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1 08:07:27  作者:隼形目巢穴

   《(血界战线同人)【克雷】虎视眈眈》作者:隼形目巢穴

 
 
第一章 
  刺痛的感觉。
  就像一小颗尖锐的细针,忽地扎入后颈的血管。突然起来的刺痛感电流般传遍全身,让人浑身激灵,不禁缩起脖子来。
  下意识地抬手捂住后颈,雷欧忽略掉坐在沙发一边把自己的情史吹得天花乱坠的扎布,小心翼翼地转头,用眼尾的余光去偷看他身后几米处、电脑桌上的那个男人。
  背光投下的阴影让男人的眼镜呈现出两片银白的色块,完全看不清楚底下蕴藏的神色。莱布拉的首领克劳斯双手仍搁在键盘上,野兽般粗犷的脸稍微侧过一点角度,如往常一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正默默看向他所在的位置。
  雷欧咽了口水,不知道体内涌出的是恐惧还是担心。他后劲微妙的刺痛感仍然存在,热烈地、刺激地,颤抖着他的神经末梢。
  大概几天前,他曾经尝试和照顾自己的前辈扎布桑说这件事情。
  “扎布桑,我最近觉得克劳斯先生总在盯着我看……是我的错觉吗?”
  正在拉面店里狼吞虎咽的扎布忽地停下筷子,转头像发生什么大件事一样看他,“你糟了!肯定是旦那觉得你不值那个钱,打算扣你人工!!”
  雷欧脸上爆出几个青筋,忍住说粗口的冲动,默默把这件事收回到心里。
  而现在又来了。
  这种感觉,就像草食动物被肉食动物盯上,狩猎的猛兽在观察、考量,幻想该从哪处下口,鲜血四溅的美景,还有活生生的肉被撕裂的快感。
  一颗冷汗自额头落下,雷欧终于坐不住,猛地捉了扎布的手往外走。
  “扎布桑,我们去吃饭吧!”
  “啥?!还没到饭点呢!!”
  “早一点去没那么多人!!”快到门口,雷欧停住脚步,仍不忘望向老板,点点头用健朗的声音说道我们出去了。
  “…………”目光停留在大门口数秒,男人看去自己只摆放着电脑和茶杯的桌子,绿色的眼睛凝滞在桌面某处,犹疑的眼神开始逐渐坚定。
  这时,管家吉尔伯特走到桌子旁边,恭敬地鞠躬,“少爷,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妥。”
  “辛苦你了,吉尔伯特。”
  血界战线同人
  克劳斯x雷欧
  《虎视眈眈》
  没错题目的灵感就是来自于虎视眈眈这首歌。
  当然不保证内容跟题目有什么特别的关联。
  只是一瞬间觉得啊、这个题目不错而已。
  不定期连载、肉否不确定、文力有限、各位看官老爷们见谅。
  第二日清晨,钥匙声早早地清脆响起,莱布拉的大门迎着风与光在眼前打开,光滑的地板与皮鞋底摩擦出熟悉而安心的触感。
  放轻着脚步,避免声音吵醒梦中的人,克劳斯慢慢行到大厅中间搁放的长沙发旁。从高往下看的瞬间,想要呼唤的某个名字几乎脱口而出。巨大的落地窗拉下层层的垂帘,仍阻挡不了清晨的阳光透入这秘密空间。
  底下在沙发上睡觉的少年像什么小动物般怕冷地把身体蜷缩着,小小的猴子挤在衣领中睡得香甜,那穿着宽松衣服的身体仿佛蒙上一层光的轻纱,些许的尘埃轻舞在空气之中,将少年的头发和皮肤都染上朦胧柔光。
  注意到地上滑落的毯子,克劳斯弯腰捡起,将之轻轻盖在雷欧身上。当双手来到雷欧的脸旁,克劳斯注视去那张年幼的脸。
  棕色的头发看起来那么地蓬松,他宽大的手掌慢慢地抚摸着,掌心的柔软有些出乎想象。
  “……”感到自己好像在摸一只熟睡的小狗,克劳斯却不想停下来。距离莱布拉的大家到来的钟点还有很久,这安静的偌大空间里面,雷欧平稳的呼吸声仿佛就在耳畔。
  他的手有意无意地摸到了雷欧的脸颊,脸颊的温暖柔软触碰到自己指头的粗糙,他的心刹那像被羽毛搔了痒痒,忍不住再多摸一些,再轻柔地捏捏,看看这好像糯米团的脸蛋能拉长到什么程度。
  “唔…………”脸蛋拉长得都露出牙齿来,雷欧终于不适地发出嘟哝的声音。克劳斯惊得放开手,蹲在沙发前指头放在沙发垫子上紧张地看着雷欧。
  “抱歉……吵醒你了吗?”
  “……………克劳斯……先生?”雷欧眯着惺忪的睡眼,眼前的景象逐渐明晰,往日总要抬头仰望的老板就在自己能够直视的面前,还真有种犹在梦乡的错觉。
  “睡得还好吗?现在还有些时间,再瞌一会还是可以的。”
  在克劳斯眼中,雷欧就像个不愿意起床的小孩子,揉揉眼睛的手也好,迷糊不清的吐字也好,一一都骚动人心。
  只是在定睛数秒后,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雷欧的表情猛地僵化,身体更是猛地从温暖的被窝中弹起来,“克克克克劳斯先生?!”惊慌失措地整理自己的衣服,索尼克也被吵醒,“在这里过夜是有原因的!!因为我的房子又被房东收走了,我没有地方落脚,所以才……对不起!!”
  光着脚站在地板上,雷欧低着头不敢看他。
  克劳斯站了起来,低头看向雷欧的时候,总感觉视线里的雷欧更矮了一些。那白白的脚丫子贴在地板上,应该是冰凉冰冷的不好受吧。克劳斯看到雷欧的鞋子和袜子都搁在沙发旁,也没多想便伸手把雷欧按到沙发上坐着,单膝跪下拿过雷欧的白袜子,再轻捧起雷欧的脚腕准备帮他把袜子套进去。
  “诶诶诶诶诶克劳斯先生我自己能穿!!!”羞耻和尴尬,或者有更多的惶恐从脚掌窜上躯干,雷欧吓得惊叫着腿脚乱踢,半套着袜子的脚一下子踢在克劳斯的胸膛,克劳斯的动作停了,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失礼,顿时不敢出声,动也不敢动。
  雷欧的脚在克劳斯的掌心里,也没有他一个手掌大,仿佛只要手掌稍稍用力一握,这只小巧的脚板就会折弯或者粉碎。脑内的想法一瞬即过,他小心地捧起雷欧的脚,像对待易碎的玻璃器皿一样,继续把袜子向纤细的腿根处套。
  “早上起来要先穿好袜子,否则腿会着凉的。”
  左脚、右脚,当雷欧的双腿都穿好袜子后,克劳斯抬头去看去,雷欧紧闭着嘴唇,脸蛋红得夸张。
  “……雷欧?”
  听到老板的声音,雷欧忽地吓了一跳,也不敢多看身前的老板便急着穿鞋子来。
  “我、我先去刷牙洗脸!!”
  急忙套着鞋子跌跌撞撞地跑开,索尼克也跟着以音速闪现在雷欧肩上,克劳斯静静望着那羞赧而逃的背影,有点不明自己刚才的举动到底有什么奇怪。
  对着镜子使劲洗脸,冰凉的水温降低脸颊的热感,习惯性地用手指拉拉眼皮确认今天的义眼状态,雷欧告诉自己待会出去的时候别要再慌慌张张的了。
  虽然对于老板帮自己穿袜子这事实在想不通,也许他只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不能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子,当一想到这里,雷欧心里就有种莫名的落空感。
  整理了思绪重新回到大厅时,沙发上的毯子已被收走,落地窗的窗帘也被拉开,城市清早的日光以对角线划分照满半个大厅。身材高大的红发男子正迎着日光站在窗旁,手捉喷水壶悉心照料他所钟爱的花朵。
  雷欧走了一小段路便不自觉地停了下来,眼前的画面带有一种微妙的违和感,宽大的手掌握着小小的水壶,耐心地为一朵朵脆弱的花朵浇水,男子的外貌粗犷得不像是会做这样细致事情,可身上整齐穿着的衬衫和马甲、紧系脖颈的领带,和绿色眼睛上戴着的平光眼镜却又将这个画面衬托得宁静优雅。当男子注意到他的目光转头来,雷欧仿佛感受到他身上的约束与野性共存的绅士气质,那是种能让人在不知不觉间信赖和依靠的魔性。
  “早上好,雷欧纳鲁德君。”
  只是远远地看着老板的脸,雷欧又尴尬地结巴起来,“早、早上好,克劳斯先生……!”
  放好水壶,克劳斯向雷欧走过来,“吉尔伯特已经在准备早餐了,请稍微再等一下。”
  “诶,早餐?!”雷欧有点受宠若惊,连连摆手,“让吉尔伯特先生准备实在是……我自己出去吃就好!”
  “他已经在做了,所以你就接受吧。”
  “…………真的很抱歉。”
  虽然嘴里这么说,但能吃到优秀管家吉尔伯特先生为自己亲自准备的早餐,雷欧还是很期待的。
  从上方看到雷欧窃喜的表情,克劳斯心情亦不错,不过他这个人不会怎么把微小的心情表现出来,所以依然表现得严肃端正。
  “雷欧纳鲁德君,可以坐下谈一谈吗?”
  “……好的。”
  抱着疑惑和老板面对面坐下,老板的十指交错着似在思考什么艰涩的事情,雷欧不作声地看了几秒钟,突然一种奇妙的兴奋涌了上来,让他像舒出一口大气般地说道,“克劳斯先生……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假如是我能做到的,我会努力去做的!!”
  听到他这么说,老板抬头看着他,脸上烦恼的表情稍微舒展开来,“雷欧纳鲁德君,这件事请你一定要帮忙。”
  “……嗯!!”雷欧猛地点头,假如能够帮到一直以来都照顾自己的克劳斯先生,他真的非常乐意。
  老板神色坚定地看着他,“请从今晚开始,搬到我家住吧。”
  “是……!!…………诶?”雷欧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可好像有什么不对?
  趁雷欧呆掉的时候,老板认真解释,“我非常担心你的安全,作为莱布拉的首领,看到下属的你总是受伤住院,我非常内疚。所以我希望能尽量保护你,啊、这当然是在你同意的前提下!我并不想要强迫你,但是这样一来比较方便,我家离这里也比较近,不会为雷欧纳鲁德君你造成什么麻烦的…………”
  看老板说得越来越焦急,那强悍的脸上尽是担忧和慌张,看上去还真是有那么一点滑稽和可爱,叫雷欧都忍不住微笑起来。
  “那个……我搬到克劳斯先生家住的话,真的不会为克劳斯先生和吉尔伯特先生添麻烦吗?”
  “……不会的,雷欧纳鲁德君。白天你仍然可以和扎布一起自由活动,兼职也可以继续做,只是希望你其余的时间能够尽量呆在距离我更近的地方而已。”
  “……”老板的说法让雷欧不禁有些尴尬。虽然明白他是毫无心机说出那样类似情话的话来,但那诚恳的语气和耿直的眼神,着实会叫人动容。雷欧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想了想,即使老板的邀请非常诱人,他不用去辛辛苦苦地找便宜的房子,晚上不用受到各种奇怪噪音的骚扰,更重要的是在老板身边的话绝对可以远离掉很多的麻烦……但即便如此,他仍然自己能够尽能力地去偿还。
  “那么……房租和伙食费请在我的活动费里面扣吧!”鼓足勇气说出这句话来,雷欧都觉得自己在逞强。克劳斯先生奢华的房子、还有吉尔伯特先生美味的料理,绝对不是他那少得可怜的活动费能够支付的吧。
  老板眨眨眼睛,惊讶雷欧竟然对说自己想都没想过的房租,“不,雷欧君。这件事是我个人的请求,你无需为此付钱。”
  “可是……!”
  “你还要往家里寄钱的吧。”说完,老板微笑着伸手摸摸雷欧的头,声音里还似乎夹着一点宠溺的味道,“这是上司决定的事情,你只要听从就好了。”
  “唔……”克劳斯先生偶然也会稍微强硬起来呢。雷欧如此想着,宽大的手掌在他的脑袋上揉着,起初还有些不习惯,但很快便被油然升起的满足感暖化了自己的那一点坚持。虽然不能用金钱来回报克劳斯先生的体贴,但他相信肯定还会有其他方法的。
  “真的很感谢你,克劳斯先生!!”
  “……不用谢。”
  雷欧的灿烂笑容在底下温暖绽放,克劳斯感到一阵炫目,仿佛有种窒息的错觉,于一瞬之间揪痛了他的心脏。
  “少爷,早晨已经准备好了。”
  “雷欧君,先去吃早餐吧。”
  “嗯!”
  吃过早餐后,没有任务在身的雷欧便外出购置一点日常用品,准备今晚正式搬到克劳斯的家里。看着雷欧消失于大门一侧,克劳斯正坐在椅子上的姿势松懈下来。吉尔伯特为他倒上一杯芳香的红茶,把他少爷脸上藏有的一点疲惫看在眼里。
  “辛苦您了,少爷。”
  “说服别人这种事,我真的很不擅长啊。”拎起杯耳,淡淡地浅尝一口,“房间准备得如何了?”
  “漏在旧公寓的东西,房东已经交还过来了。”
  “很好。”
  望着自家少爷表情不动声色的微细变化,吉尔伯特亦不由得为主人感到高兴。
  “请恕我多嘴,雷欧纳鲁德要比想象中要爽快地答应了少爷的邀请呢。”
  “我也觉得很意外。”
  “呵呵,一定是少爷在他心中的影响力变大了。”
  “………………”
  给他的少爷留下一个让人鼓舞的推测,吉尔伯特颇有深意地笑着鞠躬,转身继续自己的工作去。他将要在今晚的欢迎雷欧入住的晚餐上大展厨艺,并非常期待这位少年为克劳斯少爷带来的变化。
 
 
第二章 
  穿着拖鞋和睡衣走在这陌生而典雅的长廊,雷欧呆呆地借由微弱灯光分辨前方格局相似的房间。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晚餐干嘛吃那么多,搞得现在半夜三更跑去找厕所,还落得不认识回房的路的地步。
  是这间?不不,好像是这间才对……啊这间也有可能……
  头大地尝试去开某个房间的门,雷欧发现房间上了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