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24 10:00:52  作者:一辆推土机

 =================

《女主上来就死了》作者:一辆推土机
文案:
    冷漠医生 vs 温柔熟女
 
 
万年面瘫冷漠脸的美女医生林昂在第一次看到自带柔光特效的结时,就可耻地将她捡回家了。
 
某天,结消失了。更离奇的是没有人记得她的存在,除了林昂。
 
这不对!
 
 
—-
 
 
1、剧情向,略悬疑,非欢脱文
2、结局HE
3、剧情从第四章开始
 
 
超冷题材,用爱发电……【捂脸.jpg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昂,结 ┃ 配角:周文月,周文阳,关言,莫磊,洛亦蝶 ┃ 其它:
 
==================
 
  ☆、第一章
 
  
  三里屯。露天酒吧。红色特斯拉 Modle X 停在路旁,酒吧服务生扶着敞开的车门。一个蓝裙的女孩子歪坐在酒吧的椅子上,睁着迷离的眼睛,一只脚搭在车门内。
  又一个醉酒的姑娘。林昂想。
  姑娘看起来非常年轻,脸庞柔和,眼睛的轮廓很深,笔直的长发黑得过分,鼻子软软小小的,深蓝色素丝长裙,衬得她的脸格外苍白。好像一只布偶猫,林昂想,跟她一塌糊涂的醉相简直毫不相配。
  这情况大概持续有一会儿了,旁边的服务生努力压抑着受够了的表情。
  特斯拉的主人是位男士,他一手把着方向盘,头发梳得刻意,嘴角挂着微笑,眼神隐藏着他的不耐烦。
  林昂冷漠地看着这一切。她习惯于观察环境和人群,像镜头一样记录它们,但这并不是她的爱好,只是职业习惯罢了。
  “美女,”酒吧服务生哀怨地说,“您看您要是想上车,我就把您抬上去,要么您就把腿放下来,成么?”
  一辆红色的保时捷911轰鸣着减速,驶进酒吧门外的停车场。精心穿戴过的男人下了车,被酒精熏透的空气里散过腐草的气息。
  特斯拉男的眼神飘忽,转头问道:“你的小跑呢?”
  “啊,抱歉,”蓝裙姑娘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刚睡醒的猫,“非常抱歉。那辆车,我把它卖了。”
  “卖了?为什么?”
  “因为我没有钱了呀。”她说,脸上漫开一丝笑意,掩饰不住的妩媚从她的眉间眼底散发出来。
  特斯拉男的表情变换了好几次,复杂得耐人寻味。
  代客泊车回来的酒吧服务生看起来又受了什么委屈,他埋头嘀咕着走过蓝裙姑娘旁边,不小心碰到了她。
  突然的碰撞让醉酒的女孩子险些从椅子上滑落。林昂忍不住过去扶了她一把。
  她都醉成这样了,可别甩我一嘴巴,林昂想。
  “kuo kun——”蓝裙姑娘说。
  特斯拉男皱了皱眉:“一醉透了的就tm说泰语……”不耐烦的表情替他说出了后面的字。他看了看林昂,脸上又浮起那让人想抽他的假笑,眯起眼睛,对着林昂又像是对着空气说:“养不熟的野猫,随便帮她找个什么窝儿待会儿吧。”
  特斯拉加速极快,拐上主路,就此消失。
  林昂扶着那个姑娘,有点懵。姑娘睡得正熟。
  服务生又回来了。“就知道会被甩了,”他的嘀咕声充满仇恨和莫名的优越感,“以为自己是谁,脸上动个刀就去吊富二代,哈!”虽然声音很小,却被林昂听到了。
  “开过来。”林昂扔车钥匙给他,指着不远处一辆黑色老款帕萨特。服务生果然又感到被冒犯了。
  车开过来,林昂把醉酒的姑娘扶进后座。姑娘努力睁开半只眼睛说谢谢,又蜷缩在座椅上睡着了。
  懂事的姑娘,干嘛醉成这样。林昂想。
  “您这是?”服务生先是试探着问了一句,上上下下地打量她一阵,忽然恍然大悟,刚刚被打掉的优越感成倍翻了出来,“原来你……哈哈,我不歧视你们蕾丝边,你放心,哈哈,您也真是不挑,她这鼻子要是没整过我姓倒着写……”
  “滚!”
  ——
  林昂在附近一个老旧小区里有一个小房子,六楼,没有电梯,楼下有一小片空地,天不亮就有成群结队的大妈来跳广场舞。每个月她都会过来住几天。
  很多时候林昂甚至有些喜欢这些大妈,她们代表了生命的倔强和对世界的热爱。
  林昂试着把醉酒的姑娘扶上楼梯。六楼,好吧。姑娘也努力地指挥自己的两条腿,但她完全指挥不动,只好连声抱歉,乖乖地尽力配合。
  终于到了,林昂把姑娘拖进房间,让她躺在灰色的长毛地毯上,再盖上一条毯子。
  林昂看着她。她的呼吸声若有若无,又睡着了。
  是个好看的姑娘,林昂想。
  给自己倒了杯水,林昂感觉一辈子的力气都用光了。天天健身有什么用,抬个八十斤的姑娘都累成狗。想了一会儿,林昂也睡着了。
  细微的异样使她醒来,林昂睁开眼睛,姑娘蹲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她。有一瞬间林昂以为这是她的猫回来了。“想去洗手间。”姑娘说。
  从洗手间出来,姑娘刚洗过的脸干干净净,幽深的双眸湿漉漉地撩人。“这是哪?”
  “我家。”
  姑娘笑了,房间里有了颜色。“我叫结,结束的结。”
  她的家在天文馆路附近,她一个人住。她的声音柔软而清晰。林昂递给她一杯水,她小心翼翼地托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就像对待最珍贵的琼浆玉液。“我怎么过来的?”
  “你醉了,男朋友先走了。”
  “嗯。”她并不吃惊。
  “泰国人?”
  “不,我是云南的傣族,我们过泼水节和火把节。”她眼里闪着那些热闹场景的光辉。“不麻烦的话,请帮我叫一辆滴滴,我的手机好像掉了。谢谢。”
  “我送你。”
  她又笑了,对林昂道谢,并带着慵懒的调调为自己带来的麻烦致歉。
  她的语气毫不在意,林昂想,其实她并不真的关心自己在哪、遇到的是谁。
  ===
  结的家很好找,是一个著名的豪宅小区。保安拦下车,看到结才抬起横杆。
  房间显得空空荡荡,不是因为面积大,实际上她的房子可能只有40平,是个大开间。装饰风格极其冷淡,家具仅有必需的几样,黑、白、灰。
  深色沙发前的茶几上摆着两个芝华士酒瓶,都已经空了大半,两只蓝色玻璃杯,几片皱巴巴的的柠檬。有烟灰缸,但是空的,干干净净。她靠喝酒吃空气活着吗,林昂想。
  房间里没有照片或任何私人物品。简直就像酒店客房。或者说,简直就像林昂自己的房间。
  她随手倒了两杯酒,想请林昂一起。林昂拒绝了。
  等电梯上来的时候,天很冷,她还穿着那身蓝色的长裙,轻轻战栗,透着羞赧又毫不吝惜自己的浪荡,并在电梯门关上的瞬间再次说了谢谢。
  从头到尾,她没有提那个特斯拉男,也没有讲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或者有什么伤心之处。自始至终,就是两个寡言的人,在安静的空气里,一个致谢,一个沉默而已。
  在电梯下行的时候,林昂有一瞬间非常想回去把她两瓶酒扔了,或者至少买点热腾腾的宵夜上来 。但她很快便自嘲:凭什么呢,你有什么立场,那是别人的生活,和你无关。
  林昂开车回家。
  我的心里大概是空的,没有什么感情,更不用说激情。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总觉得可笑。可是这个醉生梦死的姑娘让我不能不在意。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应该不会再见到她。林昂躺在灰色的长绒地毯上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就这样吧
 
  ☆、第二章
 
  刚进十二月,国贸沿线的店铺和商场便摆出巨大的圣诞树,建外soho的巨型旋转木马也在凛冬之夜散发着光辉。这是整个京城里最繁华的地带。
  林昂的诊所就在这一片写字楼中,位置不错,站在窗前能看到建国门桥上流沙一般的车行,也能看到楼下露天咖啡馆暖黄色的灯光和一辆突兀的面包车。
  车旁有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指了指咖啡馆的座椅。
  天气很冷,整个露天咖啡馆就只有一个人。
  是结。
  林昂一眼认出了她。
  她半躺在长椅上,就像一只猫咪蜷缩在那,毛衣袖子长长地遮住手,戴着头顶有球球的白色毛线帽,修长的双腿冻成粉红,短靴松松垮垮,显得她越发瘦弱。她今天化了妆,两个眼圈一塌糊涂。显然,她又喝醉了。
  最近接连出了几个涉黄案,社会影响很差,上头下了死命令,警局在附近布了明线暗线要业绩。结这个样子实在让人疑心。那两个人大概打算抓她。林昂迅速冲出去。
  “林医生,下一个患者马上……”前台护士姐姐着急喊她。
  “取消。”林昂头也不回。希望还来得及。
  “抱歉我迟到了。”林昂做出热络的样子拉起她的袖子。
  结茫然地看着自己的袖子,顺着袖子看到了林昂,便显出那不自知的妩媚微笑,“啊,今天下班好早。”
  “先进去。”林昂说。
  “好呀。”结想起却起不来,无可奈何地笑着。
  “站住!”面包车的阴影遮住了他们,刚才指人的那个中年男人下车走来,向林昂出示证件。林昂皱眉。
  “她是你什么人?”
  “患者复诊。”林昂拿出名片递上。
  “哦?”男人眯起眼睛,锐利的眼神显示着强烈的不信任,也许是他的职业习惯。“心理医生。好。你的病人叫什么?”
  “结,是个……平面模特。”
  “嫩模?”中年男人仔细看着缩在一角的结。“多少钱一次?”
  “你最好客气点。J67834。”林昂冷冷地说。
  中年男子显然没料到一瞬间林昂就记住了他的警号,他被激怒了,语气不善地指着结,“身份证拿出来!你的医生叫什么?”
  “林昂,”结并不恼怒,她慢悠悠地从毛衣口袋里翻出了身份证,“我来找她治好我的酒瘾。”
  中年男子反复盯着结和她的身份证好几秒钟,心有不甘。“是该治!”他上了车,重重关上车门,开向下一个目标。
  林昂扶着结走进咖啡馆室内,她看起来冷透了,林昂给她吃了两个热乎乎的红豆派,喝了一杯热腾腾的果汁,用围巾把她裹起来,然后带她回家。为什么带她回家?你的麻烦还不够多?林昂苦笑。
  六层楼的台阶让结爬得吃力,但她咧着嘴笑,仿佛很开心,她气喘吁吁、摇摇欲坠,几乎下一秒就要倒下了。
  差不多用了一整个晚上,她终于爬到了。她客客气气地借用洗手间,卸了妆,洗过澡,吹干头发,长长的顺直的黑发,换上林昂递给她的仔裤和衬衫。一个多么年轻多么正常的姑娘……
  林昂递给她一杯水,“你知道我的名字?”
  “对呀。”结说,“上次我拿了你的名片,还偷偷查过你的资料。”
  “名片上有我电话。”
  “嗯。”
  “为什么不打给我?”
  “不想打扰你呀。”
  “那就在楼下等好几天?”
  “啊……对不起。”
  林昂心里忽然很难过。她提醒自己不要太认真,只是一个醉生梦死的年轻姑娘而已。
  结轻轻转着水杯,露出温柔而疲惫的笑容。“我有救吗?”
  “两年。”
  “啊?”
  “戒酒会让你感到难受。”林昂说,“但清醒会让你感到值得。非强制完全戒断只需两年。”
  “我可以坚持两年。”结说,“我想去三亚,在那边找份工作。”
  林昂看着她。
  “我有个老朋友。他有个旅游公司,在三亚,啊,有人说他资产来路不明,不过他是个真正的好人。”
  “好。”
  “啊,还有一件事。”结迟疑了一下说,“我有个八万多买的爱马仕包包,来北京的时候寄存在南站的行李处了,要交存管费……如果拿回来,我能就买张去三亚的机票。”结想了想,“那个包包大概能换一万。”
  林昂忽然克制不住的烦躁,这情绪来得突然而强烈。
  结垂下眼帘,捧着玻璃杯,像上次一样小口小口地喝水,仿佛一只初生的猫咪舔着它的牛奶盘。
  “你这个三亚的朋友跟在酒吧扔下你的不是同一个人吧?”烦躁的时候林昂的话就会变多,变得让自己不喜欢
  “不是。”她笑了,淡淡的,“你在酒吧见过的是我前夫。我结过婚,为了钱。”
  林昂猛地站起来,盯着她看了很久很久。她也抬头看着林昂,湿漉漉的眼眸告诉林昂她并没有撒谎,而且,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昂走神了。
  “你是不是奇怪我前夫那么有钱,可我却这么潦倒……你知道吗,我的自尊让我这样做。”
  “你在扯淡?”
  “醉酒的女人也有自尊。我的自尊是除了自尊以外一无所有的那种可怜的自尊。让你见笑了,真抱歉。”
  林昂走到厨房,没有什么吃的,她热了杯牛奶。小小的餐桌上升腾起蒸汽,映衬得一切越发荒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