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1 08:12:33  作者:浅无心
  他微微倾身,从袖子里掏了个碧色的环出来套在玉汶脑门上,说了一串法诀,“随手做了个碧罗环,能放不少东西,还能储水。”
  玉汶修为不够,知道引水诀也引不来,元松扛完了水就走了,他出了花房就引不出来了,很是受限。碧罗环只是个基础的储物空间,里头时间静止,姬玄这个修为级别的神仙耗费点力气便能做出来,对玉汶很有用处。
  玉汶不知道姬玄是不是特意为他做的,但这是姬玄送他的。
  玉汶诚心实意地感谢:“帝君真好。”
  被发了好人卡的姬玄面无表情,神色淡淡地把小东西赶回去了。
  ……
  碧罗环有点大,玉汶每天顶着它,终于被宫娥碧桃拦住问了这是什么。
  玉汶对碧桃没什么好感,只道:“香兰送我的小东西。”
  碧桃道:“香兰能给什么好东西。你本来就丑,带着这个,就更丑了,摘了罢。”
  玉汶没理她,径直走了。他近日跟姬玄走得近,太极宫里的人再怎么规矩目光也有点异样,毕仓看不过去,暗示他帝君日理万机,少去打扰为好。
  又是两日,玉汶发现碧桃对他态度不太好,碧桃每次带人来搬花总会嘲讽两句。本来玉汶每日只要负责十个花盆,因为他来了一个月,再加上姬玄回来坐镇,太极宫内灵气充沛,植物重焕生机,用不着他了。
  可就在这日,碧桃不知从哪搬来二十盆死透了的雏菊,让玉汶弄活。
  玉汶道:“最快七日才成。”
  碧桃道:“你也不是很厉害啊,帝君把你请来也不是很高明嘛。”
  玉汶有些不悦,想皱眉头。
  过了两日,碧桃忽然把他锁在花房里,让他在里头打扫卫生,就这么被关上整整两日,连帝君的面也没见着。甚至被克扣了伙食,玉汶只好在屋里啃放在碧罗环里从帝君房里带来的樱桃。
  玉汶不是会忍气吞声的主,又不想跟人告状,唯一的办法,就是让碧桃意识到他也不是好惹的。
  玉汶露出超凶的姿态,正要出花房找人,香兰却匆匆地推门进来了。
  霎那间整个太极宫头顶的天变了,大白天明亮的日光被黑暗吞没,阴影笼罩过来,伴随着地府呼啸的寒风,如同玉汶灰飞烟灭的那一刻听到的来自死亡寂灭的声音。
  娇嫩的昙花合上了半开的花瓣,在死寂里瞬间枯萎。
  仿佛鬼门大开似的异象只是一瞬,下一刻阴影如潮水般褪去,日光重新笼罩了太极宫,轻风吹过叶片,一切如常,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香兰进来就把玉汶抱进了怀里,两人窝在角落里蹲着。玉汶因为天地变色而怔住了。
  是鬼门洞开,还是神仙陨落?
  香兰把玉汶抱出来放在椅子上,小宫娥好像手在抖,脸色吓得发白,口上却还在安慰玉汶,“没事了,我就是怕你吓着了,没什么要紧的。你看你这小脸吓得,还没反应过来吧?”
  玉汶沉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香兰目光躲闪,却避不过玉汶锐利的眼神,道:“碧桃做了大不敬的事,帝君震怒,罚……”
  “罚了什么?”
  “丢入畜生道,永世不得为人。”
  九重天上各宫并非没有下人犯错,但若不是最无可赦的滔天大罪,最多是打落凡间重新做人,万不会降下这样重的、绝然没有翻身机会的惩罚。
  简洁来说,这个惩罚太过戾气了。
  玉汶明白其中的意思,问道:“碧桃是做错了什么?”
  香兰说:“她心怀不轨,偷偷往插在帝君房里的扶桑花里放了迷情香,不过剂量小,却被帝君发现了。”
  玉汶想出门,香兰却拦住他,“小果子,你可别去了,毕仓仙君都不敢说话。帝君现在心情很不好,看着……看着很可怕。”
 
 
第8章 
  香兰说:“碧桃不是第一个对帝君有小心思的,大家都说当年的神魔大战里,就有个魔族的公主一见钟情。魔族女子都火辣热情,她当晚就潜入神族阵营,偷偷摸进了帝君的帐子……”
  玉汶心情更不好了,“然后呢?”
  香兰说:“那魔族公主是个聪明的,也带了烈|性的催|情|药,不过奸计没得逞,就被帝君给拎起丢了出去。”
  玉汶:“……”
  香兰说:“大家都说帝君不是个怜香惜玉的,可当时神魔交战,帝君怎么能在乎儿女情长呢。”
  玉汶出去找姬玄,结果毕仓站在广陵殿门口,说帝君不见任何人,玉汶便只能折转回来了。
  香兰自己因为碧桃被丢入畜生道的事给吓到魂都丢了,玉汶把这不惊吓的小宫娥带到他殿里。香兰说:“我没事,小果子,我就是想起那时候见到帝君的场景,真的像是地狱修罗……”
  玉汶搬着凳子点了安息香,道:“帝君只是一时生气而已。”
  香兰深吸了两口气,玉汶从碧罗环里掏了点心和水果出来和她分享,香兰忽然想明白了,说:“扶桑花是帝君的逆鳞,碧桃却拿了扶桑花做诱饵,一定是这样的原因。”
  玉汶问道:“帝君这么喜欢扶桑?”
  香兰:“对啊。不然帝君怎么总让人摘三支放在屋里呢?”
  太极宫气氛沉闷紧张了两日,直到外头递来天帝寿辰的请帖,姬玄才从寝宫里出来,很给面子让天帝的使者进来。
  九重天很大,天帝名义上为了团结九重天,实际上也是为了巩固统治,特意组建了一个班底,专门挨个宫殿敲过来,宣传九重天每个事项,比如公主结亲、外族上天交流等大事。
  实际上只要来个传音术就好了。
  送请帖的是个刚飞升的小仙君,长得颇嫩,叫明玖。天帝就是看中了他刚上天的这股热情劲儿让他干的宣传的活。结果小仙君太年轻,修为低微,一见冰冷如山的帝君就差点跪了。
  玉汶也是多日来第一次看到姬玄,容貌没什么变化,只是之前那股人情味儿彻底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没有丝毫感情的淡漠气质。
  高高在上的、什么都入不了眼的上古神尊式的不屑一顾。
  明玖把镀了金的请帖递给毕仓,艰难地笑:“天帝陛下请您去参加寿宴,这是请帖,时间约莫在……”
  姬玄抬起他冰冷的眼看了他一下。
  明玖吓得要哭了,怎么有眼神这么凶残的神仙!明明前几家都很温和的!
  毕仓很体贴的把小仙君送出门,临走前语重心长道:“几百年来,你是第一次敢把请帖送到帝君面前的。小伙子,前途无量,好好干。”
  明玖:“……”
  太极宫内,姬玄垂头在下棋,那封请帖被他丢在桌上,就没见他拿起来看过一眼。他自己和自己下了两盘棋,局势相当,都是死局。
  玉汶在一旁等了他两个时辰,见他终于把目光移过来了,忙道:“帝君,你去寿宴能不能带上我?”
  姬玄冷道:“那宴会我不去。”
  说罢转身去了里屋,连个眼神都没给玉汶。
  玉汶追过去时,他甚至还合上了房门,险些夹住了玉汶头顶的两片叶子。
  意思很明显,他不想玉汶过去打搅他。
  第二日依旧是大好的太阳,九重天上光线明亮。玉汶一大早给花房里的花浇完了水,就跑来广陵殿,溜进姬玄的寝宫,吃了两个新鲜送来的樱桃,被姬玄提溜着丢出门。
  玉汶面色严谨,“帝君不能把我扔出去,我是来问修炼方面的事情的。”
  姬玄面色不虞:“你说吧。”
  玉汶借了本基础修炼的书,按照上面的描述修炼,因为活过一世,修炼畅通无阻突飞猛进,一点问题都没有。他提了两个小问题,姬玄耐着心回答了。
  问完了,玉汶飞快说:“帝君真的不去天帝的寿宴吗?”
  “不去。”
  玉汶:“天帝是九重天之主,你不去,很不给面子的。”
  姬玄:“那又如何?”
  玉汶:“可我有点想去。你去的话就可以带着我。”
  姬玄反驳,“你可以跟瑞雪仙君一起去,你们关系也不错罢?”
  玉汶:“……”
  人参果一头栽在桌子上,准备去找瑞雪和香兰想想办法,姬玄忽然把他抱起来,顿时周围空间变幻,九重天的天幕变做了虚空,只留一座太极宫,他们身处其中。
  玉汶修为低,看不出真实,慌道:“帝君,这里……”
  姬玄没说话,刹那间整个空间忽然地崩山裂,太极宫从内而外开始倾倒,然后是一场大火,烧过来之际,洪水如同猛兽一般奔涌而至,每每到他们二人跟前,就仿佛画面静止一般停住。
  片刻后,玉汶被姬玄冰凉的手指捂住双眼,听到这人说:“我不是个仁慈的神,我一个手指头就可以碾死你这样的一个灵物,你不怕么?”
  空间又变回了九重天明亮的日光下,平静又宏伟的太极宫。
  方才是姬玄随手捏造出来的一个小世界,世界由他掌控。玉汶修为低,被错乱的场景迷惑了眼,整个果子犯晕恶心,窝在姬玄怀里一动不动。
  神仙本事通天,命由天定,却可掌控天地其他生灵的命。他们挥挥手就是地动山摇,雷雨惊风,本就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角色了。
  更何况姬玄这样通过了第二重考验,站在九重天顶端的神尊。
  换做其他灵智初开的灵物,早已经吓得腿软退缩了,偏偏玉汶不会。
  玉汶说:“一个神如果被冠以仁慈的名号,那他还不如去做菩萨。帝君不是仁慈的神,可以是一个真正的强者。仁慈和暴戾之间,是有一个天平在的。”
  姬玄显然不是残暴,只是性子喜怒无常。
  玉汶第二日缓过来劲,继续一大早跑到姬玄面前,“帝君今日和昨日一样起得早,今日有奏折需要批吗?今日膳房的早餐可口吗?今日看哪本奇闻逸事呢?或者我陪你下棋也行。”就是棋艺有点烂。
  姬玄凉凉地看了他一眼,小果子露出个大笑容,“今日帝君想陪灵佑去天帝寿宴了吗?”
  姬玄:“为什么变成了我陪你去?”
  玉汶:“因为我没有请帖,而我又想去参加。”
  姬玄:“你要是想结交天上的神仙,等怀清回来了,我让他带你去。本君不想出门。”
  玉汶执拗道:“为何不高兴出门呢?即便您在九重天过了很多很多年,见到的也是熟面孔,但总会有惊喜发生啊。我们就当出去透个气,给个天帝面子,露个面就走。”
  然而姬玄是个非常宅的高岭之花。
  一天十二个时辰,八个时辰这人都在睡觉。
  除了每日早上给天帝看奏折比较认真外,看经法能睡着,下棋能睡着,还要正经的午睡一个时辰。自从玉汶来了一个月,就没见姬玄出门过。可以说除了是天上最高冷的神尊外,还是最宅的那个。
  所以当姬玄带着玉汶来到天帝寿宴的众人面前的时候,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神仙生涯漫长,除了闭关,大家都喜欢热闹。姬玄帝君却能一直宅在太极宫,不出去见人也不大喜欢有人上门见他,时间能长达三年五载,也是为了大事情勉为其难出门。
  他在一个月前去了趟西海,现在又出席天帝的寿宴,可以说是九重天打雷下雨,绝世罕见。
  更令人众仙惊掉下巴的是,后头还跟了个小东西。
  玉汶拽着姬玄的衣摆,他被姬玄封了灵气,修为高深的人才能看出他的真身。不过他忘了他还不会化形,又不愿让姬玄给他作弊,就只能迈着小短腿跟在姬玄身后。
  看着跑的很欢快,但他有点想让帝君抱着他。
  姬玄肯定不会同意,还没准会给他一个冷脸。他找了最偏僻的一个桌子,坐了下来。一下子,桌子上的几个小仙君都跑没了。
  玉汶:“……”
  姬玄赴宴的消息瞬间传遍九重天,跟在他身后的那个人参果也被瞧见了,八卦传的飞快,玉汶的身份立即被扒出来。
  西天如来座下,沐浴了三万年也没能开化灵智的人参果,此刻连化形都不会,只能亦步亦趋跟在姬玄帝君身后。
  他们来得晚,众仙还没来得及上前打招呼,天帝就出现了,众仙只能落座。
  太极宫的礼早送到了天帝宫里,姬玄只是给面子露个脸,喝了半杯酒,就直接告辞了。来去飞快,大家措手不及。
  瑞雪一转头就没见姬玄了,问玉汶,“你家帝君这就走了,咋没把你带走?”
  玉汶没说话,他趴在瑞雪的肩膀上。
  ……
  锦苓公主抱着她的爱猫,站在不远处,冰冷的目光落在玉汶身上。
  传闻就是这个果子精,既没有惊天美貌和高深的修为,还每天屁颠屁颠地跟在帝君身后,胆大包天地混进了帝君的寝宫,为了引得帝君注意,死皮赖脸各种招数无所不用。
  那日她往太极宫见姬玄,就是这人,害了她的白猫悠悠,还让她没能见到帝君。
  锦苓气得要把怀里的猫给捏死,对旁人嘲笑道:“帝君这样不容亵渎的神尊,什么时候身边跟了个这样又土又丑的小跟班?他怎么能配呆在帝君身边?!”
  玉汶一直注意他们,听到了,他面露凶光的看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果子:我tm超凶!
 
 
第9章 
  天帝高高坐在龙椅上,他是个面容英俊的中年男子,气度不凡气势威严,天后坐在一侧,容貌美丽气质温婉。
  和万年前玉汶见到依旧没有什么变化。神仙能维持容貌上万年不变。
  玉汶有点伤心,锦苓没说错一点,按照九重天上的大多数神仙的审美,玉汶的长相不大好。玉汶喜欢漂亮的东西,扶桑开出的花就艳丽而漂亮,姬玄的容貌也是俊美无双的,所以他一开始就对他很有好感。
  玉汶垂着头,挠了挠头顶的亮片绿油油的叶子。
  瑞雪说:“锦苓是天帝的小公主,自小没吃过苦,娇贵惯了,别把她说的话往心里去。她喜欢养猫,经常抱着猫在九重天上转悠。现在是天帝寿宴,你就算是西天来的,也收敛些,别闹的不好看,帝君难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