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1 08:12:33  作者:浅无心
  玉汶道:“没有啊,托你隔壁院里的散仙顺手带的。我就用点小法术浇的水。”
  瑞雪目光从墙角下的水桶掠过,神色有一丝震惊,“我这两棵树早死了一百年了,灵湖水现在半点灵气都没有。你却能把他们浇活……莫非……难怪如来佛留你留了三万七千年,你应该是有些本事的。”
  三界万物靠吸食灵气修仙,妖怪植物更是要挑灵气充沛的地方修行,更利于得道飞升。人界灵气最为薄弱,魔界全是魔息,九重天灵气最为充沛。这也是九重天作为三界之主的原因。
  然而上古时代至今,神道衰微,天地间的灵气日渐薄弱,连九重天的花草都无法靠自己生存。而神仙万年来也活得懒散,谁高兴管这些植物的死活?
  玉汶人参果的躯体内却有源源不断的灵力,随着他浇水而落在枯死的梅花树根。梅花由此恢复了生机。
  瑞雪的眉头挑起来,“这就好办了!”
  他把玉汶拎起来,“太极宫正在招收照管花房的花匠,你一定能行!”
  玉汶被他化了个诀塞进袖子里,等到了太极宫后门,才明白“一定能行”是个什么意思。
  太极宫管家是个十二万岁高龄的老神仙,胡子头发花白,叫毕仓。
  毕仓对瑞雪带过来的玉汶露出了十分怀疑的神色,瑞雪道:“前头那么多女仙都试过了,便让……”
  瑞雪低头问道:“小果子,如来给你取了个什么名字来着?”
  玉汶道:“灵佑。”
  瑞雪道:“便让灵佑来试试,我殿里那几棵枯死的梅花树都是给他治好的。”
  “不少都是冲着帝君来的。”毕仓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们一眼,让宫娥端了盆凋零的山茶花,“老规矩,让它活过来即可。”
  玉汶道:“给我打盆水来。”
  两个路过的神仙围了过来。九重天上姬玄帝君广求一个能打理花房的小仙。然而天上本就灵气稀薄,自己修炼还来不及,谁还愿意费心思费灵气去种植花花草草?
  以往来应聘的神仙都催动自身灵气迫使死去的山茶复生,这样极其耗费灵力。
  玉汶爬上水桶,双手抓住了水瓢,晃了晃就往泥土上浇过去。
  众人瞪大眼睛看。
  半晌,清水渗入泥土,什么都没发生。
  毕仓此时面色不太友好了,“仙君,还是带着你这连化形都不会的小娃娃回去罢。”
  玉汶平静道:“等一个时辰。”
  瑞雪:“你把这花放在这,容我们等上片刻。”
  瑞雪好歹是带着官职的仙,毕仓得给面子,让宫娥把枯死的山茶被放在台阶上。
  瑞雪和玉汶并排坐着。他偏头看过去,人参果脸上看不出表情,眼神却是沉稳笃定的,完全不像是那种刚开化灵智、懵懂的灵物。
  瑞雪说:“你这个小娃娃,帝君给了你什么好处,非要你从西天跑来追随他?”
  玉汶觉得这话有些不对,“不是,他救了我一命。”
  瑞雪挑眉:“哦嚯,想不到你竟是来报恩的?”
  玉汶皱眉未答,旁边的小宫娥忽然惊呼一声。
  摆放在身侧的花盆仿佛焕发生机一般,干涸的枝桠和叶片变的青翠碧绿,上头托着含苞待放的红色花苞。
  ……
  怀清抬脚跨进太极宫大门的时候,两边的梧桐树落了一地泛黄的叶片,好几个枝桠上的叶片都稀疏了。
  怀清道:“帝君又闭关了几天,这树没了他的灵气,都快秃了。”
  小宫娥道:“仙君这边走。”
  姬玄出门回来必定先闭关,他今日刚出关。
  隔着屏风,姬玄正在套外衣。
  怀清道:“来杯好茶就行,不用上点心。”
  他熟门熟路地找了个位子坐下等姬玄,目光一抬,就看到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寒梅图,角落里落了个龙飞凤舞的“玉”字。
  怀清知道里头的人听得见,闲聊道:“人都灰飞烟灭一万年了,你还把这画当宝贝似的用灵力养着呢?”
 
 
第3章 
  姬玄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他乌黑的长发垂在身后,里头穿着薄薄的白色中衣,外头罩了件墨青色的长袍。
  他淡淡地扫了眼怀清,在案桌前坐下,斜靠在椅子上。他手里托着杯温热的茶,低头吹了吹抿了一口,极长的眼睫毛在他的眼下投下一小片阴影。
  一举一动间透着股慵懒和散漫的意味,然而漫不经心的神色里透着一股天然的冷意,不但没有一丝舒服的感受,完全相反地让人觉得冰冷淡漠。
  对于怀清突然的质问,他不答反道:“说正事。”
  怀清从袖子里掏东西,“天帝托我带了三份比较要紧的奏章,你拿着看看,看过了我给你捎带过去。”
  姬玄放下茶盏,开始翻奏折。
  他面色并不如玉汶初见时那样冷若冰霜,却是气势内敛、此时带着点认真严肃,一双深邃的眼瞳不带一丝感情的波澜,显得过于漠然而不屑。
  怀清站在这人面前三步的距离,却觉得这人仍旧远得触摸不着。
  九重天上的政事名义上是由天帝来管,但三界尊崇强者。姬玄作为现在九重天上法力和名望最高的那个,若是想插足九重天事务,天帝也不大敢反驳。只能私底下与人交流妥协。
  天帝忌惮着姬玄的本事,想要拉拢。又偏偏姬玄这人喜好不明,身世来历也不明,却通过了一万年前考验的雷劫,重塑神身,修为大涨,跻身神列。
  姬玄仿佛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神仙,没人知道他的过去、和他身上强大的带着上古神尊的气息的来处,连他这个人都仿佛无欲无求似的,冷血的没有任何感情和喜好。以至于私底下有心人都找不到把柄来拿捏和讨好。
  又偏偏这人在神魔大战里扭转乾坤,又在这一万年来镇压着三界凶物魔王尸玉,九重天上男仙敬仰,女仙钦慕,没人敢不服。
  姬玄对身边的小宫娥道:“去把画摘下来,放到灵室里去罢。”
  小宫娥香兰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把那幅画摘了下来,放到灵气充盈的密闭房间里妥善储存。
  怀清看着小宫娥跑出去的背影,本就在三界潇洒肆意的他此时也露出了一丝担忧的神色,“天地灵气稀薄,神运已经到了这地步,就没有什么办法吗?”
  姬玄不甚在意地看了他一眼,“上古神尊都应劫羽化,他们未必没有料到如今的状况,我暂时也没有法子,只能随缘了。”
  怀清笑了一下,“你不过去了趟西天,怎么跟如来一样,讲究随缘了?”
  姬玄低头喝茶,没说话。
  怀清也没觉得落面子,他和姬玄交了这么久的朋友,一向是他话多在不停地说话,姬玄偶尔回上两句。
  怀清道:“天帝见实在是没法拿捏你,就想着法子要拉拢你讨好你,之前就私自定下你与云淑的婚约,想彻底把你牵扯到他的势力中来。我看云淑这姑娘长得也是漂亮,修为高深身份高贵,也算配得上你。”
  姬玄凝目看他,“你很闲吗?”
  怀清道:“我不闲啊,我正说话呢。”
  姬玄开始撸袖子。
  怀清忙摆手,“你别动手别动手,我不跟你开玩笑么。这么久的老朋友了,打架多伤情份。而且你可怜可怜我一把老骨头,打不得打不得。我们下盘棋如何?”
  姬玄平日里事情不多,他喜好清净,话也少,太极宫一向冷清。
  怀清与他下棋时嘴也不停,“我方才出去转悠的时候,听说你宫里来了个新的管花房的小东西。整个九重天也就太极宫还养得起花房,瑞雪宫里头的那几棵梅花树死了一百年了,他也懒得管。你知道那新来的给你管花房的那个小家伙吗?”
  姬玄侧着头,他的半边脸落在阳光下,棱角分明而显得过于冷酷无情。
  他说:“不知道,又如何?”
  ……
  玉汶就这么进了太极宫。
  瑞雪一路跟着他,“帝君的身份太高,没有要紧事,我也不敢来太极宫里逛,总觉得过于威严。不愧是帝君的府邸,又气派又好看。哇,帝君这儿的梅花树开得可真漂亮,是毕仓一直在打理么?”
  毕仓谦虚地笑了笑,“仙君谬赞。要不是帝君坐镇太极宫,灵气环绕,这梅花树还不一定能开得出来。”
  瑞雪道:“也是,像我这般修为低的小神仙,也没多余的力气去养花草。府里头的梅花树要不是托小果子的福,要死一百零一年了。”
  毕仓眉头微挑,往玉汶身上看去。
  山茶花死而复生的场面他是亲眼看见的,但依然不敢相信。但毕竟是瑞雪介绍来的,瑞雪这人虽然爱管闲事,做事倒靠谱。不然天帝也不会让他司布雪之职。
  毕仓找了个干杂活的下人来,叫元松,在太极宫当值两千年了。毕仓让他来给玉汶打下手,提水搬运,也是为了监视和督查。
  元松长相平常,看着谨慎稳重,玉汶正好需要个帮手,便点头答应了。
  毕仓道:“花房隔壁有个小厢房,我已经让香兰给你收拾好了。你可以在那里休息,有问题找我或是找元松都可以,元松的房间在哪你知道了吧?”
  玉汶趴在瑞雪肩膀上,小脑袋微偏,暗中记下了附近的小路和建筑,点了点头。
  瑞雪见他小脸严肃,明明才开化灵智,在人间只能算作幼童,还表情稳重,心里头觉得十分好笑。
  瑞雪跟着他去了花房,便也不久留,起身告辞了。出门的时候,他还有些不舍。
  “太极宫里头复杂得很,你不管要做什么,都要小心谨慎一些。”
  “呜呜呜我看你这小胳膊小短腿的,小果子,你不如跟着我算了,姐姐也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玉汶抬起爪子,把自己的两片绿油油的叶子从这个女装癖的家伙手里抽出来。
  玉汶自己倒不担心。他不是瑞雪心里想的那样,只是神智刚开化什么都不懂的幼童,这具年轻的壳子里装的是活了七万九千的老神仙的魂魄,也是在九重天住了这么多年了,难道还混不下去?
  事实证明,还真不行。
  太极宫虽然有姬玄坐镇,主人家修为高灵力充沛,荫庇宫里的花花草草,然而还是有不少在不停地枯萎凋零。整个花房都显得死气沉沉。
  玉汶立即行动起来,他花了两天把花房整理一遍,晚上修行前世的功法提升自身实力,除了寂寞了点累了点,过的很是充实。
  两天后他学会了引水的法术,每日只要引水浇土。而经过了他的手的水,蕴含着灵气,对植物生长很有用处。
  需要紧急处理的是摆放在前厅和屋子里的、用来展示的花草,比如君子兰等,摆满了两排花架,这些因为名贵又娇气,极其耗费灵气,玉汶浇了三天水,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都快耗尽了。
  人参果虽然是天生灵体,但处在成长阶段,玉汶每天都觉得很饿。厨房每日送来的吃食都不够他吃饱。
  五天后,君子兰恢复生机,随后几天,陆续有花朵重绽光彩。
  玉汶表面不动声色,内心也有些欣喜。
  然而每日都有一个叫碧桃的小宫娥过来,给花修剪枝桠,顺便把花盆带走。
  十天后,玉汶拦住她问道:“你们是把这花送到前厅去吗?”
  碧桃说:“当然了,前厅要用来招待客人,需要摆花,帝君房里也要,每天还要换新的花枝。还有大门进来,摆放了一排的黄.菊,那些也要拿过来。小果子,你勤快些罢。”
  玉汶见她转身就走,忙追上去,“等一下,帝君他……”
  小宫娥停下来看他。
  玉汶卡壳了片刻,道:“……我可以去给帝君送花吗?”
  小宫娥噗嗤一声笑了,“你在胡说什么啊小果子,你这么小,搬不动另说,你是管花房的,送什么花啊?这些让我来吧。你快去忙吧,毕仓他不喜欢下人们偷懒。”
  玉汶沉默了。
  他发现,他这是给人家当苦力来了,还是不给工钱,克扣粮食,压榨劳动力的那种。
  他现在连姬玄的一面都见不上。
 
 
第4章 
  要紧的是,玉汶得先填饱肚子。
  人参果还是灵体模样,虽然寿命已经有了三万年,但成了精的小生命,此时刚开化灵智,还是处在极其消耗的幼年期。
  玉汶觉得自己每天都可以吃下十个大白馒头。
  今日清晨,名叫碧桃的小宫娥照例过来把盛开的花盆搬到前院,末了还道:“小果子的术法学的真好,这短短几天,就救活了好些植物。我昨日摘了花给帝君送去的时候,帝君还随口称赞了句这花不错。”
  碧桃长相标致,穿着淡粉色的宫裙,脸上带着明媚和欢喜的笑意,眼里流露出点兴奋激动的神色。
  玉汶眉头……玉汶没有眉头,他的豆丁儿大的眼睛眨了两下,表示自己在听。
  碧桃来了兴致,蹲下|身要伸手去摸玉汶头顶那两片抖动的翠绿叶片,却被玉汶躲过去了。
  碧桃有些尴尬地收回手,倒没生气,还沉浸在帝君的那句漫不经心却几乎点亮了她的心房的称赞中。
  “帝君他长得真好看啊,高大帅气,蓝色的眼睛好看得如同大海一般深邃。他看着我摘来的扶桑花的时候,眼神温柔极了。完全没有平日里的高冷,啊,我就喜欢帝君高冷又温柔的样子……”
  玉汶有些诧异:“宫里有扶桑?”
  碧桃道:“有的,栽在主殿里呢。”
  玉汶点了点头,没想到能遇上个跟他一样喜欢扶桑的神仙。
  他前世偏爱扶桑和梅花,扶桑因为娇贵又挑剔,所以九重天上鲜少有这品种的花。
  碧桃源源不断地吹彩虹屁:“我们家帝君是九重天上第一好看的神仙,四海八荒第一美男子……”
  玉汶失笑,但不可置否的是,姬玄将他从西海上空救下的时候,真的仿佛是天神降临。带着破开云层的温暖日光,波涛汹涌的西海被他镇压而重归平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