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24 08:37:26  作者:矢目

   《(综漫同人)某巨婴的英雄之路[综]》作者:矢目

 
  文案:反派青年死柄木重回童年时间线。
  原来家人非我所杀,收留自己的老师竟是幕后黑手。
  真相炸得自己外焦里嫩,唯有靠着一双碰啥崩啥的双手以图自救。
  名为“改邪归正”的每一天,死柄木都在努力从良!
  捡全能管家、上雄英高中、偷开心老吴、救轰家兄弟、当敌连首领、炸死秽八斋会、做最强英雄!
  死柄木:要好好努力啊,不然就只能回去继承AFO的无数个性了。
 
  ps:1.有糖有刀,弔哥身软体娇,cp黑死。
  2.正文兢兢业业,剧场放飞自我。
  3.被夸就会进步,批评我就鬼畜。
 
  内容标签: 强强 少年漫 我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死柄木弔 ┃ 配角:黑雾、荼毘、敌、AFO、轰焦冻、爆豪胜己、治崎廻、埼玉 ┃ 其它:我英、一击男
 
 
第1章 童年篇(一)
  爆炸声振聋发聩,某个珠宝店黑烟滚滚,红色火光照亮了店面的断壁残桓和市民的惊慌失措。
  满载而归的罪犯狂笑着逃跑。
  能喷出可燃气体的哥哥在前面开路,肘关节不断喷射出瓦斯。
  紧随其后的弟弟手持镰鼬砍刊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迸出的火星在瓦斯中引发连锁爆炸。
  “凭什么拥有强大个性的我们要受到法律的限制。”突破道德的制约让弟弟镰鼬兴奋得两眼发红。
  哥哥瓦斯狂啸:“强大,就是一切!”
  兄弟俩已经觉得在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制约他们了,即使是职业英雄也没什么好怕的,不免心潮澎湃起来。
  在街道对面,穿着黑色卫衣的瘦弱少年提着购物袋走过来,连体帽子下露出过长的白色刘海。
  “小鬼,不想死就让开!”弟弟挥着镰鼬说。
  少年兴致缺缺地抬起头,让两个恶人都同时吓一跳。
  居然有人会把断手捂在脸上!是恶趣味的装饰品?还是死人的残肢?
  少年用天生慵懒的声音说:“不要。我要从这里过。”
  他说得理所当然,好像是在跟服务员说倒杯水来一样平常。
  “擦,我要把这个恶心的脑袋切下来。”
  镰鼬对着少年纤细的脖颈挥动巨大利刃,金属表面反射出他的红色眼瞳,以及有些干裂的苍白的嘴角。
  眼前一闪,少年身影消失不见,背后却传来那调子漫不经心的声音,“啊啊,总是有自以为强大可以无恶不作的人啊。”
  什么时候?!
  在镰鼬惊愕的时候,苍白的五指从背后伸了过来,搭在自己手腕上。
  “哇!”一股钻心的刺痛袭来,镰鼬目睹自己的武器和五指快速地消解。
  这是被称为[崩坏]的个性,能将五指触摸到的东西快速粉碎。
  天生携带这种力量的少年是被称为“连同扭曲一起来到这个世上的人”——死柄木弔。
  只要二十秒,不,十秒,镰鼬就可以粉碎成血雾一般的尘埃,完成死柄木最喜欢的“破坏游戏”。
  突然一阵雾气把镰鼬的手腕切断,并且把人扔走,阻止了进一步崩坏。
  被中断游戏的死柄木恼怒无比:“黑雾,你这家伙,要不是你,我现在已经粉碎掉他了。”
  他因为不能遂心而狂躁地挠着脖子,脖子上更添了几道交错血痕。
  就算是挠脖子也必须翘着尾指,不然有自灭的危险,死柄木说自己“生活总是不能称心如意”。
  从雾气的漩涡中走出的是一个穿着西装马甲的男人,死柄木的看管者兼管家,黑雾。
  黑雾劝说:“死柄木,随便杀人会被职业英雄盯上的。”语气中颇有无奈。
  他也不是不知道为什么死柄木会突然狂躁不安,仅仅是因为去超市买零食的时候看到有一对父子牵着手,让他感到了寂寞。
  他的父亲,只能是戴在他手上的一只断手。
  “无趣,无趣。”死柄木停止自残的动作,眼神恢复死寂,行尸走肉般地继续往前走。
  兄弟二人望着这位佝偻着身子的少年不禁让出道路,即便已经决定成为恶人,却忍不住在散发着更恶气味的这人面前胆怯。
  原本这样就该结束了,该疗伤的疗伤,该回家玩游戏的玩游戏,但是死柄木走出两步,袋子刺啦一声,从裂口处掉出几片薯片。
  那是之前镰鼬不小心划到的地方。
  “糟糕!”黑雾一阵头皮发麻:掉了零食的孩子会……
  死柄木狂暴地说:“果然还是不想放过你们啊!”
  黑雾:果然又是这种走向啊!
  死柄木是不能用常理来衡量的大人,黑雾觉得他是个逻辑鬼才:我喜欢的东西是我的,我不喜欢的东西粉碎掉吧。
  在暴走前黑雾把死柄木缠住,对吓疯了的恶人礼貌点头,强行把死柄木塞进传送门带回酒吧。
  今天又化解了一场灾难,从某个角度上来说,黑雾也算是职业英雄了。
  职业-从死柄木手下救人-英雄。
  如果不是黑雾,现在死柄木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命案。
  还好,迄今为止他做过的最过分是事情是粉碎了雄英高中的大门,以及弄断了抢劫犯的几根手指,还是个清白人。
  黑雾不想死柄木成为警方的逮捕对象。
  回到酒吧死柄木捂着脸上的断手一言不发,黑雾也习惯了死柄木突然暴走又突然自闭。
  在没有拿到一模一样的薯片前,他是不会消停的。
  无视死柄木的任性,黑雾熟练地擦着酒杯,虽然这个地下酒吧根本不会有客人上门。
  空气中响起像沸水一样滚动的声音,死柄木抬起头,将颓废漂亮的脸从断手中解放出来,唤了声“老师。”
  一个男人从撕裂的空间走出来。
  戴着管子面具、身穿深色西装的男人。
  “弔,好久不见。”被称作老师的男人在死柄木旁边坐下,摸了摸他的头。
  上一秒还在炸毛的死柄木瞬间变得乖驯了,眯着眼睛眼神也柔和了许多,“老师怎么过来了?”
  这个五官尽毁却挡不住一身强者气息的男人是死柄木的老师,人称ALL FOR ONE,是从破黎明时期活到现在的老怪物。
  不知道是不是想当爷爷的心理作祟,即使养了死柄木15年,还是把他当做婴儿一样溺爱。
  这种育儿方式养成了死柄木如同巨婴般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
  黑雾常常自嘲自己生命的痛苦,有50%是死柄木造成的,有50%是AFO造成的。
  “来看看你,”AFO看到死柄木手上的血迹,笑着说:“弔又毁掉自己讨厌的东西了吗?做得真好。”
  因为伤了人而心情稍感不快的死柄木在听到这样的话后完全放下心来,露出释怀的笑容。
  死柄木再次确认了,果然这样做是正确的,是符合老师理念的。
  “讨厌的事物,只要粉碎掉就好了。”
  “对,没错的。”AFO轻轻摸着死柄木因为自我折磨而变得枯槁的脸颊说。
  酒吧里有一台设备,能够看到死柄木的一举一动。
  从黑雾的规劝中得知死柄木今天过的很暴躁,还伤了人,虽然自己的身体在被NO.1英雄打败后变得很不中用,靠着管子面具才能活下来,但是身为老师还是必须亲自过来开导他。
  最重要的是,让死柄木维持“破坏”这种兴致。
  看着死柄木放松下来的表情,AFO露出了满意的、带着恶意的笑容。
  “弔,我这次来,是打算强化你的个性,为过几天的USJ计划做准备。”
  USJ是近期筹备的袭击雄英高中的计划,死柄木已经去提前打过招呼了,用粉碎雄英大门的方式。
  AFO用哄骗孩子的口吻问死柄木:“把你的个性强化到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能发动的程度,好不好?”
  死柄木皱皱眉,对这种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不是很感兴趣,因为自己[崩坏]的个性虽然威力不小,却是被动的。
  如果将个性扩大化,他便什么都不能触碰了,连同父亲在内的十四只断手,那是他所有的家人。
  老师看出死柄木的抵触,便如同以往一样发动了[说服]。
  老师摸着死柄木的头发,再在他耳边询问了一遍,这次死柄木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旁边的黑雾忍不住开口:“先生,这样做是不是……”
  “不要说多余的话,黑雾,”AFO看了黑雾一眼,微笑着说,“你最近跟弔说的话有点多呀。”
  黑雾明白AFO是在暗示他给死柄木灌输了不必要的观念,黑雾只是希望死柄木能够接受跟同龄人一样的教育,但是他明白不应该再开口。
  “……我明白了。”黑雾觉得死柄木的前程,算是一路黑到底了。
  AFO将手放在死柄木头上,发动了增强个性的个性。
  “好棒啊,这样让我想起了我的弟弟,果然选择你是对的,死柄木弔。”AFO自言自语地说。
  死柄木接受了个性强化后,发现自己的手指粉碎一个柜子只需要3秒。
  不要问他为什么会发现,他的游戏柜现在只剩下一地残渣。
  没有游戏可以玩,凌晨两点的死柄木又处在失眠状态。
  “啊啊,好想挠脖子。”
  睡觉时戴着[父亲]是不行的,连挠脖子都变得不方便了,如果非要的话,必须戴上特制手套。
  他闭上眼睛,回忆着今日份的无聊。
  无聊的游戏、无聊的午餐、无聊的罪犯,老师来看他让他很开心,但是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那个白色发色的小孩子和父亲紧紧牵着的手。
  并非愿意自甘堕落,只是诸事不能如愿。
  “真想粉碎掉这样的人生啊。”
  “如果可以,我也想要……获得救赎。”
  在说完这句话后,死柄木整个人悬浮着站了起来,天花板发出沉闷的响声,所有东西都在颤抖。
  整个房间都变得抽象了起来。
  一定要形容的话,就像是三维的东西变成了二维的效果,房间变成薄薄的镜面景象。
  死柄木看着周围的一切如同玻璃般破碎,破碎后自己站在某条巷子里。
  这个巷子有一边墙壁是倾斜的,头上只看得到一线天空,因为这个特征,死柄木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小时候回家必经的那条捷径!
  现在正是黄昏时刻,淅沥沥地下着雨,一个穿着黄色雨衣的小孩抱着小狗从死柄木面前走了过去。
  白发红瞳的小孩,养着黄色的柴犬。
  “这是……我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AFO其实没有教过死柄木读书,学习全靠电视剧。
 
 
第2章 童年篇(二)
  五岁的时候,死柄木[崩坏]的个性觉醒,但他不能控制自己。
  先是养的狗在自己手上变成一滩血水,然后是双手的异样感夺去了自己的心神。
  “什么东西都好,快来给我触摸一下,爸爸……”
  被这样想法支配的死柄木像鬼一样踉踉跄跄地走进自己家。
  爸爸、妈妈、外婆、表妹……
  在自己清醒过来后,一切都变成了污血残骸。
  “啊啊啊!”
  极度恐惧的死柄木夺门而出,成为流浪儿。
  没有收留所愿意接纳自己,没有英雄来拯救自己,像废弃的玩偶一样躺在街上。
  饥饿、冰凉、绝望。
  有一天死柄木翻到一把匕首,当他正打算了结自己生命的时候,是老师抱住了他。
  “很痛苦吧?志村转弧君。”
  “你没有错。”
  “没事了,有我在。”
  死柄木扔下了匕首,享受着这个温柔男人的拥抱。
  老师给他提供了容身之处,老师为他找来亲人的残骸,老师教他活下去的方式。
  死柄木孱弱的身体因为情绪的冲击变得摇摇欲坠,他靠在墙上,整个人恰好埋进阴影处。
  “如今,让我回到不幸之前,我该怎么做才好?”
  死柄木看着自己的双手,很快就得出答案:
  靠着这股力量,修正过去。
  打定主意要离开的时候,一个通着电话的男人走进巷子。
  “……是的,已经找到他了。我将[催化]志村转弧君的个性,将个性提前激发出来……”
  志村转弧?有人在找自己?
  自己本名的出现使死柄木停下了动作。
  “……对,如同之前说的,我的[催化]能使个性未觉醒的孩子失控。……是,那我去了,ALL FOR ONE。”男人合上手机,走出巷子。
  听到男人电话里的称谓,死柄木全身血液仿佛冷凝起来,呼吸困难。
  “ALL FOR ONE?不会的。一定是听错了,哈。”死柄木自我安慰道,抠着墙壁的双手抓碎了一小片墙体。
  “老师怎么可能会叫人对我做这种事,胡说八道的混蛋!”
  冰凉的雨丝中,男人的步伐越来越快,没一会就追上了五岁的小转弧。
  柴犬在小转弧怀里变得狂躁起来,挣扎着要跳下来。
  “宰太,会感冒的。”小转弧训斥道,试图把宰太塞进雨衣里,宰太却戒备地龇着牙,发出呼噜呼噜的低吼,双腿一蹬跃上小转弧的肩膀。
  宰太琥珀般的眼瞳映出小转弧背后的男人,以及那只缓缓搭下来的大手。
  而这时,另一只苍白消瘦的手也抓住了男人的手腕,“喂,你要对我干什么?”
  男人回过头,看见一个阴沉的少年死死的盯着自己,白色刘海下的红瞳异常瘆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