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2 08:54:29  作者:挽轻裳

   《离婚倒计时30天》作者:挽轻裳

 
  文案:宋修阅当了二十年的豪门阔少,忽然有一天得知自己是被抱错的孩子。
  等正主陆睢回来认祖归宗,宋修阅一朝从云端跌落尘埃,
  这还没算完,在陆睢的设计下,两人协议结婚,为期两年。
  在距离婚倒计时30天,宋修阅回国,准备和陆睢摊牌。
  可看见了现在手腕铁血的陆睢,他怎么也不敢把离婚两个字说出口。
  宋修阅选择逃离,在国外委托律师发离婚协议给陆睢。
  几天之后,人却被堵在酒店房间里,
  三晚未眠的陆睢眼神阴鸷,掐着他的下巴说:想离婚?奉劝你这辈子都别想。
  被各种姿势煎炸过后的宋修阅:完了,姓陆的这是打算折磨我一辈子!
  假·贵公子万人迷受 X 真·霸道总裁心机醋精攻
  阅读提示:①攻受之间有误会有矛盾,原因会慢慢展开,请勿代入上帝视角看文。②1V1HE,苏受强攻,狗血套路甜文。③现代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同性可婚,双视角,以为是先婚后爱其实是双向暗恋。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修阅,陆睢(sui) ┃ 配角:下一本开《霸道校草盯上我[重生]》求预收 ┃ 其它:
 
 
第1章 
  “迎接旅客的各位请注意,由纽约飞来本站的CA982次航班,将于22点15分到达本站。Ladies and gentleman, 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flight CA982 from New York will arrive here at 10:15pm.”
  已经是深夜,机场内的人流渐渐减少,宋家的司机晚上8点就到了机场,现在听到航班到达的消息,连忙赶到接机口,目光一直注视着里面的情况,没过多久,此次航班的乘客便接二连三从通道里走了出来。
  航班是纽约飞往上海的,乘客中不乏金发碧眼的外国乘客,其中有个黑发黑眸的亚洲青年,个子挺拔,在一群天然有身高优势的欧美男人中也没有被埋没,他的皮肤很白,不输白人,相貌十分俊美,虽然只穿着简单的白T恤和休闲裤,也挡不住他浑身散发的魅力,就像清晨初升的暖阳一般耀眼。
  “少爷!”司机看到那青年,惊喜地挥了挥手,“这里!”
  宋修阅循声望过来,看见司机的瞬间,眼中也有惊喜,笑了一下,脸颊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推着两个行李箱排队从通道里出来走到司机面前,语气熟稔地打招呼:“王叔,怎么是你来接我?等很久了吧?北京天气不好,在下雷雨,航班中转在那儿停了1个小时。”
  司机名叫王松,为宋家服务了二十年,从宋修阅上学开始就一直负责接送他,可以说是看着他长大,所以两人之间关系亲厚,虽然后来宋陆两家抱错孩子的事被揭露出来,宋修阅不再是豪门嫡子,但两人的感情也丝毫没受影响。
  王松帮忙接过一个行李箱,看着比出国前清瘦不少的宋修阅,心疼道:“不久不久,少爷,你怎么出去两年瘦了这么多?”
  宋修阅勾住他的肩,亲热道:“王叔,我是看着瘦,其实都是肌肉,我在国外跟同学健身,壮实了不少呢。倒是你,头发又白了,退休了就该享清福,别再操劳了。”
  王松笑着说:“我这人就这样,一闲下来就浑身难受。少爷你一走就是两年,要不是陆少爷告诉我你今天回来的事,我还不知道呢!”
  听到王松口中的“陆少爷”,宋修阅微笑的表情僵硬了一瞬,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自然,若无其事地说:“我也是临时接到学校的通知要我回来,前几天就和我妈提了下,也不知道她怎么会告诉陆睢。”
  两人一人推着一个箱子往停车场走,迎面遇上一对老夫妻,向他们的方向挥了挥手,宋修阅也和他们挥手告别。
  王松纳闷地问:“少爷认识他们?”
  宋修阅点了下头,讲起了刚刚飞机上碰到的趣事:“刚在飞机上认识的,两个老人家很热情,我只不过帮了他们一个小忙,就要把女儿介绍给我。”
  王松笑问:“那你怎么回答?”
  宋修阅想也不想:“我告诉他们我已经结婚了。”
  王松打趣道:“他们一定认为你是在找借口推脱。”
  “没错。最后实在没办法,”宋修阅举起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素圈,在王松眼前扬了扬,无奈地耸肩,“我找出这个戴上,他们才终于肯放过我。”
  王松面露惊讶:“这是你和陆少爷的婚戒?少爷出国都不忘把戒指带在身上,对陆少爷挺有心的。”
  宋修阅没有接话,把手垂下背到身后,脸色有些不自然,重新找了个话题把这事给岔开。
  两人走到地下车库,把行李搬上车,启动车子驶出机场。
  许久未见自然有说不完的话,等下了高架,宋修阅才后知后觉忘了问王松是要把自己送去哪里。
  “王叔,你这是要送我去哪儿?”宋修阅往窗外面望了下,虽然离开两年,但上海的变化并不大,这条路并不是去宋家的路,而是通往市中心。
  王松边开车边和宋修阅解释:“陆少爷交代了,接到你之后把你送到他那儿,他平时工作忙都住在市中心的一套公寓里,咱们现在往那儿开。”
  白日里拥挤的魔都,到了深夜,路上的车流少了很多,他们很快就开到了一座高级公寓楼下,停了下来。
  王松停车熄火,解开安全带下车,“到了,少爷,我帮你把行李搬下来。”
  宋修阅安稳坐在副驾驶上,没有动,低着头,纤长的睫毛遮掩住了眼里的落寞,犹豫地说:“王叔……要不你把我送酒店吧?我在那儿住一晚。”
  王松不赞同道:“住酒店?那怎么成?酒店里环境不好,我可看新闻了,那床单被套都不洗的,脏死了。再说了,你和陆少爷都结婚这么久了,现在回来,自然得住一起,宋家那些人都看着呢。”
  宋修阅感觉天气有些闷,心里也闷,手肘撑在车窗上,扶额头疼道:“我还没准备好见他。”
  原因有二,第一,当年出国留学,不告而别一走就是两年,他始终欠陆睢一个解释。
  第二,这次回国之前,他已经决定结束这段婚姻,虽说两人见面是迟早的事,可却不希望这么快,因为他还没酝酿好怎么开口。
  王松不解地问:“这要什么准备?”
  宋修阅看了王松一眼,无力叹了口气:“没什么。”
  王松粗人一个,没看出来宋修阅心里的这些弯弯绕绕,径直下车去开后备箱的车门往下搬行李。
  宋修阅纠结了一会儿忽然又想到什么,从车窗里探头出来问:“王叔,陆睢他知不知道你把我送他这儿来啊?”
  王松擦了下汗,气喘吁吁道:“知道啊,就是他交代我把你送过来的,少爷下车吧,都这么晚了,你早点上去休息。哦对了,估计这个点陆少爷还没下班,他告诉我公寓的密码是190415,我就不送你上去了。”
  宋修阅听到密码,心中莫名酸了一下,190415,是他和陆睢两个人共同的生日。
  宋修阅认命地下了车,进了公寓大堂,似乎是有人提前交代了这里的保安,他们听到宋修阅的名字之后,并没有过多盘问,王松把箱子给宋修阅搬到电梯,告诉他楼层和房间号,便自己离开了。
  宋修阅带着行李上了27楼,走到陆睢家门口,在密码锁上按下密码,人工智能的声音响起:“先生,欢迎您回家。”
  大门的锁“咔哒”一声打开,宋修阅推门进去,屋子里的照明设备自动打开,晃了一下他的眼,他茫然地打量了一下屋里的情况,感觉十分不真实。
  屋子里的装修是北欧风格,以黑白灰三色为主,俗称“性冷淡”风,倒是和主人的气质很配。
  现在是初夏,房间内即使没有人,空调也始终运行维持在一个合适的室温,进门的玄关处放着两双棉质拖鞋,一双黑色,一双灰色,灰色那双看上去像是崭新的,宋修阅想这应该是陆睢替自己准备的,便把运动鞋脱下放进鞋柜,换上了拖鞋。
  刚换好鞋直起身,从房间里悄无声息地跑出来一只大胖猫,它似乎是听到门口的动静以为是主人回来了,所以出来迎接,结果却发现是个陌生人,睡眼惺忪地蹲坐在地上,朝陌生人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宋修阅惊喜地跑过去蹲下撸了两把猫头,把猫抱了起来:“布丁,你怎么在这里?还认识我吗?”
  宋修阅20岁生日的时候,一时兴起花了大价钱买了只海豹双色纯种布偶猫,取名“布丁”,结果号称最粘人的布偶猫和自己并不亲,反倒是后来陆睢认祖归宗回到宋家,布丁更喜欢亲近他。
  布丁瞪圆了眼珠儿,似乎也认出了旧主,从宋修阅的怀里挣脱跳下来,然后一路跑到阳台,冲他“喵喵”叫了两声。
  宋修阅跟过去看,原来是食盆里没有猫粮了,便拍了拍布丁的小脑袋,笑眯眯道:“是不是饿了?等着,我给你弄吃的。”
  但显然,宋修阅让饥肠辘辘的布丁失望了,他翻遍了整间公寓都没找到装猫粮的袋子。而且找了一圈下来,他大脑突然一个激灵,想起一个非常重要的事。
  如果他刚刚没看漏地方的话,这间面积大约200坪的公寓,似乎,好像,只有一间卧室?!
  那他今晚睡哪里?
  宋修阅立即放弃了寻找猫粮,抱歉地和布丁对视一眼:“崽啊,你乖啊,不是我不想喂你,是我实在找不到你的口粮在哪儿。我现在也自身难保,趁你主人还没回来,我得先跑路咯。”
  他在沙发上坐下,布丁“喵呜”一声,跳上沙发,因为饥饿不得不竖起蓬松的大尾巴讨好地蹭了蹭宋修阅的胳膊,宋修阅摸了摸它的头作为安抚,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屏幕上显示:11:40pm。
  然后打开地图搜索离这里最近的酒店,打算趁陆睢还没回家,先火速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第2章 
  最近的酒店离这里大约3公里,打车过去只要10分钟,宋修阅正准备打开APP叫车,一条微信提示在屏幕上方跳了出来。
  宋修阅点开微信,打开一个备注为“最受欢迎女作家”的对话框,点开语音:[老哥!你回来了居然都不告诉我?你人现在在哪儿呢?]
  说话的是宋宁歌,宋家的千金小姐,宋修阅曾经以为的亲妹妹,现在是陆睢的。
  宋修阅听到这个元气满满的声音,不自觉莞尔,回了条文字信息:[我临时回来,谁也没告诉,就告诉了妈。]
  信息很快回了过来:[妈说你下飞机了,多久到家?]
  宋修阅眉心跳了一下:[今晚不回家了。]又补充一句:[我住酒店。]
  宋宁歌不依不饶:[哪里的酒店?]
  宋修阅回忆了一下刚刚地图上的上的显示:[静安区。]
  [静安区?你怎么跑那儿去了?我亲哥不是住那儿?难道你们……?(猥琐.jpg)]宋宁歌是个网络小说作家,最不缺的就是丰富的想象力,一下子就联想到了陆睢。
  宋修阅被宋宁歌发的表情包恶心到了,回复里也加了个表情:[白眼.jpg。没有,我真住酒店,请立即停止你脑袋里的不健康思想。]
  [切。不过姓陆的知道你回来了,他就没联系你?]
  宋修阅和宋宁歌兄妹俩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陆睢回宋家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宋宁歌都没给他好脸色看。现在一会儿“亲哥”一会儿“姓陆的”,也能看出来,这些年过去,宋宁歌对陆睢的感情仍旧复杂。
  宋修阅打字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回:[他让王叔来接机,我们还没见面。]
  对话框上显示:正在输入中……,但很长时间,宋宁歌的消息都没回过来。
  宋修阅心里没由来一阵烦躁,宋宁歌的信息终于发送了出来:[你准备和他怎么办啊?]
  [离婚。]
  宋修阅迅速地回复过去两个字,就好像在脑中已经排演了无数次这样的问答一般。
  说完这两个字,宋修阅好像终于吐出了心里憋的那口气,锁了手机屏幕,没有看宋宁歌的回复,如释重负地后靠在沙发上,摸了摸趴在他大腿旁边的布丁,笑了下:“崽,看来这两年你过得不错,我也该过新的生活了。”
  宋修阅从沙发上站起来,把坐过的褶皱掸平,这样看起来就像没人来过一样。他的行李还都在玄关处放着,打算先下楼再叫车。
  刚换好鞋子,准备开门,却不料智能锁先被人从外面打开。
  温柔的人工智能女声响起:“主人,欢迎您回家。”
  宋修阅的心猛地一颤,下意识就想把自己往门后藏,不过从小培养的良好教养让他止住了鸵鸟心态。
  宋修阅脊背挺直,迅速在脸上挂起无懈可击的微笑,抓在行李箱拉杆上的手,因为用力青筋突起,暴露了心中的紧张。
  陆睢进来,看见的就是立在门旁朝他微笑的青年。
  “嗨,陆、睢。”宋修阅努力让自己表现正常,可叫陆睢名字的时候还是磕绊了一下。
  “好久不见。”陆睢反手关上门,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他一眼。
  两年未见,人比出国前瘦了一点,五官的轮廓脱离了学生的稚气,英挺俊秀,个子也显得更加挺拔。
  陆睢刚刚从公司加班回来,身上的西装并没有换,量身定制的手工西服将他肩宽腰窄的身材衬托得很完美,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薄薄的镜片后,是一双幽深的眼眸。
  因为祖母是英国人的缘故,陆睢有四分之一的英伦血统,黑发白肤,五官深邃,眼眸不经意看是黑色的,但是如果细看,就能看出其实是墨绿色。
  也正是这双眼睛,让陆睢在航远实习时,无意间被宋家的老爷子看见,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这个男生身上,有肖似亡妻的地方。血缘就是这么玄妙的东西,宋老爷子命人调查陆睢,二十年前宋陆两家在医院抱错孩子的真相,终于得见天日。
  宋修阅就这样,一朝从豪门长孙变成平民之子。
  久别重逢,宋修阅尴尬的厉害,嗓子干涩,没话找话:“你,都这个时候下班吗?”
  “差不多。”布丁等到了正牌主人回家,跳下沙发,小跑到陆睢脚边,撒娇地叫唤了两声,陆睢揉了揉布丁的脑袋,状似不经意地问宋修阅,“你有事要出去?外面在下雷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