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25 15:06:22  作者:酔尘

 =================

《夜昙一敛三色尘》作者:酔尘
文案:
     这是一个表面冷漠实则温柔的王爷攻和表面冷漠实则羞涩的小将军之间互相暗恋偏要一个追一个假装躲的故事,磕磕碰碰都是爱情的调味品,小虐怡情大虐伤身,作者绝对亲妈呀~~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商宇痕,宇夜昙 ┃ 配角:宇十一和暗卫们,皇帝和大臣们 ┃ 其它:各位酱油们
 
 
==================
 
  ☆、楔子
 
  牡丹含笑意缤纷,
  夜昙一敛三色尘,
  弥棠红枫秋已尽,
  风雪三更望离人。
  “娘亲,这首诗是什么意思?”
  “这诗啊,是等待。”
  “娘亲你在等谁?”
  “娘亲在等,冬日暖阳……”
  稚嫩的声音不再响起,因为他看到了娘亲的眼泪。只是疑惑,娘亲那么漂亮,为什么总是这么伤心呢?小小的他不懂,他的两个弟弟更不会懂。只是看他问了娘亲之后,娘亲便哭得这么伤心,就以为他欺负了娘亲,于是长相相同的两个小小玉人儿扑倒了与他们长得一样的大哥,使劲搔他痒痒,叫着喊着要替娘亲报仇。
  一旁的女子绝美的脸上还挂着泪痕,见状却轻轻笑了出来,边伸手抹去眼泪,边劝着三个小人儿,小心点,别伤着了........
  每个人都有一段难以忘却的往事,他们在不同的经历相同的绝望之后,在黑暗的缝隙中小心翼翼的生存,却终究抵不过命运的安排。
  他风姿卓然,将真正的自己深藏变成清冷淡然,却被他的真心呵护打动。当他卸下一切防备伪装,却发现海誓山盟变成了一生中最大的骗局......
  幼时的经历让他害怕人心的多变和诡谲,他的宠溺纵容间渐渐让他找回自信,却毁于一场意外。他用六年时间等他回应,最终却要一条命去赌他心中一丝情意……
  他孑然一身,受困方寸,却不甘屈服于命运,苦练武功成为人人惧怕的存在。因为他的真心维护,他以为自己终于也可以幸福,却只得来无数人的围攻,万剑穿心......
  他们是在乱世中存活下来的小小蝼蚁,靠着一份倔强出人头地,活出自我。却终究在心爱之人的手中一败涂地......
作者有话要说:  两年啦,尘还是忍不住把文放上来了,虽然还有些不太成熟,有些地方还有缺陷,但尘会努力的,这是一世情深系列第二本,却是第一个写完的,大概是尘太偏爱小可怜一样的夜昙了,想让他早点修成正果吧。笑笑和弥棠的篇章等这篇更完也会更的,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喜欢的小伙伴们可以在品论里发表看法哦,尘会经常看品论的,大家可以多多指正,尘会尽量修改的~
PS:文中设定都是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的,官职设定来自度娘,大家看个开心就好,别较真呀~
 
  ☆、第2章
 
  东雨建国二十年,百姓脱离战乱安居乐业,东雨渐渐强大繁荣起来,新帝登基几年,资历尚浅,摄政王把持朝政,带领东雨逐渐展露头角,在几大国中也占有一席之地,百姓莫不推崇敬仰。
  书房内,一身白色锦袍的男人坐在书桌后,手中笔走龙蛇,苍劲大气的字体跃然纸上。
  男人相貌俊逸,轮廓硬朗,高挺的鼻梁上是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平静的表情透出冷厉慑人的寒气,让人轻易不敢直视。
  书桌前刷拉一声落下一个人,黑衣蒙面,气息凌乱。
  “主子。”
  宇十一声音不复以往的平静,隐隐有着一丝颤抖,“属下……不辱使命。”
  他从怀中摸出一叠信,双手递给眼也未抬的主子,“这是潜王与湳越丞相周怀江往来的书信。”
  在南城潜伏了几个月,宇十一已经将潜王方勉里里外外查了个清楚明白,并且还将能直接给潜王定灭九族大罪的证据都带了回来,呈给了自家主子。
  商宇痕笔下不停,单手接过那一叠潜王方勉通敌叛国的罪证,随意扔在了桌上。
  “你可有话要说”
  宇十一脸色瞬间惨白。
  商宇痕没什么动怒的表现,却让宇十一心中惊惶不已。
  “属下……”
  这几个月的暗探经历,除了完美完成任务之外,宇十一还做了一件身为暗卫最不应该做的事情。
  商宇痕放下毛笔,身体微微后仰靠着椅背,等着失了沉稳的暗卫继续说。
  宇十一面上闪过挣扎,最终颓然闭眼。
  “属下愿受任何惩罚。”
  身为暗卫,本不该与任何人过于亲近,但他与雁棋……此次虽然依旧完成了任务,却无法再保持一颗沉稳的心,于暗卫来说,便是大忌。
  商宇痕看了他一眼,
  “你要背叛本王”
  “不!”
  十一迅速摇头,
  “属下没有做过任何背叛主子的事情,也绝不会这样做。”
  无论他的心态发生何种改变,他绝不可能做出任何可能危害到主子的事情。
  这是他的信念,也是一个暗卫存在的唯一理由。
  向来沉稳严谨的暗卫如今连气息也无法控制,商宇痕却没有什么表示,只道,
  “本王知道。下去休息吧。”
  宇十一是他的暗卫,跟随他身侧多年,虽然商宇痕生性冷漠,对宇十一却是很看重的。原本除去潜王才是商宇痕派宇十一走这一遭的目的,但他现在却什么都没说,只让宇十一下去休息。
  十一猛然抬头,瞪大眼震惊地看向面色丝毫未变的主子。
  主子的计划容不得半点闪失,如今却竟然没有对他与雁棋的关系有任何表示,这简直……让人不敢置信。
  商宇痕皱眉,“怎么听不懂我的话”
  “……属下告退。”
  掩下心中的惊涛,黑色人影迅速消失在书房。
  商宇痕面色平静,随手拿起一封信拆开。
  一目十行地看完信中的内容,幽深的眸子掠过一丝意味深长。
  看来这东雨江山,商家坐得不容易。
  叩叩——
  有人轻轻扣门,有规律的节奏显示了他是负责书信的侍卫身份。
  放下手中的信,商宇痕看向垂首的侍卫,口气淡然,
  “什么事?”
  “禀王爷,这是刚刚收到的风灵城的飞鸽传书。”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了。每次风灵城有消息传来,都意味着那人身上又多了一条可怖的伤。
  主子为了让十八十九好好护着少爷,竟然下令无论少爷受了什么伤,都要让十八亲手在十九身上划下一样的伤痕。可怜十九一身好武艺,却总被刀子招呼还不能还手。
  商宇痕看完后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淡淡道,
  “公主在哪里?”
  “回王爷,今日是奉阳一年一次的才艺大赛,公主此刻正在台上与人比对。”
  “胡闹!”
  商宇痕拂袖斥道,立刻带着人去了城中心的擂台。
  那厢商秋软连胜十人,颇有些自得起来,心想果然本公主才艺双绝,世间少有人敌,正要开口让那颇负盛名的司琴姑娘和沁茹姑娘上场,眼角忽然瞥见人群外神情冷淡负手而立的白衣人,顿时大惊失色,顾不得此刻身在擂台上,转身便跳了下去,慌忙逃窜。
  只可惜,她一介女子,又娇生惯养不会武功,哪可能从墨王身边的暗卫手中逃脱,不过片刻便被人抓住,拎去了商宇痕暂居的小院。
  眼见逃脱无望,商秋软只好可怜兮兮地服软,采取怀柔措施,也不在意自己公主之尊,扑倒在地上抱着商宇痕的腿苦苦哀求,
  “皇叔,求求你,再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无论如何我都会给你一个答复。”
  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望着他,眸中满是期待。
  商宇痕不为所动,端起茶杯递到嘴边,轻轻抿上一口,
  “皇命难违,公主还是尽早回宫为好。”
  他神色淡漠,并未因为脚下跪着的是东雨备受宠爱的小公主而有所动容。
  商秋软颓然坐倒,揪着商宇痕衣摆的手再也使不上力来,惨然道,
  “其实皇叔你何必怕我逃走,我私自逃宫,又在奉阳闹出这么大动静,不过是想赌一把,他心中到底有没有我。若是这样他还不出现,于我来说,嫁给其他任何人又有何区别”
  她泪眼朦胧望着眼前表情淡漠的男人,似幽怨似同情,“皇叔,我知道你也有心爱之人,也因为种种原因无法相守。你给我时间一搏,也好比给自己一个机会,看看到底是人定胜天,还是天命已定,可好?”
  商宇痕端茶杯的手一顿,杯中清茶溢撒,他却若无其事地擦去倾洒出来的水渍,将杯子放回桌上,缓缓低头看向面前的女子,深邃的眸子深沉了几分。
  商秋软向来害怕与他对视,这一次却鼓起勇气硬生生没有转开视线。
  那一双幽深沉静的眼,仿若千年寒潭,冷冽清澈,又深不见底,而在轻易看不见的深处,却又仿佛漫着浅浅光彩,仿佛所有的悲欢情愁,都藏在了这一层浅色光幕之后。
  有些人难过,可以毫无顾忌地表现出来,放肆地大哭大闹;可有些人,即便已经痛彻心扉,深入骨髓,你在他脸上却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痕迹,坚强得惨烈。
  商秋软一时有些愣怔。冷漠无情如皇叔这般,也有这许多不为人知的情绪么?
  商宇痕轻轻弯起唇角,不见笑意,却有无尽凉薄。
  “是谁告诉你,我有心爱之人”
  商秋软身子一僵,一股凉意从心底蔓延至全身。
  “皇叔……息怒。秋软胡言乱语,请皇叔不要怪罪。”
  “嘁。”
  他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嗤笑,
  “既然你喜欢打赌,那我也和你打个赌如何?”
  商秋软越发害怕地低下了头。
  心中开始有些后悔,早知道会对上这样可怕的皇叔,打死她也不会选择暴露踪迹来试探那人真心了。
  她不知道,她心心念念的那人其实方才就在屋外不远,可惜却止步于外,甚而此刻已经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商宇痕说到做到,给了她三天时间,言道只要她等的人有能力将她带走,便在皇上面前替她们保媒。
  然后,便将人扔进了松管楼。
  且不说松管楼近乎蛮横的楼规下,商秋软能否如愿以偿。
  那日在院中,商秋软离开后,宇十一悄无声息出现在主子身边,低声禀报,
  “主子,方才外面来了两个武功不弱的人,似乎是尾随我们而来。此刻已经走了。”
  商宇痕点点头。
  虽说此次出来是因为皇帝的命令要带商秋软回京,但他还有自己的事要办,便只吩咐宇十一多加注意。只要别人不来招惹,他自然不愿多生事端。
  
 
  ☆、第 3 章
 
  “义父,我喜欢你.......”
  醉眼迷蒙的少年努力睁大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借着酒意说出了深埋心底的情意。
  俊美沉稳的男人神色不变,伸手扶住身形不稳的少年。
  “夜儿,你醉了。”
  即便眼前向他倾吐爱意的是自己当成儿子抚养长大的人,他淡漠的表情也始终不曾改变过。仿若沉寂的海水,无论暗流如何汹涌,海面却总平静无波。
  “我没醉!”
  少年狠狠扑进男人怀里,死死搂住他的脖颈,闭着眼任由泪水肆意,沾湿男人的衣襟,
  “我没醉!我说的是真的!义父,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有多爱你。就算所有人都说我们不可以在一起,我也不在意!只要你也一样爱我!”
  向来听话乖顺的少年仿若失了控制的倔牛,一遍一遍地泣声重复着对男人的感情,仿佛这样便可以让他也同自己一般。
  男人锋眉微皱,加重了语气,
  “夜儿,我是你义父。”
  …………
  义父!
  黑暗中,熟睡的人猛然坐起来,捏着被衾不住喘息,额上满是冷汗。
  梦中那一双清冷淡漠的眼,让他熟悉了疼痛的心再次揪痛起来。
  “少主怎么了?”
  有人悄无声息出现在床前,垂首轻声询问还未回神的人。
  宇夜昙转过头,透过微弱的月光看清身侧的人,是他的暗卫。
  “没事,做噩梦而已。”
  他摇摇头,抬手捂住心口,方才那种几近窒息的感觉犹在。
  揉了揉眉心重新躺下,却没有再闭上眼。
  宇十八细心地替他掖好被角,轻手轻脚退了出去。
  宇十九站在门外,见十八出来,看了看紧闭的房门,轻声问,“少主怎么样?”
  宇十八摇摇头,“少主时常作噩梦,你又不是不知道。”
  见他面露无奈,宇十九不由哭丧了脸,抖了抖手中的密信,可怜兮兮望向自家哥哥,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十八“……”
  默默转头看了眼房门,十八无奈地叹了口气。
  希望少主早日明白吧,不要再这般不将自己的安危当回事了。
  ################################
  作为东雨最大的人口市场,位于西北边境平关城的松管楼背景之强大自然是不用说。虽说隶属东雨,却隐约有种平关之霸的感觉。所谓山高皇帝远,平常朝廷也是不会管到这里来,松管楼行事也越发张扬肆无忌惮。
  商宇痕即便贵为王爷,却也是不能在松管楼得到太多优待的,但他不仅将皇帝的宝贝妹妹秋软公主扔进了松管楼,自己也带着人去了,倒像是同出入自家后院般稀疏平常。
  松管楼的两位管事是一对姐妹,姐姐浪深深是这松管楼明面上的楼主,平日深居浅出,鲜少露面;而妹妹浪浅浅则是拍卖师,并且负责楼里一应大小事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