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17 09:16:10  作者:荣洛

   《(综漫同人)心之全蚀》作者:荣洛

 
  文案:麻仓牧最初的恋慕奉献给了麻仓叶王,
  而他最后的爱,给了鲁路修。
  二人结局相同,都死于非命。
  可多年以后,麻仓叶王以麻仓好的身份重生,
  这时的麻仓牧,在找寻鲁路修的路上。
  “我这一生爱过人,被人所爱过。也曾扭曲过别人的人生,被扭曲的人爱过,若说此生无悔,那该多无趣。至少,在整个世界消失不见之前,我想要在你身边,与你一起入眠。”
  关于麻仓牧的这段话,写于其传记之中。无数人都在猜测,那个“你”到底是谁。
  这是一个千年老妖怪的故事。
 
  内容标签: 综漫 异国奇缘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牧 ┃ 配角:鲁路修,朱雀,麻仓叶王 ┃ 其它:
 
 
第一章 【楔子】落幕
  [剧目一:预谋·刺杀]
  “真的要这样吗?”
  “恩。按照约定,到时候你来刺杀我。”
  仿佛剧目开始,天窗射进来的光,点亮了黑暗的教堂。
  光并没有急着掀开剧中人的面目,而是先洒落在那个黑色的面具上。照在那个黑色的面具上时,在场的人都知道这场剧目开始了。
  那是个很奇怪的黑色面具,中间整块凸出去,可以把整张脸都镶进去。
  [戴上这个面具,本身的自我便不复存在。]
  虽没有人开口,但两个面对面站立的少年在心底都有这样的认知。
  然而,拿着面具的手依旧稳稳地拿着,那双手修长白皙,如他这个人一样。
  手的姿势呈递出去。
  递给站立在他对面的人,满头褐色卷发,翠绿的眼睛大而圆,看起来很天真,却总因为严肃而嘴角下意识地下撇着。
  “真的要这样吗?”
  对面的人突然开口问话,看着自己的友人,翠绿的大眼中映出他黑如绸缎的短发,以及那双紫罗兰般的凤眼。
  “恩,一定要这样。”
  相比朋友还没有完全透彻的坚定,他的语气已经是早已决定好一切的平静。
  “我们现在明白了人们都向往着明天。而为了世界的明天,我愿意变成集合了所有人仇恨的那个丑角。而朱雀,到时候你前来刺杀我,斩断人们所有的仇恨。”
  这是一场预谋的,早已注定的刺杀。
  [剧目二告别·告白]
  “所以我一进教堂就看到你和朱雀连CC这种老魔女都退避三舍恨不得退出镜头框的深情款款的对视,真是亮瞎我的狗眼。鲁鲁修,说真的,我吃醋了。”
  “你跟那个魔女一样,也是活了很久的老男人了。”
  给予他第一句话的答案,而第二句时常有的戏言,无视。看着眼前人的脸,鲁鲁修·Vi·布里塔利亚采取一贯的方针。
  黑发黑眼,典型的东方人面孔,好像除了这点以外毫无特色。若是真正见过他真容的,怕是会把那份美深深地烙印在脑海深处。
  他的能力只用来隐藏他自己那张脸罢了,鲁鲁修也是后来才知道。暴殄天物,知道后鲁鲁修内心也不过是冒出这四个字。拥有那么厉害的能力,却只是用作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
  这个人,不是他的同谋,不是他的共犯,却因为机缘巧合,留到了他的身边。
  也许对他使用王之力,对以后的计划会更加稳妥。每每看到这个人,这个念头都在盘旋着鲁鲁修的脑海,导致他总是用冷静到近乎审视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人。
  对待除了妹妹和特定的朋友们以外的人,他总是藏有私心以及不信任。尤其是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他小时候见过他,这么多年了,男人依旧是个少年人的模样,丝毫未变。
  “鲁鲁修,别这么看着我。”黑发黑眼的少年平静地说道,“我是不值得你信任的,但是身为一场剧目的观赏者,我会认真看着属于你的剧目落幕的。”
  鲁鲁修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虽然似乎与CC这个长生不老的魔女不同,但他还是杀不死他。那就留下他吧,不过是个空虚而漫长的生命体罢了,连Geass都不知道正确利用的愚蠢的男人。
  “接下来,你要干嘛?”少年模样的男人拨弄着刘海,百无聊赖地问着。
  “处理各种文件,要知道,如果光让朱雀那个体力白痴来扮演一个像zero一样上位者的角色,一时半会儿他的头脑是达不到的。”
  “哟呵你对待你的友人嘴巴还真是客气啊,那种满脑子都是忠勇适格正义其余地方就塞满了肌肉的家伙,要学国家政务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啊。”
  无视他。鲁鲁修继续说道。
  “离计划执行还有二十一天,换算成三个星期,这三个星期里我会安排合适的人在我死后配合朱雀处理政务,但是从第一个星期开始就要训练他看文件分类处理文件,以此推进继续训练他政事上的能力,然后接着——”
  虽然愚蠢又空虚,但是在这些方面,男人比起自己的友人与同盟的魔女,又有用些,至少会给出建议,至于采不采纳则是自己的事。
  “——喂鲁鲁修,”难得地,他打算他的话,直直地望着他,“空一天出来吧。”
  “......有比这些还重要的事情?”鲁鲁修皱眉问道。
  “那一天,”男人望着自己,黑框眼镜厚厚的镜片也遮不住他的目光,“我们约会吧。”
  又来了,又是个不适时宜的玩笑。
  而在鲁鲁修皱眉拒绝后,男人看着他,低头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然后笑着抬头说道:“嘛想了想,跟个中二病约会也是很烦的,还是算了。”
  [剧目三 终幕·结束]
  “朱雀。”
  面对坐在台阶上,低头不说话的褐色卷发男人,几步开外站着的黑发少年笑吟吟地开口道。
  “杀死自己的好友的滋味如何?”
  低头沉默的男人双手交握着,骤然握得更紧了,却还是没有说话。
  [一心想死的他活到了最后。]
  [这是对他的惩罚。]
  “朱雀,作为正义的使者,你将永远佩戴着假面,将不再作为枢木朱雀而活下去,普通人的幸福,一切的一切将奉献给世界,永远永远。”
  “这份愿望,我确确实实地收下了。”
  在听到朋友最后的遗言,他低语的话又再次说出来。只是这一次,空荡荡地响起在风中,那个该听见的人,已经真正的离去。
  而黑发少年静静地望着他,安心似地叹口气。
  “你既然已经决定承担这一切,那么我就放心了。”他轻轻地说道,没有此前的不正经尖锐刻薄,而是以一种惜别的语气。
  他叹息着赞赏着,“如果这是剧目,是最完美的落幕了。可是这对我,已经不是一场剧目了。”
  朱雀这才抬起头,看着他。
  短短几天,少年消瘦了不少,脸色如纸一样苍白,而表情却不是白纸一般空白。
  他认识他很久了,却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表情。
  难过中夹杂着遗憾,遗憾中又带着痛楚。他是混世大魔王一样的人,是什么竟让他觉得痛?
  “难道你真的喜欢鲁......”朱雀睁大翠绿的眸子,犹豫着,似乎想到那最不具备可能性的可能。
  “我要走了。”少年没有给他答案,笑着说道。
  朱雀翠绿的眸子再次睁得大大的,脸上有着不舍。即使牧是个最糟糕的同伴,但是如今,连CC这个见证所有故事的人都走了,也只剩下这个唯一的知情者了。
  “如果我留在你身边,我相信鲁鲁修绝对会从棺材里跳出来掐死我再安心躺进去的。哈哈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有多防着我,只是碍着你跟CC才让我活着罢了。所以,我们还是让他安心躺进棺材里吧。”黑发的少年说着,语气又恢复到一贯的不正经。
  说着他慢慢往后退,边退边带着笑说:“那就不搞离别那套悲曲了。我走了。”
  知道再也无法挽留,朱雀没有说话,沉默地看着自己最后一个友人离开视线。
  在少年转过身向前走离他而去后,在他背后,朱雀开了口:“珍重,麻仓牧。”
  闻言少年顿了顿脚步,带着笑说道:“看来把名字告诉你就是个错误啊。”顿了顿,他再次开口道:“这个名字,我很久没用了。”
  “那么,susaku,有缘再见。”
  少年终于走远,随着地平线落下的夕阳余光一起消失了。
  而这场剧目,终于到了末尾。
  曲终人散。
  ——嘘别为这样不圆满的结尾而悲伤,因为这不是整个故事的结束。
  ——甚至不是这个故事的开始。
  ——这只是,这个故事的一段插曲。虽然影响了许多人,但是这个故事还在继续。
  ——难过吗?
  ——不需要的。
  ——因为这个继续的故事其实是美好的,拥有着一个无可比拟的美好结局。
  ——不相信吗
  ——那请随我去看看吧。
  【Geass解说】
  【关于序幕,就是讲一个本该跟其他后宫小说一样一统天下的皇帝,与自己的好友合谋为了天下大义杀了自己的悲剧故事。CC与牧是见证者,鲁鲁修与朱雀是计划实施者。】
 
 
第二章 出云神乐 花见兄妹
  [这个故事发生在无法更改的过去,这个故事影响着一些人的未来。]
  伊势神宫,祭仪进行中。
  夜已经深了,人却没有散去。
  看着围着篝火唱着神歌的人们,站在人群边缘的牧掩着嘴悄悄打了个哈欠,又偷偷往后退了一步,想要悄然离去。却还是没有退出那一步——身体撞上了另一个人。
  正是祭祀舞蹈准备时,寺庙庭院中央架起篝火,亮丽的火光骤然升起,点燃了深夜。笛子清越,古琴悠扬,美妙的音乐交织着,由神官带领,众人和着音乐开始唱神歌,跳巫舞。
  “这样可不行,牧。”温然的声音自身后响起,牧急忙转过身,冲那人拢袖弯腰行礼,恭敬道:“鹤见大人。”
  被叫做鹤见大人的,名为鹤见五道,是在阴阳寮这个阴阳师集合的机构里,担任最下层的直丁也就是所谓打杂人员的牧,很是仰慕的一位大人。是阴阳寮的阴阳助,官品从六位上。
  对于职位什么的,十三岁的牧还是不太明白,他清楚的是,这位鹤见大人是负责辅佐那位大人,以及在那位大人不在时代理其职位。
  是离那位大人最近的位置啊。
  鹤见五道身穿洁白的狩衣,内衬蓝底的衬里,蓝白两色也正好衬出他温然稳重的个性。他将牧的一身装束细看了一番,颔首微笑道:“无须多礼,牧。你今日的服饰很好看。”
  牧把袖抬了抬,遮住自己的脸闷声道谢,却听见有人轻笑道:“哈鹤见你可别逗他了,这小东西被你夸得耳朵都红了。”一听声音便知是小田仓,官位与鹤见五道一样是从六位上,职位是权助。
  只见他大步走过来,大大咧咧地把胳膊搭在鹤见的肩膀上,然后俯身看看男孩,一展纸扇,扇了扇,悠然道:“平日里见惯了你灰头土脸的小仆模样,这穿上华衣,乍一看,还真是有耳目焕然一新的感觉。果真不愧是那位大人看中的男童~”最后一句尾音飘荡,调笑之意异常明显。
  闻言,牧第一反应不是辩驳,而是抬头伸脖踮脚,目光竭力越过祭仪的人群,看向那位大人所在。
  那位大人,现在是在天皇身边吧。是必然的啊。是当今唯一一位能坐到天皇陛下御前的阴阳师呢。
  奈何十三岁的牧身量尚未展开,个头有些矮,伸长脖子目光也越不过人群,那位大人的真容一刻也没瞧见。半晌之后,感到脖颈的酸痛已经不堪负荷,牧这才放弃。
  小田仓冲鹤见挤了挤眼,带有几分亵玩的意味,鹤见温然的表情未变。
  在男孩失落之际时,鹤见以略带笑意的声音开口道:“牧,不如看看今晚的神乐舞吧。并非是出自宫廷的御神乐,是来自民间的里神乐,属于出云流派。”
  “出云神乐?”小男孩转过头,出声询问道。
  鹤见颔首微笑道:“没错,正是来自于叶王大人的故乡的神乐。”
  神乐是一种源于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氏族社会祭祀活动的祭祀舞蹈,是奉献给神灵,使之安慰的艺术。神乐舞蹈表扬形式以及类型都有不同。御神乐即宫廷神乐,而里神乐是民间神乐,具有浓厚的民间祭祀歌舞色彩。
  在天皇的伊势神宫中,不得登大雅之堂的民间神乐,此刻却出现在庄重的祭仪上。
  看着手持着杨桐木枝的巫女变换着道具在一端起舞,而与之对立的,是一群戴着各种神灵、恶灵、鬼怪的面具的人们。虽然知道那些是人类所扮演的,但看见那许多的魑魅魍魉在眼前晃荡,哪怕知道是假的,牧下意识地攥紧袖子,无可抑制地感到害怕。
  “叶王大人......”在十三岁的男孩心里,这个名字是一道强大而令人心安的护身符,一字一句地念出来都是无比的崇敬。
  “是啊,这正是叶王大人故乡的神乐。”误会其意的鹤见微微叹息着,“也只有这位大人才能让天皇陛下放弃庄严的御神乐,而演出这样的民间小把戏吧。”
  说完他又意识到自己话语的不妥,轻轻啊了一声,解释道:“我本意并非是轻辱叶王大人家乡的神乐,只是觉得民间的东西,实在登不得大雅之堂。”
  小田仓笑嘻嘻地,一展纸扇掩住半边脸,暂时乐意揣着明白装糊涂,目光却夜空那一抹悄然而来的白吸引过去。随后目光一沉,低喝道:“在结界之中竟有东西闯入,还不知善恶,实在是太小瞧我们阴阳寮了。”说着,双袖翻飞,从纸扇下射出一道光,空中那白点骤然跌落,跌落在庭院的黑暗之中。
  未等任何人吩咐,牧便率先跑了过去。随后赶到的鹤见与小田仓看见小男孩用袖子掩盖着什么,偶然露出来的白色让他们确认了是打落下来的东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