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0 09:45:00  作者:蝉饮

   《天道逼我做反派》作者:蝉饮

 
  文案:薄离熬夜猝死之后穿到了一本耽美修仙小说里,成为了主角的师尊,还被天道逼着和主角作对,随时准备牺牲的他在变成反派之后,终于落在主角手中,眼睛一闭:“你终于还是来了。”
  言越之:“师尊,找到你了。”
  薄离:“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言越之:“我要和你结成道侣。”
  薄离:“???”
  他十分确定一切关爱主角的活动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所以一切还是逃不过原著发展,他还是要和男主谈恋爱。
  成为了反派却还要和主角谈恋爱,很苦。
  言越之(攻)X薄离(受)。
  本文修真等级完全是我杜撰:筑基-心动-灵空-修因-布果-分神-洞虚-合道,应该起不到太大作用,只是用来区分牛逼与否的工具而已。
  瞎写的,小学生文笔,随便看看。
 
  内容标签: 年下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薄离,言越之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清衍(一)
  -离离!书荒了没!给你安利!
  薄离看了一眼手机,正好看到青梅竹马给自己发的消息。他们从初中时就沉迷各种小说,所以经常会互相推荐一些有剧情有文笔不脑残的文,薄离伸了个懒腰,慢吞吞地在手机上敲字,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他的指尖麻麻的,好像没有感觉了似的。
  -荒,说。
  -粉窗的天若有道!巨好看,不过……
  -嗯?坑了不看。
  -没有!已经完结了,只是……
  -说。
  -只是感情线是两个男人……不过你放心,剧情真的精彩!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
  余庆一知道薄离这态度就代表了他会去看,于是她美滋滋地敷了个面膜,等着薄离找她探讨剧情,分享感受。
  薄离确实去看了,还是通宵看的,毕竟粉窗洋洋洒洒写了百万字的精彩剧情。薄离向来看书速度很慢,因为他总觉得一目十行会错过很多细节,所以他看书看得很慢却格外仔细。
  《天若有道》是一本不怎么正统的修仙文,和大多数修仙文的主角一样,言越之是个流着一半别族血液的人类,娘死得早,爹一看见他就想起他已经去世的爱妻,因此对言越之也没有好脸色,平常也不闻不问,自然也不知道言越之在家里受尽欺凌。元宵节那天,言越之趁着灯会热闹终于逃了出去,误打误撞进了清衍宗,还拜了名极一时的荷谢为师,也就是男二。然后两师徒纠纠缠缠,一路打怪升级,最后还是个be。
  虽说两人之间的感情算是《天若有道》的感情线,可粉窗对于他们俩感情的描写聊胜于无。其中最露骨的描写是“荷谢别过了眼,不去看言越之眼瞳里那深深浅浅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他只觉得心中钝痛,饶是如此,却还是闭着眼睛,轻轻吻了一下言越之的嘴唇。”
  薄离不怎么看be文,看完了也暗生惋惜,其实性别等外在条件又有什么相干呢,重要的是两个灵魂相爱,粉窗对于感情的描写十分隐晦,他看完也没什么不适,其实最让他不适的就是居然是个BE!
  “唉。”怎么就没在一起呢,薄离叹了口气,随后脑袋昏昏沉沉,便睡了过去。睡得迷迷糊糊,他的意识突然清醒了,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他以为同往常一样,只是哪位鬼祖宗又来逗他玩了,所以强忍着不适逼着自己闭上眼睛继续睡觉。终于,身上的那股沉重的感觉消失了,却又变得不可思议的轻,随即陷入天旋地转中,仿佛被扔进洗衣机里搅了好几个来回,他动了动手指,睁开了眼睛。
  耳畔的风呼呼地刮着,薄离觉得有些不对劲,低头一看,自己正踩着一把剑在天空中翱翔。
  “可能是做梦吧。”他喃喃地对自己说,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再重重地睁开,发现眼前的场景毫无变化。
  有谁能告诉他,上一秒他还躺在床上和鬼作斗争,下一秒怎么就在高空之上御剑飞行了。还没等他有反应的时间,脑子一阵抽疼,乱七八糟的记忆就撞进了他的脑海。
  原来他穿进了刚刚熬夜看完的那本《天若有道》里,好死不死还是那个最后为了救男主死在反派手中的男二——荷谢。也就是说,他不仅不是主角,没有光环加持,还会不得好死,而且还和男主搞基。
  薄离已经完全看清了自己的处境,他十分淡定地御着剑,看着脚下的人间,思考人生。他还在考虑之后到底要不要按原著走,旁边的人好像瞧出了他的不对劲。
  “师叔?”身旁传来了一个温柔似水的女声,他也无暇转过去看看这声音的主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只顾着全身心投入到御剑上,担心一个不注意就掉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说起来,一般的穿书主角都是死了,如果自己也死了,那应该是熬夜猝死吧,突然想起了点手机的时候指尖麻木的感觉,那应该就是前兆。
  “下去吧。”他一甩衣袖,便率先落地了。按照原主的记忆,他这次刚带着弟子去刷了几个小怪,而他之所以要在这里就降落,是因为原作中言越之就是在今夜的灯会上逃出来的,为了避免让他受到人贩子的凌虐,所以薄离决定提前把他带回清衍宗。
  薄离带着一众弟子落在了长渉城外,步行进入了城中,毕竟如果就这样大喇喇地落在城中,肯定会引起常人的围观。
  落了地之后,他寻着一个卖面具的地方买了一个红色的恶鬼面具戴着,荷谢这张脸辨识度实在太高了,虽说薄离还没正式见着,不过按照粉窗的描写,长相肯定十分完美。跟在他身侧的几个徒弟见他如此,也纷纷效仿,最后一行人都戴着面具大摇大摆地走在长渉城内,反而招摇了,不过他也不好说什么。
  薄离仔细回忆了一下,言越之好像是在花寻巷被人贩子捉住最后卖进青楼的,他快步朝着记忆里粉窗描述的地方走去,生怕言越之已经落到了那歹人手中,这时他就非常感谢自己看书时那仔细劲了。
  他快步走着,一心只想着要救下言越之,却忘了一众弟子还跟在他身后,他抬手伸出食指在眉心处抚了一下,这是他从小在遇到麻烦事时候的习惯。
  “你们不必跟着我。”他的声音有些沉,许是还不太适应所以有些压着嗓子说话,一时间竟然听出了一阵不容反驳的严肃,众弟子本就是爱玩的年纪,一听这话,便作鸟兽散了。
  他独自一人朝花寻巷赶去,心里总隐隐有一丝不安萦绕,让他紧绷的神经更加敏感,不由得脚下生风,不时便到了那地方。
  薄离赶到的时候,先是被那巷子了浓重的脂粉味道熏得睁不开眼,他还是薄离的时候就很不喜欢香水味,更别提这股廉价的脂粉味了。他皱眉屏息,在小巷里找寻着言越之和那几个作死的人贩子。
  寻了几个来回,也没见什么异常,倒是自己身上沾惹了不少味道,他厌恶地扫了扫周围的空气,又把在脑海中翻腾了几个来回的净诀施了出来,这才稍微好受了些,随后一跃上了小巷旁的屋顶,等着言越之。
  正当他怀疑遇到言越之的日子不是今天,打算离开的时候,巷口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这小子长得白白嫩嫩的,送进青楼定能卖个好价钱,够我们在玄月楼吃几顿好的了!”一个粗糙的男声笑着大声呼喊,仿佛那钱已经自动跳进了他的口袋里。
  “他娘的,长得是真好看,要不咱们……”另一人的声音里透着猥琐,不难想象他没说完的话是什么。
  薄离听到这里,实在压不下心里的愤怒,这几个人渣竟然想对才10岁的言越之做些什么,他想也没想直接落在了几人面前。
  “哟,这是哪来的小道长,也送上来给爷玩了?”为首的那人脸上横着一条疤,痞里痞气地调戏薄离。
  薄离不想与这些人多言,抽出挂在背后的剑,想了想,又觉得杀这几只鸡用这剑,这剑恐怕会想当场玉碎,又把剑背回了背后,转而抽出了腰间的小匕首。
  不过一息之间,这些渣滓便已经死在了他的匕首之下,虽然之前没杀过人,但是生物实验课的时候杀过兔子和□□的经验让他没有丝毫畏惧,找准了颈动脉直接割,刀快得反应不及,腥臭的血液溅在了他戴着的恶鬼面具上,身上的一袭白衣也被染得绯红。
  薄离又捏了个诀,将身上的脏污都清除干净了才去看缩在角落发抖的言越之。他尚纤细的身子微微颤抖着,穿着一件破烂的白色粗布衣服,上面还沾了不少血迹,手脚都戴着镣铐,压得那少年抬不起头,薄离的心里一时间有些心疼,大概是他那过于泛滥的同理心。他从小也没人疼没人爱,所以现下看到言越之这可怜模样,就像看见了年幼时的自己,孤独无助,又被困在囹圄之中,无法抽身。
  他走上前又捏了个诀,将言越之身上的血迹和泥点都清理了,举起注满灵力的匕首拆解镣铐时,清楚地看见言越之瑟缩了一下。
  “别怕,没事了。”由于担心吓到言越之,他把声音尽量放得极轻极柔,然后把镣铐从言越之的手脚上取了下来,本来是想牵着他走的,想到言越之裤腿上的血迹,又看了一眼泛着青紫痕迹的脚腕,便直接将他抱了起来,尽管言越之还是没有抬眼看他一眼,而薄离此刻只想早点离开这劳什子地方,再待下去,他可能会吐。
  终于远离了那花柳之地,也再闻不到一点脂粉气了,薄离找了个客栈,抱着言越之跟着小二进了一间客房。薄离在现代社会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没想到穿到修仙世界竟然要照顾主角这个天之骄子,他有些气馁。
  小二交代了些东西之后又打来了两桶水哗哗倒进了放在屋子角落的那个巨大无比的木桶里,薄离看了一眼——刚到大木桶的三分之一,小二又转身出去了,上来的时候还是提着两只桶,里面的水还蒸腾着热气。
  “留一点。”
  小二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把留下的水倒在了架子上放着的那个木盆里,把门轻轻关上之后就出去了。
  言越之毕竟还小,紧张得不敢抬头,从薄离把他救下到现在,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低着头,看着可怜巴巴的。
  “脱衣服,看看伤。”薄离也不磨叽直接开口了,又担心直接去脱衣服可能会让言越之害怕,从小巷子救出来之前还被一群男人用那样的眼神看过,言越之又太聪明,薄离总担心他想多。
  言越之似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脱了外衣,抬头盯着还带着恶鬼面具的薄离,不过只看了一眼,又将脑袋埋了下去。只一瞬,薄离就已经看见了言越之那张脸,即使尚显稚嫩,还带着些青青紫紫和细碎的伤口,却仍然能看出那不凡的相貌,一双墨蓝色的眼睛在烛光的映照下闪着熠熠的光,时间极短,但薄离还是看见了。言越之看薄离的眼神却冷冷的,冷漠又疏离,没有感激的意味就算了,连一丝亲近都没有。
  薄离想到原著中的言越之,又释然了,他会这样防备着一个陌生人也算合情理,很符合言越之性格。
 
 
第2章 清衍(二)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条白色丝巾,上面绣着几片绿色叶子,看着像是薄荷。在水里浸湿了拧干后在言越之背后擦拭着,薄离是真的不擅长照顾别人,已经用寻常力道下手了才反应过来这是个受了伤的孩子,这才放缓了力度,轻轻擦着。言越之早已经习惯了被虐待被嘲笑的日子,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对薄离那份小心翼翼,只觉得很安心,和娘亲活着的时候对他一样的温柔,他开心地抿了抿嘴。
  薄离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瓶治外伤的药和一瓶固灵丹放在桌上,说:“我只擦背后的。”
  言越之有了回应,冲薄离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墙壁,乖乖的,薄离见状心里莫名动了一下,好像有什么在他心里挠了挠,有一点愉悦之情在他心里慢慢升腾起来,他觉得有些新鲜——在原来的生活中,很少有人如此顺从他。
  把瓶子的塞子取了下来,是膏状药,薄离用手指沾着往言越之背上抹,药膏是凉性的,空气掠过,他指尖都有些凉。擦完后背之后薄离赶紧让他把衣服诶穿好了,担心他就这一会儿着凉了。
  “自己擦,我出门。”薄离话很少,说话的时候一板一眼的,没有什么情绪,听起来十分生硬。让他意外的是言越之竟然在他起身要走的时候抓住了他的袖子,睁着眼睛看他,好像在问他回不回来。
  “你明日去清衍宗,在招弟子,你有机缘,”薄离顿了顿,又说:“今晚不来了,你洗漱修整。”
  言越之像是听明白了,点了点头,像是觉得不够,又尽力弯了弯嘴角,给了薄离一个不熟练的笑。薄离心中倏然一疼,跟被小针扎在心上一样,他有些不忍,想着言越之已经吃过的那些苦头,他就觉得很不好受,还是和他自己的经历有关,他苦笑了一下,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圣母了。薄离还是把袖子从他手中抽出来,转身离开了,宗门内弟子还等着他带回去呢,要是自己今夜不去管他们,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薄离集中精神,用神识感知着弟子们的行踪,觉察到之后又用了传音术告诉他们集合地点,他觉得修仙世界的方便之处比起现实世界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连衣服也不用自己洗,动动手指就能弄完。
  把一群小孩子送回清衍宗之后,薄离便回了折荷之境,循着原主的记忆,东绕西转总算看到了那立在门外的巨大石碑,折荷之境四个字隐隐泛着白光,冷冷淡淡的,却莫名让他异常安心。
  看着院子里那一大片荷塘,还有池塘边那一溜茁壮成长的竹子,薄离不禁有些头疼,这原主喜欢的东西怎么尽是他反感的,荷塘还可以理解,毕竟原主名字是荷谢,据粉窗描写,这些荷花还是终年不谢的,原主的性格不像是会担心荷花会谢的那种人,在薄离的印象中,荷谢是特别温柔的人,为别人想得更多却不怎么在乎自己生死的人,所以这一池塘的不谢花,应当是别人替他种下的。而那些竹子,应当就是原来的荷谢异常喜欢的了,薄离心里再多不满也不好把他们拔除,毕竟已经占了原主的身体,再把他的居所弄得乱七八糟,他也有点难为情了。
  荷谢为人异常孤僻,所以他这折荷之境也没有别人,常年自己一人居住不免冷清,无甚人气。薄离站在檐下,他感觉到微风轻扫过,不禁有些恍然。从他被鬼压床到突然高空御剑,再到救下言越之,他都一直平静地接受了事实,做着自己该做的事。直到见此情此景,四周寂静无人时,他才怀疑这是否只是一场梦,只因自己哀叹结局,才会做这种梦妄图挽救,想要让原本的悲局有所转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