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06 08:33:13  作者:送君十里

   《全星际唯一一个正常人类》作者:送君十里

 
  文案:作为一只修炼万年的仓鼠精,安言最大的愿望就是化形成功,
  然而就在他距离化形只有一步之遥时,却莫名其妙穿越到了星际时代,
  还成为了全星际唯一一个可以维持正常形态的人类。
  对此安言只想在心底呐喊,到底谁才是妖啊摔!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变成人类也不算坏,
  制药剂,赚大钱,虐渣渣,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然后,他竟然又变回了一只仓鼠!
  安言:吱?
  程亦:这只仓鼠长得这么可爱,一定很适合烤着吃。
  安言:吱吱吱?!
  食用指南:1、本文主受,1v1,走苏爽甜宠路线,主角金手指粗粗粗粗粗壮。2、作者坑品绝对有保证,喜欢的小可爱请安心入坑。3、更新时间为每晚七点整,其他时间均为捉虫么么哒。
 
  内容标签: 星际 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言,程亦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一只仓鼠精
  在一棵灵气充沛的参天古木之下,一只肥嘟嘟的仓鼠正挺直脊背,一脸坚毅地盯着自己高高举着的两只前爪,以及上面捧着的那颗散发着淡淡莹白色光晕的珠子。
  作为一只努力修行万年,却仍然找不到化形之法的仓鼠精,安言觉得自己绝对不能再等下去了!
  再等下去,他恐怕就要作为唯一一只修炼整整万年却无法化形的仓鼠精,被无情地记入妖界史册,受到所有妖类耻笑了。
  为了挽回自己已经所剩不多的尊严,也为了能早日拥有修长有力的身躯,转型为俊逸潇洒的型妖,安言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来了这枚顶级化形丹。
  据说只要吃了这种化形丹,就算是刚刚开了灵智的小妖,都能立刻化形成功,他就不信他有万年灵力在身,还能输给那些小妖。
  所以成败在此一举,无论如何,他,安言,都要在修炼恰好万年整的今天,化形成功!
  抱着如此坚定的信念,安言抖了抖头顶两只毛茸茸的小耳朵,眨了眨两颗豆丁大的黑溜溜的眼睛,两只前爪慢吞吞地把珠子送在了嘴边,却又莫名停了下来。
  但是……如果连今天的壮举都失败了呢?那他岂不是……
  算了算了,不想这么多了,还是先吃了再说吧,小爪子把珠子往嘴里一送,咕咚一声就吞了下去。
  然后安言保持着刚刚的姿势,紧张地在心里从一数到了五十,可他肥嘟嘟的身躯还是没有出现任何变化,真的任何变化都!没!有!
  下一瞬,安言浑身一软,肥肥的身躯直接瘫在了树边,两只前爪默默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他失败了,他完了,他真的要被作为反面教材载入妖界史册了,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转型成功了嘤嘤嘤……
  就在安言内心充满绝望,浑身都散发着沮丧和颓然气息的时候,他的身体却突然散发出一道微弱的光芒,接着这道光芒变得越来越盛,直至将他彻底淹没。
  也是在这个时候,安言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异状,咦?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丹药终于起效,他终于开始化形了吗?
  安言瞬间振奋起来,在一片白光中欣慰地感受着自己的前爪和小短腿被慢慢拉长,身上的绒毛逐渐褪去,太好了,他真的化形成功了,他马上就要转型为一只型妖了!
  就在安言满心欢喜地期待着自己化形后的样子时,脑海中却像是突然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狠狠刺了一下似的,接着瞬间失去了意识。
  等安言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脑袋里便又是狠狠一痛,紧接着一大团不属于他的记忆被强行塞了进来。
  安言捂住脑袋,痛苦地缩着身子,过了好一会儿,这种痛苦才慢慢消退,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好好梳理一下自己脑袋里的情况,就听见一阵轻微的动静传来。
  他下意识抬头看去,便见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中年男人推开门一步步走了进来,再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所以他现在是正躺在医院里?
  等……等一下,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儿啊!
  他怎么会对人类的事情这么了解,不仅一眼就看出这是在哪里,还能判断出对方的身份和大概年龄?!
  要知道他可是一只从来没有离开过妖界,对人类没有半点了解的无知仓鼠精啊,所以这真的一点都不科学啊!
  等等……科学?
  安言顿时整只仓鼠都不好了,他只是为了化形吃了一枚顶级化形丹而已,怎么事情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医生见安言一脸纠结地捂着脑袋,还以为他的身体又出了什么情况,连忙上前两步,关切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就是觉得有点纠结。”安言下意识作答,然后瞬间瞪大眼睛,他他他他……他竟然连人类的语言都学会了?!
  完蛋了!他该不会是吃了一枚顶级化形丹,就真的彻底变成人类,再也变不回一只仓鼠了吧?!
  那……那他是不是连仓鼠的语言都不会了?
  医生听到安言这样回答,顿时松了口气,正要详细询问,就见病床上的人一脸古怪地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吱?吱吱吱……吱吱……吱……”
  医生:“……”
  安言捂着胸口舒了口气,还好还好,他还记得仓鼠的语言,这是不是代表着他还是有机会重新变回仓鼠的?
  “那个……”医生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纠结。
  安言抬起头看过去:“怎么了吗?”
  医生果然一脸的纠结:“我要不要为你安排一次大脑检查?”
  “大脑检查?”他只是在安洛的欺骗之下,误服了对身体伤害极大的药剂而已,应该和大脑没什么关系吧?
  等等!他明明只是吃了一枚顶级化形丹而已,根本没服用过什么奇怪的药剂啊!而且安洛又是谁啊?他这到底是怎么了啊啊啊!
  安言一脸崩溃地捶了捶自己的脑壳,难道真的是他的脑袋出了问题,所以才会出现这么混乱的情况吗!
  见安言竟然开始一脸狰狞地自残,医生被吓了一跳,连忙拉住他的手,放柔语气道:“你先别急,有什么话我们可以慢慢说,现在的医术这么发达,无论你的身体哪个部分出了问题,都是可以想办法解决的。”
  安言一脸绝望地看着医生,却抿紧嘴角,不肯再开口。
  医生耐心地问:“安言,你的心里是不是有什么难题无法排解,所以才会这么痛苦?”
  对啊!就是这样的啊!
  他明明是一只安安分分修炼灵力的仓鼠精,为的也就是化形成功,不被其他妖类笑话,顺便转个型,结果他刚要化形成功,却莫名其妙跑到了这里,脑袋里还多出了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他当然无法排解了!
  但是他又不能说啊!
  他真的好难受啊!
  谁来救救他啊!
  像是有谁听到了他的心声,房门在此时被推开了,接着传过来一个充满担心的声音:“安言,你终于醒了吗?”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安言的脑海中立刻警惕地蹦出了两个字,安洛!
  紧接着,一段明显不属于他的记忆被这个声音瞬间激发了出来。
  比安言大了两岁的安洛拿着一瓶药剂出现在他面前,笑着对他说:“这瓶药剂可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喝了它,不仅可以长时间维持正常人类的形态,而且副作用非常小,你要不要试试?”
  安言就算再天真,也不可能直接上当:“谁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安洛挑了挑眉,故意压低声音挑衅:“看你平时胆子挺大的,没想到根本就是一个胆小鬼啊。”
  安言顿时怒了:“你说谁是胆小鬼!”
  安洛:“那你敢不敢喝?”
  愤怒之下的安言一把夺过安洛手中的药剂,一口喝完,然后抽搐着倒在了地上。
  回忆结束。
  值得一提的是,这段回忆里的安言当然不是仓鼠精安言,而是一个性格单纯,又特别容易冲动的人类少年。
  通过这段回忆,安言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并不是他的脑袋出现了混乱,而是他的大脑中多出了另一个人的回忆,这个人与他名字相同,但却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中。
  而他刚刚之所以会突然对人类世界的事物这么了解,应该就和这个人类的记忆有关。
  所以并不是他的大脑出现了混乱,而是他的妖灵不知为何出现在了一个人类的身体里,还被迫接收了他的回忆?
  但是那个人类又去了哪里呢?
  想到他留下的最后记忆片段,安言的心底莫名升起几分闷闷的感觉,那个人类……是不是已经不在了?
  “安言?”突然从身前传来的声音吓了安言一跳,也拉回了他的思绪。
  安言一抬头,正对上一张近距离的大脸,他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你……你干什么?”
  安洛的脸上慢慢露出一个充满恶意的微笑,压低声音道:“我给你的那瓶药剂味道一定很不错吧?”
  安言被这个恶意的表情激得身上寒毛都竖起来了,但想到自己可是有着万年修行的堂堂仓鼠精,怎么能惧怕区区一个人类呢?
  于是刚想继续往后缩的他,又强迫自己攥着拳头梗起了脖子:“你之前给我喝的到底是什么药剂!”
  安洛慢慢直起身,脸上的恶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写满无辜的恐惧表情:“言言,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怪我没有拦住你,你才会把那瓶药剂喝下去的,真的对不起……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安言:“……”和自己比起来,似乎这个人类看起来更像是脑子出了问题吧?
  没等安言从安洛的急速变脸中醒过神来,就听到一个关切的声音从病房门口传了过来:“言言,你终于醒了吗?”
  安言下意识抬头看过去,在看清楚对方样子的瞬间,他的大脑就像是被点燃的枯叶一般,轰的一下烧了起来,紧接着他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第2章 白莲花表哥
  等安言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已经多出了一段完整的属于人类安言的记忆。
  或者该说,在他陷入昏迷的过程中,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亲眼见证了一个人类少年短暂的一生。
  与自己同名的人类少年自幼与母亲一同长大,虽说没有父亲的陪伴,生活的条件也略显拮据,但少年并没什么烦恼,生活得很快乐,也很满足。
  但在他十六岁的时候,他的身边多出了另一个和他年岁相仿的人类少年。
  少年名叫安洛,是母亲哥哥家的孩子,也就是原主的表哥。
  安洛的双亲在一次意外中身亡,于是跟着姨母一起生活。
  安洛表面上看起来乖乖巧巧的,非常听话,实际上心眼多得可怕,不过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就弄得原主和母亲发生多次矛盾。
  明明每次都是安洛挑起的事端和矛盾,但偏偏他掩饰得太好,每次看起来都像是原主在故意找茬。
  而原主的性子又太过执拗,加之被安洛激起了叛逆心理,每次被母亲问起的时候,都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暴躁样子。
  不但不为自己辩解,还会反呛几句,弄得母亲感到无奈的同时,越发觉得是自己的儿子太不懂事了。
  久而久之,母子之间的关系自然是越闹越僵,又有安洛从中挑拨,弄到最后这对母子几乎连最基本的沟通都没了。
  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原主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面对母亲对他的关心和担忧也完全置之不理,反倒是安洛一直陪在安母身边,宽慰她,看起来更像是一对互相体谅、相亲相爱的母子。
  本来把母子俩的关系挑拨到这种程度也就差不多了,但偏偏今年原主十八岁,完成了义务基础教育后,就要进入高等学院学习了。
  而进入高等学院,也就意味着要自己出学费和生活费了,这对本就生活拮据的安家来说,无疑会是一项巨大的负担。
  安洛不禁去想,安母会不会为了让安言读书,而选择让自己辍学?
  毕竟就算这母子俩就算闹得再僵,可到底是亲母子,而自己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外人罢了。
  安洛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为了防止被原主剥夺读书的机会,他开始千方百计让原主放弃进入高等学院的机会。
  本来这件事进展得很顺利,安洛只用了一个激将法,就让原主自己主动放弃了进入高等学院的机会。
  可偏偏安母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格外坚决,一定要让原主继续读书,母子俩闹了好几次,竟然也没闹出个结果来。
  眼瞧着离高等学院入学考试的日子越来越近,安洛无奈之下只能铤而走险,然后就有了安言之前看到的那段回忆。
  再然后,人类安言走了,仓鼠精安言就出现了。
  目睹了这一切的安言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言言,你醒了?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的吗?”一个关切的声音随即响起,是原主的母亲,也是刚刚那个只看了一眼,就让自己陷入昏迷的人。
  安言现在的心情有点复杂,虽然已经围观了原主的记忆,但他到底没办法完全融入进去,此时还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安母。
  在原主的心目中,对自己的母亲是有怨怪的,他觉得自己的母亲根本不关心自己,反而和安洛站在了同一阵营。
  但在仓鼠精安言看来,原主之所以和母亲的关系闹得这么僵,有大半的原因都是他自己作出来的。
  在最初他和安洛闹矛盾的时候,安母不是没关心过他,询问过他原因,但原主却死活不肯说,还因为安母的追问闹了一通脾气。
  当然,这也不能全怪原主,主要还是安洛故意对他说,只有什么能力都没有的小屁孩才会去向大人告状。
  原主性子简单,最吃激将法,被这么一激,当然是什么都不肯说了。
  也正因为原主的死不开口,安母从一开始就连了解真相的机会都没有,到后来就更没有机会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