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1 08:05:49  作者:西上北下

   《给木匠心上雕朵花》作者:西上北下

 
  文案:余航生平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是个木匠。
  本以为撩人很简单,可谁知道木匠爱装傻,对你笑可以,对你好可以,但就是不对你动心。
  洛肖就是那个木匠,他最近很愁。
  一起合租的那个余航总爱对他动手动脚,虽然可以做到一笑了之,但长此以往总不是个办法。
  余航:“你能教我木雕吗?”
  原来是想学艺。
  洛肖:“当然可以,你想雕什么?”
  余航:“我想雕朵花。”
  洛肖:“花?”
  余航:“对,我想在一个木匠心上雕朵花。”
  【1V1轻松向小甜文,余航是个主播。】
  日更,请假会通知哦!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肖,余航 ┃ 配角: ┃ 其它:甜文,1V1,he
 
 
第1章 
  “咱这儿目前也不招人,等什么时候有消息的话,我联系你。”
  ......
  “你要早几天问估计有,这还有三四个月就年底了,正是不缺人手的时候。”
  ......
  洛肖放下手机,整个人都有些颓丧。
  上一个工作做了两个多月,第三个月还没上满就被开除了,不是犯了错,听说是因为老板的侄子要来店里上班,让他腾位置,给结了半个月工资。
  桌上放了两个东西,一个是大学录取通知,一个是房屋到期通知,说是通知,其实都是来催债的。
  左边算出来是一万七千八,管一年。
  右边算出来是六千,管三个月。
  倒还真是谁也不让谁,都想要他命。
  想了半晚上,睡了四个小时,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拖着箱子去了火车站。
  生活了五年的地方收拾起来就装了一个行李箱,说出去大概没几个人会信。
  昨晚订的是六点四十的车票,这个点的都便宜,人也不算多。
  到学校那边要坐八个多小时,中午车厢的人都开始买快餐时,他也从背包里摸了个面包,一瓶矿泉水。
  吃了之后给他亲妈发了条消息,简单说了下自己的情况。
  反正她也从来不在意。
  -知道了。
  这次倒是回复的快。
  洛肖看了眼她头像右上方的“1”发了会儿呆,聊天内容一眼就看完了,都不用点进去。
  他舔了下发干的嘴唇,右手拇指在页面上一划,点了删除,微信又恢复了一片空白。
  矿泉水还剩大概三分之一,他本想喝点润润嘴,但是脑子一放空,没怎么注意就喝光了。
  等一会儿推小车的售货员来再买一瓶吧。
  他靠到椅背上从兜里翻出耳机,还没拆开,手机又连着震动了两下,是肖女士的微信转账,五千,分两次转过来的。
  洛肖没有犹豫直接点了确认收款。
  之后两人谁也没有再发消息,等了五分钟,他又划了删除。
  肖女士可能还不知道物价上涨如此之快吧,五千块钱也就够租两个月的单身公寓,不过他也不怎么在意,毕竟她还有个儿子要养,给自己钱也算是有心了。
  洛肖看事都看得开,很早以前打工的老板就说过他,偶尔还是要撒娇卖个乖,这样才有糖吃。
  可是他这种性子,注定了就是吃不着糖的。
  午饭时间一过,车厢里的人都开始打起瞌睡来。
  他还是没有睡意,看着窗外的陌生景色,也没有一丝丝激动,不过就是换个城市继续以前的生活罢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可能会有惊喜,可能会有失望。
  火车到站是三点多,他提着箱子跟着导航去坐了公车,学校离这儿就七站路,还挺近。
  地图上显示了他们那一圈至少有五所学校,一个重本,一个二本,还有个大专,除外的就是小学幼儿园。
  录取他的是那个二本院校,校门口普普通通没什么吸引人的,专业也是随便报的,不过他也没打算读。
  费钱。
  在坐过来的公交车上,他看了一套学院路居中的房子,四室两厅两卫,八百一个月,是合租,已经租了三间出去,还剩一个位置。
  去看看也行。
  不过他是临时跟房东联系的,人没在这边,晚点回来,让他找个地儿坐着等。
  坐是不想坐了,来一个新地方,他习惯先逛逛,感谢那张录取通知书,虽然门卫不让他进学校,但还是勉强同意了他把箱子寄放在那儿。
  关于不读书这件事,他从高二就开始想了,想了一年多,成绩从重本线掉到了二本线,才想出答案。
  他还是更喜欢钱,不喜欢耽搁时间,说来这边读书也不过是给了自己个理由换个环境。
  二本是个外国语大学,教学怎么样他也不知道,报这里的学校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外公,还有一小部分原因是他认识的人没一个报这里。
  重本是商大,估计里面出来的都是跟他抢钱的。
  不过他要求不高,大钱归他们,小钱归自己就行。
  这两个学校是门对门,隔了一条街,外国语大学右边是个大专,学的东西应该还不赖,他站在门外都能看见荣誉榜上的优秀校友。
  这大学城还真挺不错,今晚可以吃点好的,犒劳犒劳自己,纪念那过得比牛还累的五年,也庆祝来到了一个新地方,有了新开始。
  跟房东约的时间是晚上七点,洛肖吃了饭没去拿行李,就背着个包坐在小区门口的花坛上玩手机。
  玩五分钟,换了有三四个姿势,洛肖就差没去对面超市买瓶花露水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蚊子这种不是东西的东西存在!
  小区门口的保安靠在窗户上吹着空调乐滋滋的看他花式打蚊子,直到他接到房东的电话才算完。
  “一号门?”洛肖皱着眉在小区大门上来回扫了两三遍才看到门卫室边上已经掉了漆的号牌——三号门。
  去他妈的垃圾导航!
  三号门和一号门一个在小区北边,一个在南边,洛肖叹了口气,收回手机提上书包就开跑。
  门内的保安一惊,条件反射的就想追,等跑出电动门了才想起人连小区门都没进。
  也还好这个小区不算大,洛肖在距离广场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平复了一下呼吸才朝在喷泉处站着的人走了过去。
  跟租房软件上的头像一样,是对年轻夫妻。
  “不好意思,我走错门了。”洛肖伸手跟那个男人握了握,这招呼打的,还挺正式。
  “没关系,我们租出去三间,有两间都走错门了。”说话的是旁边那个女人,“从学院街走过来的基本都会被带到三号门。”
  “不过一号门离夜市和公交站牌近一点。”
  她又补充了一句,听下来是在给房子做美化。
  但到真的看到房子后,他倒是觉得,还真不用做什么美化,这位置在学院街中央就是最大的优势了,况且这房子装修的,还真挺好,能看出是用了心的。
  “就房间是个人的,其他都是公共区域。”
  “嗯,我看看。”洛肖说。
  “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姓邹,邹婷,这是我老公韩文旭。”
  “邹姐,韩哥。”洛肖点头。
  “右边两间租出去了,只有左边剩一间。”邹婷上前把门打开,“我把不好的地儿先跟你说说吧。”
  韩文旭就一开始跟他打了个招呼,之后就没再说话了,房子应该是全权交给了邹婷。
  “这屋子不向阳,只有下午三点过后才能晒晒,但是采光还可以,也挺通风的,不存在什么阴冷的现象。”
  “晒衣服的话就去阳台吧,厨房外面也有个小阳台,不过有时候其他租客会用厨房,可能会沾上油烟。”
  洛肖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房间还不错,挺大的,目前只有床和衣柜,不过还有很多空着的地方,可以加点东西,他还挺满意的。
  “800?”洛肖问。
  “这间屋看的有几个了,都没定下来,我给你算750吧。”邹婷说:“不过合同都是一年一年签的,中间你要是不租的话,钱不会退。”
  奸商。
  洛肖脸上挂着笑,心里吐着槽。
  “确定的话这会儿就签合同是吧?”洛肖在房间里面转悠着,仔仔细细看了一下家具有没有损坏。
  “也可以,合同我都带着。”邹婷说。
  “你是本地人吗?”一直没开口的韩文旭在一旁插了句嘴。
  “不是。”洛肖摇头,“来这边读书。”
  “商大?”韩文旭问。
  “外国语。”
  “你应该没去看过外国语大学的宿舍吧。”邹婷有些惊讶,“那可是三个学校里住宿环境最好的。”
  “邹姐是学姐吗?”洛肖靠在衣柜门上挑了挑眉。
  “这谁不知道啊,学院街早都传遍了。”邹婷耸耸肩。
  韩文旭也看了过来,“外国语大学还有一个月才报名吧。”
  “嗯。”洛肖应道:“我跟家里闹了点矛盾。”
  “我今天来的时候去保安室问了,外国语的住宿最普遍的是四人间,研究生以上是二人间。”洛肖顿了下,“但是我不习惯一个房间有另一个人,一想到就浑身不舒服,还是租房子实在。”
  邹婷回过头看了韩文旭一眼,又转回来解释道:“你也别怪我们问这么多,之前右边儿有对小情侣合租,是瞒着家里人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给家里知道了,来逮人的时候房子里东西给砸坏好几样,虽说赔偿了,但是重新装修一番毕竟影响其他几间租客。”
  洛肖笑了笑,点头表示理解,“我不用担心这些,高中我就是租房住,家里人都知道。”
  邹婷又上下看了他一眼,才转身抽出韩文旭手里的租房合同。
  “成吧,看在你长得帅的份上,我相信你。”她说:“这是房产证,你的身份证用一下。”
  韩文旭脸几不可见的僵了一瞬,扯着邹婷的手臂把她往后拖了一步,“我来跟他签。”
  这口气,不像是签合同,像是来打架的。
  洛肖抬眼看了邹婷一眼,正对上她的视线,两人皆是一笑。
  合同是两份,签好后,洛肖转了账,邹婷给了他房门钥匙,“什么时候搬进来都行,家具你可以添,但是不能减,卫生间你们左边两间用一个,就这中间的。”她拍了拍两扇房门中间的一扇木门。
  邹婷:“他们应该快开学才会来,你有什么问题直接微信上问我,上面一个电话就是我的微信号。”
  邹婷还没给他指就又被韩文旭拉了回去,“加这个,我的,问我一样。”
  洛肖看他这样挺乐呵的,一边加微信一边问:“你俩真是夫妻啊?”
  “那可不,今年上半年刚领的证,还挺热乎。”邹婷冲他眨了眨眼,被韩文旭看到后一脸阴郁的拉了出门,关门时留下了句:“有事再联系。”
  那就是没事别联系。
  洛肖坐到只有床垫的床上,笑了好一会,后又躺倒长叹了一口气:“唉!”
  还要去学校门卫室拿箱子。
  拜访孙爷爷就明天再去了吧。
  先养足精神,再做事。
 
 
第2章 
  “上把伏地魔太多了,这把咱打猥琐一点,跳机场。”
  余航在地图上标了个点,拿过一旁的水杯灌了一口,看了眼屏幕上的弹幕。
  -你可能对猥琐两个字有什么误会。
  -鱼哥,咱还是回去直播唱歌吧,别打游戏了。
  -这么想不开,要去机场刚枪啊!
  -直播间名:论盒子精是怎么练成的。
  -刚进来,请问主播是正经游戏主播吗?
  -不露脸?
  -前面的全是新粉吗?鱼哥直播游戏都是替别人播的,要关注就去微博或者三平台,老粉也很想看脸谢谢。
  “正经?不正经,我是耍嘴皮子的,游戏刚学一星期。”余航没等到点直接跳了,反正单排,想怎么打怎么打,“这不是我的号,但也可以关注一波,给你们锌哥增加点人气。”
  -会打吗?不会打游戏还搞直播?
  -卧槽,这就跳了!说好的苟机场呢?
  -玩锌哥的号就这么不珍惜?
  -辣鸡。
  “我说的话你们就当放屁,听听就得了还真信啊。”余航嗤笑一声,“不巧了,这是你锌哥求我玩他号的。”
  “来来来,这把打野,鱼哥的目标是扫清地图上所有厕所。”
  “算了,远的就不去了。”
  余航是个不愿意活在现实生活的人,直播是为了打发时间、看看沙雕网友逗乐,游戏没打多久,但也不是他说的一星期。
  “运气还行,这破地方都能落地98K,不过我喜欢M24,M4也成。”
  -鱼哥什么时候开学?
  -别打游戏了,想听你唱歌。
  -开学还会直播吗?
  -跪求别停播,你是我治疗失眠的良药。
  -艹!这什么直播,一群不打游戏的看个菜鸡玩。
  “你们锌哥直播间的房管在哪儿,请让自己有用一点。”
  余航在三平台直播的时候弹幕永远都很和谐,这直播平台不行啊,不喜欢还硬要看,给自己找不痛快,乌烟瘴气的。
  “全国不都是九月份开学吗。”
  “能直播,我租了间屋子,设备都拿过去了。”
  “失眠你就挺在床上快速眨眼睛,眨个半分钟就闭眼歇歇,瞬间入睡,这是独家秘方,我就跟你一个人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