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08 08:02:12  作者:汨罗江里一尾鱼

   《(希腊神话同人)[希腊神话]男神女装的可能性》作者:汨罗江里一尾鱼

  文案:迟洛一辈子不信命,没想到一觉醒来,却成为了命运女神,好在下面还在,不算太遭,只是,该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姐妹,是个问题。
  她们是摩伊赖,天神宙斯也不能违抗她们所编制的命运,一切神与人的命运都由她们决定。
  我们的目标是:保住节操谈恋爱,升级坑人两不误!
  cp:原始神厄洛斯,1v1,不拆不逆? ¨????¨? ?
  主角女装大佬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迟洛(拉刻西斯)厄洛斯(原始神) ┃ 配角:希腊诸神 ┃ 其它:
 
 
第1章 乌拉诺斯的诅咒
  世界极西之地,辽阔无际的大地与黑暗的塔耳塔洛斯之间,有一座白色神殿高高耸立。白色飞鸟叫声悦耳,在石柱间徘徊穿梭。神殿周围花团锦簇,粉的,黄的,白的,错落有致地盛开着。太阳神许珀里翁洒下阳光,在花瓣上照耀出一串串的银白,风儿一动,似有珍珠从柔软的花瓣上滑落。
  微风吹过,花海一片片地倾倒,共同拱卫着最中心的神殿。美丽的宁芙们歌唱赞歌,赞颂着永生的神灵。
  歌喉动人,阳光灿烂,却没有任何一样敢进入洁白神殿之内。
  司掌命运的神灵正在其中沉睡,神殿隔绝了所有惊扰到他的存在,宁芙的赞美也同样如此。
  庞大的神殿之内,只有两个神灵是清醒的。
  克洛托抬起手臂,与她的姐姐共同坐在石床旁边。
  神灵是冷热不侵的,石床的冰冷并不会传递到沉睡之人的身上,但是女神依旧贴心地让宁芙们采来鲜花,把它们铺在石床之上,来隔绝上面的凉意。
  鲜花簇拥着沉睡的神灵,躯体逸散出来的神力让它们盛开不败。
  床上的神灵安详地沉睡着。从外表来看,“她”只是一个瘦弱的少女而已,漆黑的长发完全遗传自她们的母亲——黑夜女神倪克斯,如同星光点缀下的暗夜,神秘柔顺。纤长的睫毛微微翘起,形成弯月的弧度。白皙修长的双手放在腹前,随着呼吸微微起伏。仅仅看“她”微启的嘴唇以及不带苍白的脸颊的话,似乎“她”也只是睡着了而已。
  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只是“她”的这一觉,略显长久,就算是神灵,也太过漫长了一点。
  “拉刻西斯姐姐什么时候醒呢?”长发蜷曲的女神攥紧自己的双手,焦虑促使她眉头紧锁,不愿意放开。
  “克洛托,不要着急。”比起床上躺着的神灵,克洛托询问的对象却更显丰盈,若不是眼角平时经常堆砌起冷漠,定然是让人倍感亲切的面貌。
  她的声音中威严尽显。她们是命运女神,从诞生之初就是能力最为强大的神灵之一,所有天神和人类的命运都由他们掌控,在神和人的敬畏下孕育而成的威严让她每一次说话都仿佛带着韵律,仅仅是相对而立,就让一些普通神明不敢造次。
  命运女神从诞生之初就已经有三人,阿特洛珀斯,拉刻西斯,以及克洛托。三人共用一只眼,一只耳,共享一切感官,却又各司其职。克洛托是生命线的纺织者,每当有新生儿出生之时,克洛托就会用她的纺锤纺出他们的命运,拉刻西斯则决定这些人和神生命的长短,闭眼抽签,将祸福分配到每个人的身上,阿特洛珀斯是人和神最为恐惧之人,因为是由她来决定一人何时死亡。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本该是三人之中最为亲切年长的存在,却因为自己的能力而显得冰冷残酷。
  命运本该如此划分,可是拉刻西斯却在诞生之时就陷入了沉睡。没有了他的存在,大多数人和神的命运都显得太过顺遂,一生毫无波折。人类的寿命没有她的判决,长短难辨,每一个人都拥有着极其漫长的生命。
  人类,神明早就已经习惯了没有拉刻西斯存在的命运,只有“她”的两个姐妹依旧在等待。她们知道总有一天拉刻西斯会醒来,和她们一起履行命运女神的责任。
  今天,便是拉刻西斯本该醒来的时候。克洛托特意穿上白衣,头戴花环,就是为了欢迎姐姐的醒来,可是她已经等了一天了,却都没有等到拉刻西斯动动“她”翘起的长睫,露出克洛托期待已久的双眸。
  失望萦绕在克洛托紫色的眼眸之中,她趴在石床旁边,花香弥漫在她的鼻端,连带得床上的拉刻西斯也染上了甜蜜的花香味。
  比起她和阿特洛珀斯姐姐,拉刻西斯显得太过瘦小,就算是在众多女神之中,“她”看起来也是羸弱的。克洛托捏捏自己的胳膊,她体态优美,身姿颀长,柔软的胳膊丰盈可爱。包括她公正冷漠的阿特洛珀斯姐姐,她们都是最典型的神明形态。优美的身姿,婀娜多姿的身材,仿佛蕴含着丰富的生命力。这才是一个健康的神明该有的身体。比起她们,拉刻西斯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直沉睡的原因,所以显得非常瘦小,就算是面貌也保持在“少女”的形态,克洛托每次看着“她”,都觉得“她”是那么的纤细瘦弱,仿佛轻轻一捏,就会化成星光闪烁的流沙,从她手间消失。
  即便如此,克洛托也极其喜欢拉刻西斯,那是她很少在神明中见到的纤弱美丽,对待看起来比她还小的拉刻西斯,克洛托心中总会有着一种保护欲,恨不得时时关注着她的状态才好。
  “如果拉刻西斯姐姐是个男孩子的话,我一定要他成为的我的丈夫。就像母亲与大神一样。”克洛托捧着脸颊,微红的双颊证明着她的激动,望着床上纤细瘦弱的“女孩”,她双眼闪闪发光。
  想想那个画面克洛托就觉得心中激动。
  那么纤细瘦弱的美丽存在,若是能够诞下一个孩子的话,也是很可爱的神灵吧。
  “克洛托!”阿特洛珀斯出声警告,虽是如此,她的话中却没有多少的责备。兄妹结合,这在神灵之间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她们命运女神是由夜之女神倪克斯独自孕育而来的,除了她们,倪克斯大神还独自孕育了许多的孩子。虽是如此,她们的母亲也拥有着自己的丈夫,便是厄瑞波斯,倪克斯大神的哥哥。
  按理来说,他们从倪克斯大神遗留下的这一系其实还算是洁身自好的,尤其是她们三姐妹,看多了人的命运,对哪个神灵都不感兴趣,也怪不得克洛托会忽然对自己的姐姐拉刻西斯感兴趣了。
  只是这也都是玩笑而已,作为命运女神,她们又岂会不知道,她们的结合是绝对不可能的。
  两人知道,躺在床上的人却是完全不清楚这是个玩笑。
  迟洛没想到,自己只是睡了一觉,就在梦中换了一个地方。他的意识已经清醒,身体却还处于禁锢的状态。最开始迟洛是讨厌这种一片黑暗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的,现在的他却是真的感谢没有在之前醒来。
  他是在克洛托说话的时候过来的,大概明白他现在应该在一个女性的身体之中,而这位女性却是说话二人的姐妹。
  他猜测自己应该是在做梦,否则又怎么会动都不能动,只是平时觉得自己做梦的话,意识总会从梦境中努力挣扎,身体也会处在一个半梦半醒的状态,只是今天却非常奇怪,不管他怎么挣扎,都没有迷迷糊糊之间觉得自己已经醒来的感觉。
  这个梦睡得也是够沉的。
  迟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一个躺在女性身上的怪梦。
  大概是最近太累了吧。
  他是那种工作起来不要命的人,昨天晚上,他为了工作熬到了两三点,顶着眼底的青黑躺到了床上,沾床就睡。
  都这样了还有心情做梦,难道是还不够累的原因。
  哂笑一声,迟洛自嘲一下就继续安静地倾听。
  偷听这种行为,就算是梦中偷听,也是不符合迟洛性格的,只是他现在身体不能动弹,也只能被迫偷听了。
  幸好这些话题并不私密,听起来也没有什么尴尬的地方。
  他也不是个变态,总不会做太尴尬的梦境。迟洛在心里庆幸着,等待着自己醒来,没想到克洛托一句话,却差点让他从床上蹦跶起来。奈何身体条件不允许,只能暗中在心里汗颜。
  大概是在梦里,这些人说的话虽然不是汉语,但迟洛全都能理解了他们的意思。
  只是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躺在床上的这具身体,也就是拉刻西斯,应该是这个克洛托的姐姐或者妹妹吧,为什么这个女孩忽然说出一句她的姐妹要是个男孩子肯定要和他在一起的话啊。
  话题掉节操,内容掉节操,最重要的是,这种掉节操的梦境还是他做的。
  难道他这是单身太久,所以终于变态了。平时看不出来,在梦境中终于展现出了自己的心意。
  摇头挥散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迟洛继续侧耳倾听,想要知道女孩这句话之后的下一步发展。
  一个庄重威严的声音果然呵斥了女孩一句,看来他还是有救的。
  希望这个姐姐能告诉克洛托,姐妹是不可能的,兄妹更是不可能的,没想到等了半天,却再也没有阿特洛珀斯的声音传来。
  迟洛没有等到阿特洛波斯的,却等来一个声音震耳欲聋的诅咒。
  声音的主人扯着嘶哑的喉咙,诅咒着:“克罗诺斯,我以乌拉诺斯的名义诅咒你,诅咒以后的每一任神王,你们都会被自己的儿子所推翻!”暴虐肆意的笑声为这句话扯上了结局,预兆着一个时代的落幕。
  克罗诺斯,乌拉诺斯。若是迟洛的记忆没有错误的话,他大学似乎选过一门有关古希腊方面的选修课。老师上课给他们特意讲了一下古希腊神话中关于三代神王的故事。
  他犹记得那位副教授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叙述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回忆。
  “克罗诺斯拿了一把镰刀,他磨阿磨,把刀磨得锃亮,阉割了自己的父亲乌拉诺斯。”
  所以他梦见的是希腊神话,怪不得克洛托会说出那样的话了。
  希腊神话,正常。
  只是,神话里有克洛托,拉刻西斯以及阿特洛珀斯这三个神明吗?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已开,么么哒。
  以下为重点:
  一,由于古希腊神话版本太多,所以神灵这边的故事基本选择赫西俄德神谱的体系,当然偶尔也会有其他体系乱入
  二,有一些模糊不清的存在会自己加工创造一下。比如厄洛斯(文中会同时存在原始神厄洛斯以及小爱神厄洛斯两个存在)人名都以希腊神话为主,罗马神话不予采取(比如罗马神话中的丘比特,维纳斯什等等)
  三,关于人类的创造问题,选用五个时代(黄金,白银,青铜,英雄,黑铁时代)的记述,但是普罗米修斯创造人类,还有潘多拉的故事(不属于赫西俄德)也会适当地加进去,因为属于不同的两个故事的融合,所以与所读神话会有点不一样
  ,私设还是挺多的
  三,因为版本过多,时间线混乱,所以会出一些小差错,每个人的意见也不统一,欢迎指出探讨,请不要随意辱骂,感谢orz
 
 
第2章 清醒
  迟洛没有专门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对于希腊神话,除了前两任神王之外,就只知道奥林匹斯的一些神明了。宙斯,雅典娜什么的还略有耳闻,也经常在游戏或者电视中可以看到,克洛托、拉刻西斯这些却实在有些为难他。
  这些名字平时不怎么接触,又很难记住,如果不是耳熟能详的几人,迟洛挖空脑袋也想不出梦里的这三人到底是谁。
  若不是情况不对,他都要夸自己一句真厉害了。莫名其妙就能想到三个完全没有违和感的名字插到希腊神话里,也只有在梦中才可以做到这种妙事了。
  乌拉诺斯的声音震耳欲聋,就连远在极西之地的神殿也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他是代表着天空的神明,在今天之前,他一直与作为大地的盖亚黏在一起,克罗诺斯的做法让他逐渐升到上空,却也增加了他对广阔大地的观察。无边无际的天与无边无际的地,一阴一阳,对立而又相存,大地的任何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的声音也从天空中传遍大地上任何一处。除非是幽深黑暗的塔耳塔洛斯,否则大地上的任何神与神灵,都能听到他的诅咒。
  “神灵将进入新的时代了。”阿特洛珀斯沉声说道。她的声音在神殿之中扩散,躺在石床上的迟洛也可以听到。作为司掌命运的女神,她们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在拉刻西斯沉睡之时,她们就感受到了混沌之中法则给予他们的答案。
  当新的神王取代旧的神王之时,便是拉刻西斯清醒之日。
  克洛托早有预料,一个时代的落幕在她心底只留下了一抹淡淡的痕迹,什么都比不上对于拉刻西斯姐姐可以清醒的期待。
  乌拉诺斯的命运其实不在她们的掌控范围之内,这并不影响克洛托了解他的命运。
  乌拉诺斯每一个孩子的诞生,都有命运女神存在时的印记。克罗诺斯诞生之时也不例外,从这个年轻的新神的命运之中,也不难窥探到乌拉诺斯命运的一角。
  早有预料的东西出现在面前,带来的惊讶感也就没有那么猝不及防了。
  “克洛托,新王诞生,我们该去送上贺礼。”阿特洛珀斯的手修长莹润,抚摸在克洛托的黑发间,安抚着不想离开的妹妹。这是她们中间最小的孩子,面貌上看她比拉刻西斯要成熟一点,在家人面前却仍旧带着少女的娇嗔。
  克洛托视线恋恋不舍,从拉刻西斯犹带花香的发间落到“她”微微垂落的手指,最后,在阿特洛珀斯的呼唤声下,和拉刻西斯告别。
  “拉刻西斯姐姐,克洛托回来的时候一定要看到你睁开眼睛的样子哦。”克洛托皱眉苦恼地思索了一会,最后拿出一根红色的丝线缠绕在拉刻西斯的手腕之上。红色的丝线在白色的手腕映衬下,如同鲜艳的血痕,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克洛托满意地点点头,匆匆跟上了克洛托移动的步伐。
  一旦走出神殿,展现在外人面前的,就又是那个公正冷酷的命运女神克洛托了。
  终于没人了。
  迟洛稍稍松了口气。
  梦境之中,面对两个女性不能动弹他也是有些微微不适的。
  现在没了人在身边,迟洛精神一振,试图让自己在梦里清醒一下。就算是在梦里,他睡得也太久了。迟洛让意识贴合身体,指挥身体做出动作。
  最先动起来的是手指,平摊在石床上的手掌轻轻一点。食指离开自己的同伴,可怜地蜷缩一下。
  好像动了。
  迟洛大喜,迫切地驱动着自己的身体。
  石床上的花朵们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那具供应着它们神力的身体终于有了动静。每一朵花拼命榨干自己躯体中的神力,它们要绽放出自己最耀眼的姿态让神灵看到,那是对于神灵这么多年滋养的谢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