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1 08:12:33  作者:浅无心
  况且他还每日刻苦修炼,每天累的沉睡过去。
  安分了两日,玉汶又摸去了主殿。
  ……
  九重天都知道姬玄帝君没什么独特的爱好。
  这些年来三界祥和,神仙的寿命又极为漫长,大家都喜欢找些乐子来消磨时间。比如瑞雪,喜欢管闲事和凑热闹。又比如怀清,他本体是一只朱雀鸟,时常化作原形趴在云层上晒太阳,喜欢高处和风。
  而姬玄平日里看书下棋,喂鱼养花,活得像个老神仙,又常去锻打兵器炼丹药,闲散又神秘。旁人都琢磨不透他的性子和喜恶,连投其所好都做不成。
  玉汶这次过来的时候姬玄正躺在卧榻上午睡,朦胧的纱帐笼罩着床铺,淡淡的安息香漂浮在房间里。
  玉汶不便打扰人,便转了出去,见到了门外的香兰。
  香兰朝他招了招手,道:“帝君在午休罢?过半个时辰过来,你就能见到他了。小果子,来帮帮姐姐,给我把新鲜的樱桃出来摆上。”
  玉汶本体是一株人参果,不能食荤腥,只能吃一些素淡的和五谷。但对于跟自己属于同一类型的果子,他本来没有兴趣吃的,然而玉汶前世嗜好甜食,樱桃又红又饱满,看着极为诱人。
  玉汶道:“香兰姐,我可以吃两个吗?”
  香兰想了想,“你吃两个罢,别太多,注意着点。”
  那小樱桃是天帝在九重天上的桃李果园种的,那果园内布下了七七四十九重灵阵,产出的果子又大又饱满,是原来的蟠桃园所改造而来,在九重天上没个重要职务在身的仙君还吃不上里头的东西。
  玉汶吃了两个,汁水甜而不腻,果肉嫩而不软。他双眼发亮,趁着香兰不注意,溜进了姬玄的寝宫,又拿了两个,躲在书桌旁的小泉底下啃咬。
  片刻后,姬玄顺着灵气溢散出来的气息,从角落里把某个偷吃的小家伙给揪了出来。
 
 
第6章 
  自从玉汶碰瓷后,太极宫里都知道有个果子精,管花房的,死皮赖脸地求着帝君把它留下的。
  姬玄御下严格,宫里的人都安分守己,没有丝毫异议。再加上香兰若有若无的偏心,玉汶前后两殿跑,偶尔被撞见了也没被说什么。
  不过这下有点严重。
  玉汶缩了缩脖……好吧,他没有脖子,表情一如既往的呆楞,两只小豆眼里却有一瞬间的惊慌和愧疚。
  他前世出身不低,父母都是能载入洪荒史册的人物,教养良好,神途坦荡,万不会做出不经允许拿人家东西这样出格的事。
  可玉汶不是原来的玉汶了,没人知道他是万年前本该灰飞烟灭的人。
  玉汶被姬玄提着后颈放在了桌子上,放着红彤彤的樱桃的水果盘就在他旁边。
  玉汶咽了咽口水,能屈能伸,认错认地飞快,“我错了,对不起。我只是特别喜欢吃甜食。帝君原谅我罢,这些是我亲手挑出来的,最大最甜的樱桃,帝君坐下吃。”
  玉汶把果盘往前一推,樱桃诱人的清香扑鼻而来,玉汶连忙退后两步。
  姬玄看着他想吃又不敢吃的委屈忍耐模样,心里有些好笑。小果子性子天真纯善,喜怒哀乐倒是呈现在脸上,从不作伪。
  他撩开袍子坐了下来,一只手拿了个鲜红的樱桃,一只手拿了个奏折在看,张口咬了口樱桃,味道确实是极好。
  玉汶又咽了下口水。
  姬玄吃了两个,见小果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心里好笑道:“挺好的,不过我吃不完,你拿着吃罢。记着别吃多了。”
  玉汶立即抱了两个樱桃,蹲到扶桑花下啃,背影十分幸福。
  片刻后,姬玄好似忘了他似的,垂头打坐休憩。玉汶吃完了小半盆樱桃,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看着这个在波涛汹涌的西海上随手救下他的神祗。
  玉汶活了几万年,除了他那个神隐的老朋友,姬玄是他见过最像上古尊神的神仙。
  冷静自持,强大沉默。
  他的面相长得好,棱角分明,少一分刻薄多一分俊美,配上冰冷淡漠的神情,让人无端觉得敬畏。他的眉眼轮廓深,剑眉斜飞入鬓,此刻那漂亮的深蓝色眼睛紧闭,鼻梁高挺,薄唇微抿,黑色长发垂在身后,如同上古神卷里俊美端坐的神祗。
  只是他的面色有点苍白,眉眼间有着淡淡的疲色。玉汶修为低,却是气息敏感,一下子就觉察出姬玄体内灵力亏空、精气神虚耗得厉害。
  玉汶垂头思考了一下,趁着这人不注意,爬上了他的膝盖,化作了原形,滚进了姬玄的手心。
  人参果沐浴三万年佛光,灵气由内而发,充沛又浑厚,是个天然的、完美的灵药。对于神仙来说,玉汶对提升修为、滋补灵气拥有极佳的作用。
  就好比是个香饽饽,一旦被发现,心怀不轨的人闻着那股味儿就会过来下手了。
  打坐的姬玄仿佛有什么感觉,把玉汶抱进了怀里,紧贴着胸膛。
  ……
  玉汶这次灵气大伤。
  姬玄到底是神级的修为,几乎耗空了他体内存蓄的所有灵气,才让姬玄恢复了半成法力。玉汶却直接虚脱地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姬玄脸色恢复如常,灵气在元神流过,溢满全身上下,舒服极了。他把昏睡过去的小果子抱了起来,正要把小东西送回景文殿,外头传来香兰的声音:“帝君,怀清神君来了。”
  姬玄把小东西放在自己午睡的躺椅上,转身去开了门。
  怀清拎着一小壶酒,边走边说:“今天来晚了,我去酒仙那里要了壶桃花酿。怎么样,灵阵修补好了吧?这每年一次修补,都要耗费你大量灵力……”
  他把酒壶放在桌上,抬头看见姬玄的神色红润,眼神清明,气息平稳,周身围绕着浓郁的仙气,他愣了愣,“你这是还没去修补灵阵?”
  姬玄道:“去过了。”
  怀清微微张大了嘴巴,“不用我……再给你护法了?”
  姬玄闻了闻桃花酿,香味纯正馥郁,“不用。”
  怀清惊道:“你这是逆天了?你以往修复一次灵阵,不都要跟个病入膏肓似的垂死样子吗?怎么今日这么活蹦乱跳的?不对啊,我三日前还见过你,你三天能自己修复亏空的灵力?”
  姬玄回头去给小果子盖了个小毯子,道:“小声点。”
  怀清平生第一次怀疑自己在做梦。
  不然怎么会在九重天堂堂姬玄帝君房里看见一个活的生物?
  姬玄拎了桃花酿,拉着神游天外的老友去了隔壁书房。怀清问道:“你这是养了个什么小玩意儿?”
  姬玄眼神平静,怀清道:“你怎么有这兴趣了?听闻数十日前锦苓公主带了她的爱猫过来转悠,被你连人带猫丢了出去,是因为惹恼了太极宫里帝君的新养的一个小宠物,莫不是这个罢?”
  姬玄反驳,“倒也不是,宫里新招来管花房的。”
  怀清话多,思路飘飞,“说什么胡话,你能跟一个管花房的这么亲近?罢了,你寂寞了这一万年,有个小东西陪着也好。不然我看你,总觉得你像个守寡的老可怜,我这个活了十数万年的老光棍心里有也有些欣慰。”
  姬玄:“……”
  九重天上最接近上古尊神的姬玄帝君,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好友眼中,就是个守寡的老可怜。
  他神色淡淡,取来了酒碗倒上桃花酿,“他是如来座下的那个人参果子,名号是灵佑。沐浴佛光三万年,又是天生灵体,我刚刚借了他点灵气,不需要你护法了。”
  怀清作为九重天上年龄最大的一只朱雀鸟,混神道也混了几万年,立即就懂了,道:“原来如此,也是机缘。这么好一宝贝,你好好养着,别被如来那老家伙给拐回去了。”
  姬玄道:“我抽空去一趟西天。”
  怀清道:“也好,那小东西是如来在座前宝贝似的养了三万年,如今却贸然来了你宫里。如来开天眼能晓得,但还是有些失礼,九重天还是得去交代一下。不过你与西天那些老家伙有些过节,你体质也不适合久留,不如我跑一趟吧?”
  姬玄答应地飞快,“好。”
  ……
  玉汶醒来的时候,还在广陵殿内姬玄的卧房里,安息香已经烧尽了,薄薄的毯子上带着扶桑花清幽的香味,十分好闻。
  许是帝君每天房里都有三朵扶桑花盛开,所以沾染上了,毯子布料柔软,做工细致,是上好的东西。
  玉汶环顾了一周,偷偷把软软的棉毯叠起来,准备扛着藏到房里。
  先斩后奏,等扛回去了再跟帝君说,不算偷。
  他把棉毯叠成了个小方块,正要扛走,房门忽然被推开了,逆着光走进来一个人, “哟,我可见到你了,你就是是被帝君请来管花房的灵果子罢?”
  怀清天生的桃花眼微挑,嘴角带着促狭的笑,比姬玄更风流倜傥。
  玉汶仿佛被雷劈中,整个人都愣住了。
  来人是熟人。
 
 
第7章 
  玉汶前世在九重天过了几万年。既然现在又选择回来,自然不可避免地会遇上熟人。
  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快,还在太极宫内。
  而且说起来,在他还是玉汶的时候,他和怀清关系不错。怀清本体是一只朱雀鸟,机缘巧合下飞升为仙,而后在玉汶的帮助下飞升为神,从此神途坦荡,无忧无虑。
  用怀清的话说,他是七万岁的时候稀里糊涂飞升的,只挨了两下不痛不痒的雷劫,就飞上了九重天,位列仙班,领了个小职位做着。
  他飞升的时候也没怎么受伤,只是后来觉得怅然若失,好像丢了点记忆。
  后来那段记忆找不回来,几万年过去,怀清活得潇洒肆意,和玉汶做了几万年的兄弟,玉汶对他后来的神生了如指掌。
  那么他究竟是什么时候,成了姬玄的好朋友?
  而且能随意进入姬玄的卧房,两人关系怎么如此亲密的?
  不是说姬玄帝君是九重天上的一朵高岭之花,跟谁都不亲近的吗?!
  怀清身后紧跟着姬玄,怀清上前拿了颗樱桃塞嘴里吃了,道:“这家伙长得是有点丑,挺伤眼,而且如今好像不怎么流行头顶着一片绿了,走出去不像话。”
  玉汶捂紧自己的马甲,仗着人参果的身体,呆楞着一动不动。
  姬玄眼神柔和,神态闲散,嘴里咬了个樱桃,“嗯,是有点丑。”
  玉汶:“……”果子精也有心,被戳中了好疼。
  姬玄看着人参果面上似乎没什么改变,小豆眼里却是气愤羞恼又伤心低落的神采,觉得有点可爱,随即又想到他之前灵力亏损身体虚弱的时候,小家伙爬到他怀里的场景。
  ……还、还挺软的,软乎乎又带着温热的体温。
  九重天帝君面上波澜不惊,沉稳如山,心里头却百转千回,什么滋味都过了遍。
  玉汶没他想那么多,深刻意识到如今这副身体多么丢台面,痛定思痛,决定更加勤奋修炼,早日化形。
  “小果子会说话不?来两句,罢了,不高兴说就算了。”
  怀清没多留,走前摸了把玉汶头顶触感细腻的叶片,体会了把真香,便拎着空了的酒壶离开了。
  ……
  接下来两日,玉汶都没见着怀清,他旁侧敲击问了两句,也只打听到了怀清和姬玄是旧相识,怀清和姬玄关系是不错。
  旧相识……玉汶和怀清也算兄弟,怎么没见对方有个朋友叫姬玄?
  要是放在一万年前就有这样符合他审美的神仙摆在九重天,玉汶指不定想来个轰轰烈烈的两世情缘。父母规戒和肩上重担都拿去喂狗,神仙要活得自在才不算枉过。
  玉汶近日修炼种花和反思,还是觉得上一世活得太憋屈,还不如当个凡人快活,真不配拥有神仙这个身份。
  自从姬玄向他借了点灵气修复法力,玉汶这下有理由光明正大进出广陵殿,当着太极宫管家毕仓仙君的面踏进帝君的寝宫,旁若无人神情自若。
  玉汶信誓旦旦,“我是个吉祥物,花草见了我恢复生机,帝君见了我心情变好,我经常过来看帝君,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毕仓:“……”
  思路好像没什么毛病。
  姬玄对这个嚣张的小果子这番言论毫不知情,不过每日午休起来,怀里都多了个软乎乎的小东西。人参果躺在他的怀里睡的人事不知。
  第一天姬玄险些把人掀翻,第二天他面露凶恶地警告了这家伙,第三天他见怪不怪,连叫都没叫醒,把小东西放回了榻上,还盖上了小被褥。
  玉汶却被他不怎么温柔的盖被子给惊醒了,爬起来揉了揉小眼睛,看见姬玄站在屏风后,正在换衣服。
  他脱了里衣,正抬起胳膊挂在架子上,背对着玉汶的方向,隔着屏风,还能清晰地看见他肩宽窄腰的好身材。
  不同于只顾闭关提高修为而忽视自身形体强大的神仙,姬玄身上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手臂随着伸展而露出流畅漂亮的线条,看着凶悍有力,充满了爆发力。
  玉汶默默地把头埋进被子里,片刻后,他听到脚步声从那头出来了,玉汶趴着装死,脚步声在桌边停了会儿,就又出门去了。
  姬玄身形高大修长,身材好,相貌又不差,穿什么都好看。不像天上的一些神仙,套了仙袍就跟套了麻袋似的。
  玉汶觉得有些热,从榻上爬了下来,在地板上坐了会儿冷静冷静,才推门出去。
  姬玄正躺在门口晒夕阳。
  玉汶发现了,堂堂九重天帝君,在外头,处处端庄威严,沉稳淡漠得如同高岭之花。在太极宫里,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躺着。
  落日的余晖洒满整个宫殿,九重天的晚霞非常好看,隔着朱红色的宫墙,天边都是绚丽而多彩的晚霞,漂亮的轰轰烈烈。
  和一万年前一模一样。
  玉汶想要坐在躺椅扶手上,却被姬玄拂了下去,他的声音冰冷而带着点疲惫,“乖一点,别闹。”
  他神情倒不凶,只是面色冷淡,又像是初见时,露出难以接近的冰冷气息来。
  玉汶不敢再让他不悦,只好自己搬了小凳子过来。
  片刻,姬玄坐起身,“有什么修炼上的问题,明天白日里来找我。今晚好好呆在景文殿,不要出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