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5-31 11:59:21  作者:邱老幺

 文案:

 
原以为这一生就此结束,却不曾想那个和自己朝夕相处的男人竟为了救自己而和大盛朝的皇上作对。
他想走的,只是他不愿意亏欠他。
但是什么时候,那人对自己动了这样的心思?
还有他肚子里的孩子,又是怎么来的?
 
粗鲁壮汉将军攻x前期高冷善良后期呆萌犯傻美人受,请看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两人如何被命(lao)运(yao)的巨轮推着走。
内容标签: 生子 阴差阳错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凡华,岳擎 ┃ 配角:庄子宣,盛业坤,其他一切闲杂人等 ┃ 其它:穿越,生包子
 
第1章 楔子
 
常年冰冻的悬崖上,凛冽的寒风带起漫天的雪花,在满眼银白的背景里,唯有远处丛林中时而传来的低低兽吼才为这片肃杀的地域添上些许生机。
  凡华站在悬崖边上,脸色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人群。
  他们披甲持兵,目露凶光,一尘不染的甲胄上却隐隐泛着血腥味。他们都是常年沐浴在杀戮中的战士,听从军令,无所畏惧。
  正中间,一个身着上好丝绸做成的华服的男子骑着一匹骏马,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皇兄,”他看着凡华,目光中却没有任何对眼前的太子的尊敬之意,“父皇派我来将你擒拿归案,为了不必要的血肉之苦,您就跟随皇弟我回宫吧。”
  凡华低着头,冷风吹起他即腰乌发,凌乱飘摇。几天的逃亡已经让他疲倦至极,也就无暇再打理自己了。
  然而这依旧无法改变他目光中的恬淡自若,微笑着抬起头,俊美得让人难以呼吸的面容因为这一丝笑而染上些许不染尘世的飘逸。
  对于这个结局,其实自己早就接受了的。
  只是想到那些为他而离去的人,他还是很愧疚的。
  只希望那两个小丫头能够安全地到达酆水吧! 
  甩了甩头,凡华看向盛业坤。
  “业坤,”清亮的眼睛透出向往,“你是否相信转世之说?”
  盛业坤摇摇头,原本轻佻的目光多了一点鄙夷:“皇兄想要拖延时间?”
  “嗯。”凡华直白的回答倒是让他有点意外了。
  没有等盛业坤的回答,凡华继续说着:“每一个转世的人,都会再一次体会自己在母亲肚子里的感受。那种感觉,就像浸润在常年温热的池水中,却不会窒息,也不会觉得身体僵硬……”
  盛业坤皱下眉,向旁边同样骑着一匹骏马,长得虎背熊腰的人说道:“岳将军,你先将皇兄捉拿,免得有什么意外。”
  那人应了一声,扬起马鞭轻拍了马背一下,缓缓向前。
  还在说着话的凡华收口了,看着向自己骑来的人,他笑了笑。
  “岳大哥,谢谢你。”
  对方一脸冰霜,显然不想和他有太多言语上的交流。捉住凡华便能够给他带来无法估量的利益,这句话对他没有任何攻击性。  
  “还有,我恨你。”笑容变成了寒冰般的冷漠。 
  看着凡华慢慢收回去的笑容,他握着□□的右手有一瞬间的收紧。
  从背后的披风开始脱起,外衣、棉裤,甚至是裹脚的棉靴,直到只剩下最后素白色的里衣,凡华才停下动作,赤脚踩在雪上,那样子像极了从天上飘下来的神灵。
  朝着众人作揖,他说道:“皇恩浩荡,业冀无以回报。”
  说罢,他缓缓退到悬崖边上。狂风吹起他的长发,扫过他的脸庞,肆虐着他略显单薄的身躯。 
  “快拦住太子殿下!”一看到凡华后退,盛业坤便意识到他要做的事情,赶紧命令下去,那些一直高度戒备的士兵立刻围了上去。
  岳将军也是快马上前,长木仓一挑,却只是带回一小片的衣服残片。
  呼啸的寒风从耳边掠过,凡华闭上眼睛,毫无意识的他安静地等候着死亡的来临。                             
                                
                                      
                                
                            作者有话要说:
  老妖开新坑啦= =
  今天看了一下,只想吐槽一下,为什么“长木仓”也要被阉?只想问问,难道□□不纯洁?
 
第2章 第一章
 
经过几代先皇的励精图治,大盛朝向外扩张领土,在内广开言路,君民一心,颇有一统天下的趋势。
  只是当今大盛朝天子盛天威的统治,却是有点不得民心。繁重的徭役赋税,苛刻的政策,让得老百姓们苦不堪言。 
  嘈杂拥挤的路道上,各种各样的商贩在卖力地推销着自家物品。
  在街道一侧有一家简朴的屋子,一个穿着素灰色衣衫的男子在药柜前来来回回,一个比他稍矮的人在旁边给他搭把手。 
  “凡大夫!”门外一声浑厚的女声传来,一个衣物有点破旧但是收拾得很干净的大婶走了进来。
  被叫作凡大夫的男子转过身来,令人意外的是,在沾着些许药粉下的并不是寻常郎中那般略显沧桑的脸,而是一张年轻的脸庞。
  “王大婶,什么事啊?”他笑盈盈地看向来人,对于这位中气十足的大婶,他倒是熟悉的很了。
  王大婶伸手向后一拉,一个小男孩被拉了出来。
  “这死小孩,都已经流鼻涕咳嗽了好些日子了,硬是不肯来看病,我今天是硬拉着他过来了,凡大夫您赶紧看看,我怕他有什么不妥。”
  那王大婶虽然是骂骂咧咧的,但是话里的心疼倒也是表露无遗。
  那男孩却撅起嘴:“哪有这么年轻的郎中,谁知道他是不是有经验的?”
  王大婶立马用手在他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喝道:“凡华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大夫了,他说第二,那就没有人敢说第一了!”
  凡华看着他们母子俩拌着嘴,无奈地笑了一下,伸手在小男孩的头上揉了一下,弯着腰和他说道:“有没有经验先放一边,我给你看一下,又不是什么大事,你说对不对?”
  小男孩看了他一眼,想了一下,好像没有什么话可以反驳,就嘟了一下嘴,万分不情愿坐上椅子。
  凡华坐在他前面,探手按上他的脉搏。
  药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王大婶紧张兮兮地看着自家孩子,那模样让凡华觉得有点好笑。
  把完脉,又看了一下舌苔,凡华这才说道:“没什么大事,只是感了风邪,寒气入体,熬几副药喝了就好。不过他病的时间有点久了,有点伤及元本,我再开一副调养身体的,好给他补一补。”
  “我不要!”那男孩却是一口回绝,“这得要多少银子!”
  “银子赚来都是给人用的,人不在了钱再多又有什么用!”王大婶哭笑不得地说道,眼里却是满满的欣慰。
  “那哥哥就不收你的钱,但是你要好好地听娘亲的话,要乖乖地按时服药,可以吗?”凡华也是为这孩子的懂事而触动。
  “凡大夫,这怎么可以?”王大婶却是摇了摇头,但是旋即又抿了抿唇。
  没办法,当今的统治者赋税繁多,今年又碰上了十年一遇的大寒,收成实在不好。说是孩子不肯来,其实钱袋干瘪也是一大原因。 
  “没事,王大婶,银子的事以后再说,孩子要紧。”凡华自是知道对方的境况,赶紧说道。
  那王大婶还想着要怎么接话,突然外面传来一声“都给我让开”,很快四五个还穿着甲胄的士兵便抬着一个人闯了进来,其中一人大喊道:“谁是凡华?”
  凡华看着对方一脸焦急的样子,对王大婶说了一声“您先带孩子回去,药我待会儿让人给您送过去”,便迎向那些士兵。
  王大婶看了一下一下子变得拥挤的药房,也就先离开了。
  “谁是凡华?快给老子滚出来!”那人见没人应,大喊了一句。
  “我在这,怎么了?”凡华走到他身边,一眼便看到一个躺在草席上,左肩插着一支箭的男子。
  他看上去二十五六,身形高大,嘴唇微厚,浓眉挺鼻,左肩处的衣服已经被人撕破,衤果露出来的躯体纹理分明,肌肉虬结,一看便知道是个练武之人。只不过此时的他嘴唇干燥发紫,眼睛紧闭着,短硬的胡须也蓬乱不堪。 
  “你们把他抬到床上去,立刻!”简单查看一下他的伤势,凡华皱起眉头,向陪同的人唤道。
  当四个人一人抬着一肢,堪堪把伤者抬上床的时候,凡华才明白为什么要来这么多人了。
  不过他也没来得及多想,那伤者除了受了外伤,很可能还中了毒,再不医治,后患无穷。
  先给男子服下一颗金创丹,凡华这才细细查看他肩上的伤口。这支箭的力度不是很足,只是半个箭头留在体内。伤者箭头处的肌肉有点内翻,并且已经开始腐烂,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
  看来棘手的,不是这伤势,而是箭上的毒。
  “阡陌,去拿一些银清草和万归灵捣碎!”向助手喊了一声,凡华回头向其中一名士兵说道:“你跟着他,拿一盆热水过来!”再吩咐其他士兵:“我待会儿要拔箭,你们要按住他,不要让他有太大动作!”
  说罢他拿起一块手帕,给不停冒汗的男子擦着汗。
  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将士,听到凡华的命令后立马便行动起来了。
  很快热水打来,凡华拿起麻布浸过热水后,绕过伤口,小心翼翼地把受伤男子左肩上的血迹和泥尘洗去。
  待男子本身的肤色再次显露出来后,凡华向那几个士兵示意了一下,在他们按住男子的四肢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果断地拔出了箭。
  拔出瞬间,那男子有瞬间的挣扎,粗眉紧皱起来,但是他把痛感忍了下去,让凡华暗暗称赞。 
  拔出之后,凡华立刻用干净的纱布摁住伤口给他止血,然后把林阡陌递过来的草药细细敷了上去,然后再缠上几圈纱布。
  缠完最后一圈,凡华这才整个人瘫软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豆大的汗珠像下雨般打在地上。
  那几个士兵见状赶紧过来扶起他,在看到他表现出与他年纪完全不符的干净利落的手上功夫之后,他们心中对眼前年轻的郎中已经升起了一阵敬佩之意。
  毕竟像他们这样久经沙场的人,不是每时每刻都可以接受到这样细致的治疗的,所以他们一直对随从的军医都持着敬佩和感激之情。
  那个之前大喊“给老子滚出来”的士兵也是挠挠头,对凡华说道:“凡大夫,我刚刚心急了,对不起。”
  凡华摆摆手,回以一笑。半晌,他对他们说道:“伤者先留在这里,箭上有毒,虽然我已经给他上了解毒的药,但是世上的毒千奇百怪,我不敢保证我的解药有没有用。”
  一旁的林阡陌一听到这句话,便猛地抬起头,看向凡华的脸上暗含焦虑。
  凡华轻摇一下头,眼里全是坚决。
  那几个士兵却是怔愣了一下,其中一个人刚要开口说点什么,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却挡在他面前,先开口道:“如此,就有劳凡大夫了。”
  说罢,又看了伤者一眼,他才带着几个人向凡华告辞,离开了药房。
  他们刚离开不久,林阡陌便走到凡华身边,语气焦虑地说道:“殿下,你……”
  凡华却是挥手示意他停下,说道:“你先回宫,我要留下来照看这人,他的情况还不稳定。”
  “可是,皇上要是来尘心宫的话……”
  “你先顶着吧,父皇他很少来尘心宫的。”
  “那殿下你……”林阡陌依旧担忧。
  无奈地拍了林阡陌的肩膀一下,凡华说道:“小林子,还有连衣保护我,你就别担心了,我只是放心不下这个伤者而已,过了今晚我就回宫。对了,还有王大婶的药,你顺便给她拿过去。”
  “……好吧。”林阡陌只好答应。
  等林阡陌走后,凡华踱到受伤男子旁,在看到对方起伏平缓的胸膛后,他才放下心来,靠到藤椅上小憩。
  夜色逐渐侵蚀天际,来看病的人渐少,忙活了大半天的凡华一边煮着粥,一边留意躺在床上的人。
  伸个懒腰,凡华站起来,走到炉灶旁,打开锅盖,一阵香味迎面扑来。看着锅里翻滚着的粥米,抚了一下已经发出声响的肚子,凡华的嘴角泛起一阵笑意。
  突然外间传来一阵口申口今声,凡华一惊,连忙用布拿下锅放在地上,然后冲了出去。
  刚走到外间,受伤男子的痛苦神情便映入了他的眼帘。此时此刻,男子嘴唇的紫意似乎更盛了,甚至有变黑的趋势,连带着脸庞也隐隐泛着紫意。手掌触到对方的额头,不期然摸到了一阵滚烫。 
  “不好!”暗道一声,凡华的眉头皱起。今天他已经给伤者换了一次药,那药材看上去也在发挥着作用,怎么到晚上就突然失效了呢?
  目光流连间,他看到男子脸上的经脉突起,呈现出的不再是青色,而是七彩颜色,时刻变换着。
  “居然是七彩夺命散?”凡华目光沉重地看着伤者,皱起来的眉头已经在额前形成一个沟壑。
  这是一种混毒,一开始中毒的人不会有什么特殊反应,但是毒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攻入心脏,轻易便会带走中毒人的性命。
  毕竟找到其中一种毒的解药已是困难,更何况是七种呢? 
  抿抿唇,凡华冲到药柜旁,拿出一颗青色丹药放入男子口中,喂对方吃下后,他立即走进灶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