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5-29 15:30:25  作者:花野狸

 文案:

乡村爱情,背景90年代小县城。
 
天上掉下个二嫂,林锦云懵了:我二哥还是个孩子,有什么事冲我来!
 
林母:偏不如你意,接招——【棒打鸳鸯】
 
林锦云:鸳鸯?
 
林母:不对,这里没鸳啥事,看我辣手摧花!
 
林锦云:妈,你到底是摧花还是摧我?你看看你女儿被虐的,人家都说我抑郁了。。。
 
林母:啥是抑郁?
 
林锦云:就是吃鸳鸯肉都不香了。
 
蒋兰:不怕,呼噜呼噜毛,抑郁也不找。
 
林家老二:我是谁?我在哪?听说我有过一个媳妇?
 
简单说来,这个故事就是爱与礼的碰撞,情与理的较量,真爱冲破世俗的一次伟大尝试。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锦云,蒋兰 ┃ 配角:郭春兰(林母),林伟康,许小峰,丁雪 ┃ 其它:
第1章 初遇
 
林锦云提着大包小包走在回高湖镇的路上。今年县一中初中部放假早,她又只任课不当班导,倒是比别的同事早了几天回家。
 
  时值盛夏,临近中午,高温灼烧着目之所及的大片土地。从镇道往更远处望去是零星分布的几片自留地,地头里依稀可见埋头耕作的人。
 
  林锦云走累了,靠在路旁的一棵桑树底下歇脚,才刚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听到背后的菜地里有人正在唤着她。
 
  “是云丫回来啦。”
 
  林锦云转过身去,冲对方挥了挥手,“王婶。”
 
  “城里放暑假了吧。哟,瞧这大包小包的,带啥好东西回家啊?”
 
  林锦云忙俯下身从脚边的一个红色塑料袋里拿出两个水蜜桃,顺着弯曲的小路走到王碧玉身旁,递过两个桃子,“王婶,给,尝尝这水蜜桃。”
 
  “咋好意思哟。”
 
  王碧玉话虽这么说,手上却没见有多客气,忙把沾着泥土的双手往衣襟上反复搓揉擦拭,乐呵呵的接过林锦云手里的桃子。
 
  “还是云丫你有本事啊。瞧瞧,在县城做老师多体面呐,连带回家的东西都比咱这的好,瞧这桃子多鲜呐。”王碧玉边说着话边捧起颗水蜜桃大口啃了起来,“我家思慧要是有你一半本事,我半夜做梦都能笑醒过来。”
 
  “思慧现在在做啥呢?”
 
  “谁知道在干啥,家里待不住,三天两头就往外头跑,也不找个正经的事做,成天瞎混,前些天还跟我说要和人合伙做生意。你说,就她?是那块材料吗?!”
 
  “您也别急。国家正大搞改革开放,现在不像以前那么封闭了,现在鼓励市场经济,提倡带头致富。”林锦云瞧了眼满脸困惑的王碧玉,怕她听不懂,又解释道,“就是鼓励年轻人,鼓励镇子里的人都出去闯事业,思慧姐脑子活,说不定还真能做成大买卖,到时您就享福了。”
 
  “没给我添堵就烧高香了。还好她哥出息,会打家具,能赚钱。要不是靠他做木活打家具赚钱,一家子就只能守着这几亩破地讨吃的,他爸去的早,啥都没留下。”
 
  王碧玉说着便酸了鼻红了眼,眼泪正蓄势待发,但手里端着两个桃子不好擦拭,只好抬起右手拿着半脏的袖子往眼睛上狠狠一抹。
 
  林锦云望着她那土泪交融,越擦越脏的脸,欲言又止。
 
  “我啊,现在也不盼别的,就盼着咱思明能早些成家,给我娶个好姑娘回来伺候伺候他这苦命的妈,那才叫享福呢。”
 
  王碧玉说完,便把脸转向林锦云,扯出一个比夏日还热烈的笑容。
 
  可谓是意味深长的一笑。
 
  林锦云可不敢轻易接这话,她盯着这张混着泥土星子和泪痕的滑稽面目,把嘴闭得更紧了,只含蓄地笑了笑,笑不露齿。
 
  王碧玉见她没接话,有些恼她不开窍,正要开口再说,却被林锦云打断:“婶,那您先忙,我先回家了。”
 
  王碧玉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朝她摆摆手,“哎,去吧。也去见见你那新嫂子。”
 
  “什么新嫂子?”
 
  林锦云听得莫名其妙,愣住。
 
  王碧玉瞧见林锦云这幅蒙在鼓里的迷茫样,瞬间弯起满是皱纹的眉眼,嘴角咧出一个精神饱满的幅度,赶忙倾身贴近过来,用手肘拱了拱林锦云,“你还不知道啊?你妈没跟你说这事?” 
 
  “放假前学校里事情多,我有一整个月没回家了。出了啥事?”
 
  “嘿嘿,就是你那傻。。。就是你那得病的二哥。你妈给你二哥找了个媳妇,还挺标致的呢。还得说是你妈厉害,不声不响的就能把这么大的事给办了,连自己女儿都瞒着。我也是前天才撞见的,跑去问你妈,你妈没吱声,可这事不是明摆着吗,哈哈。”
 
  林锦云听完这话颇为震惊,忙和王碧玉告别,便脚下生风地往家里赶。
 
  这一路走来,她心里五味杂陈。
 
  林家算是村里过得比较体面的一户。林父早年靠养水鸭为生,家里两儿一女,林锦云最小,她上面还有两位哥哥,林伟健和林伟康。二哥林伟康十二岁那年不慎跌进鱼塘,被人救起后一连几天高烧不退,一觉醒来命虽保住了却也失了神智,智力仅有七八岁的孩童程度。
 
  林母郭春兰是个个性倔强不信命的人,自那以后便拉着林伟康四处寻医问药,一年里耗费了巨大的财力精力却仍不见林伟康有起色。
 
  可病急乱投医的郭春兰固执己见,不惜让儿子尝试任何野方、偏方以及各种民间疗法,导致林伟康的病情每况愈下。后来林伟康又因为一次意外染上了狂躁的毛病。不狂躁时只是显得幼稚笨拙,却也无害,可一旦狂躁起来,见物就砸见人就打,与疯子无异。
 
  又过了一年,林父得病去世,林锦云的大哥林伟健弃学回家接手鸭场的活。林父前些年挣了些许家底,林伟健子承父业倒也能勉强供给一家的日常开支以及小妹的学费。
 
  好在林锦云天生早慧,在学业上从来不落人后,一路顺顺利利念完师范大学。因为本就对教书感兴趣,又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大城市工作,毕业后她选择回乡,进了县城一中当老师。
  前年林伟健也娶了老婆成了家,一家五口人倒也算过了几年舒心的日子。 
 
  郭春兰在林父去世后,也绝了给林伟康治病的念头。但林锦云心里清楚得很,二哥一直是母亲心结和死穴。她有时甚至觉得母亲比二哥病的更厉害。 
 
  转眼到了林家。
 
  林家是两层楼高的自建房,林伟康需要人照料,自打得病起就一直和母亲住在一楼客厅左边的卧室。二楼有两间宽敞的卧室,林伟健夫妻和林锦云各住一间,再往上便是个小阁楼,平常只用来堆放杂物。
 
  这个时间点家里人通常都在午休,林锦云轻手轻脚地进了屋,把手上的大包小包轻放在饭厅桌子上,便往二楼自己房间走去。
 
  整个二楼静悄悄的。林锦云伸手旋动自己房间的门把。
 
  开门的瞬间,一个人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她的眼前,吓得她险些惊呼出声。
 
  一个陌生女人正躺在她床上睡着。
 
  想必就是那位新嫂子吧。
 
  林锦云心里琢磨着,脚下的步子放得更轻了些。她轻脚走进房间,绕过来走到床头,仔细端详起这位新嫂子。
 
  床上躺着的女人身形瘦削,细胳膊细腿的,脸色有些苍白。虽然闭着眼睛,但瞧着五官的线条,倒也如王碧玉所说的标致。她穿着一件有些发白的淡黄色短袖衫,下身是一条白色裙子,许是睡得不安稳,整个人只蜷缩在大床的一侧睡着。
 
  林锦云叹了口气,又轻声往房间另一侧的靠背椅走去。不曾想在将要走到坐椅前时,右脚突然绊到一个物件。她还没来得及低头瞄了一眼脚下,整个人便瞬间失去重心,半边身子踉跄着往前扑去......
 
  还好她反应及时,赶在摔倒前以手撑地,左腿盖重重地砸在那个拦路的物件上。
 
  软软的触感。林锦云低头一看,原来是个红蓝相间的编织袋。
 
  这一番沙沙的响动却足以惊动床上的人。
 
  她本就浅眠,这下被响声惊醒,猛地睁开眼睛,身子几乎同时坐了起来,转头朝响声处看去,一脸惊异,“你是谁?”
 
  林锦云站直身子,拍了拍手,望着这个正瞪着一双警觉的大眼盯着自己看的女人,从容答道:“我是这家的女儿。”
 
  对方显然对这个答案毫无准备,继续瞪着一双炯亮的乌目看着林锦云。
 
  这也给了林锦云二次打量她的时间,除却有些苍白瘦弱的脸颊,她的长相确实能称得上标致,细看下来更是觉得标致有余,堪称美貌。
 
  林锦云收回视线,弯腰提起脚边那个红蓝编织袋,把它往墙角挪了挪,便在靠背椅上坐了下来。
 
  “我叫林锦云,你呢?”
 
  女人回过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接着俯下身用手捋了捋刚刚躺过的床单,站在床边望着林锦云答道:“蒋兰。”
 
  林锦云点了点头,等着下文。
 
  可是并没有下文,蒋兰答完话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地盯着面前的床铺。
 
  气氛一度有些尴尬。
 
  林锦云不习惯这样的冷场,清了清嗓又问道:“那个...你多大了?”
 
  “26。”
 
  “你是哪里人?”
 
  “远西村的。”
 
  “啥时来的?”
 
  “前天。”
 
  “来这里是...”
 
  林锦云突然有些问不出口。正如之前王碧玉说的,这不明摆的事吗?
 
  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林伟康又傻又疯,正常人家哪会愿意把女儿嫁进来。能促成这桩姻缘的,除了金钱,她想不到别的。
 
  母亲当真是爱子成狂了,可二哥那种情况...
 
  一想到这,林锦云莫名对面前这个女人泛起了同情。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进的门,总归是自己家亏待了她。她又深看了蒋兰一眼,发现她正有些无措的低头捏着衣角,刚刚还显苍白的脸颊此时染上了两抹羞红,倒衬得整张脸明艳了些。
 
  “咳,你坐下说话吧。”
 
  蒋兰这才慢慢紧挨着床边坐下,身子侧对着林锦云,继续低头沉默着。
 
  “这袋东西是你的?”
 
  林锦云指了指刚刚绊住她的那个编织袋。
 
  “嗯。”
 
  “是你的行李吗?”
 
  “是。”
 
  “可以放在墙边这个柜子里。我柜子里的东西也不多,应该够你放的。”
 
  这次蒋兰却没有回答她,只看了眼编织袋,唇瓣翕动,欲言又止。
 
  “怎么了?”
 
  “妈让我这几天先住这屋,等他好了些就搬下去住,东西也就放边上了。”
 
  “他?我二哥吗?他怎么了?”
 
  “发脾气了,不愿意我进房间。”
 
  林锦云无奈地叹口气,站起身对着蒋兰说道:“对不起,吵醒你了,你接着睡吧。我不休息,我出门转转。”
 
  蒋兰闻言抬头看向林锦云,却见她已经走到门口,只好把将要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谢谢。
 
  蒋兰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作者有话要说:
  初次写文,多有不足,大家多包涵。
  全本免费,所以大家不要丢地雷炸弹啥的,免得浪费,觉得好看留评就行,谢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