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27 09:46:25  作者:公子奇

   白东修和吕云的N种结局

  作者:公子奇
 
文案
黄昏,彩霞满天,金黄的田野。
“看来,该整理我们之间的恩怨了。”吕云一抬手拨出背后的剑。
“这是最后一次,我们,不能再回到从前了吗?”白东修的眼泪流淌下来。
 
金色的夕阳中,吕云凄丽绝艳地一跳。
“噗”地一声,白东修手里剑一紧,心往下一沉,“云…云呐。”
“从以前开始,就想死在一个人手上,就是死在你东修的手中。......谢谢你,东修呀。”
“云儿,不要死云儿。……云儿,云儿!”
白东修撕声裂肺、仰天长叫,抱着吕云痛不欲生。
 
 
白东修一次又一次地穿越回去,回到手刃吕云的黄昏田野,只为和吕云有一个HE。
 
来来去去只为情不尽;
反反复复却因缘难断。
 
被俞承豪、池昌旭韩剧《武士白东修》虐得吐血后,
改写的治愈向同文。
 
内容标签: 武侠 情有独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东修,吕云 ┃ 配角:白东秀,吕云,柳智善,杨础立,李蒜,贞纯王后,九香 ┃ 其它:武侠,bl,穿越
 
 
 
第1章 
 
  N- 之编号是个大问题
 
  黄昏,彩霞满天,金黄的田野。
  “看来,该整理我们之间的恩怨了。”吕云一抬手拨出背后的剑。
  “我有可能会杀死你。”白东修不敢直视吕云,低头,缓缓地拨出剑。
  “这种话,等赢了我再说。”风吹着吕云,长发飘动。
  两个人身形闪动,来来去去拆了几招,白东修怎么也不肯动真格。
  “白东修,你得有杀死我的觉悟才行。”吕云一掌击在白东修胸口。
  “这是最后一次,我们,不能再回到从前了吗?”白东修的眼泪流淌下来。
  “我的……唯一的安身之处,东修你……和础立。我曾认为只要跟你们在一起,就能活在太阳底下,起码有过短暂的幸福,这已足够了。”
  金色的夕阳中,吕云凄丽绝艳地一跳。
  泪流披面的白东修支着剑,闭目待死。
  “噗”地一声,白东修手里剑一紧,心往下一沉,“云……云呐。”
  “从以前开始,就想死在一个人手上,就是死在你东修的手中。等到了阴曹地府,对邸下,对剑仙,低下头颅,跪下双膝。别为了我这种家伙,而伤心一生。谢谢你,东修呀。”
  “云儿,不要死云儿。……云儿,云儿!”
  “云儿你不要死!”
  “云呐,云呐”
  白东修撕声裂肺、仰天长叫,抱着吕云痛不欲生。
  太勇、尚格、永杰上来劝了又劝,白东修坚决不肯放手,死死地抱住吕云,坐在田野里,血红着眼,谁上来劝,一副就要拚命的样子。
  太勇、尚格、永杰实在没有办法,要带杨础立去治疗,要回王宫去向世孙奏报。大家商议了一下,最后决定带了禁卫军先行撒退,回去找黑萨摩来,或者智善小姐,看能不能劝得住他。
  众人撒离。
 
  第 2 章
 
  田野上只剩下白东修,抱着吕云,痛哭不已。哭得晕厥过去,醒来再哭,再哭得晕厥过去。
  也不知哭了多久,白东修已经哭得肝肠俱断,昏昏沉沉。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冷冷地说:
  “猫哭老鼠,要哭到什么时候?”
  白东修抽泣着,转过头去,田野里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位少年,身穿白衫,长发飘扬,背着一把剑,对着自己冷笑。
  “你在说我么?”白东修大惑不解。“猫哭老鼠?”
  “没错。”少年走近,长着一张雪白的瓜子脸,一双晶莹的大眼睛,要不是有两道浓浓的剑眉显出英气,会让人以为是一个女孩子,“你就是猫哭老鼠。”
  白东修已经没有力气分辩什么,紧紧抱着吕云,喃喃自语:“云儿,云儿他死了,我不要活了,我不活了。”
  少年又是冷笑,“不要这样了,你不仅会活下去,还活得好好呢,和柳智善结婚,生子……”
  白东修惊叫起来,“什么?我?我吗?我疯了吗?我和她……?要我跟她过日子?我一天也不想过了。”
  少年毫不容情:“你不光光会和她过日子,还会和她长长久久地过下去,一直活到七、八十岁。”
  白东修眼中露出惊骇无比的眼神,比听到任何残酷的酷刑判决还要惊怕的眼神,“那是什么惩罚?叫我几十年活在活死人的状态中?我不要我不要。”拚命连连摇头,“我绝不会那么做,我怎么可能辜负云儿?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是谁?为什么跑这儿来胡说八道。”
  少年说我来自未来,一个叫“丫丫无限”的天地。“信不信由你,你的人生就是那样,史书有记载。”
  “狗屁史书!我不信。”
  白东修看了看怀中的吕云,露出绝望的神情,“我宁可跟云儿去。”他小心地将吕云放下,摸了摸吕云胸口自己那把剑的剑柄,想抽出又停手,好像吕云仍有知觉,会痛一样下不了手。哭着说:“云,你等我,我跟你去。”站起身,满地寻找,找到吕云扔下的双剑。
  白衣少年只是背着手,冷冷地看着他,有时仰首看看天空,发出嗤嗤冷笑。
 
  第 3 章
 
  3
  白东修抱着吕云的双剑,轻轻抚摸着,禁不住又是大恸。
  “呜呜”地哭了一阵,突然,眼神决绝,跑到吕云身边,跪下,抽出短剑,反转,往自己头颈抹去。
  说时迟,那时快,“叮”地一声,一杖铜板,剑被弹开。
  白东修心里一惊,他现在已是朝鲜第一剑,手里的劲道非同小可,加上自己真的去意已决,用力更猛,居然被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一杖铜板轻易地弹开。这功力,除了云儿,还有谁?想起云儿,又是一阵悲伤:“你这是干吗?我定要追随云儿而去。”
  “你真的甘愿为吕云而死么?”
  白东修一脸坚决,扭转头,闭上眼,根本不想跟白衣少年多说什么。
  少年叹息:“既有今日,何必当初。我给你一个机会,希望这次,不要再辜负吕云了。”
  白东修闻言,缓缓转过头来,大惑不解地看着少年:“机会?”少年说来自未来,他一点儿也不相信,但少年露的这一手功夫,确实惊人,显示他绝非常人,不由地将信将疑地听起他的说话来。
  少年说“我只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回到某一个时间点再重新开始。你说的,所谓命运要抛开,要自己开劈自己的命运,你和吕云的命运,由你自己去开劈。”
  白东修摇头,“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人死难道会复活吗?我只要云儿不死,我就相信你,只要云儿活过来,你要我怎么样也行。”
  “好。”少年点点头,“那就让你回到吕云活的时候。”
  “怎么可能回过去?”
  “我们‘丫丫无限’天地可以时光倒流。”
  “我别无所求,只求回到云儿跳起来那瞬间,我怎么知道他会扔剑?怎么知道他是如此决绝要自尽?我怎么可能支起剑来?”白东修说着说着,又泪流披面。
  少年说快别哭了,你一介身高1米82的堂堂大丈夫,哭起来没完没了,我要赶着回去吃晚饭呢,快点料理好你的事我走了。说着掏出一个软皮小袋,倒出一粒小小的白色药丸:“吞下吧。”
  “这是什么?”
  “后悔药。”
  “人间哪有后悔药?”
  “我们‘丫丫无限’天地有。”少年木无表情。
  白东修取过药丸,看了看,心想,云儿已死,反正我已生无所恋,但求一死。跑到吕云身边,爱怜地摸了摸吕云的脸,一手握住吕云的手,一手将药推进自己的口里。
  眼前腾起一片白雾。
  白东修闭上眼,再睁开 ——
 
  第 4 章
 
  4
  黄昏,彩霞满天,金黄的田野。
  “看来,该整理我们之间的恩怨了。”吕云一抬手拨出背后的剑。
  “我有可能会杀死你。”
  白东修一张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为什么会这么说?云真的会死在我手上啊!我这个二货!该狠狠抽自己嘴巴~!白东修一抬手,居然不是抽自己的嘴巴,而是缓缓地拨出剑。
  考!我这是怎么了?!!!白东修额上渗出一粒一粒豆大的汗水。
  “这种话,等赢了我再说。”风吹着吕云,长发飘动。
  两个人身形闪动,来来去去拆了几招。白东修怎么也不肯动手,可还是像中邪一样,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应付着吕云的攻势。
  白东修不敢直视吕云,低头,寻思当年在将勇营试河豚毒时,曾经学过河豚毒的知识,知道遥远的地方有人将河豚毒用作施蛊巫术,被施蛊的人吃下河豚毒,会变成活死人:行动、语言完全不受自己的思维控制。难道,白衣少年给我吃的是河豚毒?可是,当年我已扛过四个时辰,我的身体明明有抗体。
  “白东修,你得有杀死我的觉悟才行。”吕云一掌击在白东修胸口。
  “这是最后一次,我们,不能再回到从前了吗?”白东修的眼泪流淌下来,这不是我要说的话,云,我现在知道了,我们之间,永远不会出现最后一次,我们之间只会有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我会永远给你机会,我们会回到从前,再一起走到将来。
  “我的……唯一的安身之处,东修你……和础立。我曾认为只要跟你们在一起,就能活在太阳底下,起码有过短暂的幸福,这已足够了。”
  金色的夕阳中,吕云凄丽绝艳地一跳。
  泪流披面的白东修双手拚命地扔开剑。
  “砰”地一声。
  吕云胸口一痛。
  白东修也是胸口一痛。
  两个人睁大双眼一看,原来居然是双方都同时扔掉了剑,方才貌似杀气腾腾相冲而来进行绝杀的两个人,徒然变成了都是赤手空拳。
  吕云飞身起跳,以全身的力量扑向白东修的剑尖,火光电闪的瞬间,明晃晃的剑突然没有了,吕云整个人砸向白东修,以致两个人胸对胸撞了一下,胸口都撞得生疼,一起跌倒在地。
 
  第 5 章
 
  5
  “云……云呐。”白东修欣喜若狂。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这不是梦吧?这不是梦?!”
  我这是在做梦吗?在做梦!白东修悄悄地掐一下自己的大腿,一阵痛,不像是做梦。那刚在难道是在梦?云死在我的剑上,死在我的怀中,是一场梦么?有这样可怕的噩梦?!
  白东修毕竟也聪明过人,这时候,心下终于明白了,原来那个白衣少年答应自己的请求,将重新开始的时间设在起跳这里,那么起跳前所发生的事情,还是会按原来的样子发生。
  自己说过的话,所做过的动作,不管心里怎么不想再那么说,再那么做,仍然会按曾经发生的情况发生下去。
  而重新开始的时间点之后发生的事情,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重新安排,改写所发生的事了。
  想到这里,蒙获新生的白东修无比激动,伸手想去触摸吕云。
  “白东修!你,你这是在干什么?”这意外的变化,也令吕云大为惊愕,恼怒地问,急速跃起身子,掠开几丈,抄起地上的双剑:“再来。”
  白东修柔声说:“云,放下刀。”
  吕云默不作声,伫立田野,看着白东修,眼波翻闪。一咬牙,侵身又上,双剑交叉,剑刃向外,已架上白东修的脖子。
  白东修一动不一动,只是定睛凝视吕云,经过失去他的惨绝人寰的伤痛后,再看见活生生站在眼前的吕云,仿佛经过几千几劫的轮回,如梦如幻,白东修心里翻腾。
  第一次,吕云承受不住白东修的眼神,低下眼睑。“捡起剑来!”
  “云。”
  “莫要忘记,我刚亲手杀了杨础立。”
  啊,础立他,白东修突然想起倒在血泊中的杨础立,心里一痛,云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你怎么会杀他啊?!不管怎么样,现在我知道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不能失去你。既然天见怜我,给了我第二次机会,我一定会和你一起去处理好础立的事。万一,万一,既便你真的杀了他,所有的后果我来承担。
  千言万语,思绪万千,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白东修苦涩地笑笑:“云,没用的,无论你怎样激将,我不会对你动手。”
  吕云喟然长叹,撤下双剑。转过身子,低下头,心里说:你也撒剑,不枉我们之间的情义。可是,你居然不肯成全我,我会更痛苦的啊,东修啊!
  突然,背后白东修叫了一声“云啊~”操起剑飞撞过来。
 
  第 6 章
 
  6
  “叮”、 “叮”,两声,白东修飞身上来,手挥处,剑弹开两杖弩,两枝劲射向吕云的弩。
  弩劲力之大,白东修虎口也为之一震。抬眼察看,却是自己平时亲手带领、训练的禁卫军,里三层外三层地,团团将自己和吕云围在中央。在禁卫军的西边,两排士兵铁甲盾牌后面,居然是禁卫军中的重型武器营,——连弩营,支着弩,对准着吕云。太勇、尚格、永杰站在一边,沉着脸,指挥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