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1 08:12:33  作者:浅无心
  识海对任何一个生灵来说毫无疑问都是无比宝贵、同时又无比脆弱的地方。玉汶进去也是想去看看安生的神魂。
  上面果然带着昔日的烙印, 他们昔年留给彼此神魂的烙印。
  安生仰躺在床上。玉汶的神识温和无比,他没有觉得不舒服, 反而感觉像是一阵风吹过了全身,让他舒服地想要发出喟叹。
  他微微眯起眼,挣扎中他扯掉了玉汶松垮的外袍, 露出玉汶里面的白色中衣,在月光下映出这人若隐若现的锁骨,和瘦削流畅的身体线条。
  他又将目光往上移,怔怔地望着玉汶优美的侧脸,皮肤白皙光洁,连睫毛都那般长,眼瞳是琉璃般的黑色,并不深邃,却很明亮。身上似乎带着馥郁的香气,勾起安生心底的痒意,想要再亲近一点。
  仿佛有什么被吸引,想要和这人亲近。
  然后玉汶抱住了他,下巴抵着他的肩膀,这个多年来面容一向清冷的师尊,仿佛黑暗里的心门打开、露出一丝不稳的情绪来,玉汶说:“安生,今晚陪为师睡好不好?”
  安生吓了一跳,“师尊,这不妥。”
  深夜里他师尊的声音出乎意料地柔软,“就陪我一起睡觉而已,就一晚好不好?”
  安生在他的面前所有的拒绝都无法说出口,他脱下外衣,安静地躺在床上。
  安息香飘了开来,睡到半夜,安生果然发现他的师尊蹭到了他的怀里来。他快要成年了,本身魔躯就比一般人族和神族还要高大许多,况且他一直勤奋锻炼,强健体魄,相比之下,他的师尊就显得有些瘦削,连背脊都那么单薄。
  这么一抱,他居然能把他的师尊全部圈在怀里。玉汶睡颜沉静,呼吸平稳。姬玄光是看着,就感觉胸腔内有什么如岩浆般炙热的气息滚过。
  他鼻间又是那股馥郁的香气,仿佛是玉汶身上发出来似的,安生觉得像外头果子成熟的香味,让他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但这绝对是不行的。这是大不敬。
  他怔怔地看了许久,最后在天光熹微的时候又睡了会儿。再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床铺已经冷了,整个竹屋都静悄悄的。
  他找遍了整个魔族森林,也没找见他的师尊。
  ……
  玉汶又跑了。跑的非常干脆利落。
  他看着姬玄一点一点地长大,光是保持心平气和就花去了他的全部力气,再待下去,他保不准做出些有违常理的事来。
  他跟姬玄还太早,姬玄还很小,更重要的是,姬玄还没恢复记忆。
  谈情说爱那是早恋,实在不妥。
  时隔数十年,玉汶再度回了九重天太极宫。太极宫一直是毕仓在照顾,香兰也一直在,只是两位主人不在后,他们就越发无所事事了。
  玉汶回来遇到了大家热情的欢迎,他笑着摆手,“大家都去忙吧,我回来闭关一段时间。大家照常过日子就好。”
  香兰惊道:“您、您是不是飞升了?!”
  玉汶飞升成神后,气息也会随之变化,即便他气质内敛清淡,也无法掩盖那股若有若无能让人敬畏的气息,独属于神位的强者的气息。
  玉汶道:“是的。不过还没来得及禀告天宫,若有空,我会亲自去一趟。”
  香兰应下,“那要不要……”
  “不用惊动别人。”玉汶说,“我只是回来闭关,我去后院灵洞里闭关,不要打扰我。”
  他挪步往里走去了,眨眼间便消失在了香兰面前。
  从百年前开始,玉汶就变成了这样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并不是冷漠,反而温和而平易近人,不会生气,情绪从来不激动,却让人觉得疏离。
  准确来说,玉汶越来越像前世的他了。
  如果太上老君或是如来看到他,便能清楚地从他身上看到昔日上古神尊的神相。他们与其他人永远都隔着一段距离,总是用怜悯而温和的目光看着下界苍生。
  玉汶开始闭关。因为姬安生的出现,扰乱了他的神心,但即便如此,他也不会走火入魔。
  他是在爱面前止步和退缩,因为敬畏和胆怯,而不是疯魔。
  因为不知日夜,时间仿佛无边地漫长,让玉汶都觉得又过了一个百年,和前一个一百年一样煎熬无比。
  他停止了修炼,在这种满藤萝花的灵洞里,躺在铺满柔软花瓣的角落里入睡。睡的昏沉的时候,忽然有人将他摇醒了。
  他留在外面的禁制必然是被破了,来人身上带着魔息,这让玉汶皱眉睁开眼。
  身形高大的男人将他扶了起来,手心传来温度,男人将他整个人圈在怀里和墙壁之间。
  灵洞上方有夜明珠温柔的光,那人低下头轻柔而虔诚地亲吻了玉汶的额头。
  玉汶睁大眼睛。
  “我回来了。”
  姬玄说。
  他已经彻底长成了原来的模样,长发披散在他身后,容貌俊美无俦,棱角分明,宽大的黑色袍子穿在身上,显得威严极了。一双深蓝色的眸子就如山涧中映照的荧荧寒星一般,冰冷通透。又如同西海宽阔飘渺的海面,是深邃不可捉摸的蓝色
  一夕之间恢复了记忆的姬玄,当即收拾东西上了九重天,回到了太极宫,从他的灵洞里,揪出了这个总想着逃跑的胆小的师尊。
  姬玄无奈地说:“你所有的勇气,是不是都花在当初追求作为帝君的我的身上了?”
  玉汶睫毛颤抖,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玉汶猛地扑进他怀里,紧紧抓着姬玄胸前的衣服,泪水忽然之间汹涌而出。
  从未见过他如此难以自抑的模样,这让姬玄一时间都慌了神,忙低着头亲吻他的脸,抚摸他的背脊,柔声哄他,“我已经回来了,阿佑,睁眼看着我,别哭……”
  玉汶这辈子大约就哭了两次,一次在他应劫湮灭的时候,一次就在此时看到他的时候。恰好都是大悲大喜。
  姬玄不断重复玉汶的名字,低声轻哄,好半晌才让人不哭了。他落下的吻却变了味道,因为玉汶追寻着他的触碰,小心翼翼地去舔他的唇瓣,这样的主动让姬玄也情难自已,心口仿佛有火在燃烧。
  姬玄压着他落了个深吻,直到玉汶挣扎着推了一下他,姬玄道:“不哭了?”
  玉汶鼻音极重,喘气道:“你这个骗子!”
  说好要陪着他等他醒过来,他醒过来的时候,却是这人在跟邬辛交代遗言。如果不是怀清帮忙,他岂不是一觉醒来,就看不到姬玄了?!
  姬玄低下头隔着衣料亲吻他的心口,“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玉汶紧紧抱住他,“我爱你。”
  姬玄一愣,看着他的眼,“你说什么?”
  玉汶伸出手臂勾住他的脖子,他的面色染上一层薄红,眼里都是光,“我爱你。往前数万年,往后余生,爱你一人,至死不渝。”
  姬玄从他明亮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玉汶的眼里全部都是他。
  姬玄半跪着亲吻玉汶的额头,“我也是。”
  你是我的神明,我的信仰,往前万年,往后余生,都是我的至爱。
  ……
  喜极而泣再加上告白的心意相通,以及环境实在适宜,玉汶被姬玄拉着在灵洞昏天黑地厮混了整整三日。
  当年玉汶就调笑说过姬玄在此闭关把他拖进来,然后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里隐秘安静,外头一点都感知不到,谁也不会发现。结果当初的设想如今全成了如今发生过的事实。
  三日后,玉汶才被姬玄抱着出来。
  他只套了件姬玄的外袍,裹得严严实实的,整张脸都埋在姬玄的胸口,只留下白净的双足。
  姬玄抱着他回广陵殿睡觉,等玉汶醒来,已经是第五日清晨。
  他的感觉慢慢回笼,四肢依旧酸软。因为他与姬玄身份差异,神魔融合需要时间,他们相拥的时候不会调动体内灵气和魔息,而是凭着肉体最本能的感知,去感受对方。
  换句话说,玉汶现在还记得对方在体内鲜明的感觉,以及那种滚烫得仿佛要将人灼伤的温度,令人战栗的触感,都让他失神而沉沦其中。
  甚至在他被折腾得神志不清的时候,他甚至抱着姬玄骂道:“你……孽障!”
  欺压师尊,亵渎神明,两条大不敬之罪,姬玄都做了。
  姬玄一听玉汶恼羞成怒的话,反而更加兴奋了。
  总之玉汶现在是没力气下床了。
  玉汶没睁眼多久,姬玄便推门进来了,他亲自端来了清粥的清淡的点心,“醒了?先喝点水。”
  玉汶喝水后就简单地洗漱了一下,问:“对了,你怎么突然上九重天了?不是,你怎么上九重天的?”
  姬玄道:“我和以前长得一摸一样,自然有人认得。恢复记忆以后,我便立即来了九重天。放心,我已经去见过天帝,交代清楚了。”
  姬玄到底不是原来的他,即便神魂是同一个,但他现在却是一个魔。
  姬玄知道玉汶的担忧,道:“以后如果要跟我在一起,可能没法呆在九重天,你愿意吗?”
  玉汶道:“当然。”
  连生死的天堑都被他们闯过来了,神魔两道已经不是横跨在他们之间的阻碍。
  玉汶喝着带着甜味的粥,依然十分好奇,“当初你怎么就这么笃定,自己能回来呢?”
  玉汶这百年全靠对姬玄的信任坚持下来,姬玄心疼地摩挲着他的手心,“其实很简单。月老说我的姻缘是不得善终,而你是圆满无憾。你的生命里不会有另外一个人,所以陪你走到最后的,定然是我。”
  玉汶挑眉看他,“就这么信我,会一直爱你,而不是伤心欲绝后决定忘了你,然后移情别恋?”
  姬玄笑道:“所以我也在赌,赌你一辈子只爱我啊。这一点我有信心。”
  置死地而后生其实说得简单,实际上姬玄也是花了全部的勇气去赌,赌玉汶的姻缘线的另一边是他,赌他命不该绝,赌他万年的等待和苦守有一个拨云见日。
  赌劫难过后,就是一场善缘。
  玉汶瞪眼看他,显然是不信,姬玄眼里盛着温柔的光,见轻易骗不了他,叹道:“其实是有原因的。我特意向月老问了前世的你的姻缘,你猜他说了什么?”
  玉汶并不知道姬玄去找了月老,猜道:“我应该是没有姻缘线的吧?我当年父母也给我算过,说我一辈子都将被魔王尸玉蹉跎。”
  姬玄道:“不是姻缘线,是情劫。月老说你前世有个情劫,它尾随着你的神魂,直到今世才应验。”
  玉汶微微挑眉,显然出乎意料。
  姬玄笑了,“阿佑,你欠下一个情债,不如把你自己,赔给我这个大魔头罢?”
  窗外的扶桑花飘了进来,又是一年扶桑花开的季节。
  而魔族少年也终于……从九重天偷走了他深爱的人的心。
  果然是月老所说的,圆满无憾。
  ————————
  千年后魔族统一,新任魔君有个和九重天某位帝君一样的称号,叫姬玄。
  流传的秘闻里,他们就是一个人。
  九重天上的太极宫彻底被改造成了一个花园,里头种满了各种各样的植物,有难得一见娇贵经验的扶桑花,这样用来做观赏的。也有宝贵的灵草灵物,拿来供给神仙们修炼用。
  这些和三十三天的建木一样,都是神君灵佑留下来的神迹。
  其实把太极宫改造成花园,只是当年人参果的一个终极梦想,没想到竟能被实现。
  玉汶不在,便由毕仓和香兰负责打理这些,忙的仙生丰富多彩。
  帝君姬玄和神君玉汶,现在都已经是传说中的人物了。
  实际上他们现在都在魔界。自从姬玄开始修魔,他的境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升,与此同时他将魔族收服,成了新的魔君,还将魔族治理得井井有条。
  得知魔族现在由姬玄掌权后,天帝险些当场激动得流泪。
  不求魔族消失,只求它安安分分的。现在换了个清醒的君主,终于做到了。
  玉汶忽然觉得姬玄什么都好,这么优秀,能力出众,就算出身魔族,也这么耀眼。堪称完美。
  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了,每一天都是欢喜。
  魔族的天空很亮,与凡间相似,魔宫大殿前,所有魔族臣服跪拜,姬玄一身墨青色长袍,气质威仪华贵,将他穿着月白色衣裳的爱人迎上自己旁边的位置。
  他牵着玉汶的手,在苍天之下,无数生灵面前,认真而不失温柔地笑问:“从此往后,魔界无边疆土都将属于我。若是本君野心大了,想攻打九重天怎么办?”
  玉汶笑着看他,“你觉得怎么样才好。”
  “你嫁给我,看着我一生。”
  姬玄说,“神君,愿意与我成亲,永远相伴一辈子吗?”
  玉汶说:“愿意。”
  他们之间隔着神魔天堑,可这又有什么要紧的呢?
  只为相守,不恋神道。
  不用去留恋过往,他们已经相爱至此。
  作者有话要说:  果子和帝君的番外就差不多结束啦(*/ω\*)
  生子灵胎我删了,神仙爱情,他们已经不需要这个了!绝不是因为我懒得写!
  看!我明明辣么甜!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完结了,我也非常舍不得
  接下来配角的番外,我会不定时放送
  爱你萌mua~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