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2 10:54:24  作者:睫毛怪

 《报告老师,我想炸学校》作者:睫毛怪

 
文案
 
段泽,开学成名。
入学第一天把主任请去喝茶。
第二天得罪学校。
第三天,搞事情被学生会长抓进了办公室。
两“宿敌”沉淀了半学期,在全校的人都觉得两人已经从同学发展成了仇人关系时。
两个极端,强势在一起了!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作之合 悬疑推理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泽,易斐然 ┃ 配角:林庞,常阳,胡晓玄 ┃ 其它:欢乐破案,开心搞事
 
 
第1章 坏学生
  【“校园通知:请心理学二年级(5)班的段泽同学到办公室报道。”】
  “怎么又是他?这才开学第二天唉。”
  “正常啦,自我进学校以来,就没见过一个月之内能被通报批评三次的人,这段泽确实是厉害的很。上学期不老实,这学期更加变本加厉了。”
  “唉...那你说,这次他又犯了什么事啊?”
  “你们猜什么事?”
  “啊啊啊!”
  “啊!!!”
  两人聊的太欢喜,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话题的中心,“段泽”本人,已经站在了面前,差点被吓死。
  “我看你们聊的蛮起兴的,看来两位同学对我应该也很有兴趣吧?”
  疯狂摇头。
  “如果对我有趣的话,我的谜侦社...”
  【“通知再播报一遍:请心理学二年级(5)班......”】
  段泽有些扫了兴致。
  “我赶时间,那咱们就改天聊吧。”
  段泽手背在身后,慢悠悠地往办公室走了去,两个男生只摇了摇头,觉得一定不能和他扯上关系。
  办公室里,班主任吴宝将校报怒冲冲地丢在桌上。
  “我说小祖宗唉!你到底还要干什么啊你!你说你年轻人追求理想,天天查这查那瞎闹呵,我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把同学吓进医院里了,其他班的老师你知道他们是怎么看我的吗?”
  段泽默默地抹了一把脸上被吴宝喷的唾沫星子。
  “老师,冷静。”
  “你让我怎么冷静,这都这个月第几次了?”
  段泽无辜道:
  “才刚开学,还没一个月呢。”
  吴宝眨了眨眼睛。
  “噢,是哈,上学期说成口头禅了都......不对!这不是重点!你为什么把同学吓进医院里了?一句一句说清楚!”
  “老师,我承认,我昨天晚上确实是因为有事所以想到学校后花园一趟,但是我还没进去,新闻社的人就乱拍了一通了。而且,林庞绝对不是我带过去的。”
  吴宝皱着眉头:
  “那你说怎么回事?不然是我带过去的?”
  这锅谁背都行,就他不行。
  “以我的分析来看吧......有可能是易斐然,他针对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跟踪我也说不准呢。要是有人大晚上顶着张死人脸蹲在草丛里,别说林庞,我也会吓进医院去的。”
  易斐然确实有能把人吓晕的本事,不过并不是因为他长得磕碜,相反的,他的相貌跟卷面的分数一样好看,但是不苟言笑,让人自觉产生一种距离感。虽然是信口胡诌,但段泽说这话的时候脑子里就浮现出了易斐然蹲在草丛里喂蚊子的画面。
  “噗......”
  “同学都住院了,还笑!”
  段泽一秒收。
  吴宝稍稍叹了口气:
  “介于,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就免了你的罚站,下午放学后记得去看望一下林庞同学,毕竟也有你的缘故在里面。”
  “遵命!”
  段泽说完,昂首挺胸往外走。
  “唉等一下。”
  “老师还有事吗?”
  难道是想起了上次的检讨还没交的事?
  “你就没有其他的要对我说的了吗?”
  段泽装傻道:“还有什么事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吴宝叹了口气,严肃地看着他。
  “我是想说啊,你平时除了社团也要兼顾一下学习,本班的平均分一直都是靠你拉上来的,你不要让老师失望。也不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要两者兼顾知道吗?”
  “......啊?噢!明白了!那老师我先走了。”
  “啊对了,上次的检讨你好像还没有给我,下次通报批评的时候记得一起带来。”
  我...我一头撞死算了!
  段泽丢了魂似的拿着吴宝给的地址,出了门,然后瞬间便回魂了,一下跳到了墙角边。
  什么叫冤家路窄?前脚刚诬赖完人,他就在隔壁门口站着了??
  段泽做贼般地从墙根里探出半个脑袋,易斐然手上正拿着几张纸,跟老师聊着什么。除去不爱笑这一点,易斐然的长相确实没话说,段泽一边想着一边点点头。大约又过了五分钟,易斐然将全部的纸张都交给了老师,等老师关上门,他便转身便朝长廊那走了,段泽松了口气,暗自打算等易斐然走了再出来。
  “咦?!段常在!你怎么又在这啊!”
  这嗓门...
  段泽一脸脏话的回过头来,果然是班里面那个一天到晚跟自己作对的死娘娘腔!他这就是成心要搞死自己啊!果不其然,本已经走远了的易斐然闻声看了回来。
  他不仅看了过来,还走了过来。
  段泽一声闷拳打在娘娘腔胸口上以泄愤。
  “你打我干什么!”
  “打的就是你个死人妖!”
  易斐然走到两人跟前,段泽跟娘娘腔两人很识相地结束了嘀咕。
  “你刚刚叫他什么?”
  “段常在呀!”娘娘腔立刻接话。
  “会长我跟你说呀,这个段泽一天到晚被老师找,那天天‘常’驻‘在’办公室,不就是段、常、在喽!”
  娘娘腔一脸“我是不是超有才华会长你快夸我”的表情看着易斐然,在易斐然看向他的时候还眨了眨两下眼睛,长睫毛扑闪扑闪。
  “呕......”
  娘娘腔:瞪!
  易斐然推了推眼睛。
  “同学,禁止给其他同学起花名是明文列在校规第一条的,如果你记不清了,我建议你可以抄一遍,加强一下记忆。”
  “呵...呵呵,不不不用了!那个我记住了!我还有课先走了拜拜会长。”
  校规总共有八百多来条,还没算上口头的一百条,也不怪这娘娘腔跑的比狗还快。这难道就是害人害己的典范?关键是跑路居然也不带上自己跑!
  “段泽同学。”
  “会长你好,会长再见”
  段泽像个招财猫似的乖巧打完招呼准备开溜,想不到却被易斐然一下子伶住了后衣领子,不能再行一步。
  段泽长叹一口气,在转过身来的时候换上职业假笑。
  “不知道会长大人有何贵干呢?”
  “没有,只是想问,你又做了什么事?”
  “我能做什么事?开学才第二天我能干什么?!”
  理不直,气一定要壮。
  “那你为什么躲起来?”
  “......有吗?没有啊!”
  易斐然好歹是跟段泽过了一学期招的人,清楚的知道,只要对方想睁眼说瞎话,那是什么都能扭,什么都能掰。
  “既然你也说是新的学期,不如安分些学习,不要再动些其他心思,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好好好,我一定铭记于心,晚上回去睡觉前好好的想一遍。”
  易斐然说完,也就迈开腿往另一个方向走了,但他心里并不认为段泽会认同自己的观点。
  因为从第一次抓到段泽翻墙这个神奇缘分为起点,段泽这句“铭记于心”是常用不衰。既然说不听,那就按上学期的老规矩。抓人脱身,各凭本事。
  段泽见易斐然走远,似乎对林庞的事一点都不知情,当即撒开腿就跑。气喘喘跑回教室的时候,正好上课,娘娘腔还在跟女同学有说有笑的,段泽找了个位子随便坐下,想不到娘娘腔居然自己黏上来了,跟自己挨边坐着。段泽奇怪地浑身自查了一番,没异样。那这是发的什么骚?
  “咳咳,恭喜你呀”
  “什么?”
  “恭喜你,你的谜侦社呀,很快就要解散啦!”
  这话倒说的不假,社团在学校是有规定的,建立很简单,基本没有门槛,但如果社团在成立第二年还达不到两个人,那就是要解散。去年是侦探社第一年,所以段泽自己过来了,今年的新生报到第一天已经过去了,还剩两天,要是还没有学生入社,那就真的是要解散了。但是......这话从他嘴里出来,还真是让人火大。
  段泽“呵呵”笑两声
  “你那破翻花绳社都还没解散呢,哪轮得到我。”
  娘娘腔没恼
  “那不如我们打个赌呀?”
  “赌什么?”
  “呐,我们这些老学生呢,都知道你的社团是加不得的,你也就只能坑一坑不了解情况的学弟学妹罢了,没说错吧?我就赌呀,两天以后你的社团会解散!”
  “惩罚呢?”
  “谁输了呢,就穿着女式草裙到操场上去跳舞,边跳边唱,要跳完一、整、首。并且输的那一方要连续一个月无条件给对方带早餐吃。”
  “不太好吧?”
  田锦华笑笑
  “怎么?不敢?”
  “还真不是,我是怕你连续给我送一个月早餐别人以为我和你有一腿怎么办?”
  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而且穿草裙跳舞这不是你的梦想么......”
  “你说什么?”
  娘娘腔后半句没听清,还把耳朵凑过来了,段泽一把把他塞回座位上。
  “我跟你赌。”
  娘娘腔笑了笑,总算是跟段泽坐远了些。段泽默默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笑开了花。
  “你笑什么?”
  “田锦华,你还是准备好草裙吧你。”
  我,赢定了!
  ......
  下午放学,病房门口
  段泽跟易斐然很巧合地各自捧着一束康乃馨在病房门口“偶遇”
  “你......”
  “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
  “......”
  
  
 
 
 
 
 
第2章 社长vs会长
  “你怎么在这里?”
  段泽眼神一飘,官方微笑道:
  “我......是代表我们谜侦社来慰问生病同学的!”段泽边说着还晃了晃自己手里的花表示诚意。
  易斐然听完忽然笑了。
  “规模不错。”
  “......”
  人多了不起啊!
  段泽依旧官方微笑狗腿讨好道:“那会长来这是什么事啊?生病了吗?一定要好好保养身体啊。”
  “一样的,探望同学”易斐然打开门,礼貌性地让段泽先进去了。
  所谓探病,理应是探望病人,一点没错吧?然后段泽就十分不理解为什么从进门开始这冰块脸就一直盯着自己。他自认脸皮厚,就算班主任盯着他都不会造成任何攻击。
  但是!易斐然这绝对特么是魔法攻击,看着倍儿冷。
  段泽发现他还没有移开目光的意思,疑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
  “那你干嘛一直盯着我。”
  易斐然闻言移开了目光,“没什么,只是觉得从下午到现在,你好像有事情的样子。”
  段泽视线不自觉移开
  “有......有吗?错觉吧。”
  易斐然却从他飘忽的眼神中看出了心虚。
  “林庞的事,不会和你有关吧?”
  “怎么可能!林庞跟我压根都不是一个专业的,以前我都没见过他好么?不信待会他醒了你问他,我绝对清白,打包票。”
  反正人在昏迷,无所畏惧。
  然而就是段泽这个“票”字刚刚落下来的时候,床上的林庞睫毛忽然动了动,朦朦胧睁开了眼睛。
  “好像......是谁在叫我啊?”
  “眼睛闭上!”
  刚睡醒的林庞被段泽吓了一跳,立刻听话闭上了眼睛。
  易斐然:“......”
  段泽:“......”
  
  第二天一早
  “又是新生报到的一天。”
  段泽一边美滋滋地想着,一边扛着自家的帐篷往操场走。今天起的晚了些,只剩了一个空位,左边田锦华右边学生会,横批:大凶之地。
  “哎呦,你怎么又来了,昨天自己在这坐了一早上,闷不闷啊你?”
  段泽没空理他,默默地撑开了自家的大帐篷,在张开的一瞬间,田锦华那小帐篷一下子就翻弹出去了,田锦华还呆愣愣坐在中间,阳光已经直射到身上来了。一脸懵逼。
  “哈哈哈哈哈”
  “段常在!我我跟你没完!!”
  田锦华边追边骂人,偏偏来了一阵风,死活追不上看的段泽心情大好,狂笑不止。趁着这个时间,段泽便把自己的场地布置好了,凳子一摆,人往那一坐就开始招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