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25 15:04:14  作者:光合作用

   【周翔】苒苒 by 光合作用

  ☆食用说明:
  全职高手原作向脑补文,cp周翔,时间跨度大概是第十二赛季到十七赛季;
  私设周泽楷有个弟弟,此文以弟弟的视角叙述。
 
 
第1章 孙翔
  我读研二的那个夏天,周泽楷带了个人回家,我听过他的名字,孙翔,周泽楷在队里的搭档。他个子很高,就是偏瘦,蓝白格子的长袖衬衣被他系在腰间,打了个蝴蝶结后还能垂下一巴掌的长度。头发微卷,被染成了栗色,阳光下呈现出流金般的色泽,刺眼得要命。
  我打量着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着我,那双凤眼睁得跟铜铃般,连眼尾上挑的线条都变得不那么明显。好半-晌,他才“啊”地叫了一声,嘴巴张得快可以塞下一个鸵鸟蛋,弹簧指差点戳到我鼻梁骨上。我的目光从他的脸上游移到周泽楷的脸上,这家伙交友的品位,真是一年不如一年。
  周泽楷沉默地握住那根手指,包在手心,用与我如出一辙的声音慢慢吐着字:“我弟弟,周泽煜。”
  我的目光在那两只手上转了转,伸手笑道:“初次见面,你好。”
  孙翔还没从僵直状态中恢复过来,眨巴了半天眼睛才想起来要跟我握手。他的手指倒不像他的人那样走混搭路线,干净修长、骨节分明,指甲被修剪得整整齐齐,只是指腹处有着薄薄的茧,触在手心上有点痒。
  都说通过握手的方式多少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轻柔之人洒脱,重握之人独断,指触型敏感,长握型热情。他看着挺跳脱的一人,握手时竟是一点都没晃,平稳、有力,透露出几分职业选手的从容来。或许这还是个深藏不露型的?我不由多看了他几眼,心下多了些计较。
  可现实往往没有想象那般的丰腴,下一秒钟,我的幻想就被眼前之人狠狠地一脚踩裂。
  只见他扭头跟周泽楷说:“他的手软得跟个女孩儿一样,也没有茧,看来真的不是你分裂出来的啊!”
  ……卧……槽……这该是怎么样的脑回路?!有人第一次见面就这么不客气的吗?还有什么叫分裂啊?你见过周泽楷这么大只的草履虫吗?!
  即便心里的槽点已被神兽踩踏了无数遍,我依然竭力维持着完美的风度。“临事以敬  处世以诚”,周家家训,就挂在正对我脑门不到五米的墙壁上。
  周先生和周太太都不在家。新品发布会、学术报告会、教学交流会……这两人一个老总一个教授,假期反而比平时还忙。
  “王阿姨请假,说是女儿出嫁,估计得下个月才回来。这几天的午饭我都叫的外卖,菜单在茶几上,你们要是肚子饿了就先点。”我接过他们的行李往二楼走,走到一半堪堪收住脚步。
  “那什么……我突然想起客房被我当成储物室了,里面的东西要挪走,得花点时间……”
  孙翔还是一副神游天际的状态,倒是周泽楷很快反应过来。
  “不用,他跟我住。”
  我闻言,心下几分惊诧。
  周泽楷有洁癖,虽然没有严重到必须要戴着手套才能碰东西的地步,但至少,在我的记忆中,他还从没有过能跟人分享一张床铺的情况。这个孙翔,看来有点不太一样?我不由又多看了他两眼。
  他们在楼上收拾东西,我带公主去洗澡。公主是我家养的猫,芳龄一岁半,纯种伯曼猫。周太太亲自到法国把她接回来,结果新鲜劲维持了还不到一个月就开始嫌烦。周先生工作繁忙同样指望不上,至于周泽楷……呵,鉴于此人的洁癖程度,不提也罢。所以投喂、洗澡、梳毛、陪耍等艰巨任务统统落到了我头上。
  “你要是不洗澡,周泽楷肯定嫌弃你!”我把沐浴刷往水里一扔,恶狠狠地瞪着这个在浴盆里乱扑腾的小家伙,托她的福,我现在已经从头到脚都湿了个彻底。她一听,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顷刻便温顺下来。我不禁抚额,男神的魅力已经强大到跨越物种的地步了吗?我们的脸明明长得这么像,为毛换成我就没有这种效果?
  半小时后,我带着公主在沙发吹毛,周泽楷正好带着孙翔下来。两人的衣服换过了,大概也是刚洗过澡。孙翔看到公主,眼睛忽然一亮,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过来,兴奋地问:“这是什么品种?布偶?不对,虽然有手套,但下巴和小腿都有色斑,脸型也不太一样……是伯曼猫,对吧?”
  我惊讶于他对猫的熟悉,点头道:“看来你很喜欢猫?”
  “对啊!”他傻笑两声,大喇喇地伸过手来,一把穿过公主腹下,另一手托在臀下,一个用劲就把公主挪到他大腿上。公主也不认生,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就舔着前爪窝实在了。
  我看着他熟练的动作,啧啧称奇。但凡喜欢小动物的人,都有一颗温和纤细的心,但这四个字放在眼前的青年身上,有一种……嗯,略微妙的错位感。
  “我养过一只布偶,黏人得很!长得那么大只了还要人整天抱着。”他两手在身前比了个长度,皱了皱眉,又拉开了一些,最后有些纠结地放下手,“算了,太久没见,我已经不记得她有多大只了。”
  我闻言,诧异地望向一边的周泽楷,
  怎么你们战队都不让放假的吗?
  周泽楷显然读懂了我的意思,他眨了眨眼睛,又摇了摇头。看来是有隐情?而且还不是太愉快的事情。虽然有些好奇,我依然选择了保持沉默。
  所幸这种略闷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孙翔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公主身上。他熟练地给公主“马杀鸡”,手法简直堪称专业,公主喉咙发出小马达般“呼噜呼噜”的声音。忽然,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抱起公主,左右转了四十五度,继而就像被点了笑穴一般,乐得前仰后合。
  “啊哈哈哈哈~~你居然是大小眼!还正好是左眼大右眼小!艾玛,周泽楷,你家的猫真不是王杰希快递过来的?”
  我被他无厘头的爆发整得莫名其妙,只好再次求助周泽楷,周泽楷却露出了个无奈的笑容!
  孙翔自顾自地乐了好一阵,忽然望向边上的周泽楷,“咦”了一声:“你干嘛一直杵在那?不累吗?”问完还特自觉地往边上一挪,手掌在身边的坐垫上连拍数下。
  这特么是训狗的姿势吧……周泽楷你可别那么没骨气!
  果然,周泽楷抿紧了唇线,没动。
  那小子却不依不饶,把沙发拍得啪啪作响,一边拍还一边笑嘻嘻地问:“你该不是怕猫吧?哈哈哈哈,枪王居然会怕猫!笑死我了!不行我得发条微博!”说完动作麻利地掏出手机噼噼啪啪地打起字来。
  喂,这样真的好吗?我哥只是不喜欢猫毛并不是害怕啊!你这样给他乱贴标签很有损他冷(gao)酷(leng)型(zhuang)男(bi)的形象的好伐!?
  我再次用眼睛余光扫了周泽楷一眼,他依然抱着手臂站在一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得,这是压根不在乎呢,激将法对这个男人彻底无用。但毕竟事关我哥的形象,做弟弟的怎么说也不能让贴错标签这种糟心事在眼皮底下发生。我清了清喉咙,打算将周泽楷同志小时候被一群野猫追到树上躲着不敢回家从此之后就对猫科动物深恶痛绝的黑历史详细告知。但下一刻,我便无比庆幸自己那机智的半秒停顿,否则可就打脸了,还是被自家人,狠狠地。
  没错,周泽楷坐过去了,虽然脸色不是很好看,但依然坚定地从孙翔怀里接过了公主。这举动大概连公主都没想到,瞧她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在周泽楷怀里扭得叫一个狂喜乱舞、憨态尽出,还一个劲儿地腆着肚皮求抚摸。
  得瑟!
  孙翔一愣,勾起一边嘴角笑道:“原来你不怕猫啊!”
  他显然对周泽楷和公主的组合很满意,掏出手机啪啪啪地连拍了好几下,拍完还一边回放一边乐,“这才对嘛,都说讨小动物喜欢的男生比较容易找到女朋友!”
  我怀疑这才是他养猫的真实动机。
  周泽楷闻言,嘴角也抽了抽,“我不……”
  “不什么?不愁找女朋友?”孙翔“切”了一声,“长得帅了不起啊……”
  周泽楷愣了愣,笑笑没再说话。我忍笑忍到几乎内伤,我赌一张银行卡刚才周泽楷想说的不是这一句。
  留他们在客厅里玩你猜我猜,我爬回房间补眠。一大早就被拉起来当苦力,实在有悖于我休假日睡足十三个小时的原则。一觉睡到傍晚,那两人早已不在,桌面上留着张字条,一如既往的周泽楷风格。
  “冰箱,有饭。有事,勿等。”
  拉开冰箱,还真是有些出乎我意料。保鲜盒里整整齐齐地码着三个菜,清炒西兰花、红烧小排、香葱煎蛋,卖相都很不错。垃圾桶里还有切下来的边角料,这明显不是外卖货。
  莫非是周泽楷厨艺大爆发?
  ……还是算了吧,此等水准,不是周泽楷这种泡面党短时间内能练出来的。那就是孙翔咯?我一边嚼着排骨一边想,那可真是人不可貌相。这要是个女孩子,一定得唆使周泽楷拐回家。
 
 
第2章 秘密
  傍晚,周太太和周先生回来了,听说周泽楷带了个朋友,都来了兴趣。周太太非常含蓄地打听,年纪多大?模样如何?性格可好?跟你哥可配?
  我一一如实汇报:年龄看上去比我小个两三岁;模样跟您大儿子比也不逊色,虽然看上去有点傻;喜欢动物还会做菜,应该不难相处;跟您大儿子自有一套沟通技巧……
  周太太闻言喜上眉梢,用手帕按着嘴角直笑。周先生也颇为欣慰地拍了拍她的手,你看你看,你还担心泽楷不开窍,我都说了那是他眼光高。
  我看着二老满脸未来儿媳妇半只脚已经踏进门的欣喜表情,生生把最后那句“是个很特别的男孩”给憋了回去。
  做梦是每个人的权利,只可惜美梦总是醒得太快。
  周先生周太太的你侬我侬还没能超过五分钟,玄关处就响起一阵敲门声——周泽楷长年不在家,也没有带钥匙的习惯。
  周太太一边打发我去开门,一边利索地拢着头发:“给我瞧瞧,没乱吧?”
  周先生贴心地给她托着化妆镜,还不忘给我递眼色。
  我无语地站了起来,真心祈祷气管炎不要遗传。
  果然是那两人,只是造型怎么有点怪?我望着周泽楷少了两颗扣子的衬衣和孙翔开了个大口子的T恤,惊道:“S市的治安已经差到如此地步了吗!?”
  周泽楷歪了歪脑袋,似乎在思考怎么回答。孙翔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头扭到一边不说话。
  有八卦……
  还没来得及细问,便听身后传来一阵抽气声。看来是我声音太大,把周先生周太太也惊动了。于是四个人就隔着一个我八目相对,诡异的沉默在玄关处蔓延。
  好半晌,居然还是周泽楷先打破了沉默。
  “爸、妈。这是孙翔。”
  “……”
  “叔叔阿姨好。”那孩子悄悄地拉了拉自己的大T恤,好像这样就能把那大豁口给遮掩过去。
  “你好……泽楷,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周太太的嘴角在抽搐,我敢打赌这绝不仅是因为看到自家儿子一副被打劫的样子。
  “遇到粉丝。”周泽楷从鞋柜拿了双新拖鞋递给孙翔。
  我在心里给他点了根蜡,现在的粉丝都这么狂热吗?
  周太太的情绪低落只维持了一小会儿,她很快就开心地询问起她大儿子这半年的生活状况。可惜她大儿子是个无口,问再多也是“不错”、“嗯”、“还行”,信息含量几乎为零。周太太无奈之下将注意力转向孙翔。
  “小孙也是电竞选手吗?”
  “家在本地还是外地啊?”
  “你们平时训练还辛苦吗?”
  “食堂的伙食还吃得惯吧?”
  “你们战队都是清一色的男孩子吗?”
  “偶尔也会跟粉丝联谊吧?”
  ……
  周太太不愧是教了一辈子书的人,交流技能一等一,这话匣子一打开便像缺了口的防洪堤。
  孙翔大概也被这气势吓懵了,反应跟白天判若两人。他对周太太的问题一律只用“嗯”、“啊”、“好”等单字回答,简洁程度居然完爆周泽楷。
  周太太见套了半天话也没套出个所以然,身心俱疲地回房间去了。客厅里只留下四个男人大眼瞪小眼。
  “你还要继续打?”
  “啊。”
  “以后什么打算?”
  “再说吧。”
  我端着水杯缩在沙发上看着这熟悉的一幕,这是周泽楷每次回家父子俩的固定演出节目,二问二答,精准得跟每晚七点的新闻联播似的。按照惯例,对话会到此结束,周先生该退场了。可今天的周泽楷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一阵沉默过后又补充了一句:“轮回,很好。”
  气氛骤冷,周先生头顶上乌云密布。我咕噜地吞了一口水,寻思着得找个合适的时机跑路。
  孙翔一副搞不懂状况的样子,眼珠子在他俩身上转了又转,最后挠了挠头说:“叔叔不用担心,队长很强,轮回肯定能夺冠。”
  我闻言,一口水喷回杯子里:少年,你的理解回路能给点力吗?周先生明显是希望他儿子早点回家啊!夺冠不夺冠什么的他根本不关心啊好吗?!
  但无论如何,在客人面前,周先生还是维持住了他素来八风不动的范儿,点了个头,就起身回房了。
  孙翔明显松了口气,这才扭头望向周泽楷,皱着眉头说:“你还真是辛苦,还好有我给你岔开话题。”
  我大惊,原来他刚才都是故意的?看来这位是大智若愚啊!岂料他再开口却是:“你爸妈这么轮番着逼婚也不是个事,要不,你赶紧找个女朋友?”
  那语调,怎么听怎么幸灾乐祸。
  “……”我果然还是低估了他奇妙的脑回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