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0 09:45:39  作者:二冬

   《刀锋与雨燕》作者:二冬

  文案:
  宴喜臣一直过着开了挂一样的人生。
  直到遇到一个小屁孩,为他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战斗力他妈这么高,摸刀枪来感觉来得比摸自己老二还快。
  这个世界微妙,荒诞,永远是困难模式。
  要么战斗,要么苟。
  如果还有余力,和那个不要脸的男人谈谈恋爱好像也不错?
  ??
  宴:不是我疯了就是这世界疯了。早知道那小屁孩后来会是我老公,我当初就不该去拍他屁股。
  ??
  你是我手中的刀锋,我是你檐下的雨燕。
  ??
  ╰→ 杜亚琛×宴喜臣
  ╰→ 表世界里世界设定,半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与参考历史在各方面有出入
  ╰→ 不是年下,不是年下,不是年下
  ╰→ 1v1
 
 
第1章 那个怪咖小孩
  两个黑色的残影站立在他面前,手中握着巨大的镰刀,一根权杖从黑暗虚空中伸出,抵在他的头顶。
  “落日升起时,以他的名义审判你。现在,说出你的罪名。”
  他看到滚红的日轮从地平线升起,时间沙漏被倒置,末日的黄昏正到临。
  “我没有罪……”
  “无罪之人吗?”那混沌森然的声音反问道。
  黑色的残影高举起屠戮的镰刀,刀锋在落日下淬出血一样的红。
  镰刀猛地落下——
  “说出你的罪名!”
  宴喜臣猛地坐起来,清晨的光铺了他满身满脸,却没能驱散刚才噩梦的阴寒。
  视线渐渐聚焦,喘息渐渐平稳。他撑坐在床上四处看了一圈,抹了把脸。
  这是他第二次做这个梦,梦里的细节太过真实,几乎把他给魇住了。
  “哥?”有人敲了敲门,“你没事吧?”
  “没事儿。”宴喜臣从床上跳下来,脱下半湿的短袖换了一件,“进来吧。”
  宴晶从门缝里探出头来,她头顶的草莓发卡闪闪发亮,就和她的眼睛一样:“嗨!哥,你怎么刚睡醒呀!今天你要送我去商场的,是不是又忘了?”
  “没有忘没有忘。”宴喜臣伸了个夸张的懒腰,伸手掐了一把妹妹的脸,“给我点时间换衣服,嗯?”
  十分钟完成洗漱,父母已经在客厅等着他了。
  女人给他倒了一杯热牛奶,男人围着围裙在厨房哼着曲子煎鸡蛋,宴晶在女人“不许挑食”的警告中,强行把吃了一半的青椒卷饼塞到了宴喜臣盘子里。
  “你就惯着她吧。”见宴喜臣十分自然地吃起了剩下的半个卷饼,女人翻了个白眼,“正是长个子的年纪,什么都挑怎么行?”
  “妈,我爸和你基因这么好,不要担心。”宴喜臣笑着摸了摸宴晶的头。
  “呀,你的油手!”
  “晶晶,过来帮我找两个空盘子。”男人在厨房里喊。
  宴晶蹦蹦跳跳地过去了。
  这顿早餐宴喜臣几乎是被妹妹催着吃完的,然后被拽着出了门送她。父母在后面叮咛让宴晶在外面记得接电话,不要太晚回来。
  临出门前,女人到玄关给他整了整衬衫衣领。他的个头比她高许多,但女人还保持着双手放在他肩上的习惯,她笑了笑,眼尾有很细的纹:“去吧,我儿子真帅。”
  宴喜臣笑了笑,低头在女人额头上亲了一下:“我出门了。”
  推开门,带着青草味的风一下涌向他,日头灿烂。
  宴喜臣很清楚自己与寻常人相比的幸运之处。他从小到大被教导了太多该如何面对困厄与绝境,可从来没有迎来过一次暴风雨。
  人生顺遂得如同开了挂一样,经常被朋友调侃叫“小锦鲤”。
  家庭和睦,父母开明,有个可爱的妹妹。从小到大,没为成绩发过愁,没为人际操过心,也没为社会折过腰。半年前出柜,父母和妹妹不但很快接纳了他的性向,还比较担心出柜带给他的心理压力。
  上天给了宴喜臣一副好皮囊,这优势从小到大带给他的附加分,足够他到知乎写一篇万字《长得好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饶是再不知足的人,如果过上他这样的生活,也难免唏嘘感叹。
  他现在经营一家自己的奶茶餐厅,虽不用每天朝九晚五,但操心的事还蛮多。
  不过,最近有一件不寻常的事。
  下午五六点左右,总有一个小男孩孤零零到店里来,他每次点一杯多多,能在窗边坐一个小时。
  固定的位置,固定的时间,每天雷打不动。
  每次从小男孩进门开始,店里的顾客就逐渐少起来,最后总是整个店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下午五六点,按理说应当是客流量小高潮的开始。
  这也是宴喜臣觉得最不正常的地方。今天,他决定去会会这小男孩。
  切了一小块荔枝玫瑰味的蛋糕,宴喜臣端到小男孩面前推给他,坐在了他对面。
  宴喜臣这才有机会仔细地观察到男孩。
  他有着稚嫩的面孔,神色却并不懵懂,一双深棕色的眼在黄昏的光下如水流淙淙。
  小男孩吸了一口多多,疑惑地歪着头看了眼放在他面前的蛋糕,又看向宴喜臣。
  眼神似乎在问:这是什么意思?
  “请你吃的。”宴喜臣支颐看着他,“你每天都会一个人来这里,是在等什么人吗?”
  “算是吧。”听他这么说,小男孩不客气地拿起叉子。
  “爸爸妈妈吗?”
  “不是哦,我在等黄昏。”小男孩看了看窗外。
  黄昏?
  宴喜臣疑惑地转过头,一双眼渐渐睁圆了——
  远处的地平线,一轮血红的落日正冉冉升起!
  黄昏……镰刀……罪名……
  一股难以言说的令人心悸的刺痛感,沿着脊椎轰然落下,几个字眼模糊地出现在脑海里。
  “你怎么了?”
  回过神,小男孩已经跑到了他面前,一手捧着多多,一手在他面前来回摆动。
  宴喜臣还没来得及回神,小男孩忽然眨了眨眼,伸出手在他腰眼上戳了两下。
  宴喜臣极其敏感,被戳得差点跳起来。可还不等他反应,小男孩左右开弓地戳起人来,似乎觉得他这样子很有趣。
  “别闹!”宴喜臣顺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
  再看向窗外时,窗外只剩下绚烂的晚霞,似乎刚才看到几乎要吞噬天地的日轮,只不过是他的一场幻觉。
  一场幻觉吗……可怎么会跟梦里的内容,如出一辙?
  “很美的黄昏,不是吗?”小男孩被他钳制了双手,不得已安静下来,也随着宴喜臣的视线望向窗外,“可是,不觉得这样的黄昏,有些过于长了吗?”
  宴喜臣猛地凝神。
  他知道哪里不对劲了,从五点钟开始,柜台的小李出门吃饭,那时候太阳就已经开始落山。
  现在已经过去一小时,夕阳的光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时间就好像,被暂停了一样。
  是错觉吗?还是最近那个噩梦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今天多谢你请我吃蛋糕。”小男孩忽然就挣脱了他的钳制,转眼间已经跑到了大门口,“再见。”
  小男孩推门出去,然后开始有客人陆陆续续进店。没过十分钟,奶茶餐厅里重新热闹起来。
  手机安静地放在桌上,宴喜臣唤醒屏幕,时间显示六点十分,上面有两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是五点五十打来的。
  还有一条短信:“哥?怎么不接我电话?”
  宴喜臣盯着自己的手机。
  刚才的二十分钟里,他确定手机从来没有响起过。
  错觉吗?
  一定有哪里不对劲。
  宴喜臣有些精神不振,从他家人的角度看来,他似乎是有心事。
  父母刚开始还猜测是不是宴喜臣谈对象了,但很快宴晶就否定了这一点。他哥一个纯妹控,周末要不用去店里,几乎整天整天地带着她在外面溜。按宴晶的话来说是注孤生,没救了。
  宴喜臣当然也知道这几天自己的失态,但他没办法把那天重复的噩梦和那个小男孩的事情从脑海里赶出去。
  不过接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还有第四天,小男孩都没有再来。
  宴喜臣等不到他。与此同时,他发现自己的生活正不动声色地发生着一些微不足道的变化。
  他第一次被开罚单;第一次在回家的路上打碎了全部的鸡蛋;第一次没有听到闹钟;第一次摔碎了手机屏……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换在任何一人身上恐怕都是稀松平常的事。
  可宴喜臣却忽然发现,这些稀松平常的小事,在他以前二十多年的人生中却从没有发生过。
  这才是最不正常的。
  宴喜臣这两天又变得焦虑起来,有一种巨大的不真实感袭击了他。
  然后忽然有一天,他再次重复了那个噩梦。
  这是他第三次重复这场噩梦了。
  他醒来的时候刚好日出,烧红了地平线的朝阳,让宴喜臣有种错觉,就像梦中可怖的一切,正在渐渐和他真正生活中的一切融合起来。
  也是在这一天,他再次见到了那个在他的奶茶餐厅喜欢喝多多的小男孩。
  下午六点钟,宴喜臣提前回家。
  刚推开门,视线就猝不及防撞上了马路对面那个正坐在防护栏杆上的小小的身影。
  男孩坐在防护栏上保持着很好的平衡,正从川流不息的来往车辆的间隙中对他笑。
  天又开始变红了。
  宴喜臣仰头看了许久,做了一个决定。
  他跨过防护栏,目不斜视地横穿马路而过。他不左瞻右顾,步伐也并不仓促加快。
  他就这样横穿无数高速车辆的马路,如入无人之地。
  没有一辆车撞到他,他就这么成功从车流中走了出来。
  宴喜臣回头茫然地看了一眼身后的车流,心脏还在剧烈地跳动着,似乎一时间也没能相信自己的猜想竟然真的被证实了。
  “要么我疯了,要么这世界疯了。”他喃喃道,“操!”
  小男孩在他身后,作势要从护栏上往下跳。
  见到宴喜臣转过身,小男孩伸出双手,一副很萌的样子,做了个“要抱”的姿势。
  这个小男孩身上发生了太多诡异而无法解释的事,而他显然对宴喜臣安然无恙横穿马路也丝毫不感到稀奇。那天他对他说的话,“黄昏太长了”又是在暗示什么?
  宴喜臣将他抱起来,没有要放下的意思:“你到底是谁?”
  小男孩很自然地抱着他的脖子:“我是你餐厅里的客人。”
  “这样就没意思了。”宴喜臣凝视着他,“我不介意把你直接抱回家。”
  “威胁小孩子可不怎么有风度啊。”
  “我不仅会威胁小孩,还会打小孩屁股。”
  “好吧。”小男孩笑了一下,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你想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是吗?为什么眼前这个世界,变得不太对劲?”
  “我就知道你有问题。”
  “你疑惑的事情背后的真相可能是很残忍的事实哦。”小男孩拿腔拿调的,用手指了指一旁的玻璃橱窗。黄昏的光折射在橱窗中,里面的世界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小男孩望着玻璃中的自己和有些迷茫、紧紧皱着眉的宴喜臣:“你的家人,朋友,理想的工作,安稳的生活,也许在你知道答案后就会全部失去。即使如此,你还想要知道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鬼话。”宴喜臣随着小男孩的目光,也看到了玻璃橱窗中的自己。
  他不可控制地靠近了一些,然后又靠近了一些。
  “那么我来替你做决定好了。”小男孩忽然伸手在倒映着黄昏的玻璃上点了一下,“从你的乌托邦醒来吧,小哥哥。希望你不会恨我。”
  夜幕中的光亮忽然黯淡了,所有的路灯不约而同地闪烁起来,最后归于熄灭。他脚下的道路无限向远处延伸,马路上的车都没了踪影。
  远处的地平线开始燃烧。
  宴喜臣抬头看向尽头,瞳孔渐渐紧缩。
  落日重新升起,黄昏返回人间。
  地平线的光芒笼罩大地,像一场无声的爆炸。等光芒散去,还是同样的城市与街道,但也完全不一样了。
  怀里的小男孩已经不见,他身边的橱窗里空空荡荡,路灯换了模样。而马路的对面,从来就没有他的奶茶餐厅。
 
 
第2章 这是什么鬼世设
  五点钟的光景,天边泛起鱼肚白,这时候路上没什么人,地面在寂静中像结了层霜。
  明月的余晖洒进小阁楼,两道黑色的身影一动不动,女人端着枪,男人贴墙站着。
  他们安静得宛如雕塑,不知已经维持这个姿势多久。
  “我总觉得有阴谋。”女人懒洋洋地说。
  “怎么?”
  “老大什么时候给出过这么简单的任务了?我们刚从E区回来就让我们来盯梢,紧急但不重要的任务都是随便找两人就来了,所以我们这次按理说应当是重要且紧急的任务。但我们在这儿蹲人得有三小时了吧?三小时,连个鬼影都没有。”女人气质妩媚,眉梢处有一颗痣。
  身旁男人瞥了她一眼,知道女人虽用懒散的调子说着话,但她浑身每一寸肌肉都在备战状态。
  “有一个传言。”男人说,“这次老大是亲自过去接的人。我们从E区回来时,他后脚也才刚到。”
  “这么重视?”女人挑了挑眉,“是敌是友?”
  “很难讲。但这条命令却很有意思。”男人脸上出现耐人寻味的表情,他若有所思地摩挲着下巴,“人一现身立马攻击,但要留条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