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09 09:28:48  作者:cristoo

 《我的alpha室友最近有点奇怪》作者:cristoo

 
 
文案
 
我的alpha室友最近有点奇怪,总是对我嘤嘤嘤喵喵喵,还说他身体好热要我帮他。
怎么办?在线等,十万火急。
alpha虽骚但攻,beta虽刚但受
 
内容标签: 强强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枭,祁钺 ┃ 配角:池燃,祁萌,路人甲,路人乙 ┃ 其它:
 
 
 
  ☆、1-2
 
  【1】
  祈钺是个beta,血统纯正、刚正不阿的那种。
  祈钺在装alpha,性格暴躁、努力刻苦的那种。
  五好青年祈钺为了混入只招收alpha的高等学府,跋山涉水、苦不堪言。
  这是祈钺的理想院校,全国实力最强悍的高等院校,每一个alpha梦寐以求的学府。
  从以为自己是个alpha到知道自己原来是个beta,这个理想从未改变。
  在不知道自己是个beta之前,祈钺一直苦苦等待发情期的到来。作为一个纯情暴躁少男,祈钺怀揣着激动又害羞的复杂心情,如其他所有尚未发情的alpha一样,猜测着自己的信息素会是什么味道。那焦急又兴奋的心情,就像即将迎来第一次的少男少女,坐在床边,知道它会来,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怎么开始、如何结束。也许美妙,也许糟糕。
  一般的alpha到了十四五岁就会迎来自己的第一次发情,而祈钺一直等到了十八岁,身体一直也没什么异样。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祈钺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去问alpha爹:“爸,为啥我还不发情?”
  alpha爹知道祈钺从小就想当个alpha,但alpha不是你想当,想当就能当啊。alpha爹早想戳破祈钺的美好幻想,奈何omega爹一直在拦着,说什么“发情期延后也不是不可能啊”、“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你要把孩子逼急了想不开我和你没完”。alpha爹很想告诉omega爹咱还有个宝贝女儿你不能偏心啊宝贝儿。但话到嘴边,又咽下了。很显然,alpha爹是个夫管严。
  面对祈钺的发问,alpha爹虽然心里有准备,但还是看了omega爹一眼,瞎诌了一句:“可能是发情期延后了,现在环境太差,雾霾太严重......”
  “肯定是延后了。”omega爹在旁边补充了一句,关了窗,手指恨恨地一指灰蒙蒙的窗外,“看看,这霾都要进化成沙尘暴了。”
  “你只是暂时是个beta。”alpha爹和omega爹这么告诉自己。
  于是祈钺对自己的身份认同变成了“暂时是个beta没准明天就发情了变成alpha”。
  但是人口普查系统不管啊。再菜鸡的alpha,也至少能参加高等军校的入学测试。你是个beta,就连入学测试的机会都没有。
  alpha作为社会贡献的主力,理所应当占据了教育资源倾斜天平的一端。
  好在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祈钺有个开了外挂的发小,大名池燃,是个武力值低于alpha均值、脑力值大大高于alpha均值的alpha。池燃脑子好使、智商超群,是个热爱编程的宅男。在祈钺的威逼、祈钺俩爹的利诱之下,池燃黑进了人口普查系统,性别栏里的beta变成了alpha。
  真可谓理想是远大的、道路是曲折的。
  祈钺兴致勃勃昂首挺胸,怀揣着激动的心情走上了装alpha的不归路。
  但是!
  在装alpha的路上,祈钺觉得这条路真他妈太曲折了!
  这是为什么?
  祁钺抚额。
  还不是因为那个叫南枭的傻逼室友对自己意图不轨!
  【2】
  “钺钺,最近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我掐指一算......”
  “您又要发情了?”祈钺低着头刷刷地写着高数题,语气颇为无奈。
  “是啊...啊...”南枭在床上翻了个身,边说边喘。
  房间里本来若隐若现的酒精味儿渐渐变浓,祈钺终于回头看了南枭一眼。
  “收一收,再他妈鬼叫我抽不死你。”
  “你好凶凶鸭!”南枭双手抱胸,委屈巴巴。
  此刻,南枭不是一打七的暴躁alpha,也不是实力强悍院校排行第一的老大。此刻,南枭只是一个嘤嘤怪。
  “钺钺,你变了!”
  “从前有求人家时叫人家小甜甜,现在连话也不让人家讲惹!”
  祈钺看着南枭英俊的脸蛋皱巴成一团抽疯,心里油然生出了想退学的冲动。
  只是冲动而已。
  我他妈过五关斩六将装alpha,不能被这个弱智alpha逼退学!
  “想干什么?”祈钺拧巴着眉毛看着独自发疯的南枭。
  “想干你啊!”南枭朝祈钺抛一个媚眼。
  祈钺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想干我啊?”
  南枭频频点头。
  “那可是,”祈钺的笑容标准得不能更标准,六颗白牙闪闪发亮,“要付出点代价的哦。”
  下一秒。
  “啪!”
  高数习题册稳准狠地拍在了南枭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脸蛋上。
 
  ☆、3
 
  【3】
  其实早两个月的南枭还是个正常人。至少看起来,像个正常人。
  当时祈钺拖着行李箱走到开着门的205宿舍门口时,一个高大的身影正从里头晃了出来。
  高大的身影和祈钺擦肩而过,祈钺闻到淡淡的酒精味道。
  开学第一天就一身酒味,什么毛病。
  祈钺不自觉地回过头看了一眼,只看到室友离开的背影。
  祈钺扭过头把行李箱往里一推,揉了揉鼻子,开窗通风,收拾床铺。
  等终于收拾完了行李,把omega爹塞进来的各种药啊书啊什么的都规规矩矩摆在了桌上后,祈钺掏出了手机。
  -到学校了吧?
  这是两个小时前的短信,下面还有一条十几分钟前的。
  -收拾完给我回个信息。
  都是池燃发过来的信息。
  -都收拾完了。
  没过一会,池燃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祈二少感觉怎么样?”
  祈钺深呼吸了一口高等学府的空气。
  “不怎么样,太味儿了。”祈钺站起来走到了窗边。
  那边笑了两声。
  “几百个alpha凑一块能不味儿吗?”
  “哎,”祈钺叹了口气,“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嗅觉暂时失灵啊?”
  那边沉默了一会。
  “比起味儿不味儿的,你更担心的不该是怎么把自己藏好了吗?”
  “说起这个,”祈钺手摸进了裤兜,“你这香水确定能有用吗?”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啊。”池燃信誓旦旦保证。
  祈钺拧巴着眉毛,嘀咕着:“我怎么觉得那么不靠谱啊,一路上就闻着油漆味、机油味了,你这檀木香能靠谱吗?”
  是了,从步入学校大门开始到走进寝室门,一路上,祁钺闻到了不下七种类似油漆味的信息素、六种类似机油味的信息素。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男人味?
  “怎么不靠谱了,信息素本来就千奇百怪的,你要想要油漆机油味我也能给你弄来啊。”
  “行吧,檀木香就檀木香,”祈钺打一个哈欠,“哎不和你说了,收拾得我腰都快断了,我睡会儿。”
  “好嘞祈二爷。”
  祈钺挂断电话,一转身,冷不丁看见那个只瞧见了背影的室友,他正靠在墙上,两只手随意地插在裤子口袋里,探究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
  室友的眼神让祈钺内心一阵慌乱。
  不能这么操蛋吧。
  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又听到了多少?
  “檀木香?”室友的声音低沉。
  祈钺还算冷静,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并没有什么会暴露自己的地方。自己不乱了阵脚,对方也挑不出毛病来。
  “对,檀木香。”祈钺点头。
  室友“哦”一声,点点头。
  “觉得自己的信息素不好闻?”
  祈钺的智商在此刻占领了高地,瞬间明白了室友的意思,立马换上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
  “嗯…我的味道...”祈钺揉揉鼻子,“有点冲...”
  室友了然地点点头,走过来拍拍祈钺的肩膀。
  “我能理解,”说着,室友从兜里掏出一瓶香水来,“我也有。”
  这个画面就美妙又微妙了。直逼一米九的冷峻室友捧着一瓶小巧精致的香水瓶,瓶口还打了个粉红色的蝴蝶结。
  祈钺还没来得及震惊,室友已经把香水瓶盖拔了。
  “茉莉花香,”室友按了一下喷头,花香味充盈了祁钺的鼻腔,“怎么样?”
  祈钺立刻调整了自己的状态,点点头。
  “挺好的,”祈钺也掏出了自己的那瓶,对着室友喷了一下,“怎么样?”
  两个高大硬汉互喷香水的画面实在怎么看怎么诡异。
  “你这味道不错。”室友嗅了嗅,对着自己那小瓶蝴蝶结左看右看,眉头突然皱了起来,“怎么感觉我这瓶味道这么娘啊...”
  不只是味道娘吧...
  “用在你身上就不娘。”祈钺睁眼说瞎话,语气诚恳得掏心掏肺。
  “真的?”室友盯了祈钺一会,“你真觉得不娘?你这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吗?”
  “发自肺腑,”祈钺点头,“句句属实。”
  室友松了口气,拍拍祈钺,凑到祈钺耳朵边儿小声说道。
  “那我们可要把这个小秘密藏好了啊!”
  祈钺也压着嗓子回复。
  “藏好了!”
 
  ☆、4-9
 
  【4】
  现在回想起来,南枭从一开始就不像什么正常alpha。
  虽然南枭看起来,至少外表看起来是个正常的alpha。一米八七的身高配上两米八的大长腿,坚毅英俊的脸蛋加上肌肉匀称的身材。看起来多正常一alpha。
  祈钺又看看自己,比南枭还高上一两公分的身高,从小被亲姐追着打而不得不努力被动发育的肌肉,脸就更不用说了,那是omega爹逢人就说“我家儿子别的啥也没有就有一张帅脸”的脸。
  祈钺两相对比了一番,得出了结论。
  南枭看着很alpha,自己看着也很alpha。
  一切都看起来很正常。
  但是。
  正常alpha能买粉红蝴蝶结茉莉花香水吗?
  不不不。祈钺摇头。不不不不不。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不能对他人怀抱偏见。存在即合理,我要包容这个世界上的千奇百怪。一米八七的硬汉,爱好个粉红色蝴蝶结茉莉花什么的,很正常。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嘛。
  很正常。
  【5】
  不正常的不是南枭这个人。
  而是他做的事。
  【6】
  比如南枭最近越来越喜欢对自己撒娇。
  撒娇?
  祈钺的眉头皱了皱。算撒娇吗?
  祈钺想到了南枭穿着紧身背心的样子,那流畅的肌肉线条撑起背心,那完美的肌肉比例惹人驻足。往上看,是南枭英俊的脸庞。
  往下看...是南枭两手握拳,一会“喵喵喵”,一会“嘤嘤嘤”...
  这他妈不是撒娇,是发神经吧。
  没错,南枭最近越来越喜欢对自己发神经。
  【7】
  再比如南枭最近越来越喜欢对自己进行听觉和视觉的双重骚扰。
  “啊...钺钺...我好热...”
  说着,南枭单手脱掉了T恤,纤长的手指弹钢琴一般抚摸过自己的胸肌。
  “钺钺...啊...我觉得我的身体有些异样...”
  说着,南枭的手在自己身上胡乱地摸来摸去。
  “啊...你说我这是怎么了?”
  说着,南枭凑到自己耳边,哼哧哼哧地低喘起来。
  祈钺按了按太阳穴。
  你他妈这是发.骚了。
  没错,南枭最近越来越喜欢对着自己发.骚。
  南枭骚的程度可以让祁钺写出一本《论我的高冷室友是如何一步步沦为骚.浪.贱》。
  【8】
  正常alpha干不出这些事儿。
  祈钺想不明白。
  南枭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年富力强,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钱不知道有没有。
  他为什么执着于对自己这样那样呢?
  【9】
  虽然祁钺自认为长相帅气、可盐可甜、聪明伶俐、学富五车。
  但这都不是南枭能对自己这样那样的理由啊!
  我已经帅气如斯十九年,也没见其他人对自己这样那样,对自己这样那样的只有南枭一个啊。
  祁钺闷头苦想。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跨过了界就变质,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引起质变......扯远了。
  说起来,其实有些时候南枭是很正常的,既不会对自己喵喵叫也不会说自己发情了身体好热要哥哥抱抱。
  祈钺发散思维,透过现象看本质,迅速总结。
  这个“有些时候”无一例外是南枭在宿舍之外的地方的“时候”!
  莫非...                        
作者有话要说:  只是一篇沙雕小短文罢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