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1 08:11:30  作者:叶无枝

   书名:庆鱼年:公主不为妾

  作者:叶无枝
 
  文案:
    我是不可能给长公主家的小哑巴干儿子当后爹的。
  周锦鱼女扮男装,在潜龙寺当俗家弟子五年,等她回到周家的时候,忽然听说了当今长公主魏华年要招选驸马的消息……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女扮男装 小门小户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锦鱼 魏华年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周锦鱼在潜龙寺当俗家弟子五年,回到京城后误打误撞被天顺帝钦点了探花郎,却因其太过聪明被天顺帝所不喜。身负血海深仇的她一心做官却毫无办法,就在她入仕无门之时,传来了当今长公主魏华年要招选驸马的消息。而在送入宫的官宦子弟的画像中,周锦鱼的画像也赫然在列。画像辗转落入了魏华年手中。但在此之前,二人其实早已相识……本文的几个伏笔都比较有看点,两个主角的过往、小包子的身世、老孙头的来历……而且当读者发出猜想的时候,作者也会在文中适时透露一点,这种控制很好。
 
 
第1章 [一]
  [一]
  时值三月,寒气初散。
  大晋朝的百姓们度过了一整个枯燥的寒冬,终于不用再憋在家里,纷纷结伴出行。
  而出行也是有讲究的,最笼统上说可分为两种,烧银子的,和不烧银子的。
  烧银子的自然要风雅一些。不怕冷的公子哥们身着一袭白衣,顶着乍暖还寒的冷风外出踏青。爬上山顶,撩开袍子,眺目远望,寒风把袍子吹的呼呼作响,单薄的薄衫紧紧的贴在他们身上。
  张口闭口:“子曰……子曰……。”
  风雅是真风雅了,但冷不冷其实也只有他们自个儿心里清楚。
  当然,这是烧银子的。
  还有这不烧银子的,自然就是去长安城西大街的潜龙寺赏桃花了。
  周锦鱼作为长安城最大米铺庆丰年的少东家,虽然不差风雅做派的那几个银子,但她也不傻。花了银子跑山上挨冻去,念几首酸不溜丢的诗词,可不就是傻么!
  所以当她奶奶周老太太说想要出府走走的时候,她立刻提议说要陪她老人家去潜龙寺礼佛,顺便喊了归宁王府的小王爷孙皓作陪。
  自大晋建朝以来,潜龙寺便备受推崇。
  因为当今圣上和太后大力推崇的缘故,潜龙寺的风头完全不亚于那几座天下知名的寺庙。
  还因为其地处京城最繁华的西大街,因此每日来庙里参拜的人数不胜数,香客鼎沸的把潜龙寺的木门槛儿都磨的锃光瓦亮!
  周锦鱼陪着老太太在观音堂烧完了香,跟小王爷孙皓打了个眼色,口型对了个字:走!
  孙皓眨了下眼立马会意,即刻对老太太王氏道:“老夫人,小王想去小解。”
  老太太还没反应过来,周锦鱼立刻跟上一句:“奶奶,我也要去!”
  不等老太太说话,周锦鱼已经跟着孙皓溜出了观音堂。
  小解当然只是个说辞,早在三年前,当周锦鱼在潜龙寺跟着老方丈学武的时候,曾经在后院偷偷埋了一坛桃花醉。
  昨日夜里,在小王爷孙皓府邸的房顶上。她临月当空,掐指一算,对小王爷孙皓郑重道:“吾夜观天象——”
  孙皓懵了:“啥?”
  周锦鱼:“是时候把那坛桃花醉喝掉了!”
  孙皓叹气:“嗨,还以为你要说小王我红鸾星动呢!”
  周锦鱼讽刺他:“你可住口吧,就算红鸾星动也是小爷先动,毕竟小爷生的比你俊俏,长的也比你英俊,小爷还去考过状元,才华也比你高。”
  孙皓冷漠的拆穿她:“可你没考上。”
  周锦鱼:“……闭嘴。”
  她临走时嘱咐小王爷孙皓,等明天陪她和奶奶去潜龙寺的时候,让他去前门南大街买只烧鸡藏好了带过来,有大用!
  第二日,小王爷孙皓去前门大街买完了鸡,藏到袖子里的时候鸡还是烫的,孙皓对此颇有怨言。等他一路跟着周锦鱼和周老太太到了庙里,烧鸡倒是不烫了,但他显然就更郁闷了。
  因为鸡是用荷叶包裹着的,他已经藏在袖子里多时了。佛门清静之地,他一直不敢拿出来。但烧鸡只被荷叶包裹了里外三层,并不严实。
  包裹的不严实就会串味儿,这一串味儿,他整只袖子都是烧鸡味儿了。
  一溜出观音堂,孙皓整个人都要气炸了:“全怪你这混泼皮周锦鱼!本王这身新做的衣裳今儿可就真废了!”
  周锦鱼一边走一边挑眉威胁:“桃花醉还喝不喝了?”
  小王爷孙皓败下阵来:“得得得,我喝我喝,我是混泼皮,得了吧?”
  周锦鱼得意洋洋:“哼。”
  小王爷孙皓催促道:“快带路快带路呀,我娘近日不让我饮酒,可憋死个人了!”
  周锦鱼不慌不忙道:“你急什么,都老大不小了,一点也不稳重。”
  小王爷孙皓又气不打一处来:“你把鸡藏袖子里试试,看你还稳不稳的起来!”
  周锦鱼闻着他全身都是烧鸡味儿,忽然笑起来:“噗哈哈哈!苦了你了!”
  绕过了罗汉堂,周锦鱼在前面带路,孙皓在后面跟着。
  从十岁开始,周锦鱼便一直在潜龙寺当俗家弟子,她在潜龙寺一待就是五年,自然对这儿熟门熟路。
  绕过凉亭的时候听着上面吵吵嚷嚷的,有人在说话。
  “你说,咱们万岁爷到底想把长公主嫁给谁?”
  “这还用说嘛,当然是孟相爷家的公子孟殊了。”
  “孟殊?那个结巴?”
  “呸!结巴怎么了!人家孟公子可是去年秋试的头名状元爷!”
  “笑话!状元爷多了去了,要我说定然不是孟殊,驸马爷怎么给一个结巴当!”
  “那元昭长公主不也有个养子!谁知道到底是不是真养子!”
  “……”
  “……”
  吵到这里,众人集体沉默了,隐隐还能听到倒抽冷气的声音。
  他们二人争论的声音并不低,甚至声音大到就像是在刻意吵给周围看热闹的香客们听得。
  原本就是为了哗众取宠,可他们自己也没想到,话赶话间,竟然赶出了一桩全天下都在心照不宣的皇家秘闻来。
  大晋百姓皆知,当今皇帝的长公主封号元昭,明曰魏华年。魏华年膝下有一五岁的养子,名曰魏z睿。
  魏z睿自小便养在了元昭长公主魏华年的府邸,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
  天下人纷纷都在猜测,这个孩子,该不会长公主自己生的吧?
  可猜测归猜测,没有人真敢把这事儿拿到明面儿上来说。
  心照不宣之所以叫心照不宣,意思就是,即使这件事儿大家伙儿都心里清楚,也不能说出来。
  因为妄议皇家密辛,是很有可能被杀头的!
  小王爷孙皓可不怕这些,他私下里他跟周锦鱼向来直来直往惯了。
  孙皓“嘿嘿”笑了两声,问周锦鱼:“我说锦鱼,你觉得皇上会把长公主嫁到谁家?相爷公子孟殊?还是……”孙皓忽然严肃了些,说道:“不过说起来,韩大将军家的外孙冯蔚之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京都第一公子的名头,终不会是浪得虚名。”
  周锦鱼闻言,脚步不停:“我没兴趣,她爱嫁谁嫁谁,跟我有甚么关系?”
  小王爷孙皓“啧”了一声:“唉你知道么,上元节宫宴上我见过长公主一次,那相貌,当真称得上国色天香四个字!不过时间太过久远,我记不太真切了。”
  周锦鱼忽然停下脚步,笑着看他:“听你这话的意思,怎么着,你想当这个冤大头驸马爷?”
  小王爷孙皓被她噎了一噎,立刻摆手:“不不不,你可别吓唬我!”
  孙皓被周锦鱼一吓,险些失了风度,有些不甘道:“我怎么看你锦鱼兄相貌周正,气度不凡,很是个驸马命~”。
  “别了别了!”周锦鱼闻言,脸上的笑陡然僵住,像是被吓到了。
  她的脸本就长的白白净净的,很是清隽,若是眯起那副惹人不偿命的桃花眼,不知道引得长安城多少姑娘倾心于她。
  但此时严肃起来,倒颇有些正义凛然:“毋宁死,不从。”
  孙皓笑问:“哦?怎么?”
  周锦鱼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然打了个哆嗦,刚才强撑起来的空架子瞬间荡然无存,笑道:“你想啊,我平白多一个五岁的儿子,这可叫怎么回事儿?我今年与小王爷你同岁,年方十六,正值少年。多一个半大儿子,让他喊我什么?”
  她顿了顿,接着很是认真的说:“难不成,让他喊我兄长?”
  “哈哈哈哈哈。”孙皓闻言,忽然猛地拍了自己一巴掌大腿,“啪”的一声特别响亮,也不知道他是疼的还是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周锦鱼下了定论:“所以,这个驸马你要是稀罕你自己当,别扯上我。”
  要说起来,孙皓已经故去的爹孙敬渊是大晋朝唯一的一位异姓王爷,皇帝念着他开国的功勋,便让归宁王的名头世袭,到了他儿子孙皓的头上。
  要这么算起来,如果由孙皓当这个驸马,他还是有资格的。
  不过孙皓这个人周锦鱼还是了解的,顶着世袭王爷的名头,其实骨子里同自己一样,就喜欢斗鸡打狗,逛花楼喝花酒。
  小王爷孙皓摇头说:“可别,我也不当。”
  周锦鱼“啪”的一声撑开折扇,忽然扇了几下冷风,大声说道:“这冤大头驸马,谁爱当谁当去,就别祸害咱们兄弟了。”
  她说完,又“啪”的一声把折扇阖死,甚是潇洒的把手中的折扇转了个圈儿,然后“啪”的一声,敲在了小王爷孙皓的脑门上,挑眉:“还想不想喝酒了?”
  孙皓这才反应过来,脸上堆笑:“走啊!快带路!”
  他们二人前脚刚走,就在左边那扇写着一个大大的“佛”字的墙后面,忽然走出来一个身披着红色狐裘大氅的女人来。
  女人眉头微微蹙起,显然把方才那两名少年的对话全听到了耳朵里。她看着少年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女人一出现,便引得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
  她相貌极好,于佛门而立,端的是眉目清冷,仪态万方。
  最让人移不开眼的还要数她身上的气度,她单单是站在那里,便有一股仿若天成的高贵气息,直逼人眼。
  只是令行人不禁疑惑的是,这样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身边竟然牵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
  这孩子容貌也是极好,脸肉嘟嘟的,仿佛是观音座下的善财童子下凡,两只眸子就像是夜空里挂着的小星子,闪亮闪亮的。
  但不知为何,孩子脸上表情稍稍有些呆滞,星子般的眸子没有任何表情的盯着一处香炉,仿佛带着些探究。
  众人皆心中感叹,连孩子都有了,显然女人已经嫁为人妇了。
  因此,就算有男香客被女人的容貌所吸引,也不敢贸然上前打扰,只是心中暗暗为之惋惜。
  “公……夫人、小少爷!”
  忽然,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个娇俏的绿衣小丫鬟,小丫鬟一路碎步跑,来到女人身边。
  女人侧目:“何事?”
  小丫鬟道:“回夫人话,空智方丈已经命人准备好了斋菜,说您带小少爷拜完了菩萨之后便让您去后院呢。”
  女人淡淡道:“知道了。”
  绿衣丫鬟又道:“空智方丈还说后院的桃花都开了,小少爷看了定然喜欢。”
 
 
第2章 [二]
  [二]
  在潜龙寺桃花盛开后院的柴房中,已经支起了一张桃木小方桌,小方桌两侧各放着一个稻草编织成的蒲团。
  周锦鱼和小王爷孙皓各自在蒲团上盘腿而坐,方桌上摆着一只尚有余温的香喷喷的烧鸡,还有一坛刚从桃花树下挖出来的陈年桃花酿。
  酒坛子一打开,酒香扑鼻,桃香满室。
  “长安城的百姓近日好像都在传,说契丹要打来了。”小王爷孙皓一口闷下杯中的酒,他喝的有些急了,呛得一阵猛咳。
  周锦鱼笑他:“喝慢些,又没人跟你抢。”
  “我说周锦鱼,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本王方才所说?”孙皓有些埋怨。
  “嗯?”周锦鱼微眯着一副桃花眼,不甚在意道:“好,那你说。”
  她刚饮了一杯酒,没有丝毫醉意,却故意做出醉酒的姿态。醉眼朦胧间,看起来倒颇像个醉酒的浪荡少年郎。
  孙皓顿了顿,抱怨道:“这些契丹人是想做什么?你说这刚消停了几年,他们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周锦鱼摸着下巴,很是认真的想了想,说:“许是,又想跟咱们要东西来了吧。”
  孙皓闻言一愣,周锦鱼这么一说,他忽然明白过来,可又越想越觉得不甘心,索性破口大骂道:“你说这群契丹狗贼怎的如此泼皮无赖,真以为我大晋朝拿他们没法子了!他们是不是以为就他们兵强马壮?就他们打起仗来不要命?”
  周锦鱼挑眉:“许是这样的吧。”
  如今大晋朝刚立国不久,前朝北周皇帝昏庸无道,早就把百姓们折腾的疲惫不堪,幸亏当今陛下魏坚取而代之。只是,即使当今陛下有一统天下的雄心壮志,也定然不会在这个民疲兵惫的时候去跟契丹人硬碰硬。
  孙皓急了眼:“我呸!契丹狗贼想岔了!我们大晋朝的儿郎们也不是孬种,一人一口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他们!”
  周锦鱼十分诚恳的点点头,做出一副一点也不敷衍了事的样子:“嗯,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