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5-24 08:05:33  作者:檀盏

   《唯有暴富[网游]》作者:檀盏

 
  文案:女明星季明染一夜翻红
  结果第二天就被曝出
  已和神秘金主登记结婚
  有一天季明染上访谈节目:
  “你和何总是怎么认识的?”
  “就是我缺钱的时候,她正好有钱。”
  “听说《唯有暴富》这款游戏是你们的定情之作?”
  “没有,我们是网恋奔现+坑蒙拐骗。”
  “你有没有想说的话,在这里对何总说?”
  “嗯……何大茧子我爱你。”
  注1:不玩游戏的读者,也能看懂
  注2:女主娱乐圈,游戏剧情纯原创
  注3:欢迎收藏【作者专栏】,微博檀盏。
  已完结百合:《阎王又改我命数》
  基友连载文:《影后让我学着点澳门线上博彩娱乐网站[娱乐圈]》
  基友言情预收文:《我的前夫是巨星》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娱乐圈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明染,何解忧 ┃ 配角:路琤,纪兮兮,薛音 ┃ 其它:冒险游戏,娱乐圈,大佬,金主,甜宠,剧情
 
 
第1章 十八线明星中大奖了
  尊敬的季明染女士:
  首先,请允许我恭喜您顺利通过“Onion大赏”中国区的第三轮测试。
  其次,参加Onion官方VR游戏内测的电子合同与具体事项已发至附件,请您于北京时间2018年6月23日15:30,携带身份证件前往圣赛罗马酒店,跟随我们的工作人员前往比赛地点。
  最后,祝您旅途顺利,平安抵达。
  从片场收到邮件,季明染整个人就跟着了魔似的,嘎嘎嘎的笑个不停,嘴里循环念叨着邀请函里的内容。
  Onion大赏,6000万人报名,第二轮就只有1%通过率,等到第三轮机试后,中国区统共只入围了119个人。
  “那就是119个人平分5000万美金?”经纪人薛音直勾勾地顶着季明染,手里摩挲着半旧的剧本,半信半疑道:“会不会是骗子啊?这么好的事,能轻易落在你头上?”
  季明染白了眼薛音,尽量合拢嘴巴,清了清嗓子,扬起手里的台词敲了敲小音的额头,“平分个鬼,是一个人5000万,美金。”
  薛音的目光跟着季明染的手指跳了跳,半天没缓过神,只听季明染突然躺平在沙发上,细白的大腿朝天一晃,满脸沉醉地说,“不枉我花痴这么多年,终于能见到他了。”
  一想到只要拿到第一名,就可以亲手接过cuckoo递过来的奖杯,季明染满脑子都是卧槽卧槽!
  “我说,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万一外面有狗仔,别说你能不能接近你偶像,你自己连偶像都做不成了。”薛音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一面拉窗帘,一面甩了甩脑袋里的不切实际,催促着季明染赶紧背台词。
  薛音太了解季明染了,别说和100多个人竞争5000万,就是和一个女明星竞争一个女N号都根本抢不过。
  眼前,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
  上半年薛音拖关系求爷爷告奶奶,终于给季明染接了个民国剧,女三号人设特别讨喜,而且角色自身擅长的乐器季明染正好也会。
  本以为被雪藏这么久,终于要翻身,结果还没进组就被人截胡了。原本的角色被别人顶替,就连女三女四都做不了,捡了个女二的小丫鬟演。
  薛音觉得,她认识季明染这么多年,与其浪费时间去做根本没天赋的事情,不如抓紧一切机会,多跑跑龙套。
  “你真的要去参赛啊?六月份那部戏好不容易争取的,说不定到时候爆了呢?”
  季明染打断薛音的话,斩钉截铁地说:“剧本总会有,可我和他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这辈子可就这么一次。”
  “有必要吗?你为了个都没见过面的人,要赌上自己的前途吗?”薛音的语调越来越冷,仿佛季明染的行为,也将她拉入了一个不见天光的无底洞,“你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费尽心思贴上去,也不怕人家看不上你!”
  薛音的话说的刻薄,她顿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拿季明染撒气,刚要软语哄她,就感觉大腿上突然扑过来一个黑影。
  季明染的眼泪唰地一下泼下来,“小音,你真的忍心拆散我们吗?我知道,我只是个18线小艺人,而他是福布斯富豪榜的第7名,可我就不甘心,不甘心我的爱,随着我的生命的陨落埋入黄土。小音,求你,成全我们这段感天动地的爱情吧。”
  小音嫌弃地掰开季明染的手,哭笑不得地拍了拍桌角,“季明染你又来这套?下次能不这么酸吗?我跟你说正经的,你怎么…”
  薛音感觉自己满腹怒气被堵在心口,难受的很,可是看着季明染这么真情实感地“哭诉”,还是心软了,背过身郑重其事地警告道:“再闹我就真的生气了。”
  她忍不住又提道:“不是我不体谅你,你自己去看看,网上有你名字的关键词,有几个正面的?你不听我的安排,成天玩游戏就算了,这次还要一个人出国,参加哪门子比赛!万一是骗人的,你有生命危险怎么办?”
  季明染仍旧笑眯眯的,既不着急也不解释,下巴蹭在薛音的肩膀,眼角的眼泪都没顾得上擦,语气慵懒地求饶道,“啊啊啊小音,你别生气嘛!我知道你最近压力特别大,都怪我不争气,都是我不好。可是……”
  薛音眼角抬了抬,季明染垂着脑袋,继续哀求道:“我真的为了这个比赛准备了很久,我想去。”
  见薛音没有反应,季明染赶紧举手发誓,“如果我这次被淘汰了,我回来什么都听你的。什么剧本我都听你安排,我绝对不再惹事得罪人。”
  季明染话音刚落,窗外突然刮起风来,床帘被吹的鼓起来像个大肚子。
  薛音叹了口气,在寂静中拍了拍季明染的肩膀,偷偷瞅了眼她,叹道:“我也不是不放你去,只是怕你空手而归,丢脸而已。”
  季明染听到薛音这么说,笑容立刻浮现在脸上,双手合十,言辞恳切地说:“距离出发还有十三天,我一定好好背台词,争取这部戏表现的更好一点。如果以后我成了大明星,你就是我的金牌经纪人。要是,这次我万一赢了,那我们都是大富婆!”
  薛音忍不住翘起唇角,又叹了一口气,“你要是对那些大导嘴巴有这么甜,咱们早就红透半边天了。”
  季明染嘻嘻的笑着,埋头缩进了沙发角落,目光落在装邀请函的礼盒上,眼底迸出了些许光彩。
  与此同时,FML娱乐的总部,何解忧正在办公室训斥负责大赛选手统筹的助理,她纤细白皙的手指,一下又一下地点在季明染的简历上,一句接一句地斥责着。
  “我们花了多大心思才让Onion愿意和我们合作,这就是你们层层把关选拔的人才?”
  助理战战兢兢,面对这个年纪还没自己大的何副总裁,吃力地解释道:“我保证,这里的每位选手都是通过了公平公正的笔试机试面试,公司没有任何偏私。而且这位季小姐的笔试成绩是所有选手里得分最高的,Onion那边的审核也是通过的,我查过她的一些资料背景,虽然绯闻不少,但履历干净,没有任何污点。”
  何解忧气的坐在椅子上不说话,Onion是享誉全国的慈善盛会,每隔十年,会通过特定赛事,甄选出一批在行业内颇有潜力的年轻人。凡是参赛选手,即使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也会因为比赛本身而镀金,而最终的获胜者,不仅能获得Onion大赏最高荣誉,而且还能取得5000万美金的奖励。
  “不求普世,达济一人”是Onion慈善的主旨。所以,这些人不管是从才华,还是人品都一定要是最好的。
  然而,何解忧看着季明染的资料,她何德何能入围这个比赛?一个满身绯闻的小明星,一没才华,二没德行。
  到底是哪一步出了问题?
  “赛制有问题,尽快提出补救方案。”
  何解忧看着助理,他的脑袋也快要钻进地缝,他也很委屈啊,这每一轮的试题都是何解忧亲自审核的,答案系统也被层层加密,外人根本没法窃取。
  何副总的低气压之下,助理倍感倒霉,原以为最终选手名单上报,自己的重担终于要卸下来,结果百密一疏,眼看所有人的心血都要葬送到这个季小姐的身上。
  “要不,我们直接把这位季小姐淘汰了吧。”反正,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成绩到底如何,只要公司层面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邀请函都发了,你想让人家觉得我们出尔反尔吗?”
  尽管何解忧再不愿意,也要顾及到主办方的想法,这件事绝不能闹大。
  “你把季明染的资料详尽整理一份,发到我邮箱。”何解忧揉了揉脑袋,颇为心烦,助理刚要逃跑,就听到何副总又说,“等一下,再帮我定一下去北京的机票,尽快。”
  他疑惑了一下,连忙领取任务。
  十分钟后,季明染的资料妥妥地躺在了何解忧的桌面上,何解忧仔细看了一遍,算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证实,这位季小姐真的是用了手段通过测试,自己也有办法让她在吃尽了苦头后,惨败而归。
  何解忧随手又翻了几页,某一页赫然写着:参加内测的原因是:喜欢枯骨(cuckoo)。
  枯骨,好久没有人这么称呼她了。
 
 
第2章 十八线明星又使坏了
  抵达帝都已经是三小时前的事情,前往养老院的路上,何解忧透过车窗观望着这座熟悉的城市,突然察觉到人群里的奇怪的眼神。
  沿途的人,为什么要拍自己?
  何解忧的履历十分简单,总结起来就四个字:唯有暴富。别人都奢求一夜暴富,而她是年年暴富,说是日进斗金都不夸张。然而,哪怕她已经爬到了福布斯富豪榜,“何解忧”这张脸、这个人也从来没有在媒体上露过面。
  为什么呢?因为怕死。
  现在,这么多人堂而皇之在拍她,难免心慌。于是,她下车查探,脚尖落地还没张嘴,她就看到自己座位正对的车皮上半截明星代言人的身子,车窗截走了代言明星的项上人头,刚好对接坐在那里的,何解忧的脑袋。
  所以,乘客们看到的奇景是这样的。一个风姿绰约的沙滩女郎,手里拿着一瓶酸奶发出邀请,脖子上却顶着一颗面无表情的秀气面庞。
  何解忧疑惑稍减,正要回到车里,余光就瞥见车身的另一侧,露出完整的酸奶海报。
  季明染的五官被紧紧的贴在车头,眼神暧昧得就像顶风而来抢亲的女魔头。
  何解忧不得不承认,她和这个季明染肯定天生相克。还没见面就能让她这么反感,从这个角度讲,季明染也的确算是个人才。
  长生养老院的院长听说何解忧到了,亲自出来迎接,何解忧话不多,随便转了一圈就上车离开了。
  何财主走了,这个月的资金也到账了。
  副院长感慨道:“人老了还不是求个阖家团圆,儿孙满堂。何小姐整日金山银山地送,却不愿见老人家一面,多大仇多大怨。”
  院长斜睨他一眼,重重地道:“你要慎言。”这可是他们的大财主。
  副院长不屑置辩,回到办公室继续看电视剧《优伶散》,这部剧两年前极为火爆,到现在看来都是精品。
  副院长磕着瓜子,跟着哼调,眼瞅着女三就上场了,下意识调高了音量,腿都不抖了,连喝三声,“好,好,好!”
  护工过来清理垃圾,看到副院长又在看这个剧,就笑道:“演女主这个演员,最近新上了一部现代悬疑剧《谋她》,您可以去看看。”
  “我这把年纪还追什么星啊,我就喜欢程楹这段,唱的好身段也妙,你听那段‘可恼驸马太无理,在宫院无故把我欺’唱的多得劲!”
  小护工听副院长喜欢季明染演的那个角色,登时不再热络,空气中只有季明染的唱腔和垃圾袋的刺啦声在交叠蔓延。
  同样在蔓延的,还有片场,季明染怒不可遏的叫骂声。从A组到B组,人人都知道季明染记恨纪兮兮抢了她的角色。然而像今天这么大张旗鼓地吵起来,还是第一回 。
  季明染跳到纪兮兮面前,“你故意打我,你手上戒指划伤我了!给我道歉。”
  纪兮兮无辜极了,柔柔弱弱地靠在椅子上,“大家都是专业演员,谁还没挨过打?导演说了,真打才能激发出真实反应,你看这一场不就一次过了。”
  季明染皱着眉,想着自己多泡的那几次水,多挨得那几个耳光,余光微微扬起,突然绽放出一个笑脸。
  同剧组的男主演刚到片场,看到纪兮兮就顺腿走过来,刚好看到季明染弯腰拉着纪兮兮的袖子,泫然欲泣地说,“纪姐,真是对不起。我以后会离琤哥远一点的。请你不要让导演砍我戏份,我好不容易才拿到这个角色,真的,拜托您了。”
  “兮兮啊,你们聊什么呢?”
  男主演温和可亲地走过来,背对着他的季明染一转身,就露出纪兮兮错愕不解的脸,她佯装慌乱,一秒不差地擦了擦眼角委屈的泪水,然后慌不择路地“逃离”了。
  薛音找到季明染的时候,她浑身都在发抖,一张小脸被冻的煞白煞白的。都狼狈成这样了,还去使坏,薛音很服气自家小艺人。
  她一面用吹风机烘干衣服,一面嘱咐,“你昨晚怎么答应我的,怎么又招惹纪兮兮,忍一时风平浪静知道吗?”
  “我今天是最后一场戏,现在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真当我是蔫瓜。”季明染裹着毯子,左右看了眼脸颊,肿的这么厉害,也不知道那女人手疼不疼。
  “纪兮兮和路琤是真的吗?”薛音突然八卦了一下,引得季明染低声笑了起来,“你猜。”
  “你今天做的也太明显了,你不怕纪兮兮又算计你?”薛音操心的不行,但是眼前的祖宗却很会苦中作乐。
  季明染伸手关掉吹风机,回头道:“路琤道行多高啊,我那点小伎俩逃得过他的眼睛?我啊只不过是抛了个□□,撕不撕得起来,还不是看他自己。再说了,今天当着她心尖尖上的男人这么一闹,她肯定不会找我麻烦。要不然,只要我出了问题,全剧组的人,包括路琤都会知道,是纪兮兮报复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