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09 09:23:56  作者:夜散人

 =================

《病奴》作者:夜散人
 
文案:
      *视角主攻,混合,1v1
*仇落攻铢衡受
*一定要看清标签再阅读哦,不要踩雷了酷爱
*有问题欢迎指出 成长中
*文明观文 谢谢各位看官小可爱啦~我很佛系哒 有问题直接文下留言即可。
文案:名震五界的仙族玉照官惨遭俘虏沦为魔界奴隶。
  魔君喜极而泣,很爽快将这颗烫手山芋绑定给刚出生的二儿子仇落。
  并非日日囚禁,百般刁难,二殿下丧心病狂只想将玉照官掰弯!
  二殿下:要怎样做你才肯和我断袖?
  玉照官:提头来换!
 
  铁骨铮铮傲娇仙,貌美腰细力无边,
  深洞玉笋沾湿露,追上一年又一年。
  好湿!好湿啊!
  
  
内容标签: 年下 虐恋情深 因缘邂逅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仇落,铢衡 ┃ 配角:墨染,魔君,君明仪,旻,云郎,白君,訾天啻 ┃ 其它:温柔腹黑甩锅攻×暴娇炸毛毒舌受 
 
 
 
  
 
  
 
  
==================
 
  ☆、病奴铢衡(修)
 
  在这上九天下九地的乾坤之间,神族落没,今五大界共存,世间和谐已有数百载,各界势力续集,却也没有谁来打破和平之象。
  谁也不愿再现几百年前的惨绝人寰。
  至少无界表面上的意愿皆是如此。
  这四百年来,魔界尊魔又喜添二子,尊魔心情愉悦,暂置诸仇众怨安心抚养孩子。他本有一子,名唤旻,同他参与五界大战时不过一百来岁,相当于人类始齔孩童。现再添二子,老二唤作仇落,老三叫做云郎。
  魔子出世后,便要为其寻找可结病契之人,所谓病契便是在一人身上施以法术,将魔子身体伤痛疾病大转于病奴身上。
  虽说是奴,但好歹是魔子替身,病奴会被接到魔子身边一生享受至高待遇,出入有专魔保护,地位不低。
  尊魔为了给老二老三寻好病奴翻遍魔界,最后终于找到适合人选。
  一个从他的私牢里提出来,叫铢衡。
  另一个是进贡品,没名没姓,姑且叫凡人。
  人选拟定完毕,按理由司病奴的契魔考察一番,一般尊魔钦点,契魔都会双手赞成,但这次似乎……
  名单到了君明仪手中时,魔面一绿。
  “这是什么?”
  尊魔翘着二郎腿,一边悠哉悠哉地吃着盘子里洗好的眼珠子:“病奴啊。”
  君明仪将视线从名单纸上转移到尊魔悠闲的脸上,朱红眼眸一眯,露出微笑,然后当着尊魔的面将名单慢慢慢慢揉成一团,一松手扔在地上。
  尊魔半颗眼珠子还捏在手里准备往嘴里送 见此举旋即面怒:“你!”
  “胡闹。”君明仪冷脸,“一个重犯一个凡人,二殿下和三殿下年幼体弱,尊魔是将自己亲生骨肉视为何物才会有如此不明之举!”
  “你!”尊魔咬牙,恨道,“忤逆吾!”说着一下子从软榻上跳下来,跑到君明仪脚边心酸的弯腰捡起纸团,心心疼疼展开,抖了抖,“多好啊。铢衡那老家伙被折磨这样久也没死,身体素质可棒了,绝对扛病。再看这个暂时没名字的凡人,她可是万里挑一的异人,捉来时被砍了十几刀现在依旧和没事人一样……”尊魔一番解说后,君明仪面色更加难堪。
  “不行,为了二殿下和三……”
  “有什么不行,又不是你的。”尊魔嘀咕着打断。
  闻言,君明仪面上闪过怔色,旋即目带寒凉。
  “尊魔钦点,臣自当遵从。臣还有事,先行告退。”话里恭敬,但君明仪人已拂袖而去。
  “诶——”尊魔叫住他,忙道,“糕点,下次再带些来!”
  君明仪阖眼,面有愠色:“店主改行了,这是最后一盘。”
  “啊……”尊魔失落地看着那道高大身影消失在大殿。
  病奴的事就这样定下来,两个年幼的殿下,两个在君明仪看来十分危险的病奴。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接下来的四百年两位殿下不仅平安无事,还与自己的病奴相处融洽得让他脸疼。
  仁明殿。
  此乃二殿下大殿,无奢华缭眼之装饰,整体风格淡雅高洁。魔界之人都道二殿下仇落品味高雅,其出尘之姿与其先母颇为相似。虽与魔界纸醉金迷穷奢极华之风气格格不入,但大家也私下说说,明面上还是很敬佩仇落。
  仇落三百岁那年,府邸一夜之间种满梅花,当时盛夏,寒梅在烈日下却是开的绚烂,一时仁明殿落香气四沁,引人流连。
  往后的岁月,此梅逆转习性,夏日花开,冬日抽芽。
  每到梅花馥郁之时,便有一抹白色身影穿梭花树之间,长年的病痛加身使他羸弱不堪,终日面色病白时时咳嗽。他瘦的体轻如鸿毛,眉眼却越发精致迷人。他不怎么笑,也不怎么显露悲色。
  他叫铢衡,仇落的病奴。
  本来想摘梅花酿酒,谁知他出来没一柱香时间便头脑热痛,眼眸犯花,扶树歇了一会儿,身后响起一阵脚步声。
  一片阴影投在他身上将毒辣的阳光遮了个严实。
  “你又乱跑了。”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手臂上挎着的小篮子被人取下。铢衡阖眸,浅淡一笑。
  “酒快没了。”他道。
  仇落挎着篮子,垂眸望着铢衡细白的后颈,一时竟生出伸手捏一捏的念头。但他很快移开目光,因为铢衡已半侧过身来瞧他。
  “酗酒的性子该改一改了。”虽然这么说,但仇落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劝阻。
  铢衡面上的那丝笑,有些变味了。
  是的。他酗酒,缺酒如失命。
  可他却从不醉。
  仇落挎着篮子撑着伞,活像个仆从一样将铢衡送到殿宇屋檐庇护下,阴凉的环境让铢衡渐渐缓解不适,不过面上依旧留着被晒出的桃红。
  仇落垂眸望他一眼,旋即低身,在铢衡滚烫的面上舔了一口。
  “……”铢衡对这突来的举动并不讶异,事实上他已受了几十载,一瞬怔色后,厌恶的眼神直白地投到仇落脸上。
  仇落仿若无睹,还微笑着说:“再晒下去会化掉吧。”
  “我先回去了。”铢衡后退一步,便拐向偏殿方向。
  望着那抹白色远去,仇落温顺的面上慢慢升起一丝玩味的笑。
  啊,还是没有生气啊。                        
作者有话要说:  (??? ? ??`) ?在晋江起步啦,希望会有人喜欢
 
  ☆、魔鬼本魔
 
  铢衡十分厌恶仇落。
  因为人人称赞的他,实际上是个变态。
  年幼的时候仇落还算正常,但自从某次之后他便渐渐转变,仇落面向大众是仁明磊落,温良如玉,但与他私下二人时却举止轻佻做作,舔舐亲吻已如家常便饭。
  最让他厌恶的事,他晚上在自己屋子里睡着,清晨醒来却发现自己在仇落怀里。
  起先他以为仇落是对他产生了他这个年纪都会有的“身体需求”,还明示暗示仇落该去学他大哥找人了,但仇落却毫不听取建议。
  后来他明白了,仇落确实对他有兴趣,不过那不是爱慕之情,而只是单纯的取乐。
  仇落的一举一动都是要让他铭记:你铢衡不仅是我的病奴,而且还是我的玩具。
  现在已经不是取乐,而是各种的羞辱欺诲了。
  他讨厌被一个男人亲吻搂抱,那会让他有种呕吐的冲动,十分讨厌!
  其实,他二人虽然现在居住一起,但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仇落与铢衡都是不相识的。那时仇落年幼,不得不在奶母的护佑下成长,能说话后便被各位辅师教化,他不知自己还有一个气血相连的病奴,直至和弟弟云郎一同玩耍时才得知每个小孩子都有属于他自己的小跟班。
  云郎炫耀地向仇落介绍他的病奴,是个清丽恬静的女子。
  仇落没有因为自己遭受不公平待遇而哭闹,待云郎走后,他壮着胆子独上尊魔的无极殿。
  无极殿大若迷宫,一路询问他打听到尊魔所在。入了正殿却见一案奏书,层层书海间,一魔单手支倚脑袋,他有一瀑银白长发,两只巨大弯角优雅的上翘,漆黑锃亮。
  尊魔正一脸愁容地坐在书文里发呆,眼见仇落来,欢喜的合不拢嘴。
  “哎呀,是明仪送来的下午茶吗?真是水嫩啊!”尊魔的目光大致扫一眼,然后熟练地一拍大腿示意仇落坐过去,“正好,本尊饿了。”
  仇落面不改色:“父尊,我是你孩儿仇落。”
  “……”尊魔的笑僵持一瞬接下来笑得更艳,“啊呀,是吾儿,来,父尊抱。”
  仇落乖巧地坐在尊魔怀里。
  “小仇落,找父尊有什么事吗?是衣服不够穿了还是奶不够喝了还是最近作业不够多了?”
  “……”仇落微笑,“父尊,仇落最近身体有些不适,想见见父尊能缓和些。”
  “啊呀,”尊魔一听心生讶异,便揉着仇落柔软的头发问道,“小仇落哪里不舒服?”仇落没有说话,半晌,尊魔嘀咕,“奇怪,咒契没有问题啊……”
  仇落立即道:“什么咒契?”
  “嗯……”尊魔摸了摸魔角根子,道,“一个小小的术法啦,就是……”
  仇落不甘被含糊,一针见血:“我听说,每个小孩都有属于他的小跟班。”他扭头,抬眼水汪汪地凝住尊魔,一下子委屈得上天,“父尊,仇落为什么没有,父尊果然不宠爱仇落吗?”
  尊魔被他这一哭弄得手忙脚乱,他本来情商就不够,连忙哄:“不是,虽然父尊很少陪你们,但是每个孩子吾都一视同仁。小仇落啊,你的病奴,啊不,小跟班一直都在,只是没让你与他见面。”
  “为什么?”
  “因为……”尊魔有些为难的皱眉。
  总不能告诉儿子他的病奴因为他的原因这几十年来大病小病不断昏死数次已奄奄一息正在抢救吧?
  “因为什么?”仇落两眼放光。
  “……这本来是个小礼物啊,你看,现在送礼物的神秘感也没有了。是他想仇落满一百岁的时候将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仇落啊。”
  仇落瞪大眼,旋即一脸欢悦,但心底又有些失落。
  一不小心,惊喜没了。
  秘密撞破,仇落却没有破罐子破摔要求立刻见自己的病奴。
  他又等了几十年,等到一百岁生辰时那只心念的礼物上门。
  
 
  ☆、魔族百年义务教育
 
  仇落心思圆滑处事八面玲珑。及冠之后便成为尊魔的左右助力,魔界甚至传言二殿下有撬动大殿下地位之势,但这多年来旻与这个光芒耀眼的二弟相处还算融洽,令众魔一时摸不清头脑。
  当初的仇落并不为太多大臣所看好。他虽天生聪颖,但心地太过纯粹,毫无霸王之势,而旻在大战之中早就脱胎换骨,进退有度,沉冷威严。为他教授的都是魔界数一数二的大魔,他是长子,寄托着尊魔厚望。
  旻为父尊处理边境争端时,仇落还一个苦练术法小屁孩。云郎生性好玩,成天追着花丛里的赤蝶跑。
  “阿奴阿奴,抓住它啊!”云郎欢快的声音老远传来,仇落分神看了一眼,再回神时手里的光球已暗了下去。
  “……”
  “二殿下,施术之时不可分心。”一边的辅师出声提醒,旋即取来一块黑布遮住仇落双眼。
  目不视物,耳亦可闻。耳已无声,心境难平。
  “您是魔族希冀,不可因一点无意杂念而荒废天生魔体,殿下根基不菲,更应把握天运方成一方魔霸。”
  仇落不言,只凝神聚起手心里的魔能。
  魔霸一方?
  呵呵。
  他有八位辅师,分别教授他礼、理、术、武、书、艺、阵、文,每个辅师每天都在用不同的话同他说着相同的内容。
  他天资卓越,魔霸一方才是价值体现。
  完成一整天喘不过气来的课程后,他便可以回殿了,所有的皇族贵族魔子都在同一座学府受教,不过每只魔辅师不同。
  年纪相仿的魔子们分着等级凭着家族交好程度选择性聚堆,而仇落却总等所有人走光后他才离开。他没有病奴接送,因为铢衡身体十分差,送他回去的另有其人。
  君明仪。
  一个冷淡刻板的老魔头。
  仇落有些怕他,因为父尊也怕这个男人。君明仪十分严厉,每到放学之后便要验验仇落学的如何。学不好就要被他参一本,威胁父尊扣他俸禄。
  这次也果不其然检验了一下他的学习情况,君明仪没有皱眉,看来仇落表现不错。路上他又问了些关于铢衡的事,然后再三叮嘱仇落若铢衡有什么异样一定要告诉他。
  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能有什么事啊。
  这么想着,小仇落心里又升起一丝愧疚。
  他问过术法辅师病契的原理,了解此法后,他觉得有些对不住铢衡。
  铢衡会变成那般模样,全是因为他。
  他想弥补,哪怕只是安慰铢衡,但他碰了壁,铢衡对他十分冷淡,每次去看铢衡都是热脸贴冷屁股。
  铢衡喜欢什么。
  他小心翼翼地问铢衡时,那秀丽逸妍的面上只有苍白和冷漠。
  不死心,他又装作天真烂漫地去摇那素白的衣袖,一脸无辜可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