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21 11:37:01  作者:禾四

   《世界最迷人反派角色》作者:禾四

 
  文案:“北美吴彦祖?我朋友说如果有问题可以来求助。我性别女,取向,目前不明,还要打分是吗?那我自己九分,她十分。圈子比较特殊,所以只能说得模糊一点,简而言之就是我突然对自己最好的朋友起了邪念,怎么办?……”
  陆蘅刷着手机看自己投稿下面的一堆评论,热评第一是“九分?今年维秘你开场啊?”
  她皱了皱眉头,把屏幕亮给助理看:“他们怎么知道的?”
  模特界横空出世的超级新星,一年便斩获无数封面和代言,虽然一张东方面孔,却没有那个古国所推崇的谦逊和淡然,爱她的人叫她“塞壬”,恨她的人叫她海那边的妖怪。
  表面乖张实际毒舌懒癌晚期患者X半隐退宇直前超模+(前后无意义)
  感情线慢热……但有互撩!
 
  内容标签: 甜文 现代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蘅;Aneta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Will站在门外头无聊地嚼着烟叶,Sam那小子不知道吃什么坏了肚子,已经跑了好几趟厕所。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都十多分钟了,要是被他发现是借机偷懒,那小子就等着一顿好揍吧。
  别墅区树影深深,Will身后却有阵阵隐约的欢呼声试图冲破寂静的樊笼,他转过头,恶狠狠地吐出了嘴里嚼烂的烟叶,如果不是这些该死的名流们,他本该舒舒服服地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吹着空调,而不是站在豪宅门口忍受蚊虫和夏夜里浮动的暑气,尤其是他的雇主,那个小Lindberg,一想到自己女朋友对他在电视上搔首弄姿的样子大发花痴,Will的脸色就又差了几分,那家伙还不是摊上了个好爹,就像他正守着的这栋房子,就是老Lindberg大手一划当作成人礼物送给自己儿子的。
  这时候Sam总算捂着肚子从角落拐出来,Will没好气地一脚踹了上去:“你他妈是掉进去了吗,去这么久?!”
  仅仅是一个庭院的距离,夏夜的暑气就被蒸腾成另一种更火热的欲望,泳池边音乐鼓噪,满是穿着清凉的男男女女,细细看来,就会发现许多屏幕上大热的面孔,灯光闪烁间,有人在光亮处扭动身躯,有人在阴暗里纠缠唇舌。
  “啊!”泳池里溅出几声惊叫,池边的人扭头去看,水花都还没有消散,穿着比基尼的尤物们捧场地作出娇嗔的样子,和趁人不备冲进泳池的男人嬉闹。岸上的人跃跃欲试,一个棕色卷发男人打了个呼哨,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然后助跑了一段,“啪——”,大张着手臂扑进了泳池。
  起初是些给面子的欢呼和女人们装模作样的抱怨,只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那人却始终没有从池子里探出头来,气氛渐渐慌乱,就在这个时候,从那个身材最火爆的女人身后猛地蹿出了一头湿漉漉的棕色卷毛,伴随着恶作剧成功后的大笑,在人群里激起一阵快活的空气。
  仿佛为了配合这场派对的高潮,主人家姗姗来迟,却理所当然地吸引了全场的目光。不管真心与否,许多人都露出了倾慕的眼神,有些是因为小Lindberg的皮囊,但更多是因为他身后的雄厚资财。
  只是旁人有心上前搭话,这位的脸却臭到了极点,明明是主角,周围却成了无人敢靠近的真空带。
  “Michael!”打破这越发诡异的氛围的正是刚刚大出风头的棕色卷毛,他随手搭了条毛巾在肩膀上,不顾自己的头发还在滴水,就一把勾上了小Lindberg的肩膀,“少爷,又是谁惹你了?”
  站的近些的人们相互间交换了一个眼神,暗地里松了口气,这位Garcia家的小少爷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但凡是稍稍关注些娱乐新闻的人,又有谁不知道这两位已经形影不离到让小报大肆编排性向的地步了呢?
  然而不论小报如何编排,真相大多与之相去甚远,不同于外界揣测的兄弟情深,小Lindberg皱紧了眉头,在被圈住的一瞬间就挣脱了,他隐晦地看了一眼Garcia,这人正轻佻地向周围送着飞吻,如果不是父亲的要求,他何至于要跟这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虚与委蛇,老Garcia真是昏了头,怎么会看重这么一个玩意儿。他吞了一口酒,压下了心里的烦躁,再抬头时候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模样。
  小Lindberg正要开口,角落里却传来一阵骚动,Garcia循着声音望过去,自以为找到了他臭脸的源头,了然地笑了:“Lu可是块硬骨头,兄弟,加油吧。”
  Michael Lindberg想到这半年来的穷追猛打,本以为那人只是欲拒还迎,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真的毫无进展,几乎让他变成了圈子里的一个笑话。
  “要不要弄点什么药?上次不就是这么成的么,女人嘛,呵呵。”Garcia突然压低了声音,潮湿的气息仿佛毒蛇吐出的信子,带着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恶毒。
  Lindberg微微眯起了眼睛,他举起酒杯掩饰了自己的唇角,却掩饰不住那一声低沉的回复,他势在必得。
  “不说这个了!”Garcia瞬间又变成了那个快乐的公子哥儿,他拍了拍Lindberg的肩膀,“我可听说你接了昆汀的新片,我看以后大屏幕也是你的天下了。”
  “说得容易,没几天就要进组了,我还得增肥大概15磅。”Lindberg撩起自己的T恤,暗暗享受周围的尖叫,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现在得好好珍惜这些腹肌,没几天它们就成一坨了。”
  Garcia干脆扑过去将他的T恤扯开,大笑着说:“那就好好享受吧!”就将他一把推进了泳池。
  众人举杯为水花和尖叫庆祝,音乐在这一瞬间也达到了高潮,小Lindberg在水里站稳了身子,一抹脸上的水,笑骂道:“我看你是皮痒了!”
  之前被Garcia吓了一跳的那个女人也倚过来,若即若离地靠着小Lindberg,抱怨说:“Barren真是恶劣,刚刚还故意在池子里憋气吓我。”
  小Lindberg没接话头去安慰她,却也暗自享受柔软躯体的靠近,他兴致勃勃地问:“你憋了多久?”
  “怎么,要比比?”Barren Garcia甩开搭在肩膀上的毛巾,纵身跃入泳池,“就赌你刚买的那辆车!”
  “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小Lindberg大笑着,人群逐渐聚集,有好事者点开了手机上的秒表,大喊一声:“开始!”
  两人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进了泳池,围观的人醉意熏然,酒气浮动在空气里,极欢愉又极荒唐。
  “一分钟!”计时的人嚷道,水面还没有半点动静。
  “好像三强争霸赛里头,Harry Potter去黑湖里救他的珍宝。”有人调侃了一句,“只是苦了我们这种观众,什么也看不见。”
  “这两位勇士可不用亲自去救,”站在旁边的是Amanda Norton,娱记镜头下的“宠儿”,她的州长父亲为了摆平许多□□不知费了多少脑筋,她瞥了一眼还站在泳池边的那个女人,语气里的讽刺几乎快要溢出来,“人家自己就凑上去了。”
  明白的人心照不宣地笑着,这时候又有声音传过来:“三分钟!”
  Barren Garcia在水下闭着气,他隐约能听见一点岸上的声音,肺部的挤压感让他明白自己已经快到极限了,浮上水面前他睁开眼朝小Lindberg那边看了一眼,只有这种时候他才能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位“好友”的恶意,装腔作势的家伙,自以为将鄙视的目光掩藏得很好,难道真把他当傻子看吗?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水面之上是晃动的灯光,Barren一时间竟只看见了一片光怪陆离的幻象,他忽略池水在瞳孔上造成的不适,努力睁了睁眼睛。
  外头的音乐陷入一种诡异的循环中去,无数调笑和嬉闹隔着水波传进他的耳朵,这本该是Barren平日里最熟悉的声音,现在却让他的内心慌乱起来。
  “砰-砰-砰-”心跳声。
  就在他快要耗尽最后一口空气的时候,突然转来一束灯光,水下亮如白昼,照出他身旁一张死气沉沉的脸。
  Barren心跳大乱,他来不及细想,仅凭本能,拼命逃离了这要命的池子,面对岸上一群人的调侃,他却只能像一条快要干死的鱼一样,张大嘴将空气压进肺里。
  渐渐有人发现他的不对劲,人群安静下来,Barren声音凄厉,却只能叫出一个名字。
  “Michael——”
  Michael Lindberg死了。
  泳池边早就不复方才的纵情和迷乱,音乐早就停了,警察拉来了别墅里应急的灯,强光之下,几乎所有人都面色凄惶。
  看着那具惨白的尸体,Reed警官不禁有点头痛,恐怕老Lindberg已经得知了消息,如果是意外倒还好,但若是他杀,面前这一群牵扯众多的男女,对他这一个小小的警官可是个大麻烦。
  只是还没等他走过去问询,那边就自己闹出了动静,他赶紧走过去,只见一个棕色卷发男人指着另一边大喊:“Lu,是不是你杀的Michael?!”
  Lu?Reed心中一凛,顺着男人的指尖看过去,只看见了一个半个身子都在树影里的女人,气氛剑拔弩张,那人却轻蔑一笑,不慌不忙地走了出来:“谁学疯狗咬人,连道理都不讲。”
  一时间棕色卷发男人,也就是Barren Garcia的面色青红交错,好不精彩,Reed却没心思去注意他,只能看见这东方女人一双极嚣张的眼睛,冰一样,明明白白地写着嘲讽,他莫名觉得这张脸眼熟起来。
  “我们可都看见你之前跟Michael从一个地方出来,脸色坏透了。”Barren到底也不是没脑子,一口咬死了她,“指不定就是你那个时候给他下了什么东西。”不管怎么样,他得把自己摘出去,人是跟他在一处的时候死的,如果被老Lindberg怀疑,父亲为了两家的合作,根本就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女人闻言,勾起了淡色的唇,说出来的话却像刀子:“若是两人关系不好,却又从一个地方出来就得杀人,那你的哥哥倒是圣人一样的涵养。”
  这话说得隐晦,但在场的哪个不是九曲的心肠,Garcia家的那些破事早就被旁人嚼得连一丝甜味都没了,不过是Garcia夫人死了才不过十天,老Garcia就从外头领了一对母子回来,只是大少爷那时候已经懂事,手段又高明,这么多年,虽然Barren年岁渐长,但始终不能从他同父异母的兄长身上讨到好处。
  也不知是从哪个角落,竟然传出一声忍俊不禁的嗤笑,Barren瞬间黑了脸,他披了一层玩世不恭的皮,平日里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却唯有一点旁人提不得,就是他那位大哥,他垂下眼睑,遮住了那一闪而过的狠毒,等着吧,迟早让那女人为她那张嘴付出代价。
  Reed进退维谷,就在他正为难的时候,助手跑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对那头的争执也不觉得烦躁了,只是挥了挥手,说:“那就请他们先做笔录吧。”
  助手颠颠地跑过去,Reed看着他领着站在那位“Lu”走远,他始终还是对那张熟悉的脸有些在意,便顺口问了一句站在旁边的实习生:“那女的,谁啊?”
  小姑娘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对Reed的问题表示震惊:“那是陆蘅啊!”她困难地念出了这个东方名字,一边用憧憬的语气赞叹道,“她可是现在最受追捧的模特,我从没见过这样特别的东方面孔!”
  Reed一晃神,突然想起被自家女儿珍而重之的那本杂志,封面可不就是这张妖异的脸。
  别墅的封锁线外头围了一圈人,陆蘅走出来的时候吃了一惊,以为又是那群寻着血腥味来的记者们,定了定神之后,她才看见自家经纪人,正一脸焦急地等待着。
  “怎么这么多人?”陆蘅接过Zac手里的外套,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那丝残存的暑气已经散了干净。
  Zac看她不紧不慢的样子,料想是牵扯不到她身上了,才长舒了一口气说:“都是来接人的,死了人谁还敢自己下山去?”
  陆蘅不置可否,说:“媒体那边倒是瞒得好。”
  “也不看里头是一群什么人。”Zac带着陆蘅往车那边走了两步,低声问,“到底怎么了?”
  “好像是心脏问题导致的猝死。”陆蘅将自己听到的只言片语告诉了他,心里除了一开始死了人的慌乱倒没什么其他感慨,小Lindberg那副皮囊下的灵魂有多下作,圈子里都是知道的,如今他死了,也是少几个姑娘受折磨。
  “跟你没关系吧?”
  陆蘅摇了摇头:“没有。”
  这一夜似乎特别安静,陆蘅睡得很沉,连虫声都没有入梦,直到第二天早上被“咚咚”的砸门声惊醒,她揉着一头乱七八糟的长发开了门,门外站着Zac。
  他气急败坏地从门外钻进来,指着手机对她说:“你不是说跟你没关系吗?怎么网上都在说是你杀了人?!”
  tbc.
 
 
第2章 
  陆蘅听了这话心里一惊,但面上还没什么反应,只是接过了Zac的手机,果然,满屏都是不堪入目的辱骂和人身攻击,虽然她本人并没有开通任何的官方账号,但网友不仅没放过她公司的主页,更有甚者,居然摸到了Zac的私人账号下面,不吝于用最恶毒的话来攻击她。
  饶是陆蘅一向心理强大,一时间脸色也有些不好,Zac本来存了质问的心思,这下也不忍心了,反而安慰她说:“反正你没杀人,等警察公布死因应该就没事了。”
  “没用的。”陆蘅闭了闭眼睛,“就算是意外,他们也会归咎于我,很多时候网络并不需要真相。”
  Zac虽然年轻,但也不是个蠢的,这会儿终于把脑筋转开了,一下子又想得更远,霎时间心跳得好像擂鼓:“完了,接下来的时装周,还有你身上的代言……”
  陆蘅却没听见他失魂落魄的话,正目不转睛地刷着手机,Zac一时气急败坏,恨不得把她的脑壳撬开看看这人是不是少根筋,他正要开骂的时候,陆蘅却停了手,低声说:“果然。”
  “什么?”Zac没反应过来,表情僵在脸上,看起来有些滑稽。
  陆蘅没空笑他,冷着脸说:“虽然我大概猜到,但果然是Barren Garcia。”
  “你说最开始发难的人?是他没错,都知道他跟小Lindberg‘兄弟情深’,要不是因为他发的twitter,谁会扯到你身上,等等……”Zac突然抓到陆蘅话里的重点,“什么叫你大概猜到?你为什么会猜到?你是不是又嘴欠得罪人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