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1 08:09:30  作者:微风几许

   《玫瑰美人》作者:微风几许

 
  文案:37岁老流氓商界大佬攻&19岁天真清高美人受。
  到了宫丞这个年纪,无心恋爱,只想走肾不走心做个好金主。
  郁南则好似他花园里精心培育的玫瑰,柔嫩美丽,待他采撷。
  摘完一遍,食髓知味。
  再摘一遍,欲罢不能。
  再摘N遍后……
  宫丞终于后知后觉,原来那他妈叫一见钟情。
  真·小美人郁南:“已经玩坏了,拜拜了您!”
 
  阅读提示:1.受比攻小18岁,清高、美丽、天真集为一体。2.攻前期有点渣,后期宠成操心老父亲。3.老男人和小白花的代沟忘年恋,狗血十分多,看三俗封面就知道了。4.作者已经放飞自我,遇ky会骂人。5.如果不是你想看的内容直接点叉谢谢你。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宫丞,郁南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三十七岁的商界大佬宫丞出身显赫,阅尽千帆。因为一次重绘肖像画的契机,他遇到了十九岁的美院高材生郁南。这个少年集天真、清高、美丽于一体,加之率直的性格很快引起了宫丞的注意。但郁南却总是若即若离,无意间吊足了宫丞的胃口,直到有一天,宫丞看见了郁南身上那片热烈盛放的玫瑰纹身……本文很好地描绘了两位年龄差巨大的主角,展示了他们在感情中碰撞出的火花:一个不相信爱情;一个单纯直率面对感情一腔热血奋不顾身。狗血淋头的同时洒满了两人的小甜蜜,令人爽快满足。
 
 
第一章 捉奸
  郁南没想到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捉奸是在回学校的地铁上。
  彼时小雨,郁南从餐厅一路小跑进地铁站,身上被雨淋湿了不少,被地铁车厢里的冷气一吹,人都清醒了。
  手机收到一条新的微信。
  宫先生:[你忘了这个。【图片】]
  郁南一看,照片上是被他遗忘的伞。当时他逃得太急,完全忘了这回事。此时一收到信息心就噗通噗通乱跳,陌生的反应冲击他的情绪,宫先生那低沉的嗓音仿佛还在耳旁。
  郁南慌乱关掉手机,自己骗自己: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也就是这时,他注意到了那个角落。
  角落的同性情侣大约二十几岁,高的那一个背着电吉他,正亲热地搂住另一个人的腰。两人面对面站着亲密耳语,时不时还会额头触碰着短暂亲吻。
  深城是国际化大城市,观念开放包容性很强,性取向算不上是什么值得人们大惊小怪的事,所以即使地铁上还有其他乘客在,这对狗男男也旁若无人。
  郁南隔着十几个人头,原先还担心是自己看错了,等广播响起,地铁到了新的一站,人们来来去去的变得稀少,他一下子就看得更清楚,也更加笃定。
  那个背电吉他的人是覃乐风的男朋友石新,另一个人却不是覃乐风,他作为覃乐风的死党,怎么能不气?
  郁南腾地离开座位直接走了过去。
  “石新。”
  石新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一回头就看见郁南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们身侧,正皱眉看着他们。
  郁南是冷白皮,离得这样近了也看不见瑕疵,他的脖子也细而长,背脊单薄挺直,好一个精致少年。
  他头发有些长了,这令他看起来比平常阴柔,琉璃球似的漂亮眼睛冷冰冰,也不笑,有点瘆人。
  被这么盯着,石新下意识松开了抱住那人的手:“郁南?”
  他稍微稳定心神,安慰自己对方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温室花朵,一天到晚除了画画什么都不懂,这样的人是很好糊弄的。
  一丝尴尬很快从石新脸上消失,他若无其事地打招呼:“你怎么在这里?”
  这条线穿越东区通往郊县,去城市另一端的湖心美院得换乘,按理说死宅的郁南不应该出现在这条线才对。
  面对容貌比自己高好几个档次的生物,另一个男生颇有危机感地拉住石新:“新哥,这是谁?”
  郁南看了这个男生一眼。他觉得石新可能是瞎了,这个男生长得还不如覃乐风十分之一,简直是丑爆了,尤其是厚嘴唇上的唇环,让郁南都心生反感。
  他没有回答石新的问题,也没空理这个男生,直接道:“你有没有什么想解释的。”
  石新拿开男生的手,装糊涂:“什么解释?我要解释什么?”
  郁南向来不懂委婉两字:“解释你为什么背着覃乐风和这个人偷吃。”
  有乘客被动静吸引了目光,朝他们看了过来。
  石新试图结束这个话题:“好了,不管你误会了什么,我会自己给乐乐打电话说清楚,你看怎么样?”
  郁南不笨,他的确单纯,却没那么好骗:“你在劈腿,我都看见了。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我回去就马上告诉覃乐风,让他和你分手。”
  那个戴唇环的男生想必也是知道石新有男朋友的,遇见对方的朋友还当场被捉奸,他也不觉得尴尬,反而轻哼一声,无所谓地双手抱胸开始袖手旁观。
  石新脸色不好,但拒不承认:“郁南,你可能真的有点误会。”
  郁南不能接受这种判断:“没有误会。我又不近视,也没有妄想症,你们刚才干了什么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怕石新狡辩,他又说,“比如从我注意到你们开始,你抚摸他的身体三次,有两次都手伸进了衣服。接吻四次,两次碰到嘴唇,两次伸了舌头。”
  石新没想到他这么难缠,皱起眉:“那你想怎么样?”
  郁南一本正经道:“覃乐风不在这里,你就先对别人道歉吧,因为你不仅违背了做人的基本道德,还在公共场合辣别人的眼睛。”
  有乘客忍不住说:“说得好!”
  郁南在气头上,听到有人赞扬还气呼呼地回头:“谢谢。”
  石新自持有才华,混迹地下乐队算得上小有名气,还从来没遇到过别人这么不给脸面地说教。郁南不仅和乘客一唱一和,还有看热闹的开始鼓掌。石新一张脸气得铁青,眼看就要挂不住了。
  戴唇环的男生却忍不住嘲笑出声:“亲个嘴怎么啦,亲个嘴就是劈腿?做ai都不一定算劈腿,身体和精神是两回事。再说了,国家也没有哪条法律规定在公共场合不许接吻,小朋友,你难道未成年?是不是太纯情了?”
  郁南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种不要脸的言论让他惊呆了:“你、你这个强词夺理的……”
  郁南从小到大,从来没说过一个脏字。
  他面对捉奸这种事可以想到的词汇量有限,讲了半天也没想好侮辱性词汇。
  乘客给他递词:“小三。”
  郁南赶紧接住,恶狠狠地对唇环男说:“你这个强词夺理的小三。”
  唇环男一点都不气,还笑眯眯的:“哦。”
  郁南气结,绞尽脑汁,没等他再次反唇相讥让对方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侮辱,地铁又到了新的一站。
  石新为了摆脱他,即使不在这站下车,还是黑着脸迈腿就走。
  那个男生嘴脸十分得意,面目可憎地嘲讽了一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就也跟着走了。
  逃跑代表心虚。
  郁南占领高地,明明是他赢了,却还气到爆炸。
  他气呼呼地打电话告诉覃乐风这件事,果然,覃乐风得知被绿气得在宿舍里暴走。
  “贱人!”覃乐风骂。
  第一个词就一针见血地的有杀伤力。
  等郁南刚从地铁站出来,覃乐风就回电告诉他联系不到石新,那个渣男被撞破好事,不知道是心虚还是破罐子破摔干脆装死,一个电话都不接。
  郁南听覃乐风从骂石新本人,到骂石新的祖宗十八代,其中有几个脏污词汇他觉得颇为有用,暗自记下来,以备以后再遇到同样的情况,他才好以最低俗最难听的方式气死对方。
  他记了一阵,发现覃乐风骂来骂去都是同样几个脏词,实在是没什么创意,只是面目愈发扭曲。
  郁南很害怕覃乐风会走火入魔。
  覃乐风果然走火入魔了,忽地冷声道:“宝贝,我带你去酒吧见识一下怎么样?”
  *
  郁南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来酒吧。
  覃乐风自己浪,却从来不带着郁南一起浪,郁南是个乖乖牌,到了这种地方只会被人吃得骨头都不剩。所以到了目的地之后,覃乐风有一点后悔。
  两人到了光线昏暗气氛暧昧、充满年轻人无处宣泄的荷尔蒙的酒吧里,台上正在表演的是一位婉转吟唱的烟嗓女歌手,并不是石新的乐队。
  覃乐风是来手撕渣男的,为防止被熟人认出来走漏风声,他还戴上了口罩,要做一个冷面杀手。
  他们找了个卡座坐了,服务生来点单。
  覃乐风粗暴地按照最低消费点了两杯鸡尾酒,给郁南点了个果盘。
  “那个渣男今晚会来吗?”郁南紧张地问。
  他们已经商量好了,在不惹麻烦上身的情况下,趁石新不注意毁掉他的吃饭的家伙——那个宝贝电吉他,让石新气得窍流血悔不当初。重要的是那把电吉他有一半的钱都是覃乐风出的,覃乐风想起来就恶心。
  郁南对这个计划很满意,既能出气又能给敌人真实伤害。
  覃乐风冷笑:“当然,上星期他在床上对我提过今天有表演,今天晚上一定会来。”
  想了想他又问,“等等,你今晚干什么去了?九点才上地铁?”
  郁南平时去兼职,最多八点就能到学校,风雨不改,也难怪覃乐风有此一问。不过要不是郁南今天回得晚,可能也撞不到渣男偷吃,他还得继续被蒙在鼓里。
  郁南本已忘了傍晚的事,这时被问到,一下子全想了起来。
  是的,他的人生里今天不仅第一次替好友捉奸,第一次来酒吧,还发生了另一件重要的事——他被他兼职的雇主在餐厅里告白了。
  郁南喜欢他的雇主宫丞,不是对长辈的那种喜欢,是想要亲近的那种喜欢。
  对方年长他许多,是以他从来没对这份感情抱有期待,更别提他从没打算要谈恋爱了。他只是隐秘地保存着那份感觉,做梦也想不到对方会说喜欢他。
  面对男人英俊的脸,他震惊之余打翻了装冰淇淋的瓷盘,仓皇逃走。
  郁南拿不准要不要告诉覃乐风,覃乐风现在看起来焦头烂额,没必要再为这件事烦心,便只说:“今天晚上宫先生请我去吃了法国菜。”
  这样并不算撒谎,只是选择性保留。郁南想。
  覃乐风当然不知道其中还有一段插曲,他点点头,似乎看到了什么,目光紧紧锁定在门口的一行人身上。
  作者有话要说:您的郁南小可爱已掉落,请注意查收。
 
 
第二章 打架
  郁南顺着覃乐风的目光看过去,只见石新和队友从酒吧门口走了进来,几个人有说有笑,完全没有被覃乐风的事情影响。更可恶的是他身后还跟着那个戴唇环的男孩,两人手牵手十指相扣。
  郁南气道:“那个男生就是他的小三。”
  他本意是要提醒覃乐风,说完才察觉对方已经眼眶通红。
  这么短短的十几秒时间里,覃乐风亲眼见证了男友的背叛。他冷面杀手人设崩坏,平日的浪荡与嬉笑怒骂全都消失不见了,如同刺猬露出了柔软的肚皮,谁都可以轻易伤害。
  “妈的。”覃乐风似乎觉得丢脸,眼泪掉下来的一瞬间便伸手抹去了。
  郁南不知道怎么办,就给他递了一张纸。
  “谢谢。”覃乐风吸吸鼻子,很快就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嗓音却还是有点颤抖的,“宝贝,一会儿他们会唱三首歌,唱完后会把东西放到后台来前面喝酒。”
  “收到。”郁南神情严肃,“等他一出来我就去把他叫走,你再趁机进去砸吉他。”
  “嗯!”覃乐风点头,“你拖他一会儿,随便怎么骂他都可以。我有他置物柜的密码,应该很快的,砸完就马上给打你电话。”
  郁南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写着“包在我身上”,表情紧绷,第一次干这种事,覃乐风知道他紧张。
  覃乐风犹豫:“要不然,我让别人把他叫走好了。”
  郁南摇头:“不要,你一露面就会暴露的,这样很容易会查到你,就算不上是完美的报复计划了。”
  覃乐风还没说话,郁南已经看出他的担心:“你放心,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我就把他叫到门口的巷子里。”
  覃乐风松口气,稍稍放心些。石新虽然是个渣男,但也不至于在外面对郁南动手,便说:“好,一有什么事要立刻给我打电话。”
  乐队上台了。
  两个人食不知味、听不得趣地欣赏完三首地下摇滚乐,耳膜被震得生疼。
  等乐队下台后,覃乐风一口喝掉整被酒给自己加油,找了个地方准备伺机行动。
  郁南将要上场,桌上还剩一杯酒,他学着覃乐风的样子一口闷掉,谁知道那酒只是颜色漂亮根本不甜,郁南差点被辛辣的气味呛死,赶紧吃了几片水果压惊。做完这些,乐队的人也出来了,郁南直接站起来走了过去。
  台上又换了那位女歌手唱蓝调,环境音终于变得正常,至少郁南的说话声能清晰的被听见:“石新。”
  吧台前全是石新的队友,他的小三也在,郁南这么不冷不热的一声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郁南,又是你?”石新在酒吧昏暗闪烁着的灯光下认出他,愣了一秒,紧接着抬头四处张望。
  郁南知道石新是在找覃乐风的身影,看他有没有来,但覃乐风早离开了卡座,所以石新看也是白看。
  郁南也知道这些人正在打量自己,但他被人打量惯了,也不是很在意。
  那位小三的脸色不太好看:“阴魂不散。”
  郁南没理他,对石新说:“你能不能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想跟你说。”
  石新没找到覃乐风,松懈下来:“好,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