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1 08:13:09  作者:木兮娘

   《招魔》作者:木兮娘

 
  文案:安德烈为了更为清晰地描述出恶魔的恐怖,于是参加了异教徒们召唤魔鬼的游戏。
  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他活了下来,因为恶魔似乎盯上了他。
  排雷:1、生子,短篇。2、暗黑,杜撰。3、文案和名字全修改。
 
  内容标签: 生子 西方罗曼 奇谭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德烈、茵蔯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圣经·启示录》第八章 十一节,第三位天使吹响了号角,燃烧的星从天而降,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和众水的泉源上。
  这星名叫茵蔯,众水的三分之一变为茵蔯,因水变苦,就死了许多人。
  “耶稣在路加福音中提到撒旦从天堕落,而启示录里面,米迦勒将撒旦扔到地狱,所以茵蔯就是堕落的天使,他是撒旦,带着苦毒和死亡从天而堕的魔鬼。使徒保罗称呼他是‘空中大军之君王’,他能将一切腐败堕落的苦毒洒到人间,致使人们失去一切的慈悲心和信仰心,抛弃上帝,永堕地狱。”
  幽静的房间中,窗帘紧紧地拉上去,密不透风。墙壁上挂着一盏马灯,马灯里面一簇火焰照亮底下铜制鎏金的书桌。
  书桌上趴伏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他的背影有些瘦削,弧度很美,尤其是那被束缚在小马甲之下的细腰。他的头发是红色的,非常的浓密漂亮,用黑色发带在后脑勺绑了一个马尾。
  拥有红色头发的人都天生漂亮,无论男女。
  画家总喜欢让他们笔下的缪斯女神拥有红色的头发,仿佛那就代表一个天性热烈而奔放的女人。
  人们也总希望灵感能够永远热烈而奔放。
  可惜因魔鬼对红发的偏爱,致使世间的人们产生偏见。红发的女人被视为邪恶的女巫,捆缚在死刑架上烧死,红发的男人被处以绞刑。
  安德烈的左手拿着一根鹅毛笔,墨水用干了,于是一边蓄上墨水,一边审度着桌上的小说。他挑选出几个错误的词语,然后用小刀裁剪掉,继续埋头写作。
  写到一半,安德烈停下来,将纸揉成团扔到地上。而此时,地上已经有四五个纸团。显然他陷入了瓶颈。
  安德烈修长的十指插|进头发里,撕扯着原本梳理得很整齐的头发。发带被扯下来,及肩的红色长发垂落下来,犹如最上等的丝绸。
  他扬起头,火光落在他的脸上,足以令人看清他的容貌并为之惊叹。比例完美的五官,一双深邃的灰色眼睛,藏着绵绵不尽的多情缱绻。
  他是安德烈,假如他能出现在巴黎社交场,假如他能自由出入凡尔赛皇宫,那么有哪个人能及得上他的美丽呢?
  他是当之无愧的玫瑰美人。
  法兰西美人天生风情万种,气质优雅迷人,而这些优点全都赋予安德烈,或许是上帝也舍不得剥夺。
  安德烈是巴黎文学圈刚刚展露头角的年轻作家,他喜爱用蜜糖和花瓣的文字包裹笔下讽刺当今时势政客们的辛辣刻薄,当然有时候也会使用怪诞扭曲的手法来达到嘲讽的目的。
  这很正常,对于每个年轻气盛又年少成年的作家而言,辛辣和尖锐远比忠厚的说教更能激发灵感。
  不过安德烈遇到了瓶颈,他在描述恶魔的时候因为想象力不够而碰壁。他觉得无论怎么样也无法描述出恶魔的恐怖、贪婪,进而没办法说服人们去相信,那名为‘茵蔯’的撒旦拥有轻而易举摧毁人们坚强意志力的能力。
  安德烈想起白天里,他在普罗可布遇到的一个女人。
  她本来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但为追求舒适的生活,又迫于金钱的压力,于是堕落了。她近总是出入歌剧院,并且正在和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陷入爱河中。
  ——显然,她获取了来路不明的金钱。
  她知道安德烈最近触碰的题材,也知道他灵感枯竭的事情。
  于是她告诉安德烈:“如果男人和女人们没办法带给你灵感的话——哦,我忘了,我的小安德烈并不热衷情爱,那句话怎么说?情爱最终目的是上床,而上床是为了获得快感,那么一杯咖啡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何必要把时间浪费在那些徒有灵魂的精致人偶上面?哈!好吧,我想说的是——你为什么不尝试着亲自去了解魔鬼呢?”
  “如果你满怀一腔的欲望和贪婪,魔鬼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将你拖入腐烂的地狱里,成为腐朽中的一堆白骨。
  作者有话要说:
  《圣经·启示录》第八章 十一节,第三位天使吹响了号角,燃烧的星从天而降,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和众水的泉源上。这星名叫茵蔯,众水的三分之一变为茵蔯,因水变苦,就死了许多人。
  ——摘自《圣经·启示录》
  修文。
  2
 
 
第2章 
  杜兰德夫人曾经是社交场上的名媛,她的穿着和妆容一度成为时尚的代名词。直到她那位有名无实的丈夫染上爱情病死亡,她不得不面临巨额欠款的窘境。
  她所居住的公馆和公馆中所有的珠宝首饰、家具、名画和古董等等,全部被拍卖换取钱财才勉强还清债务。而此时杜兰德夫人已经身无分文,陷入困境。
  杜兰德夫人是个穷奢极欲的人,她根本无法忍受贫困的生活,所以尽管她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为了富裕的生活依旧选择投入恶魔的阵营。
  她就是安德烈在普罗可布遇到的女人,一个劝他投入恶魔阵营的女人。
  安德烈在废掉一晚上的稿子后,终于将杜兰德夫人的提议纳入考虑中,并为此而心动。毕竟他需要一部完美的新作品,需要丰厚的稿费,否则他就要交不出房租,没办法出入普罗可布和歌剧院。
  安德烈下楼,遇到住在楼下的珍妮。
  那是个好姑娘,聪明而有能力,听说在诺曼底公爵府上担任高级女仆。
  珍妮将一个装点着美丽鲜花的篮子递给安德烈并说道:“嗨,你不想要来点甜饼吗?”
  “谢谢你,我可爱的姑娘。”安德烈接过篮子,里面叠放着珍妮亲手制作的甜饼。“甜饼和咖啡毋庸置疑是绝配,不是吗?你今晚会回来吗?我带一点冰巧克力回来。”
  冰巧克力是最近流行的甜点,非常受女士们欢迎。
  珍妮的脸上流露出不舍的神情,但还是拒绝了。
  “我必须在公爵府上工作,直到下个礼拜日才能再回来一次。”她看着安德烈,漂亮的蓝色眼睛里全是羞涩的情意。
  安德烈笑着凝望她,像在看心爱的姑娘,可他又从不像社交场上的其他绅士那样趁机做出点亲近的动作。他看似对谁都温柔多情,却始终保持距离,若即若离。
  “那真是可惜。”
  珍妮附和:“是的,但是感谢诺曼底公爵,至少支付了我足够的薪酬。我敢说,整个巴黎,甚至是整个法兰西再也找不出比公爵更加慷慨的绅士。”
  安德烈笑了笑,却没有附和。实际上他心底不屑于珍妮口中的诺曼底公爵,尽管这位公爵大人在法兰西拥有很多拥趸者。
  那位公爵大人曾经在拿破仑时代大放光彩。
  尽管现在法兰西已经不是一个帝国制国家,但拿破仑时代的爵位依旧保留下来。那群贵族们自傲于血统,就算民众和政府已经不承认,就算国王被砍头,就算宫廷已经成为一个议政厅,他们还是整天穿着光鲜亮丽出入于社交场上,在负债累累的情况下仍旧维持可笑的贵族尊严。
  诺曼底公爵是世袭制的爵位,祖上曾经参加过十字军,深受国王信赖。不过在安德烈看来,如今荣光更盛从前的诺曼底公爵比任何一个落魄贵族更叫他看不起。
  因为诺曼底公爵是个彻彻底底的投机者!
  不!说错了,应该是整个诺曼底历任公爵都是彻底的投机者。
  他们曾效忠教皇,后来又去效忠国王,当王朝即将覆灭时,他们又高唱民主主义,帮助民众将国王送上断头台。而现任的诺曼底公爵不仅是个知名的资本家,更成功打入政府内部,很有可能当选为总统。
  安德烈非常鄙视诺曼底公爵,那是个卑鄙、没有廉耻、没有信仰的可怜家伙——可惜不值得同情。
  安德烈来到杜兰德夫人就住的公馆。
  杜兰德夫人今天没有陪她的男伴,在听到安德烈拜访的消息后,非常高兴的出来迎接。
  “我很高兴你来看我,我的小安德烈,你越来越漂亮了。”
  杜兰德夫人总爱用漂亮、性感、火辣之类的词来形容男人,整个社交场的人们都知道。
  安德烈轻碰杜兰德夫人的指尖,行了吻手礼:“比起我来,杜兰德夫人,您看起来才是真正的漂亮。我想问问您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才能保有现在的青春美貌?”
  没有哪个女人受得住这样的夸赞,哪怕只是场面话,可安德烈的眼睛多么诚挚,他看上去就像个从不撒谎的天使。
  杜兰德夫人捧着心口,好像是要窒息过去了。“我的小安德烈,怪不得所有的女人都爱你。你知道的,前两天卡洛林夫人向我打听你——如果你愿意的话,陪她一个月就能得到一笔钱财。卡洛林先生是个绅士,他不会介意。”她对着安德烈眨眼睛:“甚至,他很喜欢你。”
  卡洛林夫人和卡洛林先生是社交场上的名人,两夫妻都拥有巨额财产,而且很爱玩。他们的关系很好,经常分享彼此的情人——这在名人圈子里不是件奇怪的事情。
  夫妻结合不是为了爱情,仅仅是为了地位、名声以及财产不分割。当他们生下孩子后就会各玩各的,而双方像朋友那样相处,偶尔共同享有美丽的情人。
  如同卡洛林夫妇那样的人很多,也曾经在安德烈面前提过要求,也有过疯狂的追求。但是安德烈拒绝了。
  “我能够养活自己。”
  “哦是的,你的剧本很受欢迎。不过陪卡洛林太太一个月获得的报酬,可能是你一年的稿酬。”
  “听起来令人心动,但还是算了。我更崇尚自由的爱情,而不是金钱交易。假如我爱她的话,即使她一个法郎也没有,我愿意跟她在一起。”
  “真是浪漫——那么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呢?”
  安德烈:“我想亲自见一见魔鬼,您能帮我吗?。”
  杜兰德夫人脸上的笑容一怔,目光飘到安德烈如最鲜艳的红玫瑰那样灿烂耀眼的红头发,笑容慢慢扩大:“当然,我的小安德烈。”
  你要知道,恶魔喜欢红发美人。
  作者有话要说:
  嗯,再说一遍哦,换了文名和文案。
  之前疯医那个过得太久,一时没感觉了,不知道怎么写。
  这篇跟《遇魔》是同个类型。
  我对法国不了解,至少没有英国了解。以前就看过《茶花女》,但是太久之前看了,不记得对法国的描述,最近在重温。
  时代背景设定在1843年左右,拿破仑时代刚结束十几年。
  嗯……想问问有没有同时代的电影或者书本能介绍?简短点、浪漫点,让我找找感觉。
  3
 
 
第3章 
  安德烈和杜兰德夫人将时间约定在满月那天,“那么,我到时候再来拜访您。”他戴上高帽,拿起手杖就起身要离开。
  杜兰德夫人也起身送他:“明天下午将有新歌剧搬上舞台,听说非常精彩,它曾经在意大利和德意志的歌剧院赢得所有观众的喝彩。”她露出个较为神秘的笑:“我听说诺曼底公爵也会出现在大歌剧院,陪同伊莎贝尔小姐——这对于巴黎所有的未婚女士和未婚绅士而言都是一个好消息。”
  安德烈神色不变:“哦,是吗?可惜我明天下午没有时间。”
  杜兰德夫人:“如果是一位女士的诚挚邀请呢?”
  任何一个绅士都不会试图去拒绝一位女士的诚挚邀请,所以安德烈只能答应:“但是我可能来不及买票。”
  杜兰德夫人:“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只需要准时到场,站在我的身边微笑。我敢保证,到时候所有的女士都会嫉妒我——说不定还有绅士们。”
  安德烈无奈的笑了笑,对着杜兰德夫人说道:“我实在没有办法拒绝一位可爱女士的邀请,我保证会准时到,亲爱的夫人。”
  他笑起来多么迷人——杜兰德夫人这么想着,她觉得自己像是安德烈放在心尖上热烈爱着的女人,尽管她知道这只是安德烈温柔而寻常的社交礼仪。
  ——真是可惜,他如此迷人。
  ..
  安德烈向卖花女买下一束花,反手赠给她一枝郁金香,在卖花女羞红的注视下进入马车。马车将他送到杜兰德夫人的公馆前,而杜兰德夫人早就已经准备好,穿着时下流行的天鹅绒服装,肩膀上披着一条价值四五千法郎的克什米尔披肩。
  安德烈轻吻着杜兰德夫人的指尖,向她问好并将花送给她,然后上了她租借的卡拉施马车。马车哒哒,朝着香榭丽舍大歌剧院奔驰而去。
  香榭丽舍大歌剧院的门口围堵了许多辆马车,显然今天下午的歌剧确实很受欢迎。但是不应该造成堵塞的情况才对,毕竟大多数人的马车都是租借的,只要将人送到地方,马车自然会送回商店里。
  那么,造成现在堵塞情况的原因是什么?
  安德烈有些好奇,他伸长了脖子向前看,但是只能看到一条被开辟出来的道路——他明白了。
  道路堵塞主要是因为中间的道路不允许通车,被清理出来,也许是为了迎接某位大人物。很快,身旁同样在等待的夫人小姐们兴奋的私语告诉了他答案。
  是的,确实是位大人物。
  诺曼底公爵和伊莎贝尔小姐即将来到大歌剧院,而他们——哦,准确来说,应该是伊莎贝尔小姐是大歌剧院的贵客。
  她经常包下整个大歌剧院,而且出手非常阔绰。她是个出身高贵、具有良好的教养以及高等教育的贵族小姐。
  伊莎贝尔小姐是诺曼底公爵唯一的亲妹妹,当然不是说上一任公爵没有私生子,可外面的私生子连诺曼底这个姓氏也不配拥有。
  安德烈在听闻是诺曼底公爵后就失去了兴趣,如果是别的人,他会像在场其他绅士那样站起来看,或许还会脱帽致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