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09 09:26:28  作者:诺米莉亚

   《我在娱乐圈搞科普》作者:诺米莉亚

 
  文案:1v1主受/无虐/初恋/感情流。
  霸道腹黑傲娇攻×又刚又软萌小天使受。
  △!排雷:攻是性冷淡&精神病。
  叶雨声的演艺事业因草粉丑闻而一朝尽毁,臭鸡蛋蜂拥而至的同时,有人抛出橄榄枝。
  他叫楚辞,荣登『金主黑名单』榜首的男人。
  楚辞不明白叶雨声是如何从一个熊孩子变成小天使的;同样,叶雨声想不通当年和他一起玩植物大战僵尸的小哥哥,怎么就成了霸总。
  重回演艺圈,叶雨声不走寻常路:
  ·直播讲解真题,偏科请找→叶老师
  ·恐核吗?知名科普博主叶雨声,在线为您解读核电站的秘密
  ·#和叶雨声合作过的女星都恋爱了,转发这个叶雨声,你也能脱单#
  记者:“您作为叶雨声朋友圈里唯一一个没脱单的人,有何感受?”
  楚辞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叶雨声。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另一个成功的男人,所以叶雨声,你到底什么时候宣布恋情!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雨声,楚辞 ┃ 配角:子期,柏崖,姚乾树 ┃ 其它:
 
 
第1章 是你么,叶雨声
  十八线小明星红过之后,就会变成十八线过气小明星。
  叶雨声小红过两次。
  一次是刚出道的时候,他凭着一张清秀的少年面容吸了不少粉。
  另一次是和他捆绑炒作的女明星又双叒叕被爆出有金主,因此,叶雨声被戏称为“绿叶”,他的粉丝团体叫做“绿巨人”。
  叶雨声接了部新戏,在戏里饰演一个男N号。
  戏是黄金八点档的狗血古装爱情剧,叶雨声饰演的男N号是女主的青梅竹马,在对女主爱而不得之后,因爱生恨,意欲霸王硬上弓强暴女主。
  片场。
  叶雨声将女主压在身下,双腿富有技巧性地压住她不停挣扎的腿,身体下压,半张脸埋在她脖颈之间。他伸手去解开她的衣带,大片女子娇嫩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
  叶雨声看着身下那张哭得梨花带雨的脸,颤声道:“芷萱……”
  “停!”导演喝道。
  叶雨声和女主齐齐望向导演。
  “尺度不够大。”导演说。
  “那要怎么样?”女主心知导演是要把这段不算重点的戏份拿去当噱头,打打擦边球,抱怨道,“都第五次了,为难人家小叶每次都俯卧撑好几分钟。”
  叶雨声的确是不敢把她实打实地压在下面的。
  因此,女主对他十分有好感,这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没有刻意讨好她,却在拍亲密戏份的时候给够了她作为女性的尊重,没有故意占她便宜,没有向其他人吹嘘拍大尺度戏份,没有借此炒作。
  女主把自己的衣服往外褪了许多,几乎露出整个胸部,赌气地问导演:“这样行了吗?”
  导演摇头:“不行,尺度太大过不了审。”
  “试试我,”叶雨声将上衣完整地脱下,赤裸着上身问导演,“别为难女生了,我脱,这样行吗?”
  导演看向叶雨声的目光里带着几分探究。
  叶雨声赤裸的身体在灯下映着温润的光辉,让他整个人的气质介乎于青涩与诱人之间。
  叶雨声饰演的那个男N号,本来就是反派角色,怎么恶心观众怎么来,设置这个角色的目的就是来洗白男主,让观众把对男主的不满都发泄到男N号身上。
  导演点点头,男人脱个衣服不算个事儿,暴露的大片肌肤又能烘托出足够的色情效果,隐晦地解放解放观众长期的性压抑。
  “叶雨声,过来,有事商量。”导演对叶雨声招招手。
  叶雨声过去,早早地坐下。十几分钟之后,制片人和男二号都来了。
  导演和制片人对了个眼神,开口道,“叶雨声,剧组决定将男二号的戏份砍一部分给你。”
  等导演把想法阐述完,男二号的脸色越来越差,丝毫不掩饰目光里的愤怒和攻击性。
  剧本做出调整之后,叶雨声直接从男N号荣升男二号。
  叶雨声很快明白了导演这么安排的原因:他又小红了一把。
  某知名博主在搞一个名为“三百六十行,行行出演员”的盘点,内容主要是关于艺人从艺之前都是做什么工作的。
  这个盘点让叶雨声上了热搜。
  他能挤在盘点名单的一堆大佬中间,是因为他“核工程与核技术专业毕业生”的身份。
  这个专业实在太能唬人了,硬生生给叶雨声带出不少热度。
  杀青在即,正是宣传的好时机,导演当然要趁此东风好好宣传新戏。
  叶雨声点头同意了。
  下一场戏马上开拍:叶雨声意图强暴女主,男主阻止成功,闻讯赶来的男二号将叶雨声狠狠暴打了一顿。
  开拍之前,男二号给了叶雨声一个得意的眼神。
  叶雨声在心里苦笑,能在拍完他被打的戏份之后,再宣布要砍掉男二号的戏份给他加戏吗?
  男主是个流量巨星,综艺大咖,只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于是最近又是录歌又是接戏。
  和这样的大明星合作,叶雨声有心理压力。但实际拍摄过程中,大明星很客气也很冷漠,虽然演技实在一言难尽,可大明星对叶雨声下手的时候力道极轻,基本只是做个样子。
  大明星男主在推开叶雨声之后,专心安慰哭哭啼啼的女主。
  此时,男二号闻讯赶来,边骂着叶雨声边一顿毒打。被暴打,叶雨声一开始还配合地惨叫几声。
  后来他咬紧牙关不敢开口,男二号这是动真格的了,不经修饰的惨叫声听起来极其抢戏,极其破坏画面的美感,与其这样还不如沉默着。
  小腿挨了重重一踢,叶雨声忍不住闷哼一声,按照剧情,扑通跪在地上求饶,此时男二号一脚踹向他的胸膛,把他踹倒在地上。
  导演在摄像机后监督着整个画面,他也看得出来男二号是在拿叶雨声出气,不过男二号背靠金主,远不如叶雨声这个新人好打发。
  导演没有出声。
  拍完,叶雨声脸上身上的伤痕肉眼可见。他淡定地去找导演请假:“陈导,拍后面的戏份不太合适,能改个时间吗?”
  “行,你去好好休息吧,辛苦你了。”导演见叶雨声丝毫没有闹腾的意思,不由松了口气,内心的愧疚感越来越重,于是大手一挥批了几天假。
  “你就是那个强奸犯?”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男三号走进片场,指着叶雨声的脸笑,“怎么,被打了?”
  “剧情需要。”叶雨声毫不计较地走开。
  大明星男主此时坐在片场的椅子上,等着下一场戏的拍摄。与他坐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穿着深灰色西装男人。
  Y集团的董事长楚辞。
  久居高位的人,自有一种不可招惹的气场在。
  楚辞玩味地看着这一切,调侃道:“你们戏外的戏比戏里面还多。”
  大明星男主似笑非笑:“一群演员不好好拍戏,戏外操起人设来一个比一个演得像。我不就是个例子么。”
  楚辞问:“你平时演人设演得挺像的,为什么不把这份演技用在拍戏上?”
  大明星男主不知是自嘲还是嘲讽,“演戏好的人多了去,红了几个?你看看和我同期的艺人,有几个唱歌能听、演戏能看的。全靠粉丝闭着眼睛吹上天。”
  楚辞微微皱眉:“你是大明星,你分析一下,刚才那个强奸犯,能红吗?”
  大明星男主摇头,“不行,他太老实,普通人要想混这行,首先得学会不要脸。”
  楚辞略有迟疑:“那如果我捧他,能把他像你一样捧红吗?”
  大明星男主挑眉,稍微诧异:“我劝你别动这个心思。不动声色的人习惯于把事情压在心里,然后在某一天彻底爆发。”
  楚辞忽然微眯起眼睛,目光久久流连在叶雨声被打伤的脸上,若有所思。
  大明星男主试探:“真的看上了?”
  楚辞摇摇头,“只是觉得有点眼熟,他叫什么名字?”
  大明星男主顺手拿过一旁的名单,扫了一眼,道:“叶雨声,下雨的雨声。”
  叶雨声,楚辞反复琢磨着这个名字,凭着感觉找回蒙尘的过往,他在回忆里思索探寻,终于想起了那个也叫叶雨声的人。
  可他始终无法把眼前这个忍气吞声的叶雨声和回忆里的那个人重叠起来。
  回忆里的家伙,天天为了芝麻大点事情咋咋呼呼大惊小怪。
  那个熊孩子非要说XFC的冰淇淋卷得像屎所以从来不吃,在厨房里逗螃蟹被蟹钳子夹得泪眼汪汪,变形金刚断了条胳膊都能坐在超市门口哭半天。
  是你么……叶雨声。
 
 
第2章 夸夸群群主叶雨声
  叶雨声离开片场时,暮色四合。停车场的灯光昏黄黯淡,照得人苍白脆弱,带着朦胧的虚假感。
  他上车后,静静地在驾驶座上坐了一会儿,什么也没做。
  楚辞就在他旁边那辆黑色宾利上,车内灯全关,整个人笼罩在狭小的黑暗之中。
  叶雨声的表情十分平和,安静到看不出任何情绪。但楚辞感觉到这个人内心压抑着一头狮子,一头在囚笼里挣扎的困兽。
  楚辞自诩不是个拥有很强共情能力的人,但他就是透过车窗,透过叶雨声的身体,听见了困兽抑遏的吼叫。
  很快,叶雨声的表情柔和下来,方才的压抑消失殆尽。他拿起手机拨通了某个电话:
  “妈,最近拍戏忙,导演给加戏了,这两天我可能不回来了,您多注意身体,不要太晚睡。陈阿姨做晚饭离开之前,记得叫她把落地窗锁好,窗户有点生锈,我不在您关不动的。”
  陈阿姨是叶雨声请来照顾叶妈妈的钟点工,叶妈妈年轻的时候身体就不好,年纪大了浑身风湿痛,每逢下雨连路都走不了。
  挂了电话,叶雨声坐着玩了会儿手机。
  叶雨声还有个神秘的身份,他悄悄地建了一个夸夸群当群主,嘀嗒是叶雨声的昵称。
  夸夸群,顾名思义,就是无论你发生了啥事儿,都有热心群友衷心地夸奖你,拍你的彩虹屁。
  群友A:手机砸地上,屏幕碎了,求夸。
  群主嘀嗒:一定是手机摄像头偷偷自启看见了您沉鱼落雁的美貌,心想: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美貌之人,我感觉我长着这张丑陋的脸简直不配活在世上。于是手机它羞愧难当只能以头抢地自毁容貌。夸!
  群友B:撒尿甩裤子上了,求夸。
  群主嘀嗒:电荷在潮湿的裤子上不容易积累电荷,也就不会有静电电到您的雄性标志。落尿不是无情物,化作裤水更护鸡,夸!
  ……
  夸到后面,叶雨声忍不住弯起唇角笑了。
  楚辞一怔,不明白叶雨声为什么在短短时间内,气质状态可以如此截然不同。
  在群里吹了一通彩虹屁,叶雨声按灭屏幕,踩油门,倒车,出停车场。
  黑色宾利后排躺着个人,叶雨声新戏的男主,流量巨星,综艺大咖,柏崖。
  柏崖幽幽道:“你偷窥半天了,是不是也该离开?”
  “他不是有三天的假期吗,为什么跟他妈妈说拍戏不回家?”楚辞目送着叶雨声的车通过横杆。
  柏崖:“我没干过董事长,但我确信,太八卦不是董事长应有的品质。”
  楚辞:“柏崖,坐金主的车,你应该学会不要对金主的行为指手画脚。”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柏崖面带讥笑,“他的脸都被打成那样了,怎么回去见人?”
  楚辞:“你当初被人打得浑身是伤的时候,不是拼了命地往我身边跑吗?”
  察觉到男人带着报复的恶作剧心理,柏崖瞪了他一眼:“你是我妈?”
  楚辞:“下车。”
  柏崖身上松懈懒散的气息瞬间退下,他面无表情地下车,站在车外问:“生气了?”
  金主始终是金主。
  金主与艺人之间,从来都不是什么平等的交易关系,而是一种特殊的尊卑关系。
  平时再任性随意,金主不开心的时候也要规规矩矩听话。
  楚辞:“我有点事情,你先回家。”
  柏崖揶揄:“你要跟踪他?”
  楚辞:“在你问出这句话之前,我的打算是另外叫人送你回去。”
  柏崖无辜地睁着眼睛:“那之后呢?”
  楚辞冷笑:“自己打的回去。”
  “你不能把我留在这里!”柏崖看着楚辞的黑色宾利越开越远,“我会被粉丝围攻的,楚先生,楚辞!”
  黑色宾利绝尘而去。
  车在路上缓慢地行驶着,叶雨声在附近转了好几圈,还没决定好目的地。
  路边,一名年轻女孩走在人行道上,边快步走着边回头张望,神色惊恐。
  女孩停下来,拦下了叶雨声的车。
  叶雨声摇下车窗,稍微侧了侧脸遮住脸上的伤痕。
  女孩道:“先生,帮帮我,我迷路了,大半夜的也没有一辆车,新闻上网约车总出事儿,我家离这里很远,您可不可以送我去Q酒店?我付给您报酬。”
  最近,网约车事故的确越来越多。
  不过,随机拦下路人的车就比网约车安全吗?
  叶雨声看女孩一脸诚惶诚恐,也懒得多想,反正Q酒店离这里不远,也就让女孩上车了。
  在叶雨声看不见的角落里,一台黑色相机抬起了它的摄像头。
  楚辞看见了。
  Q酒店门口,女孩怯生生地开口:“先生,您是个好人。不过……女生一个人开房很危险,您可不可以送我上楼,上次新闻说有个独自旅游女孩在电梯里被人跟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