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0 09:47:30  作者:烟火人家

   《从末世到异世》作者:烟火人家

 
  文案:秦洛川在末世摸爬滚打三年,终是没能逃过被咬的命运。
  死后却意外穿越到历史上不存在的异世。
  过了两年咸鱼般的生活后,为生活所迫,他还是走上了赚钱、考科举、当官的道路。
  作为一个优秀的穿越者,秦洛川说:虽然奋斗的途中难免会遇到绊脚石,但只要我跑得够快、够稳,绊脚石就可以变成垫脚石。
  一句话简介:攻穿越到异世,种田、考科举、当官,一步步从小人物走到一方大员。
  本文主攻,互宠、甜且苏,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历史,前期种田,后期会涉及朝堂,攻有金手指!
  排雷:汉子双儿女人的世界设定,会有包子。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美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洛川,商清月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异世
  逼仄的房间没有窗户,仅靠近天花板的地方有一个排气扇,因为许久没用的关系,落了厚厚的一层蜘蛛网。
  唯一的门也已经被堵死,不断的有丧尸撞击,却纹丝不动。
  确认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后,秦洛川才脱下手套,就着从排气口照进来的昏暗光线检查伤口,被丧尸咬到的地方不深,但已经全黑了,并且青黑正快速的向整只手蔓延,估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完全失去意识。
  这本是让人绝望的结果,秦洛川反而舒了一口气,密闭的空间就意味着,即使最后他变成丧尸,也不有机会去伤害其他未感染的人类。
  想到此,秦洛川很想笑一下,可是快速蔓延的病毒让他连勾唇的动作都做不到。临失去意识前,他似乎看到不远处出现了一座破庙,庙外风雨交加,庙里烛火摇曳,看起来很温暖,很安心。
  他忍不住想要睁开眼看得更清楚些,眼皮却好似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正挣扎间,就听“吱呀”一声开门的声音响起,声音很轻,却离得很近,秦洛川陡然惊醒。
  风雨声跟丧尸撞门的声音迅速的退去,耳边只剩下“咚咚咚”心脏快速跳动的声音。
  又梦到那件事了,秦洛川望着从窗户透进来的微弱晨光怔怔的出神,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再梦到那件事,没想到仍旧心绪难以平静。
  在床上躺了许久,直到天光完全大亮,屋外舞剑的声音停下来,秦洛川才不得不从床上爬了起来。
  推开房门就见一个四十岁左右,气质出尘的男子正坐在门口喝茶,晚起被抓个正着,秦洛川有些尴尬的招呼道:“父亲。”
  这个男子就是秦洛川的义父秦言,两年前在野外捡到将死的秦洛川,又把他送到医馆医治了将近一个月,秦洛川的伤才彻底痊愈,后来得知两人刚好同姓,秦言无子,又对秦洛川有救命之恩,秦洛川便认了他做义父。
  对这个义父,秦洛川不说百依百顺,恭敬却是毋庸置疑的,“今早您想吃点什么?”
  “时候也不早了,随便吃点就行,”秦言看了眼秦洛川,只见他头发松松的挽在脑后,未被挽住的细碎头发从鬓角散落下来,显得甚是散漫,衣带也只随意的系着,领口半敞开,一副热得不行的模样。秦言越看越无奈,“你今天不是要去镇上吗?就不能好好的梳下头,再换件工整些的衣裳,以你的长相,也不愁找不到愿意嫁进我们家的姑娘或是哥儿。”
  “我先去做早饭,等会儿走的时候再换衣服。”秦洛川闻言逃也似的跑进了旁边的灶房,天知道他才二十二岁,放在原来的世界也不过才刚能拿结婚证的年纪,居然时不时的就要遭受长辈的催婚。
  再说了,现在天这么热,又没空调,要不是顾忌家里还有秦言在,他甚至恨不得穿个裤衩就够了,像秦言那样穿得整整齐齐的,他看着都觉得热。
  天热烧火做饭更是受罪,因此早饭就煮了简单的白粥配咸菜,再一人一个水煮蛋,很快就弄好了,吃完后秦言收拾碗筷,秦洛川出发去镇上。从他们住的地方到镇上要走上半个多时辰,再晚点天就热了。
  父子两人是住在山林里的,去镇上要先翻过几座山,到达山下的村庄后,才会有通往镇山的道路。
  秦洛川不明白为什么秦言会想要住在山里,不过经历过丧尸病毒爆发后,人口密集的城市里全是丧尸的情况,秦洛川觉得远离人群的山林也没什么不好,因此两人在山里一住就是两年。
  只是去年冬天的那场雪下得格外的久,秦言的腿旧伤复发,疼了大半个冬天,今年一开春,父子两人便决定把家搬到山下的村庄,这会儿秦洛川便是要去县衙买建房用的地,打算趁着农闲的时候,把房子建好,等秋收就能把粮食全都收进新房子里去。
  到镇上后,秦洛川并没有直接去县衙,而是先去了书院,打算把上回借的书换几本。
  这会儿正是书院学生们午课的时间,藏书阁里没什么人,秦洛川到的时候,只有杨曦和他夫郎在。
  秦洛川近一年半来书院借书还书十分频繁,杨曦早已跟他熟络,见他进来便站起来招呼道:“上回借走的那几本你又看完了?这回打算借哪几本?”
  “随便借几本话本或者游记吧,”秦洛川从背篓里拿出用布包着的书递给杨曦,“最近打算在山下建房子,家里琐事多,没什么时间看书。”
  杨曦诧异道:“你终于舍得从山里搬出来了?早这样做也不愁娶不到媳妇啊。”
  秦洛川不置可否笑了笑,没赞同他的观点,也没反驳自己没成亲并非是因为住在山里的缘故。
  他们两人说话期间,杨曦的夫郎已经从书架上挑了几本书,抱着过来问道:“我挑了几本游记,秦兄弟你看可以吗?”
  他才刚开口说话,杨曦便连忙快步走上去接过了他手上的书,“你身子重,这些事情我来做就行了。”
  秦洛川这才注意到,杨曦的夫郎小腹有些微鼓,再加上刚刚的话,便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于是笑着道:“恭喜!”
  男人可以怀孕生子,若是放在原来的世界,绝对是震惊世界的新闻,秦洛川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也确实对这种情况惊讶不已。只是后来时间长了,见得多了,便也慢慢的习惯了,尤其是后来得知,对他有救命之恩的秦言,其实也是双儿后,秦洛川便完全接受了这个世界除了男人跟女人外,还有第三种性别的存在。
  拿了书后秦洛川也没多留,只寒暄了几句便起身去衙门了,自然也没听身后杨曦又一次惋惜的叹道:“唉,洛川兄也真是可惜了,若是愿意再往上考考的话,凭他的才情跟几乎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不说考一甲,取个进士的成绩是完全没问题的。”
  杨夫郎却不以为意的道:“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再说了,他现在都愿意从山上搬下来住了,说不定哪天突然就改变主意,又愿意再往上考了呢?”
  “但愿吧。”这话题不知说了多少回,都没个结果,不过杨曦自己明年肯定是要下场的,这会儿没人打扰了,又有红袖添香,刚好适合看书,就此结束了讨论。
  雨溪镇的县衙离书院不过一刻钟的路程,秦洛川匆匆赶到后,跟门口当值的差人打了个招呼,就被带到了李师爷办事的房间。
  半月前秦洛川就跟李师爷约好了,今日过来交银子拿地契,没想到见到他后,李师爷并没有立即着手帮他弄地契,反而面露难色。
  直到秦洛川忍不住追问,李师爷才说出原因:“前几日京城里贬下一户犯了事的官员到我们县,我寻思了一下,除了你看中的那处外,周围几个村子都没有合适的无主旧屋,不得已就把那处划给他们家了,你再另择一处建屋?”
  秦洛川当初看上那处旧屋,不仅仅是因为那处离他们现在住的那座山最近,更因为旧屋的后头有个池塘,可以跟旧屋一起买下来,养养鱼或者做莲塘都可以。
  不过李师爷已经把那处给了人家,秦洛川也不是非那里不可,脑海里飞快的把附近的地形过了一圈,迅速了选定了另一位置,“那就隔壁的程家村吧,就溪北面靠山的那里,我看还有不少的地方。”
  李师爷是李家村出来的,自然知道秦洛川所说的那处在哪里,也清楚那里是县里留出来的空地,尚不属于任何人,是可以买去建房子的。
  只是想到秦洛川秀才的身份,便又多说了句,“李家村也还有不少地方可以选择。”
  秦洛川摇了摇头,“我想找一处靠近水的地方。”
  李师爷闻言也没再勉强,虽然他是想给自己村多弄个秀才住进去,但秦洛川既然不愿意,他也没办法。而且跟之前被他安排住进去的那户人家相比,秦洛川只不过是个不愿意再往上考的秀才,而那家虽说被贬,却是想也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秦洛川小小一个穷秀才又怎么比得过。他这么安排肯定是不会错的。
  之后便是交银子过文书,办理地契。
  秦洛川这次一共买了两亩地,七两银子一亩,一下子就交出了十四两,之后建房子所需的那些材料也是要买的,虽说这些东西每样都不算贵,但零零碎碎加起来也要不少的银两。
  建好房子之后还要置办一些东西,之后秋收地里虽然能收一些粮食回来,但远不够他们父子两人过冬所需。
  他这两年虽然赚了一些银钱,但大部分都被换成物资存在空间里了。
  经历过末世物资匮乏的日子,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可能把存起来的东西再拿出来换成银钱的,更不可能去向秦言要钱。
  秦洛川收好印章都未干透的地契,心想着等房子建成后,得赶紧想个赚钱的法子才行。
 
 
第二章 初遇
  离开衙门的时候已近午时,跟着秦洛川一同出来的还有两个衙役,是要跟他回村里量地放桩的,虽然地契上写了溪北面的那处,但那块地的面积不小,秦洛川只买了两亩,得有差人跟着去划分好后,地才真正的属于他。
  只是仲夏的阳光格外的强烈,这会儿又是正午,别说那两位衙役了,就是秦洛川自己,都站在檐下的阴凉处犹豫了。
  再看向大门,就只有两个人在当值,其他的人全都去吃午饭了,就这两人,也是受不了外面的逼人暑气,几乎要站到大堂里面去了。
  秦洛川果断的决定,还是先去吃午饭,晚点再回去。
  于是小声的问一同出来的两位衙役,“现在正是最热的时候,两位大哥不如一同前去吃个便饭,等晚点太阳没这么烈了再出发?”
  这两位衙役本来因为大中午的被派遣去乡下心里就不怎么愿意,只是碍于秦洛川秀才的身份也不敢摆脸色,但这会儿听秦洛川称呼客气,说的也是要请他们吃饭的事,心里的想法立马就不一样了,说话的语气也比之前要客气得多,“我们两人下午还要赶回来交差,这一来一回需要不少的时间,中间量地放桩也要那么久,这会儿耽搁了怕下午回不来。”
  “这有什么,等会儿吃完饭后,我去叫个牛车,我们坐牛车回去也能省不少时间,”秦洛川笑着道,“再说了,现在本就是吃饭的点,我们吃个饭再走也耽搁不了什么。”
  两位衙役对视了一眼后,点头应道:“那依你。”
  秦洛川也没去选什么酒楼,只随便在要出城的路上找了家吃过的,味道还不错的小饭馆吃饭,两位衙役显然对他的安排也很满意。
  小饭馆人不多,上菜的速度也快,秦洛川最先吃完,见两位衙役估计还要等一会儿才能好,想了想便道:“两位大哥可否稍等片刻,我还想去买点东西,最多一刻钟就能回来。”
  衙役吃了秦洛川请的饭,自然是好说话,况且刚才点的菜不算少,他们要吃完也还需要些时间,于是满口答应。
  他们应下后,秦洛川先是去结了帐,然后直奔饭馆一条街相隔的菜市场。
  今天他出来得早,天气又热,秦言一个人在家里,估计中午就随便吃点对付过去了,秦洛川买了排骨,看到旁边有人在卖新鲜的莲蓬,也买了几个,晚上再去菜园子里摘点菜,就够父子两人好好吃一顿了。
  秦洛川对秦言的上心程度,就算是亲生的儿子,都不一定比得上。其实在秦洛川看来,秦言救了他一命,已经是恩同再造。
  以前他也问过秦言为什么会想要救他,秦言只说是看他合眼缘,秦洛川也没去追究这话的真假,反正救命之恩是毋庸置疑的,后来认了亲之后,秦言待他更是不薄,他在这里又没亲没故的,自然是把秦言当做自己的亲爹在对待了。
  之后秦洛川也没多留,又急急忙忙的赶回去跟两位衙役汇合。
  城门口有不少人拉着牛车在那里等生意,到山下的李家村和程家村都是八文钱,秦洛川熟知行情,很快便跟人谈好了。
  牛车晃悠悠的往前走,因为是正午的关系,路上的人并不多,所以他们这辆车在路上也格外的显眼。才出城门没多久,就被前面两个同样赶路的大婶拦了下来。
  大婶们早就做好了准备,牛车才停下,就笑着朝秦洛川道:“秦小子这是你租的牛车吧,我看上面还有空地,带婶子一路呗,回去后婶子给你摊钱。”
  这两人都是程家村的,家里不算富裕,之前只有她们两人,花八文钱租车回村一人就要四文,哪里舍得。这会儿看到车上已经有三个人了,就算摊钱,一人也不到两文,这才来搭话。
  秦洛川也不差那几文钱,又想到之后自己建房子要请帮工,同一个村的说不定会有要麻烦到她们家的地方,便点了点头道:“婶子上来吧。”
  大家本就不算太熟,上车后寒暄了几句就没再说话。
  路边的大树遮住了大半的太阳,牛车跑动,带起点点清风,很是舒服,才刚吃饱没多久的衙役很快打起来瞌睡,秦洛川也觉得有些昏昏欲睡。
  只有那两位婶子精神得很,甚至扯起了闲话。
  “隔壁村这几天住进了一户之前在京城当官的人家,你听说了没?”
  “听人说了,说是犯了事,被贬到我们这里的。而且我还听说那家有个小姐,长得那叫一个水灵,你儿子不是还没说亲吗,要不找媒婆去提提,说不定还能娶个京城里出来的娇小姐。”
  “得了吧,你说的那小姐我在溪边见过,长得好看是好看,可连自己穿的那身衣裳都洗不干净,我们家可供不起这么尊菩萨,”大婶不屑的嗤了一声,接着又叹了口气道:“倒是他们家还有个双儿,长得也是真的俊,我听我当家的说,才来这么几天,就已经学会上山砍柴了,虽不算熟练,但也是有模有样的,只可惜是个双儿。”
  另一个大婶笑着道:“人家京城里来的还不一定看得上你家呢,你这就嫌弃上人家小姐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