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23 11:39:58  作者:阿柒

 

 
 
《我寄人间雪满头》
文/阿柒
*阴阳师同人/狗崽/大天狗妖狐
*微三雪三/青夜
*狗血且ooc/私设如山/半游戏背景设定
*微虐,失忆梗有,轮回梗有,伪替身梗有
*有r18,未成年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
*注:显仁为崇德天皇姓名,妖狐名清引为私设
*标题出自《梦微之》白居易,“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草树八回秋。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否。”
*本文注释均出自百度百科
 
感谢阅读。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选这句为名,是因为大天狗在清引身死那些年,上下奔走求而不得的心境,在我看来大天狗这般遭遇,可怜,也可恨,怜他错以为与心爱之人阴阳两隔辗转难眠,恨他冷心冷面听信他人伤了清引。
 
 
 
【1】
 
    妖狐是三尾狐带大的,他实在是很受宠,直到妖狐长大,这段时间在他的记忆里也是温暖和无忧无虑的代名词。
    除了那位大人。
    小妖狐一直都想知道,为什么那个据说很厉害的翅膀大妖怪会那么温柔地每天陪他玩。
    他陪着他们,却又不属于晴明。
“那位大人来头不小,说出来吓死你”食发鬼照着镜子,那条蛇紧紧盯着妖狐打量着好像在考虑从哪个角度吞会更容易“小崽子你说我美吗。”
“美。”妖狐晃着尾巴“那他岂不是很厉害。”
“当然厉害。”食发鬼隐隐露出畏惧的神色,只要稍微年长一些,大天狗的名气有谁不知?当年黑夜山一役虽是败者,可战斗时展现出来的实力可不是他们比得上的,哪怕有传言如今的大天狗本源受伤不如从前,可他们,特别是经历过最后一战的人,依旧对这位大人心存敬意。
    不是谁都有那个能力在历史上留下名字来,无论是凶是善。
 
“阿爸。”
“来。”晴明正在庭院里写字,将妖狐抱到腿上“怎么不高兴?”
妖狐甩着大尾巴蹭蹭晴明的手“大天狗大人为什么会在这儿?”
“那位大人可不是我召唤来的。”晴明揉揉小妖狐的尾巴,“他与我并无契约。”
大天狗是主动找来并且自愿留在这里的。
晴明最初也觉得奇怪,更奇怪的是这位大天狗的爱好居然是看他召唤式神,所有的不解都在他召唤来妖狐的那一天得到了解释。
大天狗抱起小狐狸的动作,小心得仿佛捧着最珍贵的宝物。
想到这里晴明笑着拍拍妖狐的头“可能是有要紧事要办吧。”
“食发鬼说他很厉害是真的吗。”
“真的。”
“有多厉害?比白狼姐姐还要厉害?比雪姨还要厉害?”
“怎么想起问他来了。”
“今天山兔说带小生出去玩,他不让”妖狐语气委屈“据说西街来了戏班子,管狐可以把自己藏起来,小生还没看过呢...”
真是小孩子脾气,晴明失笑“阿爸明天带你去。”
“他还要打小生的屁股...”
“阿爸去揍他。”
哄崽子睡着后晴明找到了大天狗,想了想还是选了委婉的说法
“他还小。”
“汝多虑了,吾有分寸。”
“妖狐说……他不喜欢那样。你把他看得太紧了,小孩子总是贪玩图新鲜,这很正常。”
“吾……”吾也只是害怕再次失去他,话在舌尖又咽了下去,辗转了很久最后也只有一句“知道了。”
大天狗握紧了扇子没再说话。
原来他不喜欢……兜兜转转这么久,自己却还是不知道他的喜好,想着讨他欢心作为补偿却还是弄巧成拙。
那小狐狸曾经为了讨好他小心到近乎卑微,自己又是怎么做的?
以前的自己真是自私到极点
他那时-一定是很痛的吧。
又想起那时友人劝他“大天狗大人,您可要想好…用妖力去逆天改命是很痛苦的”
“他投入轮回比吾疼千倍,吾曾负他伤他比吾现在疼万倍……这点疼又算得了什么”大天狗低声说道。
    
 
【2】
 
看大天狗又露出陷入回忆的表情,晴明悄悄走了出去。
关于他和妖狐的过往,前来送信的鬼使黑隐约透露了些旧事,话语含糊不甚清楚也足够晴明有所了解,不过又是爱或不爱的情感纠葛,大天狗想怎样他管不了,只是那孩子现在是他的,便不能叫他再受了委屈。
前后纠葛晴明不知,只是看妖狐身陨多少有些唏嘘,前世他只身一个,为了爱情便奋不顾身到最后落个连收尸人都没有的下场。
说到底,还是对大天狗的薄情有了怨言。
不懂珍惜的人最是可恨,连些微可怜都不配得到。
说不清楚到底谁是谁的劫难,感情向来是双向,妖狐付出了颗真心还搭上了性命,大天狗也是守着回忆煎熬到今日
大天狗是没错,种种皆是妖狐一厢情愿,可妖狐又何其无辜?若不是鬼使黑为他打点,一抹孤魂说不定到现在还在阴间饱受苦难。
 
晴明走后大天狗独自坐了很久,才起身到妖狐的房间。
小狐狸抱着尾巴睡得正香,不自觉地吧唧了几下嘴--他喜欢抱着尾巴这个习惯还是没有改,每每看见这些他熟悉的小习惯出现在妖狐身上,大天狗总是有些恍惚。他还是原来的妖狐,只是不再属于他,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爱慕他。
这样也好,对妖狐来说倒是如他所愿,自己还能从这细枝末节里找到他当年的影子。哪怕留在回忆里的只有他一个人。
为他掖了掖被角,想留下个吻却怕惊醒了小狐狸,大天狗轻轻捏了下耳朵,被打扰的耳朵微微颤了颤,便慌忙收了手看他没有醒过来才松了口气。他向来高高在上,活得亦是恣意妄为,何曾这么谨慎小心过?
真是,报应。
 
第二天萤草领着小妖狐去西街看杂技,直到天黑逛了夜市才回来,还给寮里每个人都带了小礼物。
大天狗靠在树下远远地看着,妖狐还是那样爱笑讨人喜欢,前世便是这样,见谁都是一副笑模样,哪怕风流滥情也让人讨厌不起来。
“大天狗大人。”小妖狐磨磨蹭蹭地走过来,把糖葫芦举到他面前有些不好意思“钱没带够...这个给您好吗...小生只吃了上面那一个的。”
小孩子哪有不爱吃零食的,说是送给他眼睛还是依依不舍地盯着红彤彤的山楂,一路上都没舍得吃,现在却要给这个处处管着他的人,真委屈。
“谢谢,吾很喜欢。”
大天狗把他抱起来紧紧搂住。
这是他第一次送他礼物,也不算第一次,只是那时大天狗不懂珍惜早就不知扔到了哪里,后来也找不到了。
妖狐只觉得这人情绪来得过于莫名其妙,不过一串咬了一口的糖葫芦就这般感动,但还是乖巧地靠在大天狗怀里“是不是没有人送过你礼物呀。”
“是啊。”
“真可怜。”学着别人安慰自己的样子摸了摸大天狗的头发安慰道“别哭,以后小生送你礼物。”
“好。”
 
这是他错过的,从不曾见到过的,属于妖狐的年少时光。
何其有幸能重来一次,
何其有幸能参与其中。
 
 
【3】
 
大天狗轻轻掩上门退出来,正遇上晚归的妖琴师。
妖琴师看见在卧室门口徘徊的大天狗,不知怎的,硬是从这位大人沐着月光的身形中读出些落寞来,忍不住出声提醒“你找妖狐吗?他疯玩了一天现在已经睡了。”
“没什么...”大天狗欲言又止,又看了眼紧闭的窗户。
 
妖狐揉着眼睛软软地叫他“妖琴...”
“吵醒你了?”妖琴师给小狐狸盖好被子“还早呢,再睡一会儿。”
“谁在外面?”
“大天狗”
“他好奇怪”妖狐抱着尾巴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两只眼睛来“会不会把小生卖了呀,据说有种人叫人贩子...”
“睡吧,乖,他对你好着呢。”
“你别把我弄丢了”妖狐不放心地嘱咐。
“又贪玩又贪吃,谁会偷回个小祖宗供着。”
 
妖狐以前自然是见过大天狗的,只不过连他自己都忘记了,过了这么久,说不定能记得这件事的也只有大天狗一个人而已。
曾经属于他时他弃如敝履,失去了后心心念念想挽回,当时能抱在怀里肆意亲热,现在只能隔着窗户看那个小小的毛团,连靠近一步得到的都会是怀疑的眼神。
大天狗靠在墙边听着妖狐和妖琴师的对话,只觉得无比难受,汝可知吾一直在想汝,想到五脏六腑都拧着疼,一颗心被放在岩浆里煎熬。
就像汝当年一般。
 
 
揽月阁里莺莺燕燕好不热闹,连晚风都卷着酒气,和胭脂香混在一起,仿佛女子温柔的手指拂过情郎的脸,让人心猿意马。
“带面具的男人不可信。”妖狐轻佻地用扇子挑着花魁的下巴,晃着尾巴哼着小曲儿去找鲤鱼精。虽都是美人,他更喜欢美丽无瑕的少女。
鲤鱼精正坐在石头上唱歌,尾巴拍着水花面上一派天真“岸上真的那么好玩吗。”
“当然,若是您不嫌弃,小生自荐陪您...”
“大天狗大人!”鲤鱼精指着天空某处惊呼出声。
那人不知从哪飞来,收了翅膀落在观景台上,被九尾狐满面笑容地迎了进去。
“他就是大天狗?”
“他便是大天狗大人了。”
他可真好看——妖狐这样想着,以后要说小生喜欢的是美丽的人——不论男女。
原来那般高贵的人也要逛窑子的,妖狐心思早就随着消失的白色衣角去了。连鲤鱼精也无心再理,敷衍了几句又跑了回去,在长廊上拦住了九尾狐。
“那位大人可不常来,人家是什么身份?喏,最好的那间,就是你打滚撒泼要的那间便是一直为大人留着的。”
“这么挑剔还来喝花酒。”
“大人是只要干净姑娘的。”
“那,”妖狐转转眼睛凑了过去“你可知,那位大人...可好男风?”
“小东西,你这是要和我抢生意?”
“小生对大人一见倾心,还望姐姐成全。”
“你是出门打酱油都会遇见真爱,我这楼里的姑娘们哪个对你不是又爱又恨?
“别取笑小生”妖狐展开扇子装模作样地扇了几下又合上“好姐姐你就告诉小生吧。“
“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是有条件的。”她半遮着脸笑了,抬眼打量着妖狐眼神意味深长“那就...让我摸摸你的尾巴。”
 
 
【4】
 
“你自己也有尾巴为什么要摸小生的!”妖狐不乐意,谁不知狐狸尾巴摸不得?
“不同意就算咯,我先去给那位大人准备酒水,新来的茉莉是个聪明姑娘,不如...”
“你你你你你怎么这样!”
“我可是个商人,想好了吗小狐狸,姐姐我忙着呢。”
“太斤斤计较是上不出第九条尾巴的姐姐!你看你卡在八尾巅峰这么久,说不定牵个红线助人姻缘能有所突破呢。”
九尾不与他绕圈子,这只小崽子的诡辩套路她太了解了“你知道什么,姐姐我修的是无情道,你就说给不给摸。”
妖狐咬着牙让步“给你摸,但是就一下!”
“三楼等我。”
“你去做什么?”
“找茉莉...瞧你那表情,茉莉是新来的护院,熊族的。”
小生又被骗了,所有人都对小生的尾巴有非分之想,这个无情无义无耻无理取闹的世界。
 
“小生这样够美吗”妖狐对着镜子照,难得摘了面具露出脸来,心里竟是有些忐忑了。
“可别这样看我,我对你这张脸没有抵抗力。”
九尾指尖绕着妖狐的尾巴毛,大尾巴敏感地甩了甩拍开了她的手“说好一下的别占小生便宜。”
“小气劲儿,尾巴谁没有似的。”
“那你还摸小生的。”
“逗你好玩咯,早就听三尾姐姐说过你,有趣着呢。”她给妖狐正了正发簪“你要是回家记得给姐姐带个信,那位还惦记着她让她别担心。”
“那位是哪位?”
“你可知道雪女?”
“???”
九尾一张帕子盖在他脸上“勾引你的大天狗去吧。”
 
屋内是有别于花楼的清净雅致,妖狐做贼似的蹑手蹑脚地推开门,看见那位大人正背对着他坐在桌边,背影便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脱俗感觉。
明明肉垫踩在地毯上没有声响,大天狗却侧过脸,把妖狐惊讶混着紧张的表情尽收眼底
真的是狐狸吗,睁着眼睛的样子分明像只鹿,大天狗这样想着唤他“过来。”
妖狐还未来得及做出准备好的妩媚表情,此刻听见大天狗清清冷冷的声音苏了半边身子,软着腿走了过去,暗自庆幸刚才收好了尾巴不然此刻一定忍不住甩出花来,那可才叫丢脸。
离近了更发觉这张脸好看,妖狐只是看着便觉得自己陷进去了,能和这般姿容的大人共度良宵也是值了,妖狐一向是享乐至上的,不自觉带了几分引诱味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