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22 16:23:30  作者:雪之羽时之风

   《地狱app》作者:雪之羽时之风

 
  文案:
    在好兄弟的追悼会上,白言笑出了声,差点没被人打死。
  一路上,白言笑岔了气。结果乐极生悲,他当晚就遭到了报应。
  他好奇地点开了一个从未见过的手机app,就被拉入了一个恐怖的轮回世界……
  恐怖无限流,解密、闯关,剧情流。
  主角病的不轻,雷者慎入。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恐怖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言 ┃ 配角:路人ABC ┃ 其它:无限流
 
 
第1章
  肃穆庄严的追悼会。
  一名二十来岁的青年躺在花圈中间,神色很安详,仿佛沉静地睡去。
  在青年周围,隐隐能听到接连不断的啜泣声。一对年过半百的老人互相搀扶着,望着儿子的遗容,已是泪流满面。
  青年的名字叫王泽,他救了一名被抢劫的女子,却不料被狗急跳墙的歹徒连捅数十刀,见义勇为而死。
  今天,是他的告别仪式。
  他的亲友都齐聚一堂,为这名不幸离世的青年致以哀悼。
  在殡仪馆的角落,一名黑衣黑裤的青年低着头,肩头颤抖,喉咙发出古怪的声音,似是在哭泣。
  他是王泽最好的朋友,在这重要的一天,他连毕业典礼也没去,就为了见好兄弟最后一面。
  青年一直垂着头,单手捂着脸,似是十分悲痛。
  的确,这种悲伤显然不是轻易就能摆脱的。
  实际上,他也确实很不容易。
  他用了好大力气,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白言垂下的面孔里,赫然是一张灿烂无比的笑脸,如果兴奋能完全体现在笑容上,他的嘴角必然会咧到耳根。
  他实在是太高兴了。
  怕笑出声来会被王泽的亲友打死,白言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一直很低调。
  良久,告别仪式终于结束,白言这才抬起头来。
  此时,他压抑住兴奋,露出和他人一般无二的沉痛表情,还从眼角挤出一滴泪来。
  但是仔细看去,他的眼底并没有半丝悲意,反而暗含喜色。
  等王泽的遗体火化后,与他不熟的亲友三三两两的散去。
  而白言,也随同前来参加葬礼的群众一起离开殡仪馆。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哀痛连时间也不能抚平,此时此刻,任何劝慰的话都是苍白的,人们能做的只能是离开,把空间留给这对泣不成声的老人。
  ……
  王泽死在炎热的夏季。
  离开闷热的殡仪馆,白言打开漆黑的遮阳伞,仍被耀眼的阳光刺激的泪流不止。
  熬不住毒辣的日头,白言用打车软件叫了一辆车,才终于摆脱了阳光的折磨,他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拉上窗帘,然后迫不及待地打开空调。
  经历了为期不短的颅内高。潮,白言有些累了,于是他脱掉外套,心满意足地躺在沙发上陷入沉睡,等他被一段阴郁的铃声吵醒,室内已经彻底变成一片黑色。
  望着昏暗的室内,白言的思维有些混沌,但一想起在焚化炉里化为飞灰的青年,笑容就不自觉又挂在了脸上。
  即使已经睡了一觉,颅内高。潮仍然没有结束,一波一波的余韵从灵魂深处袭来,让白言的脸变得潮红,苍白的脸庞泛上明显的血色。
  “王泽……好人没好报……这么年轻,你就这么死了,抛下年迈的父母,真是……不幸啊!”
  脱离了殡仪馆满是正常人的环境,白言现在完全不需要掩饰自己扭曲的笑。
  由衷的高兴了一会儿,白言突然起身,他快步走到桌子旁,从抽屉里翻出大学期间两人的合照,把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剪得粉碎,只留下王泽孤零零地身影,形单影只地站在缺了一半的照片上。
  然后,他把这张照片贴在最显眼的地方,好整以暇地欣赏了一会儿,笑容纯真。
  他想让这份快乐持续的久一点。
  以前,他一直理解不了朋友的含义,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朋友的价值。
  王泽活着的时候,他对这种虚伪的关系索然无味,但知晓王泽死讯的那刻,这种关系,却带给了他无与伦比的快乐。
  王泽,就像你说的,你这个兄弟,我没有白交。
  你说,你会让我变得开心。
  你果然……做到了。
  ……
  在照片前站了许久,白言有些饿了,于是他依依不舍地把目光从照片中移开,拿出手机,准备叫个外卖。
  然而,手机一解锁,他就愣住了。
  只见,手机上所有的图标都不翼而飞,就连系统自带的app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只有一个app,醒目地占据在屏幕中央,暗黑的底色,血红的字迹,赫然是‘地狱前线’四个血字。
  这是中病毒了?
  白言长摁app,想要把它删掉,可垃圾桶也跟着消失的app一起失踪。
  思忖片刻,白言选择了关机。
  当屏幕完全暗掉的那一刻,他发现了事情的诡异之处。
  那个诡异的app,仍然显示在屏幕中央,还发出了渗人的血光!
  手机关机app却仍在运行,这十分不正常。
  白言舔了舔嘴唇,察觉到他遇到了可以称作是灵异事件的事。
  于是,在意识到这点后,他不假思索,直接点开了app。
  一片血色闪过,白言失去了意识。
  直到,他被一阵剧烈的疼痛唤醒……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
  “手!我的手!”
  一醒来,白言就崩溃地大叫,他蹬着布满血丝的眼,用力把头扭向疼痛传来的地方。
  似是为了惩罚他的手贱,他按手机的那只的右手,被剁掉了五指指尖!
  五指连心,生理性的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中涌出,白言的眼前一片模糊,但他睁大眼睛,死命顺着缺了一个指节的手掌往上看去。
  站在他身边的,竟是一只狰狞可怖的恶鬼!
  恶鬼提着一把寒光凛冽的斧头,正顺着他的手掌劈砍,在剁掉了指尖之后,斧头顺着指节,一节一节地往上砍去,在惨叫了数声过后,白言终于安静下来,因为剁掉了他整只手掌过后,恶鬼一刀割断了他的喉管,把他的头劈为两半,骨碌碌地滚向一边。
  白言眼睁睁地看着恶鬼对自己的尸体为所欲为,他的眼睛也被劈成了四瓣,但可怕的是,即便这样,他的六块眼球也能视物,逃无可逃地目视恐怖的景象。
  恶鬼把他大卸八块,又像剁排骨那样顺着骨节把他剁成小块,此时白言已经痛得意识模糊,尽管他的大脑已经被搅成浆糊,被扔的四处都是,但该死的他能感受到每一部分的痛,从脚趾到头皮,没有一处是不痛的。
  而且,比起能摧垮人意志的痛,这种死也不能解脱的荒诞更能把任何一个人逼疯。
  看着恶鬼狰狞的面容,白言感到自己的理智在直线下降,就在他即将崩溃的时候,一段信息突然涌入他的脑内,降低了他的痛感,让他得以喘息。
  原来……这是一个名叫‘地狱前线’的死亡游戏,凡是点了app的人都会自动成为这款游戏的玩家。
  玩家需要通过十二关,才能彻底摆脱这款恐怖的游戏。在游戏中,死亡也远远不是解脱,凡是在通关以前自杀的玩家,将永远遭受这样的恐怖,永生都在痛苦中挣扎!
  阅读完这段信息,冥冥之中,白言有种预感,只要他答应参与这个游戏,就可以摆脱这种令人难以忍受的折磨。
  不想从此变成一堆恶心的浆糊,任由恶鬼踩着他的头颅,白言打心底认同了这个游戏。
  ……
  在他认同过后,恶鬼骤然消失,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洁白明亮的房间。
  房间的光线有些刺眼,这让白言忍不住流下泪来。
  在白言熟练地掏出手绢,低头拭泪的时候,他的身边传来两道响亮的哭泣声。
  出于好奇,他勉力摸干眼泪,抬眼往哭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他目前坐在一张木质的椅子上,身前是一张宽大的方桌。只见在他的右边,一个女子哭得花容失色,脸上的妆容被泪水冲的一塌糊涂,这让她姣好的脸蛋变得不堪入目,令人不忍直视。
  除了女子哽咽的泣声,在白言对面,还有一名初中生也哭得惊天动地。
  该生正处于变声期,如果说女子的声音还能让人忍受,那这名初中生的哭声就有种想让人掐死他的冲动。
  两人凄惨的哭声无疑能给人带来不少欢乐,但现在可不是享受这个的时候。白言屏蔽掉越嚎越猛的两人,开始集中精力打量房间。
  这个房间有一道门,但没有窗。门关的严严实实,只能靠天花板上的罩灯照明。
  方桌位于房间中央,方方正正的摆着,每一条边都和一面墙壁平行。
  此外,房间里充满了衣橱、食品桌、杂物柜等摆设,忽略墙上星星点点的血迹,大抵是一个充满了家居味道的温馨房舍。
  在白言打量四周的时候,最后一把椅子上终于也坐上了人。
  当新人出现的瞬间,几人的手机统一开始震动。
  感觉到手机的震动,女子像被掐了脖子的鸡,突兀地止住了哭声,用手抹干眼泪开始低头查看手机。
  而和她一同嚎哭的初中生,见状也收了声,边哭边在校服裤兜里摸索手机。
  匆匆看了新人一眼,白言掏出手机,不用解锁就看见屏幕上书写了几行血字。
  【匹配成功】
  【玩家人数:4人】
  【游戏难度:简单】
  【关卡描述:本轮游戏为‘灵异拼图’。房间内藏有四幅打乱的拼图,找到并完成任意一幅即可通关游戏。本轮游戏时长为三十分钟,三十分钟内未完成拼图视为游戏失败。】
  【游戏规则:】
  【一、玩家不得抢夺他人完成的拼图。】
  【二、拼图需在方桌前操作,完成拼图期间不得离开方桌。】
  【三、完成拼图后,将有五分钟滞留时间,五分钟结束后点击手机上的‘回归’按钮才可离开游戏。】
 
 
第2章
  白言看完说明后,时间已过去了三十秒。
  手机的右上方有一个沙漏状的图标,图标下面显示着倒计时。
  三十分钟的时间看似很多,但谁也不知道需要完成的拼图究竟是多少片的。
  时间紧迫,白言就没有跟这群随机匹配的玩家搭话,他起身走向背后的书桌,拉开一个抽屉检查起来。
  见到有人离开,其他人也没了说话的心思,纷纷离开座位,各自找了一个地方翻找。
  白言搜索的书桌一共有两个抽屉,原本他以为拼图会很难找,可出乎意料,当拉开第二个抽屉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一副打乱的拼图,正安安静静地躺在抽屉里。
  “游戏难度显示的是‘简单’,可真的会如此简单吗?”
  白言扫过拼图的底座,他找到的这幅是7*9模式的拼图,共有63片。
  一般来说,普通人拼完63片拼图需要15分钟左右,只要不是智障,再蠢的人也能在二十分钟内完成,而游戏给了足足30分钟,无论如何,时间也太充足了。
  更何况,他发现这幅拼图里的图案,正好是这个房间的全景图,有实物对照,即使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也能顺利完成。
  这个游戏特意把一群人弄来,还恐吓了一番,如果目的只是为了让他们玩拼图游戏,实在是不合常理。
  白言想起这个游戏的名字是灵异拼图,觉得游戏的难度估计不在于拼图本身,而在于附着在拼图身上的灵异现象。
  既然如此,他也不急着拼拼图了。
  有实物参考,他的速度能进一步提升,大概能在十分钟内完成拼图。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白言决定用十五分钟完成拼图,另外的十五分钟用来搜集线索。
  先把拼图放在桌面上,白言开始仔细地打量书桌,试图找到有用的东西。
  在书桌的桌面上,除了他刚刚放上去的那幅拼图,还凌乱的堆放了一些文具。
  书桌的桌面上堆满了废弃的图画纸,断裂的油画棒,以及食物的残渣。
  白言捡起一张有内容的图画纸细瞧,只见大片的画纸被铅笔涂黑,而在画纸的中央,则用蜡笔涂了四个挂着诡异微笑的红色的小人。
  “有两个小人明显比另外两个高一些,大概是父母和两个孩子,一家四口?”
  画纸上的火柴人十分拙劣,看起来像是小孩子的涂鸦。
  根据线条来看,白言猜测作画的应该是个小学生,他把画纸翻面,结果在纸的背面发现了两行字——
  [一年级二班,辛萌。]
  “还真是个刚上小学的小朋友,辛萌,按名字来看应该是个女孩。”他自言自语道。
  为了确定没有遗漏信息,白言又翻开其他画纸,发现每张画纸上的内容都大同小异,于是他把画纸放好,又开始翻书桌前椅子上的一个书包。
  椅子上的书包是亮粉色,上面印着可爱的卡通图案。
  书包里放了语文、数学几本课本,以及一些作业本子。
  白言大略翻了一下,课本除了写了辛萌的名字,干干净净,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
  最后,他从书包的夹层里找到了一本日记本,同样也在封面上歪歪扭扭地写着辛萌的大名。
  按照书包上斑斑的血迹来看,这位叫辛萌的小女孩早已凶多吉少。
  既然当事人已经死了,那么就无所谓隐私权。
  于是,白言打开日记本,发现上面断断续续写了不少东西——
  “4月16日,晴,今天小花和欢欢没有来上ke,上学好无liao,我不想上学。”
  “5月2日,阴,弟弟失zong了,爸爸妈妈很nan过,我也很nan过。”
  “5月19日,阴,还是没有找到弟弟,爸爸妈妈怕我也不见,让我呆在家里,别去上学了,可我想去学校,找小花和欢欢玩。”
  “5月28日,阴,爸爸妈妈没去上班,每天都zhou着眉头,我问为什么,他们更nan过了,妈妈抱着我不停的哭,是在想弟弟吧。我也想弟弟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