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2 10:55:06  作者:何落眠

 《我靠演技颠倒众生》作者:何落眠

 
文案
 
岑远这个人,堪称教科书级花瓶。
都是缺乏灵魂的皮囊,他偏偏美出第一千零一种姿势。
他的业界毒瘤之路在遇到系统的这一天宣告终结。
 
“什么?目标是成为影帝?……不不不,我不需要那种陈年励志鸡汤,我就想靠脸吃饭,我……”
系统指了指迎面而来的现任影帝。
“看。特供金手指。”
现任影帝盘整、条顺、活儿好(据说)。
岑远眼睛一亮。
“——成交!”
 
******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系统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岑远,卫昭 ┃ 配角:一二三四五六七 ┃ 其它:一大波炮灰正在赶来的路上……
 
 
第1章 第1章 (修改)
燕京喷泉广场,灯火通明,这里位于繁华的市中心,正值八、九点,游人如织。
 
一个偏僻的角落,岑远缩在巷子口,忍不住再一次问向脑子里装死的系统:“888,这一切都是假的吧!”
 
他眨巴着眼睛看向远处繁华的夜景,漂亮的眸子里净是希冀。
 
说起来也真是无妄之灾,身为一本小说里的炮灰,岑远的日常只有美美美,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本,即使是在俊男美女扎堆的娱乐圈,靠着那张脸也能艳压群芳。
 
至于演技,那是什么,能吃吗?既然只靠一张脸就能赚钱,他还琢磨个什么演技。
 
岑远只等着靠这张脸赚够了钱,就立刻退圈,没想到飞来横祸,突然被这个鬼系统强行绑定,据说是群众众筹来的,叫什么炮灰成神系统,一股窒息感扑面而来,求求你们饶了众筹吧!
 
系统想让他成神。
 
可是,
 
岑远:我只想做个花瓶啊!
 
系统名字倒是蛮好听,888,发发发,对于岑远这种爱财如命的人来说,这连号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人生巅峰。
 
 
但是像他这样的人,会屈——
 
“哼~”
 
好痛!岑远双手捂住嘴巴,眼睛里全是泪水。
 
他心里苦啊,突然从豪华别墅被这鬼系统扔到街头流浪,这其中天差地别,谁能受得了?他不禁委屈又憋屈,眼睛一眨,晶莹的泪水从眼眶滑落下来,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
 
岑远一向是骄傲的,何曾有过这么脆弱的时候,还哭了,娘不兮兮的。他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很丑,爆丑,要是平常,他早就风风火火赶回去补妆了!
 
现在,呵呵……
 
他狠狠一把抹去脸上的泪水,脸上换上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却不知道自己现在美得是如何惊心动魄,仿佛一团火色烈焰,终于注入自己的魂灵。
 
迷人而不自知。
 
岑远沉声道:“好,我答应。”
 
“鉴于宿主不知悔改,电击——”系统的话本已经发出,半道因为岑远的话卡顿几秒,“收回。”
 
岑远脸上紧绷的表情露出一丝松懈,心里暗暗松一口气,知道自己赌对了。
 
但是,这什么鬼系统一口认定他能成神,岑远不是不自信,只是现实太残酷。
 
他无奈道:“888,你觉得我能行吗,要是靠着这张脸在娱乐圈里封神,我估计能做到。”让他想想,到时候应该就是颜神了吧,颜值之神。
 
“不能靠脸。”
 
冰冷且无机质的电子音戳破了岑远的妄想。
 
岑远萎了,不能靠脸,总不能靠演技吧?那简直玄幻!
 
“宿主触发终极任务:不靠盛世美颜,演技才华达成影帝荣誉。”
 
岑远下意识抬头,天都黑了,自己还是洗洗睡吧。
 
“电击——”
 
“停停停,我不睡了,你让我干什么都成!”
 
他真是怕了,这系统一言不合就开电,他这么娇弱,怎么经得起辣手摧花。
 
“恭喜宿主终于认清现实,开启日常支线任务,赚取启动资金300元,限时两天。”
 
这还不简单?
 
岑远打了个响指,站起身,走出角落,不看上面单看动作,倒是有模有样,派头十足,可是一看头……
 
呵呵。
 
围观群众皆退避三舍,哪里来的怪人头发长得能遮住半张脸,活脱脱从山林里跑出来的野人。
 
好在岑远发现问题及时补救,三两下扒开脸上厚实的刘海,露出一张脸来。
 
不得不说,岑远称自己为颜神也是有那个资本的。杂乱的头发就像是绝世美玉表面的那层皮,剥开就可以看见内里的玉髓。
 
他眉眼精致,唇色嫣红,特别是一双桃花眼,无情似有情,五官轮廓更是明晰漂亮,无一不是让人尖叫的好看,真真是一张盛世美颜。
 
让人不禁惊艳又惊叹,用一个烂大街的比喻,他的容色,就像是被造物主亲吻过,再看看自己,就是女娲娘娘造人是用藤条甩出来的泥点子,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被他颜值蛊惑的妹子悄摸的向前走两步,这么好看的小哥哥,一定不会是坏人吧。
 
岑远想什么?
 
他不就想赚钱吗?摸摸自己这张脸,一张合照十块钱,一个小时妥妥的300+。
 
“宿主主动违规,扣除身上所有财物。”
 
岑远脸色刷一下变了,要不要这么严格?!他刚才就是想一想,没做啊!
 
他赶紧翻开衣兜,发现自己身上现在除了一张身份证,空荡荡的,真是比脸都干净,钱没了,饭也没吃,好不容易想出的法子又被系统禁止了,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岑远出师未捷身先,呸,他需要再仔细想想。
 
计划突然被系统打乱,一时间岑远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他飞快跑开,很快就甩掉后面的迷妹,等人走开了,他才怏怏的回到原来的地方。
 
“小伙子想什么呢?不去喷泉那玩儿?”
 
李大叔偶然发现这孩子,看他有手有脚,怎么就一个人躲在这里喂蚊子呢,不禁劝慰说:“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的,有什么熬不过去的,都不是小孩子了,还学别人离家出走?。”
 
见他不说话,李大叔轻叹一声,在旁边坐下。
 
岑远看了一眼,这人衣衫齐整,面容和蔼,眼神也算清亮,就是……谁离家出走了,他都快三十岁的大男人了。
 
岑远反驳他,“我没离家出走,就是没钱吃饭,又不知道该干什么。”
 
说完,手摸上肚子,掌下轻颤,十分不给面子响起一阵“咕噜”声,这里偏僻,又没什么人,声音简直落针可听。
 
岑远耳根泛红,羞涩.jpg。
 
李大叔善意的看着他,还以为是失恋了,或者和家里父母闹别扭离家出走,没想到是这么个奇葩原因,今天也算他做好事,他递给岑远一个编织袋,大气的说:“给你。”
 
陈远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李大叔解释道:“这里整个喷泉广场都是我的——地盘,你拿它捡点儿汽水瓶子,易拉罐,奶茶什么的,卖了也够你今天吃顿饭了。”
 
他语气豪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把整个广场都送人了,知道内情的岑远嘴角抽搐,这年头连拾荒者都开始划分地盘,不过,他这也算是有一份工作了吧。
 
帮完人的李大叔喜滋滋的走了。
 
岑远抖抖叠压起来的袋子,准备工作,他可还饿着肚子呢。
 
一顿饭的功夫,岑远手上干瘪的袋子就鼓了起来,他动作娴熟地摆好易拉罐儿,狠狠一脚踩下去,易拉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压缩成了铁疙瘩,还不占空间。
 
撩起来的头发早被他放下去了,没了美颜,即使他衣着干净,周围人看见他这副典型的丐帮装扮也不禁纷纷后退两步,心里还是觉得脏,膈应。
 
岑远哪受过这种待遇,一开始确实不好受,后来习惯了,看开了,心里有了那么点儿明悟,但是这并不足以让他改邪归正。
 
那点念头又被他自己生生压了下去。
 
说到底,还是死性不改。
 
只是抽根烟的功夫,一群人从广场另一侧进来了,他们拎着编织袋潜入喷泉广场,东一棍子西一划拉,地上的垃圾就收进编织袋里。
 
这要是被岑远看见了,还不气得炸成河豚。
 
但是现在他深迷拾荒游戏,还没发现。
 
终于,两队人碰面。
 
那时候,岑远正忙着踩扁一个易拉罐,他随手捡起来扔进编织袋里,他听着里面传来的脆亮的声音笑弯了一双桃花眼,又是一个。
 
他没高兴太久,又赶紧去找其他的易拉罐。
 
广场人流量一向很大,垃圾通常是这一片捡完那一片又有了,岑远一个人捡到手软,他忍不住偷偷幻想,如果这是钱那该多好啊。
 
“哐啷——”
 
岑远回过神来,也不想那些有的没的,眼珠子一转,嘿,又有收获了!(☆_☆)
 
他一路小跑着过去,却不想迎面碰上另一个人。
 
岑远抬头看过去,见对方脸上戴着口罩,手里提着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编织袋,一身黑衣,看着猥猥琐琐的,身材倒是高大挺拔,跟棵乔木似的。
 
这还不明白吗,碰见同行了。
 
呦呵,准备的挺齐全。
 
岑远给气笑了,李大爷可是亲口告诉他,这整个喷泉广场都是他的地盘,这怎么眼皮子底下就有不长眼的同行跑过来,看着还怪体面,是欺负他刚来吗?!
 
他张口就怼:“哪片儿的?捡垃圾捡到小爷头上,你们懂不懂规矩,这是我们李大叔的地方儿!”他搬出李大叔,想镇一镇场子,可惜他碰见的也是一个新手,什么李大叔周大叔的,没听过。
 
黑衣男皱眉,显然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他谨慎的选择默不作声,反倒被岑远认为是做贼心虚。
 
他这人小心眼儿,得理不饶人,一口一个流氓喊着,声音一次比一次大,闹得动静大了,把一边游玩的人都吸引来了,围过来好奇的看着他们两个。
 
男人来的目的可不是这个,见事情要遭,也生气了。
 
他伸手一搂把岑远锁进怀里,嘴巴也捂上,岑远闷在他怀里,弱的一p,跟只小鸡仔儿似的。
 
岑远还没跟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心里又气又急。
 
崔丽是魔都电视台的记者,今天台里来了个大新闻,卫影帝竟然带着一群小明星出门拾荒。
 
崔丽想不通,也不用想,带着关系好的摄像大哥,兴冲冲的赶到广场,左顾右盼,
 
带大半天了,愣是没见到人影。
 
不会是假消息吧?
 
崔丽是刚来的实习生,做梦都想着出名,就想搞个大新闻,否则这么个奇葩的消息也不会落到她手上。明眼人人一看就知道,这简直瞎扯淡,卫影帝在圈子里一向以成熟稳重示人,怎么会做这么奇葩的事。
 
崔丽不服,说不定人家影帝脑子一抽就想体验一下人生疾苦呢?
 
她二话不说就缠磨领导,好不容易同意了。
 
可现在……
 
崔丽掏出手机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她心里丧气,眼角余光突然撇见前面乌压压的人群,而且人流好像越聚越多,她不禁心生好奇,抱着一丝幻想也挤进去。
 
被围观的岑远又闷又气,黑衣男动作粗鲁,力气又大,疼得他直吸气,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他本来脾气就不好。
 
啊呜一口咬住那人的胳膊,用了十成十的气力。
 
手上传来的疼痛不禁让卫昭皱眉,还以为是只虚张声势的家猫,没想到是只小野猫,牙尖嘴利,这样想着,手下却卸了力气。
 
岑远不知道他放水,找准时机,一下就挣脱他的怀抱,还以为是自己的功劳,来不及得意便张口大骂:“混蛋,流氓!不要脸!抢我的地盘,你不要脸!”
 
他气得身体发抖,嘴里翻来覆去就那几个词,倒是声音蛮好听,音质清越又带点颤音,像带着把小勾子,勾得人心痒痒。
 
莫名的,卫昭觉得这人有点可爱。
 
终于挤进来了,崔丽大眼一霎,顿时喜笑颜开,天无绝人之路。
 
她攥紧话筒跑到男人面前,漏出一个职业笑容:“燕京电视台记者崔丽向您报道,请问卫昭先生,您和这位是呃,拾荒少年有什么矛盾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