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1 08:12:33  作者:浅无心
  帝君难做他不知道,玉汶不悦地反驳:“我没想给帝君惹事。”
  他这么乖。
  但很乖好像没什么用,九重天上的姬玄帝君依然是朵旁人不可采摘的高岭之花,不动声色冰冷如山。玉汶只是他长达几万年的神生中,一个偶然经过时遇见的需要保护的小东西而已。
  怀清去了西天,他那个大嘴巴子,必定会提起他。心思深沉的如来精心养了这么个人参果,必不会放任他自由。
  然后呢?玉汶并没有自保和选择的权力。
  锦苓咬牙切齿,一旁一个女仙转过身来按住她的肩膀,“天帝寿宴,这么多神仙都在场,你收敛着些。”
  女仙君身份颇高,话量也重,锦苓只能压下蠢蠢欲动的心思,只是愤愤道:“他凭什么?还让帝君带他来父君的寿宴出风头?”
  女仙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她面容也生的好,五官秀美,风姿绰约,气质清冷。
  玉汶记得,这位女仙叫云淑,他前世与其有些交情。云淑性子淡泊,为人不错,待人温和大气,怎么现在变得有些冷冰冰的?
  锦苓说:“您不在意,可我不甘心让帝君对这样一个东西上心!”
  云淑眉头微皱,扬手给她下了禁言术。她缓缓地说:“你怎么就看不明白呢。帝君不过是养了个小宠物,花了点心思而已,就跟你养着悠悠一般。你既不能看清事情真面目,还如此善妒,这几百年读的圣贤书都读到你的猫肚子里去了么?”
  她的声音不大,玉汶爬下了椅子,偷偷挪了过去,却恰好听了个正着。
  瑞雪在到处找他,玉汶躲在桌脚下沉思,这个问题他这么多日来从来没意识到。
  帝君是是把他当作一个小宠物养着了。
  深刻意识到这个真相的玉汶如遭雷劈,缓了好一会儿才被瑞雪拽走。
  他落到人参果这个躯体里的是他的三魂六魄,半点修为、法力也没有,只有昔日七万多年的记忆,这记忆里面,因为历劫的缘故,肯定有所丢失。
  他把自己的身段放的太低、姿态过于卑微,人参果才开化灵智,娇嫩的如同刚出生的幼儿,帝君是心存怜惜,容忍了小东西的任性,当成小宠物来养着。
  等到时候了,便是随玉汶去吧。往后只是一次缘分,没有其他。
  玉汶难受地揪心,寿宴结束后怎么都不肯回太极宫,瑞雪只得把他抱回自己那儿。
  他道:“帝君是个好人呀,愿意养着你,也说明他喜欢你,小果子,你可知足吧。那可是九重天上的姬玄帝君,神魔大战后被封战神,修为能排上洪荒史册的前十,数万女仙梦中的男神。”
  玉汶:“可我只是帝君的宠物,就跟锦苓的猫一样。”
  当了宠物,两人从一开始就不是平等的了。想到这个,玉汶整个人都要炸了。
  瑞雪捏着他头顶的叶片,特别喜欢这种触感的他哄道:“那你也是帝君的第一只、也是唯一一只、最受宠爱的宠物,对不对?这也很光荣啊。”
  玉汶:“……”
  你觉得光荣你去啊。
  玉汶揪心地垂着头。
  瑞雪道:“那你想,我也想养你做宠物,你肯定不愿意。帝君养你当宠物,你心里难道不乐开花吗?”
  玉汶羞愤摇头,“我心里不乐开花!”
  瑞雪问道:“小果子,你太单纯了。你不想做宠物,那你想做什么呢?”
  玉汶又愣了。
  不愿意不甘心当宠物,时刻依附着他人,那他想去太极宫想呆在人身边的愿望究竟是为什么呢?
  三界于他,原来真的有一见钟情存在么?
  玉汶前世从未尝过情爱的滋味,一是自己岁数不大,二是重担在身,实在不想连累对方。整整一个月,他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重要的问题。
  瑞雪问他,“时辰不早了,我送你回太极宫罢。”
  连续两日,玉汶都没主动跑去广陵殿,每日早晨照管完花房,就回去午休,晚上也不出门,只打坐修行,一声不吭,香兰都惊呆了。
  怎么去了趟天帝寿宴,回来就跟换了个魂似的?
  玉汶却接连烦躁了两日,午睡得久,每日晚上就不怎么睡得着,辗转反侧看窗外的月色。
  帝君在做什么呢?帝君有没有察觉到他的古怪?帝君为何还不过来问他,为何这么多天都没去找他?
  第二日,玉汶就跑去了帝君寝宫。
  姬玄正在池塘边握着鱼竿钓鱼,他半躺在木椅上,脸上盖着一本书,似乎睡着了。梧桐树垂落的阴影笼罩了墨青色的袍子,斑驳的日光微微颤动,面色端静,唇色极淡极薄。姬玄生的是凉薄无情的面相。
  玉汶走近了,心里疑惑更甚。帝君发现他了吗?帝君应该能感受到他的气息吧?帝君为何毫无所动?
  池塘里颜色漂亮的鲤鱼都聚集在姬玄的鱼竿下,他们都有灵性,知道这是太极宫之主的鱼竿,纷纷用嘴在上面轻轻咬动以扯动鱼竿,来引起姬玄的注意。
  玉汶更烦更失落了,他扬手捏诀,一道水柱冲天而起,而后坠落在水面,鲤鱼们受惊逃跑。
  玉汶的动静颇大,姬玄被吵醒了,他不悦地起身收了竿子,冷淡的目光落在玉汶身上,声音低哑,“回来了?”
  玉汶:“……”
  姬玄没能感觉到他的心思,原谅他把自己吵醒的罪过,用平常的语气说:“天帝送来了两个蟠桃,那个味道不错,你去找香兰拿一个尝尝罢。”
  玉汶拽了拽他的衣摆,姬玄弯腰摸了摸他的脑门,却什么都没说。
  玉汶仰头问:“帝君,我是你养着的小宠物么?”
  姬玄:“嗯?”
  作者有话要说:  攻:这是道送命题,怎么办,好急
 
 
第10章 
  玉汶只好再问了一遍。
  姬玄无奈道:“小果子,多想些什么呢?”
  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态度依旧冷淡。
  玉汶跟着他去了广陵殿。到了夜晚,玉汶往姬玄床榻上一滚,整个被子都被他卷了起来,只露出头顶两片绿叶子,相当霸道任性。姬玄顿时皱眉:“做什么,快起来。”
  玉汶声音闷闷的,透着一股无赖的味道:“晚上想和帝君一起睡。”
  姬玄没跟他废话,直接用法术掀了被子,把玉汶提溜起来丢回了景文殿。
  过了半个时辰,姬玄给他下的术法失效,玉汶再度爬起来,借着夜色窜进了姬玄的寝殿。安息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姬玄这边家具简洁而大方奢侈,环境清幽。
  姬玄的睡姿很正经,仰头躺在床上,头发被压在下面,双手放在两侧,胸膛随着呼吸轻微起伏。
  玉汶撩开轻|薄的纱帐,再度爬上了床。姬玄睡的正沉,他的面目也睡熟的时候比白日里看着玉汶还要冰。玉汶掀开被子,因为怕把人惊醒而不敢乱动,小心贴着姬玄的胳膊蜷缩起来。
  第二日姬玄黑着脸起来的时候,当场逮住了被窝里不听话的小家伙,睡的四仰八叉口水直流,非常安稳。
  姬玄:“……”
  姬玄把小果子提溜出被窝。玉汶被惊醒,忙翻了个滚儿,头顶两片绿叶又高高立起,玉汶扒拉着床铺,“帝君,你醒了啊?”
  姬玄轻嗯了一声,神色阴晴不定,“昨晚你不乖了,自己又跑回来了?”
  玉汶义正词严:“我没有!是我梦游过来的吧,醒来的时候看到我睡在帝君寝殿里,我也吓了一跳呢。”
  姬玄看着他睁眼说瞎话,把里衣塞紧了,冷笑道:“梦游是个不好的毛病,不过解决起来也简单。今晚我给你锁在景文殿的床上,就不会再梦游了。”
  玉汶:“……”
  姬玄深邃的带着海一般蓝色的眼睛注视着他,“怎么,不乐意?”
  玉汶忙道:“可我还是想跟帝君一起睡,跟帝君一起睡我就不会梦游了。帝君的床那么大,又那么柔软,挤十个我都挤得下呢。帝君就当在床上摆了十个大白萝卜。”
  姬玄:“……”
  这只果子精真是又会狡辩撒谎又不讲道理。
  玉汶爬下床,接过香兰送来的水,躲在屏风后洗了遍又换上蔽体的衣物,走出来道:“好了帝君,又是新的一天,今天天气和昨天一样好,心情也要像昨天一样好呢。帝君早餐吃什么?”
  姬玄说了两个词,玉汶照例陪他用早餐。自从碧桃离开了后,广陵殿内的扶桑都是由香兰采摘的,玉汶有时陪她去浇水。只是玉汶身上天然灵气足够充沛,太极宫受了感染,宫内万物呈现蓬勃生机的状态。
  各色花朵开了满地,已经不需要玉汶特意地喂养灵气了。
  香兰觉得玉汶就是个宝贝和吉祥物,因为玉汶的到来,连帝君都多了几分人情味和烟火气息。比如膳房不再因为帝君辟谷而是个摆设了,终于能发挥点实际作用。
  姬玄每日批奏折,都是天帝送来征询他意见的。天帝性子谨慎,又有点瞻前顾后,九重天管理三界,不敢弄出一丁点儿差错来。不过姬玄却从来不去上朝,这是因为宅,所以才有了大把休息的日子。
  以往总是枯寂无趣的日子,自从玉汶来了后,好像有点生趣了。
  姬玄这两日经常过问玉汶的修行。
  人参果好像特别受上天眷顾似的,一个月来修行突飞猛进,偏偏心性依旧坚定地可怕,没有半分用力过猛的走火入魔倾向产生。
  姬玄问:“能算出来自己飞升的雷劫在什么时候么?”
  玉汶摊开手,有些挫败道:“还不能。最重要的是我连化形都不行。”他化形的口诀背了一万遍,但就是化不出来。
  姬玄道:“是修为还不够。”
  涨修为不难,平日里玉汶吃的珍奇食物,比如说蟠桃,就能助长修为,只是用处不大。要的是积水成渊,修为得靠自己积累。领悟迟钝些的精怪,修炼个几千年,多少都会遇上飞升的雷劫了。
  玉汶再怎么顺风顺水,也不敢一口吃成个胖子,涨修为还得慢慢来。
  因为修炼的事情,玉汶又找着借口,每日在姬玄寝殿里打坐,趁着人不注意,倒头就睡在床铺上,非常无赖。
  姬玄把他丢回去过两次,到底没忍下心捏诀把人锁在床上,早上一醒来,这果子又在他床上躺着,黏他黏得非常紧。久而久之,姬玄就任其耍赖了。
  玉汶睡觉也很安稳,不会不乱动也不打呼,除非冷着了往他怀里钻,呈现不同于白日里机灵好动的乖巧沉静。甚至因为他的灵气充裕而带着佛家气息的缘故,姬玄这些年来血脉里难以抑制的紊乱波动也因此好上了不少。
  姬玄生下来不是个仙胎,不是妖精鬼怪,也不是人。
  他是人和魔的混血。
  翻遍九重天的洪荒史册,都不会找到一个神仙是人魔混血。
  一万年前的机缘里,姬玄得了最为纯正的神血,至此飞升成神,从此往后神途坦荡无往不利。
  多年来他日日沉思,也想不出自己究竟算是什么。身体里流着三种血的他,盖因为时间太久,与生俱来的魔血不受神血控制而蠢蠢欲动,由此饱受折磨,连神心都有些动摇。
  似乎只有和玉汶在一起的时候,能被这个上天眷顾生来就是灵体的小东西给安抚住,感受到平静和祥和。
  多日前怀清从西天回来,跟他提及了一百年前他去西天的时候发生的事。
  姬玄已然忘记了,若非怀清提起,他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他那时候去西天听佛养性,抑制体内魔血躁动。临走前如来说了个不情之请,要了他一滴心头血,给了座下的一株人参果。在这之后,沐浴了三万七千年的人参果才开化了神智。
  怀清说,大概是这个前缘,才让这颗果子精费尽心机地潜入了太极宫,引起姬玄的注意。
  怀清还猜测说,这个小家伙对他图谋不轨。
 
 
第11章 
  一万年来对姬玄图谋不轨的人很多,玉汶不知能排到哪里去。
  有想害他的,恨他不如直接魂飞魄散不得轮回的,也有上赶着巴结他,甚至是在几千年前神魔大战里,魔族公主闯入他帐子的那种图谋不轨。
  姬玄不大清楚怀清说玉汶的图谋不轨是哪种图谋不轨。
  小果子看着又呆又傻,还不怎么精明的样子。姬玄丝毫不担心自己。
  只是他觉得这果子精似乎有些得寸进尺,用凡间的话来说,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某一日姬玄早晨起来,让仙童给他梳发,人参果跑过来,用亮晶晶的眼看着他,“帝君,我可以摸摸你的头发吗?”
  仙童手一抖,险些把手里的发丝给扯下来。
  太极宫这无法无天的人参果娃娃,终于持宠而娇,准备在帝君头上动土了。
  姬玄一头如墨般乌黑的长发,发丝服帖地半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
  玉汶前世里,自己的身体就有一头及腰的长发。而现在头上只有两片叶子的玉汶,非常强烈地想要摸一摸姬玄那看起来手感就极好的黑发。
  姬玄凉凉地瞥了他一眼,意思非常明显。
  玉汶也反应过来不妥,神色如常道:“那好吧,晚上我再来问问。”
  姬玄:“……”
  晚上,玉汶早早就打坐完躺下闭眼,让体内的灵气运转。姬玄过来的时候以为他睡着了,把果子精往里推一推,掀开被子躺下,正要熄灯,玉汶又自己爬了起来。
  姬玄半撑着床铺,玉汶一只手按在他的腰腹,眼神清明甚至是发亮地问道:“帝君,现在周围没有人了,可以让我摸摸你的头发了吗?”
  姬玄脸色微黑,语气冷若冰霜:“不可以。”
  他随即灭了灯,拉上了被子。黑暗里,玉汶老实地躺了一会儿,忽然爬出了被子,爪子里捏着一缕发丝。
  姬玄的黑发果然如同他想象地那样,很软很长,触感细腻。玉汶对自己头顶着两片绿色叶子很不满意,既然无法化形,能摸一摸别人的长发也是好的。
  手里的一缕青丝如墨,月光下的帝君棱角分明,被衾盖到胸口,性感的喉结隐没在下巴的阴影中,青丝铺满床,带着若有若无的一股扶桑花的清香味道,玉汶心痒痒地捏在手里揉了好几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