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07 09:52:53  作者:叶涩

   书名:宇宙第一醋神

  作者:叶涩
  文案:混娱乐圈的都知道,萧风瑜是个乐观开朗、大大咧咧,什么都不计较的人。
  主持人在户外访谈问:“有什么事儿会让你大发雷霆吗?”
  萧风瑜笑的矜持大方:“怎么会,我入行十年了,还有什么大风大浪是我没见过的?”
  主持人正要夸奖风瑜心胸开阔,见多识广,却见她的笑容逐渐褪去。
  大家回头一看。
  只见拍摄区外,前来探班的影后何芸涵正低头跟年轻的美女歌姬说着什么。
  当镜头再次对准萧风瑜的时候。
  萧风瑜淡淡的说:“不好意思,我要大发雷霆了。”
  主持人:……
  围观群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风瑜 何芸涵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街角的炮竹声连天,家家户户挂起了中国结、红色的灯笼,眼看着就要过节了。
  何芸涵抱着双臂站在办公室里,幽幽的看着窗外。
  身后的办公桌上,手机响个不停,沉默了一会儿,她转过身点开了微信。
  信息那边是何妈的声音。
  ——芸涵,你什么时候回来?你爸那个臭不要脸的,把小三都领到家里来了,你还管不管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何芸涵盯着信息看了半天,她拿上外套,关灯离开。
  因为要过节,路上的车并不多。
  透过车窗,何芸涵看着街上三三两两走过的人,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幸福,一脸的微笑,很多都是一家结伴出来购置年货的。
  车开了半小时,到了地方,她拉开门走了进去。
  昏暗的灯光,酒醉金迷。
  何芸涵一个人在吧台买醉,酒吧老板是个年轻的女人叫田悦,她烫着大波浪发,嚼着口香糖:“怎么着,又来姐这买醉,小可怜,爸妈又吵架了?”
  何芸涵皱着眉:“别管,给我酒。”
  悦姐摇了摇头:“你可拉倒吧,祖宗,你这都喝了多少杯了?还要?你才多大啊,年轻人,不要这么阴暗。上一辈的事儿咱管不了,你也别总头疼了。你没谈过恋爱,不懂这感情的事儿,就是在亲近的人也不能掺和,说不清的。”
  何芸涵晃着酒杯,“他们之前不是这样的。”
  小时候,爸妈明明很恩爱,他们从来不吵架,就是偶尔的闹了小矛盾也肯定不过夜。
  可是自从何爸的事业有了起步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田悦知道她在想什么:“很正常,这人啊,穷的时候是一个样子,有钱了,又是另外一个样子,环境影响人,没有谁能抵得住这世界的诱惑不变初心,唉,这眼看着要过节了,你也23了,是该谈个恋爱了。”
  何芸涵的声音闷闷的:“你知道我的。”
  田悦沉默了。
  何芸涵有些接触障碍。
  她很小就不喜欢别人碰她,甚至是同性之间的牵手,都会让她鸡皮疙瘩直起,从内到外的抗拒。
  岁数大了好了一些,牵手虽然难受,但她还可以容忍,可这也是最大的底线了。
  看过心理医生,有的说是重度洁癖,很多的则说她这是典型的孤独症的表现。
  不想把气氛弄得太僵,田悦转移话题:“我认识一个特别好玩特别阳光的孩子,也是圈里的,还保持着单纯呢,正好她今天来,我介绍给你吧。”
  何芸涵冷笑。
  单纯?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单纯的人吗?
  无外乎是隐藏的够深罢了。
  正说着,酒吧的门被推开了。
  悦姐一抬头,看到来的人,两眼一亮:“这儿,风瑜!”
  说曹操曹操就到。
  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长长羽绒服的女人,她头顶还带着雪花,脸颊冻得微微有些红,手里捧着一大袋子东西,快步跑了过来:“悦姐!看,我给你带什么了?”
  何芸涵略带着些醉意的抬了抬头,觉得眼前的人有点眼熟。
  她很漂亮。
  虽然这一身裹得跟麻团似的。
  狭长的眼眸,额头的碎发有一点点湿润,眼眸黑漆漆的像是葡萄一般,她的眼形很独特,眼角处微微上挑,清纯中又带着一丝女人独有的魅惑,她笑着对着田悦打招呼,浑身洋溢着青春的热情,正是花一样的年龄。
  悦姐美滋滋的:“又是老家带来的好吃的?”
  眼前的人是秦意的练习生萧风瑜,虽然还没有正式出道,但已经凭借着微博上的小视频和电影,以及给一些当红明星伴舞当绿叶逐渐有了些许的人气。
  萧风瑜摘下围脖:“我明天就要回家了。”
  悦姐:“呵,奶奶和姐姐都想你了吧?”
  萧风瑜有点不好意思:“别提了,这也许就是个人魅力?见了这么多年了,两个老女人还是这么爱我,非让我回去给解相思毒。”
  田悦被逗的直笑:“你哦,这小嘴。”她打量着风瑜:“你是不是又长个了?”
  萧风瑜脱掉羽绒服,掸了掸头上的雪,她没有回答,而且挺了挺胸脯:“姐,你不觉得还有别的地方也长了吗?”
  田悦:……
  她居然被一个小女孩给调戏了。
  风瑜的确又长了。
  田悦细细的打量着萧风瑜,她身材也出落的凹凸有致了,不再是之前的孩子模样了,曾经圆圆的下巴也收尖了,只是……这孩子是不是长得太快了,才十八,眼看着这都要一米七了,这今后是走超模路线么?
  萧风瑜看了一眼身边的何芸涵,这人好眼熟啊,这大过年的不回家,为什么要在这买醉。
  田悦乐呵呵的跟着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萧风瑜似乎很爱笑,聊得非常开心。
  何芸涵本来就心烦,萧风瑜还在她面前笑个不停,她似乎特别开心,跟田悦聊天的过程中一直笑啊笑。
  灯光太明亮。
  笑容又太刺眼。
  何芸涵一杯酒接着一杯的喝,到后来,视线变得迷糊。
  田悦擦着酒杯:“风瑜,你一会儿帮姐姐一个忙行不?”
  萧风瑜笑着点头:“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
  田悦指了指何芸涵,“她喝多了,你帮我把她送回家吧,家就在附近,门口我安排司机,我这脱不开身。”
  萧风瑜停顿了片刻,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的人,压低声音:“她是谁啊?怎么有点眼熟?”
  田悦乐呵呵的:“也是圈子里的,以后也许你会接触上呢。”
  这个小鬼,是不是心思都在吃上了?何芸涵居然不认识。
  晚风吹起,天气有些微凉。
  车子很快到了目的地,下了车,萧风瑜小心翼翼的扶着何芸涵。
  何芸涵浑身无力,只能靠着她。
  她知道萧风瑜,虽然这人现在还没什么名气,但已经被公司盯过好几次了,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新星。
  何芸涵知道她才刚满十八岁,还在读着大学,其他的就不甚清楚。
  田悦给的地址是何芸涵自己在外面买的房子。
  到了地方,萧风瑜看着这独栋的别墅,愣了愣。
  乖乖,这个姐姐还是个有钱人。
  路上,田悦特意打电话嘱咐萧风瑜好好照顾着,让她睡舒服一些。
  把何芸涵扶到了屋子里,萧风瑜本来想离开的,可是看她紧皱眉不舒服的样子,她顿了顿,洗了洗手,为了让何芸涵睡舒服,特意给她脱了衣服。
  这是悦姐要求的,她必须照办。
  何芸涵觉得自己晕乎乎的好像睡了一觉。
  第二天起来。
  何芸涵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了半天。
  渐渐地……
  她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了。
  她低下头,看了看被子里的自己,倒吸一口凉气。
  她的……衣服呢?
  除了内衣裤,什么都没给她留。
  这是谁干的???!!!
  她立即给田悦拨了电话过去,田悦笑着:“我是让风瑜送你回去了,但这衣服,该是你自己睡的迷迷糊糊自己脱的吧?谁敢碰你啊?”
  挂了电话,何芸涵用被子遮着身子,她眼神凌厉的扫过卧室,最终,定格在柜子旁,那一串手链上。
  这件事儿,萧风瑜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就是回来后,她发现自己的手链不知道丢哪儿去了,风瑜找了半天没找到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春节,萧风瑜回家过了一个欢乐乐的大年。
  年后,她刚回到公司就接到了苏总的电话。
  苏总是秦意娱乐的老板,跟萧风瑜有很多渊源,对她一直很照顾。
  萧风瑜笑眯眯的:“苏秦姐姐什么事儿?”
  苏秦那边好像在翻材料:“何芸涵,你认识么?”
  萧风瑜愣了愣,想了一下:“不认识。”
  苏秦顿了一下,“这就怪了,行,先挂了。”
  她抬起头,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何芸涵,苏秦眼眸中揉着一丝尴尬:“芸涵,你确定是风瑜么?”
  何芸涵点了点头,她摊开手,手里赫然是一个挂着小猪坠儿的手链,“这是她的风格吧。”
  苏秦看了看上面笑的肆意的小猪头,蹙眉:“可是,她说……”
  何芸涵:“什么?”
  呵,知道不好意思了?
  沉默了片刻,苏秦缓缓地说:“风瑜说她并不认识你。”
 
 
第2章 
  从小到大,何芸涵还是第一次品尝这样被人“光明正大”忽略的味道。
  她闭了闭眼睛,长长的睫毛轻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苏秦在旁边看的心惊,她和何芸涵认识时间不短,这样的表情说明她生气了。
  她可是有仇必报的女人,苏秦知道她的手腕,风瑜那……
  就这样被记恨的萧风瑜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此时此刻,她还在缠着经纪人惠文:“哎呀,姐,不要这么残忍嘛。”
  惠文两手抱着,头疼又无语的看着她:“你瞧瞧你的脸,过年一趟从老家回来胖了三圈,必须减肥,没有商量!”
  萧风瑜委屈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可是人家还在长个。”
  “还长个?我说了很多遍。”惠文扶额:“公司给你的定位是阳光清纯可爱美少女。”
  萧风瑜:“我不阳光吗?不清纯吗?”她说着,身子向后,靠着墙盯着惠文笑。
  她上挑的眼神根本没办法再纯真下去了。
  孩崽子真的是长大了。
  这么一笑,天真中带着的那一丝妩媚让惠文看着脸有些热:“你瞧瞧你,都快变成狐狸精了。”
  萧风瑜叹息:“惠姐,你干嘛这样说一个花朵一般的纯真美少女?狐狸精?跟我一点边都不沾。”
  惠文:“注意点你的眼神!我先回去,这一个星期的饭菜都会由营养师专门来给你配,你再敢出去给我瞎吃试试看!”
  她说完转身走了。
  萧风瑜缩在床上,拿出手机调出了自拍模式,委屈巴巴的:“人家这就妖媚了?”她一甩头发,媚眼如丝:“这叫妖媚?~”她起身,迈着猫步,走了一下一扭小蛮腰,红唇微微嘟了一下:“这就妖媚了?”
  她正在那搔首弄姿,惠文去而复返,她忘记有话要嘱咐风瑜了,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这样精彩的一幕。惠文站在门口静静的欣赏了片刻,在萧风瑜玩累了终于躺在床上晃悠小脚丫之际准备吃蛋挞之际,她叹了口气:“我纯真可爱的风瑜小同学。”
  萧风瑜刚刚分开的十个脚丫僵硬了。
  足足沉默了十秒钟。
  萧风瑜一口吞掉嘴里的蛋挞,她扭头眼泪汪汪的看着惠文:“就当这是最后的晚餐吧。”她两手放在一起搓了搓:“求求你了~”
  惠文:……
  有谁能拒绝了这样一个天真可爱美少女的纯真呼唤?
  惠文就可以。
  带了萧风瑜几年,她早就被打磨的刀枪不入了。
  用她的话来说,这不听话的小崽子绝对的聪明,要是能把日常这些“精湛演技”都用在演戏上,那就太完美了。
  不听话的小崽子足足被饿了一个星期。
  风瑜的行程排得很满,不同于其他艺人,她除了工作之外,还要兼顾学业。
  每天除了水果,就是脱脂牛奶,全麦面包。
  真正是“还在长身体”的年龄,白天忙碌完,晚上萧风瑜经过一夜的挑灯夜读之后,第二天的体育课直接在看台上睡死了。
  宿舍的几个人看着她,全都呲牙咧嘴。
  风瑜最好的朋友苏敏拿出了手机,“瞧瞧,你们都瞧瞧,咱这不愧是将来娱乐圈的演技大佬,这睡觉哈喇子都这么长,用我家的话来说都可以拔丝了。”
  宿舍的老大张薇扶额:“老二,没你这样的啊,差不多行了。”
  娟最有良心,她推了推风瑜:“元宝,醒醒,别在这睡儿,容易着凉。”
  萧风瑜揉着眼睛睡眼惺忪,“都别碰我,又困又饿。”她真的太难受了,现在谁要是能给她块肉,她都可以以身相许了。
  苏敏坏笑的在旁边拍照,老大无奈的叹息:“都别闹了,今天不是说学校特意把何芸涵请回来吗?咱们先去占个地方。”
  苏敏眼睛一亮:“是何影后吗?”
  何芸涵属于那种戏拍的不多,各个精挑细选的,她的戏以古装戏居多,而且都是那种无论是心里还是身体跨越巨大的戏份,演技早就不仅被大众认可,更是娱乐圈公认的“教科书”级别。只是她这一年来对外称要潜心钻研幕后,没有再接拍新戏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