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5-12 10:55:24  作者:拿铁不加冰

 =================

《[网王]for love》作者:拿铁不加冰
 
文案:
    想了一下不开新文了,还是把各种贺文和点梗都放这里面吧。
不然好麻烦啊。
内容标签: 网王 
 
搜索关键字:主角:仁王雅治 ┃ 配角:他的cp们 ┃ 其它:一个邪教党的倔强 
 
 
  ☆、【迹仁】战略性友谊
 
  1、
  仁王给自己灌下了今天的第三杯咖啡。
  冬日里商务大楼二十四小时开着中央空调,热风吹的他有些头晕。
  他端着咖啡杯站起来,走了两步靠在半开放的茶水间的吧台上微眯起眼睛。
  旁边的咖啡机还在嗡嗡地响着,仁王没理会,打开茶水间的柜子,找出一罐没拆封的牛奶。
  他把牛奶盒拆开,把它和刚从咖啡壶煮出来的咖啡混在一起。
  还剩下半杯的咖啡和半杯的牛奶混在一起,咖啡的苦涩便被牛奶的香味冲淡了。仁王舔了舔杯沿,终于舒展了眉眼。
  迹部走进来时正好望见他这个表情。
  刚开完视频会议的男人脚步顿了顿。
  他探手从茶水间的杯架上拿了个干净的咖啡杯,看了一眼还在运作的咖啡机,重新调了浓度。
  “还没回去?”
  “大老板还在工作,我们怎么能清闲?”仁王半是开玩笑道。
  迹部哼了一声:“我可不是你老板。”
  “我可没说你。”仁王眯了眯眼,“你是大客户。老板加班员工不一定要奉陪,客户加班我们是一定奉陪到底的。”
  “啊恩,说的倒是很好听。”
  “本来就是说给你听的。”仁王侧过头很轻地勾了勾唇,“听过就算了。”
  迹部又哼了一声。
  旁边的咖啡机终于收了声,迹部按了开关把煮好的咖啡倒进杯子里。
  仁王还没走,出声道:“你别全都倒光,留一些给我。”
  “咖啡喝太多对身体不好。”
  “不是我自己喝。”仁王指了指咖啡机,“而且刚才那一半也是我煮的。”
  “可咖啡豆是本大爷的。”
  “这整栋楼都是你的,就别计较这个了,嗯?”仁王笑起来。
  他反手撑了一下吧台,站直了些,又转了个身:“同一句话还给你,咖啡喝太多对身体不好。”
  2、
  半年前,仁王所在的公司拿到了迹部财团大数据项目的竞标资格。
  这对创业公司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不说项目大小,光是迹部财团这么财大气粗又背景深厚的客户就是可遇不可求的。能拿下这个项目,就等于公司在这一行有了一定根基和地位。
  顶着亏本的风险,公司投入了大半的人力争取这个项目,终于打败了其他竞争者,在一个月前正式进入了签订合同的手续。
  不过事实证明,钱一点儿也不好赚。
  越是大的项目,越是容易收不住。
  仁王是这个项目的乙方的项目经理,从项目准备期开始就一直在和迹部财团的业务进行各种沟通和接触,依然阻止不了项目正式开始以后各种需求的激增。
  于是他不得不在签订合同后继续加班做需求分析赶报告。
  此时他端着半杯咖啡,还把剩下的半罐牛奶也带回了办公室。
  这个项目在迹部财团的优先级也不低,为此迹部财团特意空出一个会议室留作项目驻场办公室。这也就意味着仁王他们得在甲方工作人员的眼皮子底下办公。
  虽说项目大多是这样,可是……
  过了零点还整层都亮灯的公司真的不多。
  仁王这么想着,怎么都觉得自己跳进了坑里。
  他把咖啡和牛奶放在桌子上:“我拿了咖啡和牛奶,你们要就自己拿。”
  “过了零点喝咖啡容易心悸啊前辈,有猝死的风险呢。”
  “不会比你通宵写报告的猝死几率更大的。”仁王说。
  同公司的后辈对着电脑故作夸张地叹了口气:“这种残酷的事实就不用说出来了,我也不想通宵写报告啊。”
  “不用通宵。”仁王看了一眼时间,“实在不行就推迟汇报,再过半个小时就回去吧,明天可以迟一点来上班。”
  “这样项目不会延期?”
  “那就算到机会成本里去,让他们付钱。”仁王哼了一声,“没道理需求增加带来的成本由我们负担。”
  后辈摸了摸下巴,嗯了一声,“我怎么觉得前辈你话里有话啊。”
  “噗哩。”
  话里有话?
  “加班时间太多消耗的是公司成本,项目时间拉长增加的是他们的成本。我为什么要替他们省钱?”
  3、
  二十分钟以后“省钱”的对象出现在了会议室门口。
  他敲了敲玻璃门,没等回复就推开了:“准备下班了吗?”
  这句话是对谁说的显而易见。
  会议室里几个年轻人不约而同转头看向了会议室最里面的那个座位。
  仁王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你有事找我?”
  “不,只是我准备下班了。”迹部靠着玻璃门,眉眼间有很浅的疲惫和烦躁,但说话的语气还是沉稳的,带着他特有的骄傲的味道,“你如果也准备下班,我可以送你回家。”
  “哦。”仁王犹豫了几秒,点了点头,“好,你等我一下。”
  迹部不置可否扬了扬下巴:“我在停车场等你。”
  他说完出去了,顺手带上了门。
  “哇哦。”就坐在仁王旁边的青年感叹道,“前辈,你终于和客户的大老板勾搭上了吗?”
  “什么叫做勾搭,这叫做战略性友谊。”另一头的女孩反驳道。
  “前辈不愧是前辈。”另一个戴眼镜的青年推了推眼镜,有些好奇又有些不解,“上周汇报的时候客户大老板那么凶……前辈,你是和他私聊了什么别的吗?”
  “事情都做完了?”仁王看了他们一眼,“想早点回家就少八卦多做事。”
  “是前辈你说的可以先休息明天再做的。你不能剥夺我们八卦的权利。”
  “但我可以选择更改项目计划让你们没精力八卦。”仁王合上电脑站起来。
  “八卦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青年反驳道。
  仁王看了他一眼。
  “那好吧,你们可以继续八卦,我先走了。希望明天我来的时候能看到你们的工作成果。”
  他简单收拾了一下手提包,拿了门禁卡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没看到想看的反应的几个年轻人有些失望地互相望了望。
  4、
  大学毕业以后仁王在几个直系前辈的邀请下进入了这家创业公司,算是合伙人之一,也是最年轻的合伙人。
  几年运动员生涯给予他的不仅仅是足够精彩的回忆与牵绊,还有更多物质上的收获。比如大学入学考试时的特招名额,又比如几次国际大赛的不菲的奖金。
  他顺顺利利进了东京大学,选了最得心应手的数学专业,又正好赶上大数据时代的风潮。
  仁王骨子里有些冒险精神,又实在是聪明,还胆大心黑,便趁着风潮谈下了几个不小的项目。
  公司便很快站稳了跟脚。
  他也成了业界颇有名气的工程师。
  就连迹部财团的这个项目,也是他积极争取来的。
  “这是机会。”他在内部会议上这么说,“一个财大气粗又精益求精的客户,项目内容还正好是我们公司主要探索研究过的。”
  “可是迹部财团凭什么选择我们呢?这个项目还有其他大公司在争取。”
  “我可不觉得我们比他们差。”
  “但是……”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况且我们有优势,我们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我们怎么知道的?”
  “哦,至少我知道。”仁王换了个说法。
  “那他们想要什么?”
  “最好的,或者说,最华丽的。大老板的喜好能影响公司管理层的喜好,我觉得我们有胜算。”
  “好吧。”前辈们终于松了口,“难得看你这么有信心——”
  “噗哩,我一直很有信心。”仁王说。
  5、
  仁王下到停车场时左右看了看。
  不远处银灰色的跑车的车灯闪了闪。
  仁王瞄了一眼车牌号,走了过去。
  他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驶座,把手提包放到后座上,又系上了安全带:“你真的要送我回家?送到最近的地铁站就可以了。”
  “啊恩。地铁早就停运了,你难道要下车再乘出租吗?”迹部点了火,“本大爷不缺这一点时间。”
  “据说你一分钟价值上百万。”
  “哦?”迹部瞥了他一眼,“那你应该感到荣幸。”
  “我确实很荣幸。同时也觉得自己浪费了一大笔钱。”仁王说。
  6、
  仁王原本没打算和迹部有太多的接触。
  在他的计划里,他和迹部也并不需要有过多的接触。
  他只是一个乙方供应商公司,去为迹部财团做一个简单的信息项目。而迹部财团主业是证券和酒店。
  他没想到搭建数据平台的项目居然被列为迹部财团年度项目优先级前十,以至于从信息部一路汇报上去一直到CEO层级。
  这有些失去控制了。
  但也有补救的机会。
  比如一步步接过家业,正好在两年前接手了CEO位置的迹部景吾。
  仁王左思右想都觉得大少爷再过多少年也还是骄傲又追求完美的性子,与此同时还念旧。
  这里面可操作空间可不小。
  这么想完以后他做了决定。
  “你要亲自去?”他的前辈有些惊讶,“你不是说不参与业务流程只做算法建模吗?”
  “哦,那只是开玩笑的。我参与的业务和商务流程还少吗?”仁王面不改色。
  “可你昨天还说想换个口味……”
  “骗你的。”
  “……好吧,你说了算。”前辈无奈地叉腰,“仁王,你悠着点,这要是玩脱了咱们都得破产。”
  “噗哩。”
  仁王眨了眨眼。
  7、
  破不破产另说,接近迹部大少爷的计划倒是进行的很顺利。
  仁王管这个叫战略性发展友谊。
  他也不掩饰,直白地在言语或者行为里体现出“增进感情”的意思。
  这让迹部颇有些哭笑不得。
  真说起来,和迹部有交情对项目的过程没太大帮助,大概也就是一个象征性意义。
  而仁王越是直白,迹部反而越觉得他有其他的目的。
  什么目的?
  公事上说不通,那就往私事上想吧。
  8、
  仁王在给迹部指路。
  车里的灯没开,深夜里零星的路灯间歇照亮着车里的空间。
  车子停在公寓门口,仁王解了安全带。
  他停顿了一下用听起来有些轻佻的语气问:“要上去坐坐吗?”
  “啊嗯?喝茶?”
  “喝咖啡怎么样?”
  “喝太多咖啡对身体不好。”迹部哼笑出声。
  他把手肘撑在方向盘上,侧过头去看仁王:“会有机会的。”
  “噗哩。”
  仁王打开了车门。
  9、
  谁又能说仁王的战略里没有私事的部分呢。
  10、
  转天深夜里迹部开完会,去茶水间倒咖啡。
  他开了咖啡机时心血来潮就去会议室转了转。
  会议室里居然还有人在。
  投影仪开着,坐在最里面位置的人没抬头,只是对着电脑,屏幕上不断拉出来各种图表,和一行行跳动的代码。
  他从门口不能听清每一句话,因为在说话的人情绪并不激动。
  但一个个专有名词用有些低沉的嗓音说出口,隔了一个玻璃门就好像多了些什么。
  迹部索性站在门口。
  他听过项目组的汇报,也多少知道项目核心的模型和算法。
  但复杂的东西像搭建模型一样由这个人新手操作的样子也实在叫人惊奇。
  迹部看了一会儿。
  满屏的代码和图表让他眼晕。
  他听到茶水间咖啡机的声音停了下来。
  他转身准备走时仁王正好抬起头,他们便隔着玻璃门对上了眼神。
  于是会议室里侃侃而谈的人停顿了一下。
  “做的不错。”迹部做出了这样的口型。
  仁王舔了舔唇,想我当然知道我做的不错。
  可你这样说我怎么总觉得哪里不太舒坦呢?
  11、
  项目从秋天做到冬天,转眼就跨了年。
  新年那天项目组的人在迹部财团高大的写字楼里人手一杯热可可,对着电脑屏幕面无人色。
  仁王在会议室里陪着加班,也算是掌握项目进度。
  他也拿着杯热可可,对着一群加班到走火入魔的后辈们加油鼓劲:“忙过这一阵就好了。”
  “前辈啊,你这话一个月前就说过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