低空飞过;今年,他又报了两科,一审计,一财务……快十二月了啊,连白术恍了下神,临着又该出成绩了。无论结果怎样,横竖还得再拼个一年,趁着双十一网店有折扣,他顺手加进了购物车,算是给自己的一项小小嘉奖。
  昨天下午收到的快递短信,因着加班太晚忘了取,等会儿回了楼下,得拐了弯去后门菜鸟驿站拿,可不能再忘了。双十一结束,快递流高峰,密码储物柜紧俏,无端空占,统归是不好的。是前两天抢的霸王,想想三秒没的淘宝购买页面,连白术脑海里蹦出了最近在微博刷到的表情包,‘秋裤越穿越厚,头顶越来越薄’,这个凉薄的世界喏,莫得钱,也莫得感情。
  连白术心里苦。
  他在一家审计事务所做审计,工作三年了。遥记当年大学上课的时候,老师说过,6月到11月是淡季。连白术抬眼望了下天,假的,假的,全都是套路。
  日日加班十点过,难得得以一周末。
  哎,周末,难得的周末,连白术低头望了眼手里拎着的两只大口袋,没忍住,又叹了口气。他邀了小表弟吴悠阳今个同他对象一起来家里吃顿饭。哎,连白术今个这气是叹不尽了。
  哦,请千万别误会。连白术同他小表弟,关系挺不赖的。至于同戚鸣戚先生,哦,也就是他小表弟对象,印象也是非常好的。所以说,连白术同志这叹不完的气来源于何呢?说到这,我们就不得不提起连白术的老妈,也就是吴悠阳的姨妈了。
  如果是从隔壁双O片场过来的朋友们应该会清楚,吴悠阳的姨妈,也就是连白术的老妈,是位活跃于C市AO相亲角的老太太。连白术这日渐稀薄,需要霸王拯救的发际线,我们不能确切地将其“催婚”作为无关理由予以排除。而在不久之前,名为家庭聚餐,实则是大四刚毕业的吴悠阳领着自家已经改口叫了爸妈的戚鸣,来给一众亲戚露露脸的时候,他家老妈又惹事儿了。她非得拽着戚鸣,把他往连白术身边凑。
  场面极其不可控,吴悠阳一家子险些当场甩脸子走人。
  “相亲相爱一家人”的家属群估摸着是得解散了。
  回忆到这,强行中止,连白术突然立住了,他把手里那两只大口袋放到了地上,捂着脸蹲下了,他大力搓了搓,说真的,这玩意儿,太尴尬了,他接受不了,真的,光想想就后脊梁骨直戳到脑袋顶的发麻。
  他没法儿和他家那古董老太太把这事儿给说通,老太太一门心思歪理邪说。吴悠阳同戚鸣都是O,证也领不着,家也成不了,顶破了天也就是年少轻狂不懂事,瞎玩玩,成不了气候。
  她可没做错甚么。老太太理直气壮。
  一顿饭,不欢而散。
  他妈不在乎,他不成,连白术回了家,连番的日思夜想,也没能过得了心头的那道坎。犹豫多日,统归是厚起了脸皮,敲开了他小表弟的私聊对话框,给戚鸣赔罪。这,才有了今个的这顿饭约。
  连白术叹了口气,自高二那年分化为A,至今九年,他着实并未能多直观地感受到,这项分化,对他的生活所带来的改变。
  无论是褒奖,抑或质疑。
  被疯传成神话的A属精英理论,只要是A,无论在任何领域,都能更为轻而易举地站到顶端阶层,获得更高成就——连白术头疼地想想自个儿考了两年还差两单+一综的cpa,一年两科,第二年成绩还未出,不说龟速,但也就算是平稳发挥吧,决不能算是多耀眼夺目的成绩。连白术回忆了下自个儿高二分化之前的成绩,下了个妥帖评价,同A属加成似乎并不能挨上多大联系。
  至于质疑声……连白术是真的不大乐意再直面年夜饭上亲戚的,日常聚会里朋友的,或明示或暗隐的问话了。“惊——传说中的AO人群,私下生活竟然是这样!”——科普一条冷知识,A属人群,若缺少O属信息素的影响,其实是鲜小几率出现易感期的。这个科普帖,连白术以前还会特意收藏在微信里,被问了就甩出来费心思同人讲理。后来他不了,他明白了,他清楚了,这群人就是热衷于别人这类私密话题。
  是,对,您猜的都是真的,连白术面上笑眯眯,心中猫猫屁。他X欲正常,有晨X,您有的他都有,您没的他也没啥,就是万一哪怕可能真的有了。
  现在也有药了!
  现在也有药了!!
  现在也有药了!!!
  暂无对象,也无P友,生活真是太无趣了,让您失望了。连白术维持良久的完美面具终还是龟裂了,望着对方忽变隐晦而爱怜的目光,‘其实这是可以治的,别讳病忌医’,连白术在心中疯狂尔康手,不,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他真的没有那方面的病理问题!
  还是有影响的……连白术脱力,他的婚姻大事,始终是一众亲戚口中经久不衰的热门话题。要不,他家老太太也不能日常于C市相亲角里活跃,要不……也搞不出家庭聚餐上的那出闹剧。
  连白术心里苦。
  回了小区,连白术拐了个弯去后门排队取快递。小区不算新了,是他家以前空置的一套老房子,大学刚毕业,他寻了附近的工作,便借以方便为由搬了出来,一个人住。这一转眼,也有三年了。
  房区不新,但胜在撞上了城区规划改造,地段陡然提了档,房价直飙了三倍有余,附近新开了商圈,轻轨也通到了楼下,倒是便利。方才取的快递,原地拆了包装,拿钥匙划掉电话姓名,囫囵塞进了其中一个,东西较少些的口袋里,他提着两只口袋,乘着电梯回到了家里,钥匙打开门锁,取下耳机,连白术一个葛优瘫,倒回在了沙发上,他真真正正舒了口气。
  在沙发上滚了两圈,连白术把仅有的两个靠垫抓了个过来,狠狠捏了两把,手感算不得好,他皱了皱眉,靠垫上,被新罩上了花边垫套,他无奈摇了摇头。不甘地扒拉了下那花边,针脚密密匝匝,看取下无望,连白术这才晃晃悠悠爬起了身,换了身居家服,套上了围裙。
  阳台上的小野花,孤零零一小盆,兀自开得很繁茂。没品种,命贱,好养活,连白术伸出指尖小心地戳了戳装花苗的一次性纸质小杯子,心情upupup。这是前些天,小区物业花坛除杂草,拔掉的小野花,他路过,觉着可惜,便顺手拾了些回来,之前拿着塑料小瓶在客厅卧室各摆了些,现下,就只剩了阳台这一小盆了。
  连白术细细浇了水,又抱膝蹲着瞧了半晌,这才起身,把那盆小野花藏进了杂物箱子后头,转身回了厨房做饭。上次聚餐,听说话,吴悠阳近来好像有些感冒,昨个打电话定时间仍听得出声儿不爽利,那今天,可就不大方便炖鸡汤了,他买了排骨,细排剁段,焯水去了浮沫子。口袋里,是作配搭的三个大番茄,红通,喜人。戚鸣偏好酸辣口,汤类腻些,便不爱碰。遇上番茄作搭的汤类,倒是能稍微多喝上一些。
  瓦罐小火细煨慢煲,前些天特意网购的黄灯笼酱,总算是赶在今天之前到了,连白术舒了口气,他寻思着做个酸汤肥牛,一切有条不紊。菜单子是好些天前,便琢磨定好了的,他抵着时间做好了得费些功夫的,留了俩素类,理毕洗净备好了料,控在筲箕里只等人来下锅。
  趁着空档,连白术顺手又拖了道地。门口整整齐齐摆着两双备好的拖鞋,鞋套也尚有富余,桌上放着洗好的葡萄,一半绿提一半巨峰,洗得干干净净。近来柿子新上市,又红又甜,品质不错,但吃着不大方便,连白术摸不准二人能不能喜欢,犹豫半晌,还是备了俩在旁。
  万事俱备,连白术望了眼挂钟,还有些空闲,厨房里咕噜咕噜,是炖锅的声响,他舒坦地躺回了沙发。
  tbc.
 
 
第2章 .太阳蛋番茄面
  这一顿,吃得是个宾客皆欢。
  送罢二人,连白术瘫回了沙发,他一把抓过了身侧的抱枕,顺势连鼻子带嘴,一张脸埋了进去。
  可干脆憋死他吧,他面无表情,伸手扯着花边垫套上的细穗子。
  说是赔罪,说开了不过句话的事情,但对于连白术而言,这着实是太困难了些。好歹是说出了口,索性戚鸣也是豁达之人,这块压他心头许久的大石头总算是可以放下了。
  只是……只是一茬方完,一茬又起。
  说来,也怪他自己。戚鸣大度不觉有甚,是他一直挂念在心难以放下。吴悠阳本也是好意,随口提起了戚鸣一A属朋友来C市无处可住这茬子事情。他明这小表弟是知他脾性,有意搭桥让他还个人情,但是……
  连白术不由得下意识又扯了扯那穗子。
  他当时的这一闭嘴,惹得冷了场,连白术眼尖瞥见了戚鸣暗自扯了下吴悠阳的衣袖,眉间皱起,显然是不甚认同吴悠阳开得这个口。
  连白术脑中一片空白,他是怎么慌慌忙忙连声应下,又是怎么浑浑噩噩送这二人出了门,都已记不大清了。瘫蜷回了沙发上,连白术迷茫地扯着枕垫,脑海里只余了一件事,将有人,一个陌生的A,即将来他家借宿一段日子的这茬子事实。
  客厅玻璃门大开,初冬夜风习习,带来些许凉意的同时,也卷走了充斥房间的A信息素屏蔽喷雾的气味。
  顾忌来访的吴悠阳同戚鸣的O属身份,以防万一,连白术提前加大了用量。
  揉揉鼻子,他继续发呆。
  若非得说说这A属身份,带给他的小小困扰,除了婚姻大事总是招致诸多注视外。便不得不提,嗅觉敏锐度方面的提升了。包括,但不仅仅包括对他属信息素的反应,日常生活里,对普通气味的反应,他也更敏锐,这着实减少了他的无必要外出,虽说真实原因不止于此,但好赖为他的‘宅’提供了个完美的客观借口。
  前两天,连白术才刚从微博刷到了则新闻,是近一年来AO人数比,他随意瞥过了一眼,虽略有涨跌,但统归是没逃开四年前的数据。C市,AO人口省市比同全国基本打平,A属人口百分之零点一,O属人口百分之零点零一。
  简单来说,A比千分之一,O属万分之一。
  B属嗅不到AO散发的信息素,而A属O属自身,也并不能感知自体信息素气味。
  他曾在得到允许后,同身边的O属或A属朋友,礼貌询问过对自己信息素的气味印象。O属同A属,给予反应是截然不同的。
  这并不意外。
  但同属O类,或同属A类,给予的喜好或反感程度却也是天差地别的。
  这着实颠覆了连白术的初始认知。从高中生物教科书尾章非重点章节得到的,零星的。AO分化爆发至今不过十年,研究空白领域比比皆是。
  “AO基本知识章节考点稀少啊,至多出现在单选的一个选项里,同学们啊,直接跳过。”生物老师嘱咐大家在那章画了个叉,示意非重点。
  那是个热暑,午后刚起,人心浮动。
  教室里闷闷的,笔尖划过纸页,唰唰作响,还有甚者,三两撕下,窃窃发笑。本该是细弱的,现下却直往他脑海里灌,连白术还未醒透,一片昏沉,他刚转班来,尚未适应。
  他盯着硕大红叉发呆。
  【A同O,类比磁体的N极与S极,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相斥的确存在,相吸确实也有,但反应强度因主体有别差异很大。
  细细想来,这着实有趣。身作A属,连白术打一开始便背负上了奇怪的使命,他的未来伴侣,结婚对象,得是个O属。
  这是前提。
  想来荒谬,他还未曾心动过,便被提前强制性限制了心动范围。这可真不公平。
  唉,拉回了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连白术又开始为眼前问题发愁了。车尧,戚鸣的A属朋友,那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半眯着眼,连白术望着天花板发愣,会好相与吗?他这套房子,两室一厅,倒还有间空余,平日里也不短打扫,临来住户,倒也不至于手忙脚乱。就是这临了入秋冬,气温降得猛,冬被不足,明个得出趟门,购置床被褥回来。
  那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饭桌上,连白术就这话题问了一嘴。
  “他?”戚鸣点了点桌子,思忖良久,忍俊不禁,“怎么说呢……”他顿了半晌,“跳脱,不按常理出牌……但,总归来说,是个还挺不赖,相处舒服的家伙。”
  “别太把他当客人就成了。”
  这个说法,着实是太……笼统了?连白术琢磨良久,总算是寻着了个还算洽和的形容。
  在饭桌上存了电话,据言人还在飞机上,也不知何时落地,因存过了电话而自动弹出了车尧的微信推荐。头像乌突突的,背景模糊,连白术点大瞅了半天,哦,原来是只凑近了镜头的小羊羔子,因距离太近而花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