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6-30 09:05:51  作者:时雨

   《(摩尔庄园同人)[瑞R]余命一个月的RK》作者:时雨

 
 
  RK知道自己活不长了。
  研究资料没有说错,城堡秘辛也没有骗人。真理之光确实蕴含着强大的力量,但力量也代表着代价。
  只给了一个月来告别,还真残酷。RK垂下眼,有些过长的额发打下阴影,挡住了表情。
  不过没有什么遗憾的,我已经找到了我一直在追寻的真相。他浅浅笑了一下,经历了这么多事,确实没什么遗憾的。
  他倒在床上,自从付出了代价,胸口处就像是被压抑着什么,现在只是像普通的疾病一样有些闷,大概是所谓的“时间限制”,不知道一个月后,他离开前,会虚弱成什么样子。
  还是不要让鲁比看到自己这副样子,它肯定会伤心的。他想,不过鲁比已经寄养在么么公主那里了,有小玛丽和瑞琪的真理陪着,应该不会像和自己时那样孤单。
  真理。
  啊,对了。
  他看着天花板,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Day29
  瑞琪推开门的一刻险些因为以为自己进错房间而又把门关上。他一心寻找的怪盗正安稳稳地靠在沙发打瞌睡——说实话,瑞琪第一眼几乎没有认出他。RK没有穿一贯的夜行衣,也没有戴标志性的蝴蝶眼镜,他轻轻皱着眉,乖巧的圆框在鼻梁上滑下去了一段距离。
  瑞琪第一次见他这么没有防备的样子,平时他总会表现出游刃有余的样子,让人忘记蝴蝶眼镜下的RK也还是个少年。
  不知道他今天来有何贵干。瑞琪的眉心拧了起来,轻手轻脚地向沙发走了几步,动作很轻,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怪盗却一下子从浅眠中苏醒,红色的眸子隔着眼镜看向瑞琪。
  瑞琪见他醒了,也就不再刻意放轻脚步,径直走到怪盗身前,弯下腰和坐在沙发上的RK视线平行:“所以,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RK挑眉。
  “你知不知道,未经允许进入别人住宅是犯法的,还是你不介意再加一条?”
  “我以为我的罪名被公主一笔勾销了呢。”RK向后靠在沙发上,腿搭在另一条腿上,动作随意,“况且咱们并不是这么陌生的关系吧。”
  瑞琪沉默片刻,叹了口气。确实,自从正义基因的研究被公诸于众之后,大家也知道了RK的目的,一时间对于他罪行的讨论也激烈了起来,粉丝头子其其听说这事险些泪洒当场,拽着个人就开始吹RK。
  最终,公主决定收回对RK,即罗伯特·凯恩的通缉令。
  但这也不是他从不知哪里进入自己家的原因啊。瑞琪无奈地想,对面的人推了推眼镜。平时带着那副自带三分凶相的蝴蝶眼镜看不出来,这时换成普通眼镜,少年气的青涩一览无余,只是眼睛深处像盛了一汪深潭,看不见同龄人眼中那样带着欣悦的光。
  RK直起身子:“瑞琪团长,我的飞艇毁在真理之光的遗迹那里了,你知道的。”
  “嗯。”
  “我没有别的藏身的地方,你也知道的吧。”
  瑞琪点点头,反应过来了什么:“所以你……”
  “是呀,”RK笑得灿烂,“到我习惯庄园生活之前,接下来的一个月就拜托你啦,乐于助人的团长大人。”
  Day28
  瑞琪好笑地拿起放在洗漱架上的杯具。
  一贯的深色,右下角用银灰色的笔写着RK的名字,熟悉的字体。瑞琪用余光看到对应的毛巾上也有着同样的字。
  把属于自己的东西都写上名字,这个人是小孩子吗?瑞琪把杯子放回架子上。
  卧室的灯还暗着,怪盗还没有醒。瑞琪自己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沙发上蜷缩的人,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昨天脑袋一热的决定。
  瑞琪的家并不称得上舒适,只能称作从简。没有多余的装饰,沙发也是一般人看了会皱眉的硬质沙发。怪盗在这种沙发上显然没有睡得安稳,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把自己裹成一个球,脸颊睡得有些红,压出了浅浅的沙发套的纹路。
  瑞琪开灯的时候,这个被子球小幅度地扭动了一下,RK迷迷糊糊地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嘟囔,像鸵鸟一样埋进被子更深处。
  瑞琪叹了口气,好吧,他心软了。他走上前,思考了一下这个球的构造,然后一手托住睡迷糊的怪盗的背,一手托住膝弯(或者说是他认为是膝弯的地方),连带着被子抱了起来。
  怪盗感受到温度,头向瑞琪的胸膛蹭了蹭,找到一个舒适的地方停了下来。瑞琪低下头,怪盗睡得乱糟糟的头发搔的他脖颈有些痒痒的,睫毛轻微地抖动。
  瑞琪把他放在卧室的床上,盖好被子。怪盗软软地陷进床里,呼吸均匀而柔和,丝毫不像平时的样子。
  瑞琪洗漱完,换好衣服,多做了一人份的早餐放在桌子上,走到门口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写了张便条放在早餐旁边。
  RK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他久违地做了个很长的梦。他陷在一片黑暗中,身旁是漆黑的水,无法呼吸,也看不到一点光。他也无心挣扎,只是任由自己越陷越深——然后他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他用尽全力从梦境里找回一点清醒,眼前朦胧,只能看见很温柔的一片金色。
  他安心地又沉进梦里。
  梦到了一片灿金色的鸢尾花。
  他是被同样灿烂的阳光唤醒的。瑞琪的床靠窗,阳光毫无阻拦地打在他的身上,很暖,怪盗却有些不习惯,别扭地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又眯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变了地方。
  RK揉着眼睛坐起身,好像还有些困倦地靠在床上。他才感觉到了时间限定带来的困扰,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呼吸起来像是感冒一样有些费力,身体也不太能使得上力气。
  他闭上眼睛忍过一阵晕眩,才从床上蹭起来,慢吞吞地走到厕所洗漱。
  收拾好自己,RK走到客厅里,惊讶地发现了桌上的早餐和便签。
  “牛奶凉了就加热一下,橱柜上层有果酱和面包。我晚上回来,别乱跑,也别搞恶作剧。”
  后面三个字下面重重地画了线。
  怪盗放下便签,看向桌子。盘子里放着烤面包和培根,还有一个煎鸡蛋,盘子边是牛奶和一小碟切了小块的苹果,已经有点氧化了。
  怪盗在桌子前坐下,脸上泛起微笑。
  什么嘛,之前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我这不是被骑士团长好好地照顾了吗。
  Day22
  瑞琪很意外地发现,怪盗喜欢泡澡。
  他把一个小袋子放在浴室的架子上,瑞琪一直不知道袋子里是什么——直到今天RK因为泡了太久被蒸汽熏的迷迷糊糊,他才在浴缸里发现了那个忘了收起来的小黄鸭。
  像个孩子一样。瑞琪想。他把小鸭子洗净擦干放回那个袋子里,怪盗头上顶着毛巾,平时乱蓬蓬的头发被水打湿,柔顺地落在肩头,从发丝上滚落的水珠打湿了睡衣的肩膀。
  RK还没从在浴室里太久的缺氧中缓过来,坐在沙发上垂着头,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一副困倦的样子。
  瑞琪靠在浴室门上无奈地叹了口气:“泡这么久,你是小美人鱼吗。”
  RK听见瑞琪的声音,抬起头好像要想句话顶回去,无奈现在他脑子晕乎乎的不清醒,张了张嘴没发出什么声音,就缩回了沙发里。
  瑞琪走进厨房洗了两个梨子,心里疑惑,RK他原先是这种毫无防备的少年样子的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他曾经一直是强大的、神秘的,能游刃有余地把警察和骑士团耍的团团转。
  而他现在就像是养熟了的刺猬,把坚硬的刺收了起来,露出了柔软而脆弱的小肚子。
  他把梨子切成小块装进小碟子里。瑞琪走出厨房,怪盗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头发还湿着,搭在白净的脖颈上。
  RK一直在夜里行动,肤色很白。但……之前有这么苍白吗?怪盗无意识地轻轻皱眉,呼吸有点重,皮肤的颜色被湿漉漉的深色头发衬得更加苍白。
  瑞琪半蹲在他面前,犹豫了一下,用掌心按上RK的额头,和自己比对了一下。
  没有发烧,甚至体温还有些凉。脸色不大好,是感冒了吗?他这么想着,对方却睁开了眼睛,直直地看向他。
  瑞琪尴尬地清咳一声,移开了视线:“你头发还没吹干。”
  RK挑眉,轻轻回了一声,手摁住头上顶着的毛巾一阵乱揉,把本来就乱的碎发揉成了一个毛绒绒的刺球。
  这样还真像小刺猬了,瑞琪想。他把小碟子放在茶几上,怪盗一看到碟子里的水果,眉头就拧成了一团,撇撇嘴,嫌弃的很。
  瑞琪看着他的表情笑了,这样的RK还真好懂,如果前些年是这样的他,哪还有这么多事情。他恶趣味地用牙签插起一块梨子:“吃了。”
  “不要。”怪盗闷闷地回复。
  “吃了,对身体好的。”
  “不要,绝对不要。”
  “你想想你现在住在哪里?”
  “……没想到瑞琪团长也学会玩威胁这一套了。”
  RK吃了个瘪,没办法,毕竟是寄人篱下,还是自己提出来的。他皱着眉头,把头凑上去,就着瑞琪的手吃下了那块梨,表情痛苦的像是在吃苦涩的药一样。
  瑞琪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听话,更没想到对方会凑上来,就着他的手吃东西。真不像RK,不,或者说这样的他才是真实的样子吧。被父母的离开逼迫着长大,一次次出入危险的黑森林,孑然一身,只有鲁比一直陪着他。
  他早就学会了用成熟伪装自己。如今他终于在自己面前卸下了伪装,只是个任性、孩子气、挑食的少年,很普通,也……很可爱。
  瑞琪回过神来的时候,RK不满地踢了下茶几腿:“骑士先生居然强迫别人做不想做的事。”
  瑞琪笑了:“怪盗先生居然会挑食,不吃水果可是会缺维生素的。”
  怪盗低头,抿着嘴,没有平时意气风发的样子,看着有点恹恹的。
  “没什么精神,感冒了吗?”瑞琪又叉起一块梨子。
  怪盗不爽地咬进嘴里:“有一点,而且你家的沙发太硬了。”
  瑞琪给自己喂了一块梨子,看着对面这个和自己作对了很久的捣蛋鬼,犹豫了很久才终于开口:
  “那……要不要进卧室睡。”
  Day21
  对方听到这话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瑞琪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的问题有多奇怪,连忙亡羊补牢一样补充道:“不,嗯,因为睡觉也不需要这么大的空间,床的话可能会软一点……”
  感觉越描越黑了。瑞琪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或者在沙发上铺层棉被。”
  瑞琪自然知道自己家里的沙发完全不能称得上舒适,再说现在怪盗似乎有些感冒,不在状态,“虐待”病患可不是他的所作所为。
  “瑞琪团长这是要引狼入室了?”RK笑了,“这才几天时间,也不至于到同床共枕的地步吧,你就这么喜欢我吗,团长大人?”
  瑞琪知道自己这个提议确实无头无尾,被怪盗这么一激更是一股热流冲上脸颊,不用看也知道现在的狼狈样子。他正要反驳,却见RK已经抱起了放在沙发上的被子。
  “总不能辜负别人的好意吧。”RK不以为意,只是半调侃半戏弄地回复。
  瑞琪从衣柜里搬出两套厚厚的被子,卷成卷,竖着放在床的中央。他看着这占去不小空间的被子卷,暗自庆幸当年装修时接受了丝尔特的建议,买了一张双人床。
  房子是他成年那年,菩提团长为他参谋的,很普通,而他自己负责的家具方面被丝尔特表达了相当的不满——他的房间都空空荡荡的,险些装饰地和骑士宿舍一模一样。他本来是想买普通的单人床的,但是被丝尔特一口否决。
  “家总得有个家的样子,平时绷着劲,睡觉的时候总要软下来。”她说,调皮地眨了眨眼,“床够大带来的幸福感可是很强的哦。”
  瑞琪没感觉有什么幸福感,现在,他只感觉到了头疼感。
  怪盗毫不介意地铺好被子,缩了进去,嘴上还在调侃瑞琪:“有这么大的隔板真遗憾呀,瑞琪团长。”
  “收声睡觉。”瑞琪半羞半恼地按熄了灯,顿时房间便被夜色笼罩。瑞琪的床靠窗,RK抬起头就能看见夜色中莹白色的月亮。
  意料之外。
  RK眯起眼睛,这样对他的难度更高了一些。他压抑着自己有些重的呼吸声,强迫自己不会让瑞琪听出什么端倪。时间限制,或者说只能再活一个月这件事他是不会告诉瑞琪的。
  被作为一个将死之人,一个病患,一个被同情和安慰的对象,这对RK来说比死去更要不舒服。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决定在瑞琪身边度过这最后的一个月。
  瑞琪是他最好的对手,最棘手的骑士团长,最会扰乱他计划的变数……也是距离他最近的人。
  怪盗躺在床上,背对着瑞琪。在隔断的另一边,呼吸声已经渐渐均匀了。RK又等了许久,一时间房间里只有时钟传来的咔嚓声。
  他终于放松了对自己的束缚,蜷缩身体,手指按住胸口低声用力呼吸起来。虽然现在胸腹间异常的压抑还不明显,但一直控制自己的呼吸,突然放松的一瞬间还是让他短暂地感受到了上不来气的感觉。RK把脸埋进枕头里,发出两声闷闷的咳嗽。
  败得真快啊,这身体。他想,有些不平。真理之光给的时间限制太严苛了,最多也就只有一个月而已,还要这样子慢慢衰败下去。
  他暗自苦笑,执念太重。之前寻找真理之光的钥匙太急躁,一心为了私念自然过不去代表正义的宝物们的审判。之后从库拉书房里的黑魔法书中找到了另一种方式,用黑魔法的力量去开启光明的遗迹,受到“惩罚”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样衰弱的速度,被发现也只是时间问题。RK苦恼地想,在床上翻了个身。接下来要怎样隐藏下去呢。
  他闭上眼睛仔细思索着,然而感受着身下柔软的被褥和耳畔的均匀的呼吸声,不一会儿倦意就如潮水般覆盖住了他的意识。
  RK再醒来的时候,阳光覆在身上,暖融融的。他应该在瑞琪醒来之前就清醒的,他责怪自己,幸亏睡着的情况下大概并不会露出什么端倪,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